畅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355章 函谷关

最后的三国2:兴魏 第355章 函谷关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八点左右更正,请勿提前订阅,已订阅的只需要刷新一下就行了,不会重复收钱的。曹亮的调令办得相当的顺利,有征南将军夏侯玄亲自给他来督办,自然要快得很。

    别看夏侯玄只是一行二品的将军,但大敌当前,他的地位似乎无限地拨高了,就连尚书省中书省的官员,都对他是迎奉巴结,笑脸相迎。

    夏侯玄可是有靠山的人,这个靠山还不是一般的硬,所以没人敢驳夏侯玄的面子,何况曹亮只是一个小小的期门督,那怕羽林军有规定不得擅离职守,但夏侯玄要人,羽林监也不敢拒绝不是。

    张统极为羡慕地道:“曹兄,这回你可是走大运了,当了夏侯征南的参军,去战场上镀镀金,回来便可以加官晋爵了,多美的差事呀。”

    曹亮道:“你也可以啊,要不我和夏侯将军说说,替你也要个出征的名额如何?”

    “当真?”张统眼里闪过一抹亮色。

    曹亮白了他一眼,道:“这也算事吗?好歹人家夏侯将军位高权重,调你一个小小的羽林郎参战还是一句话的事,你若真想去的话,我倒不妨给你说说。”

    张统关键时候有些怂了,叹口气道:“算了吧,你和夏侯将军交情莫逆,可以呆在中军帐里安然无事地混军功,我们这些羽林郎,上了战场,最多也就能当个队率,撑死混个屯长,还不是冲锋陷阵的命,那可是九死一生的差事,说不好这回就交待在了淮南,我可是家中的独子,老爹老妈那一关恐怕就过不了。”

    曹亮嘲笑道:“没种就是没种,找那么多理由干嘛,好歹你也是张文远的孙子,不觉得脸上臊得慌么?”

    张统满脸涨得通红,期期艾艾地道:“这次就算了吧,朝廷出兵也没有征调羽林军,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夏侯将军呢,人家可是日理万机的,何必为咱这点小事上心。“

    曹亮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人各有志,中军诸营之中的世家子弟凡是轮到证调的,无不在找门子托关系,尽力地想法留下来。

    夏侯玄似乎也不太在意,反正他对这些纨绔子弟也看不上眼,他们不想去也正好,省得拖累部队的战斗力,去除掉这些纨绔子弟,留下的必然是精锐之士。

    张统和曹亮一样,也是家里唯一的独子,张辽和张虎父子俩为国尽忠,征战一生,张虎希望唯一的子嗣平平安安,为张家保留一点血脉,这也无可厚非。

    更何况,象曹亮这样主动请缨出战的羽林军官,还真是绝无仅有,曹亮又怎么可能按自己的要求去要求张统呢。

    和张统开了几句玩笑之后,曹亮离开了皇宫,准备去城南的校场报到,正式加入征南的大军。

    还没来得及出城,就听背后响起了急骤的马蹄声,有人在高声喊着:“子明兄,留步。”

    曹亮回头一看,原来是羊祜。

    他身边还有一人,容貌甚伟,和他一样年轻帅气,曹亮却不识得。

    “叔子唤我何事?”

    羊祜埋怨地道:“子明兄调去南征之事也不和兄弟说一声,太不仗义了吧?”

    曹亮呵呵一笑道:“我这调令还没办完呢,你咋就知道了?”

    羊祜道:“别人都是托关系走后门想留在洛阳,唯独子明兄主动请缨出战,这已然成为了洛阳城里的一段佳话,子明兄还不自知吗?”

    曹亮还真没想到自己此举居然会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本来再平常不过的事,却传得人人皆知,这还真是非曹亮之所愿。

    曹亮拱手道:“我正准出城办理调令之事,有事回头再聊,叔子,你可要准备一桌饯行酒才是。”

    羊祜呵呵一笑道:“饯行酒你恐怕是喝不成了。”

    曹亮奇道:“一顿饯行酒而已,你用得着这么小气吗?”

    羊祜和身边的那位年轻人对视了一眼,微微一笑道:“我和杜元凯已经接受了朝廷的征辟,被辟为从事中郎,随同征南将军出征,所以我们也是出城接受军令的,正好可以和子明兄相偕而行。”

    曹亮一愣,按理说这个羊祜已经几次拒绝了朝廷的征辟,这次怎么会改了性,接受了朝廷征辟,而且是担任征南将军的从事中郎,真是喋喋怪事。

    历史上羊祜出仕的比较晚,虽然朝廷几次征辟,他皆不应征,整个曹爽执政其间,他都游离于政权之外。直到司马师去世之后,司马昭执政其间,才官拜中书侍郎,从此青步平云,位列三公。

    其实这确实是一件怪事,曹爽当政之时,就已经看中了羊祜的才能,几次征辟,或许羊祜看出曹爽的无能,不是司马懿的对手,所以避祸拒绝出仕。

    但司马师当政之时,司马家的势力已经是权倾四野了,羊祜做为司马师的小舅子,居然不走裙带关系,谋求个一官半职的,着实耐人寻味了。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次羊祜怎么会主动应征,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改变了想法,曹亮还真是一头雾水。

    “叔子你不是说无心仕途么,这么这一次就爽快地应征了呢,更何况是去淮南打仗,你就不怕你母亲和姊姊担心吗?”

    羊祜诡秘地一笑道:“还不是你的缘故吗,有人担心你的安危,所以特别让我陪同随行,也算有个照应不是?”

    曹亮恍然大悟,敢情这里面有羊徽瑜的缘故,难不成是羊徽瑜听说了自己要出征的事,所以才会派她弟弟羊祜来保护自己的。

    曹亮有些哭笑不得了,这羊徽瑜还真是一往情深,但这次明显是用错了情,羊祜是名将不假,但这个时候他还从来没有从军的经验,完全是个雏儿菜鸟,让他来保护自己,指不定谁保护谁呢?

    而且这羊祜也太听话了吧,你姊姊叫你上战场你就上啊,她让你跳火坑是到底是跳还是不跳?

    而且曹亮也注意到了羊祜身边的那个年轻人,他叫什么来着,听羊祜刚才说过,他好象叫杜元凯,难不成他也是被家里人忽悠着从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