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未来星际 > 第0043章深情的望向远方

未来星际 第0043章深情的望向远方

    “对不起夫人,城堡的收支一直由百丽尔夫人管理,在没有子爵任命签字的qíng kuang下,任何人不得查看账目?这是规定。”亚尔曼说道。

    “亚尔曼你在城堡工作多少年了?”安妮随意问道。

    亚尔曼自豪的说道:“距今已经18年零3个月!”

    “这是什么,恶心死我了,可恶!做了18年怎么会chu xian这样的错误!你看这是什么?”安妮fèn nu 的说道。

    说着安妮把半杯牛奶推到他面前。

    亚尔曼吓的一哆嗦,抬头观看,冷汗顿时就飚出来了,洁白没有一点杂质的牛奶里飘着一只大苍蝇,苍蝇已经发白。

    这杯牛奶是他亲自检查过得,确定什么都没有,可是现在里面货真价实的飘着一只大苍蝇。

    “对不起夫人,我这就把那粗心的待女解雇,给你重新端一杯!”亚尔曼嗅到阴谋的味道。

    安妮猛的一拍桌子,汗白玉的桌子立即四分五裂。上面价值几百金币的星际套餐洒了一地。说道:“我告诉你管家,这里不是餐馆,我也不是顾客,我是子爵夫人,同时也是子爵,九级星士,马上拥有zì jǐ 的领地,不要搞不清zì jǐ 的位置,你居然故意给我牛奶里放苍蝇,是谁指使你干得,凭这一点我就可以把你送你监狱,你的财产全部充公,记住不要跟我玩什么经济制裁,你还嫩了点,我想你说出合理的解释,不然我就叫卫兵送你去监狱度过一生。”

    “夫人饶命啊!子爵大人去天火教堂贿赂火星域联盟帝国,天火圣教仲裁审判所的亚岱尔主教去了,带走了这次婚礼盈余的28179614金币,百丽尔夫人参加这次募捐,准备卷出100金币。堡垒所有的支出账目,会在晚上送到你的手上。”亚尔曼跪在地上一口气说完。

    安妮微微一笑说道:“很好你终于知道zì jǐ 的位置了,我相信你,账目就不看了,你只要把账户密码告诉我就oK了,以后所以的支出都必须我同意,婚礼赚了这么多金币,他居然不跟我商议,就送人了,眼里还有我吗?对了,百丽尔的那笔钱绝对不能给她。她zì jǐ 做慈善就应该zì jǐ 掏腰包,和家族没有关系懂了吗?”

    “尊敬的夫人我懂了,都按你说的办。我把这里收拾了,重新给你做一份早餐!”亚尔曼颤抖着说道。

    “不用了经过这么一闹,我还会有胃口吗?你把这里收拾干净就可以了!”安妮不冷不热的说道。

    亚尔曼一哆嗦,脸上的汗已经滴在地上,惊恐的说道:“是是……!”

    “清晨七点的阳光是最好的时候,我去呼吸新鲜空气,家里只剩下我zì jǐ 。没什么意思?”安妮说着走出餐厅。

    亚尔曼瘫倒在地,一把一把擦着汗,他觉得百丽尔已经无法战胜这个新进家的女人,她看似美丽柔弱的外表下,隐藏着邪恶的灵魂,强大实力有实力就可以为所欲为,zì jǐ 只是贵族大人物脚边的一只蚂蚁,随时都有粉身碎骨的危险。

    想着他爬起来,把地上的星际套餐都吃下肚子,味道不怎么样,苦涩,可是营养霸道。

    亚尔曼突然眼睛瞪起来,鼻子窜出一束血,肚子像开了锅,热的难受。

    他捂住肚子跑出餐厅,冲进厕所,坐在马桶上说道:“看来我这穷肚子吃不了好东西啊,烧死我了!”

    安妮迎着晨风站在城堡阳台上,她头发随风飘散,阳光像一只情人的手,抚摸她精致的脸蛋。

    这时博格急步快速冲上阳台,走到安妮身后,行了标准的军礼,说道:“报告夫人你交代的事我已经查清楚了!”

    安妮看着金色的太阳说道:“干得不错,天火星神会记住你的功绩的!他去哪里了!”

    “禀告夫人,你要找的林志去了距离这里这里1万公里的坲索哩达省,一处占地15万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里,懦弱坟墓训练营,隶属猛龙宇宙军团,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本来招募的学员已经在机场准备登机了,不知道他怎么说服了汉斯骑士队长,竟然使用子爵大人的直升机把他送到机场,直接推荐他进入训练营,能够被汉斯看重的人绝不是普通人,目前我了解的就是这样!”博格花空心思通过各种渠道,才获得这些信息,为的就是见到安妮。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可是那s型曲线,弧度匀称的臀部,修长的腿,心中像燃起一把火。

    他暗中想过无数次冲过去,也许她就是zì jǐ 的了,可是每次见到她,又从心里感到恐惧,一步都不敢迈出。

    安妮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我错怪他了,原来是这样啊!走的这么匆忙,如果我和他有一部手机就可以天天聊天了。

    她高兴地转过身,笑容足可以诱惑众生。

    博格一个机灵看呆了,眼睛直勾勾的像个失魂的傻子。

    安妮微微一笑说道:“真是辛苦你了,最近喝水少吧?”

    “啊!不是我很好,心甘情愿去做的?”博格结巴起来。

    安妮拿出一个纱织手帕,递到博格手里说道:“记住工作要紧,身体也重要,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你病倒了谁为我做事啊,其他人我可不放心,zì jǐ 擦擦吧!你的鼻子流血了?”

    博格窘迫一抽鼻子,感动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说道:“手下会注意的,谢谢夫人关心!”

    他把手帕抓的紧紧的,舍不得擦,生怕它长翅膀飞了。

    “我以前有个要好的同学,叫马尔道,听知情人说晚上借拉丁老师的汽车回家,结果出了车祸,哪有那么巧的事,我怀疑是拉丁做了手脚,害死了我的好朋友马尔道,你必须给我朋友一个公道,明白吗?”安妮悲伤的说道。

    “放心吧夫人,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不会让拉丁逍遥法外,如果没什么事,我这就去办!”博格行了个军礼,表示zì jǐ 的决心。

    安妮点点头说道:“去吧,记住不要牵扯到我,因为我的身份不同了,一举一动都受人关注!”

    “明白!再见了夫人?你就等好消息吧?”博格心中高兴。或许这件事办的好……嘿嘿。

    他像一阵风一样离开阳台,走进走廊,kan kan四下无人,他把手摊开纱织手绢柔软细滑,仿佛还残留着安妮的体温,他长出一口气在手绢上深情的一吻,快步离开。

    安妮转身深情的望向远方,她的爱的目光穿透云层,一直延伸到距离这里这里1万公里的坲索哩达省,一处占地15万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里,懦弱坟墓训练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