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未来星际 > 第0078章飞来横祸砸死人

未来星际 第0078章飞来横祸砸死人

    “谢谢,我真的不是借钱来的,来干一杯?”汉斯举起杯。

    汉姆抓起酒瓶说道:“汉斯受刺激了,今天我好像第一次认识你一样,别给我扯那些没有用的,我来一瓶,你干两杯。”

    “很久没拼酒了,好我干了!”汉斯说完,连续喝了两杯酒。

    汉姆竖起大拇指说道:“又找回当年的感觉了,痛快淋漓啊!”说着一瓶白兰地送进了他的喉咙。

    “唉,不对,这酒的劲真他玛的大,我的头怎么这么晕,汉斯我……”话还没说完,汉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汉斯歉意的说道:“对不起了老朋友,希望你能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照顾多明尼卡!”

    汉斯站起来给zì jǐ 倒了满满一杯,送进肚子里,拿出一份事先写好的信,插在汉姆的怀里。

    转身提起zì jǐ 沉重的背包,下楼而去了,他的背影显得萧瑟孤独。

    八克纳省综合调查科办公室,现在改名为拆迁安置部。部长布鲁克坐在办公桌的后面,神态自若的抽着雪茄听取手下的报告!

    办公桌的前面站着一个身高1.85的瘦高个,棕色的头发,穿着黑色西服,带着礼帽,他有一双毒蛇一样的眼睛,烈狗一样的鼻子,外号追踪者贝克。

    贝克摘下礼帽,半哈着腰恭敬的说道:“科长这一个月拆迁进展缓慢,有尽百户都不愿意搬走!要不要我通知防爆队把他们都抓起来,以妨碍公务处罚?”

    “不,最近领地刚刚稳定,安妮子爵要树立威望,这种事传到网络不是给大人抹黑吗?那些都是什么人,是不是价格谈不笼?”布鲁克坐直身体,钢笔在手中转动。

    贝克一副恍然大悟的mo yang 说道:“科长高明啊!那些人都狮子大开口,已经超出我们的极限了!势必大大增加预算。”

    “这么牛,什么背景啊!”布鲁克钢笔轻轻点着桌面问道。

    贝克fèn nu 的说道:“还不是阿道丝子爵的忠实部下的家属吗,都是些官太太仗着zì jǐ 男人跟阿道丝出战,觉得就是领地的功臣!”

    “原来是这样啊,这就比较难办了,他们小区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我从侧面想办法?我既要安抚大众也要维护安妮子爵大人的利益和声望,大人选择我做这件事,就是看得起我,我一定要做的漂漂亮亮的!”布鲁克深思熟虑说道。

    贝克立即来了精神说道:“科长有件新鲜事,我正要向你汇报,就是小区三栋四层住着一个变异失败的人,居然上半身是个美丽的女人,下半身是一只巨大的毒蝎子,很诡异我们的队员勘察楼层时,吓得差点开枪?后来经过调查是汉斯的女儿!”

    布鲁克一拍zì jǐ 的头说道:“这件事我知道,只是忘记了,真是天助我也,贝克你过来。”

    贝克立即熟练的把耳朵凑到布鲁克的面前,布鲁克对着他的耳朵低声吩咐起来。

    说完布鲁克哈哈大笑靠在椅子上说道:“你去办吧!”

    贝克脸色阴晴不定变幻数次说道:“科长这样做是不是太危险,汉斯可是猛龙宇宙军团的退役军人,芯片战士会不会bao fu 我们啊?”

    布鲁克微微一笑说道:“贝克你要知道我们根本不出面,谁会知道是我们做的,如果汉斯回来他就是走上一条不归路,临阵脱逃是要枪毙的,阿道丝为了军队士气也会杀一儆百,他如果不回来,心里有事也容易死在战场上,就算他回来也回去找八克纳省天火教会主教纳吧克,教会骑士团会给他一个深刻的jiao xun ,你说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你只要做的麻利一些就行了。”

    “明白了,科长你真是高啊!这样精妙的计策也能想的出,真是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我很钦佩您的决策能力,能为你效劳是我……”贝克唾沫翻飞意犹未尽仿佛要说上十几分钟。

    “好了,快去吧!记住给我干得利索点,不要露出麻脚,不然我也保不了你?”布鲁克不耐烦的说道,心中暗想,这些都是我用过的老词,还拿来卖弄,就不能来点新鲜的。

    贝克一脸崇拜的退出办公室,轻轻把门关上,走出走廊低声说道:“这法子真无耻啊!没办法为了zì jǐ 前程,就是眛良心也的去做啊。”

    八克纳省西部平民区,占地总面积8154平方公里,在平民区边缘位置,是军官家属小区。

    十栋38层的高楼。

    汉斯住在三栋四层居住面积三室一厅,超大阳台,为了方便多明尼卡到阳台上看楼下人来人往。

    汉斯从不会把陌生人带回家,以免多名尼卡感觉到尴尬,家里除了汉斯和女儿就是保姆卢比丝。

    卢比丝身材高大,相貌丑陋,汉斯从一场大火中把她救出来,她家人都葬身火海。

    没有亲人加上毁容的卢比丝心情低落,汉斯看着她可怜,加上女儿也很孤独,zì jǐ 如果出差就就没有人照顾,所以聘请卢比丝做了保姆,这一干就是十年。

    今天照例卢比丝骑上单车去菜市场买菜,归来,路过十字路口,一辆aJm豪华跑车正好驶过。

    卢比丝猛捏刹车,可是刹车线居然断了。

    “嘣,哗啦,哎吆!”

    自行车前轮正好撞在车的门子上,蔬菜,西红柿洒了一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车门竟然变形掉了下来。

    卢比丝当时就傻了,这辆车可是价值50万金币,就是把zì jǐ 卖了也赔不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车上下来两个年轻人,都穿着名牌服装,运动鞋,脖子挂着拇指粗细的金链子。

    其中一个怒气冲天,下车一把抓住把卢比丝的脖领子,从地上提起来骂道:“你Tm瞎啊,会骑车吗?我的爱车就是我的命,你要赔我一辆新车知道吗?不然我就把你卖到奴隶营。”

    卢比丝深深的恐惧,奴隶营那不是人待的地方,从电视上书籍里都看到过类似场景,语无伦次说道:“尊敬的贵族老爷,我不是故意啊,求求你饶了我吧!”

    “饶了你,我的车怎么办,我的车可是没入保险,所有的修理费都的zì jǐ 掏腰包,必须还钱?”年轻人瞪着杀人的一样的眼睛说道。

    “对不起,贵族大人你就是杀了我,也没那么多钱啊,我可以为你工作抵债,在苦在累我也不怕?”卢比丝目光哀求的说道。

    年轻人冷哼一声:“你的溅命值几个金币,我也不指望你能还我一辆新车,就是把你卖到奴隶营解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