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炼时空 > 第一百零八章 尴尬

修炼时空 第一百零八章 尴尬

    第二天清晨,阳光明媚,但不太耀眼,院子中的大核桃树上传来声声鸟鸣,像是一首早上的音乐,唤醒美梦中的人们,对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百姓,此时正在告别妻子,扛上家具,一脸笑容,春风得意,显然昨天晚上非常满足,脚步轻快的出门。

    在稀稀落落一处隐秘的小村庄内,西北角上房屋内烟囱此时也停止袅袅的青烟,沈从良伸个懒腰,拍拍手掌,笑道:“好了,大功告成。”

    昨天晚上沈从良睡得很沉,很香,但还是早早的起来,因为这个院子里论资格排名,没有比他更适合做饭,谁让他是最后一个进入师门,修为也是最低的一个,所以沈从良很自觉早早起来做饭,期间孔灵运和方少华过来想要帮忙,都被他热情的请出去。

    孔灵运走到院落,仰头说道:“小师弟很憨厚朴实,你以后不能欺负他。”

    旁边的方少华一咧嘴,心道等以后你就知道原来相貌是可以欺骗人的,说道:“是,大师兄。”

    显然方少华对眼前的这位大师兄非常尊敬,在他心目中大师兄的地位仅此于师父赵易。

    随后两人迈步往二层院落走去,恰在此时,沈从良端着盘子满心欢喜的出了厨房,踏在青石铺成的小路上,心里美滋滋的,甭提多高兴,这可是有生以来,最用心一次做饭,毕竟吃饭的人都是自己最尊敬和在乎的人。

    脚下蜿蜿蜒蜒的青石小路通向二层院落,中间经过一条绿色藤蔓搭成的绿茵,走在其中空气格外的清新,不过此时叶子有些发黄,地面上散落着无数的枯叶。

    晨风吹过,沈从良身子一颤,冷不丁打个哆嗦,真是秋天来了,炎热的夏日一去不复返,甚至感觉有点冷,而不是凉爽,深吸一口空气,胸中顿时开阔,神清气爽,空气扑打在脸上,微微有些湿润,倒像是下着蒙蒙细雨。

    沈从良很快把盘子放下,餐具一一摆好,扭头看见大师兄和三师兄正在门口站着。

    三师兄方少华一脸笑容的走过来,说道:“小师弟,早上好。”

    沈从良同样面带微笑,说道:“早上好,多年不见,三师兄修为又精进不少。”

    “你竟然抢我台词。”方少华哈哈一笑。

    沈从良严肃的说道:“时时刻刻要向师兄们学习。”就差直接敬礼了。

    方少华此时已经走到沈从良跟前,似笑非笑的说道:“小师弟,凡世间的人都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你说对不对啊。”

    远处的孔灵运眉头一皱,心里很不痛快,没见几次面,居然开始讨论女人,就算拉近关系,也不带这样,明显就是难为小师弟,这句话貌似怎么说都不对,直接回答不对,那不是明显的破坏师兄弟感情,若说对,这个人品质肯定问题,道德败坏。

    在他犹豫要不要阻止时,沈从良脸上的笑容更浓了,说道:“三师兄,这句话一百个人回答,就有一百个答案,谁跟谁的价值观也不一样,我们又何必强求呢,所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外乎如此,一枝独秀,并不是春天,只有百花齐放,我认为,兄弟如手足很对,砍掉手足这个人终身就是残废,那可是自己的血,对自己都能下去手,这么狠,这个人肯定不仁,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是砍掉手足就是不孝,对不起兄弟更是不义,试问不孝不仁不义的人又怎么会忠诚,人们说女子如衣服,这句话更是太对了。”

    方少华眼中精光一闪,听到这句话,刚要打断。

    沈从良拍拍他肩膀,先一步说道:“你说人要是没有衣服的话,那还以叫人吗,纯粹一个禽兽,人和动物的区别无外乎就是差一层衣服,人要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起码还是个人,而不是畜生。”

    沈从良说完后,一脸叹息,仿佛受到启发,深有感触一样。

    正在这时,只听到后面扑哧一声,便戛然而止,但那笑声却是非常动听,让人如聆仙乐。

    沈从良吓了一跳,猛然转身,用手不听的拍打胸膛,惊叫道:“师姐,人吓人能吓死人。”

    方少华彻底服了这位小师弟,表情也太假了吧,就算真吓着了,也没这么夸张啊,何况师妹的声音那叫下人吗,简直就是一个享受,不过下一刻,更让他睁大眼睛,惊愕不已。

    只见沈从良讪讪一笑,说道:“师姐你又变的好看了,别人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师姐你这一晚上不见,美丽岂止是翻了三倍,美的实在是太惊心动魄。”说完后,还深深的呼吸一口,仿佛是极其享受一般。

    方少华对沈从良胆识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知道赵清姿美的不似凡人,清丽脱俗,给人一种冰冷,高高在上的感觉,除了心声敬畏,只能偷偷的欣赏,感觉说句话都是对她的亵渎,而这位小师弟居然大言不惭的夸夸的其谈。

    就像一幅绝美的画卷,人们都怀着一颗激荡的心细细欣赏,不敢有丝毫侵犯,恐怕玷污了画的美感,这位倒好,一上来,直接就抓在手里。

    更让他吃惊的是赵清姿脸上没有想象中满脸的怒气,一层冰霜,反而升起淡淡的红晕,在阳光照耀下,肌肤晶莹剔透,像珍珠上涂了一层胭脂。

    赵清姿在地上轻轻的跺了跺脚,像一个害羞的小女人转过身去,快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跑到一半,赵清姿才明白过来,我是来给爹爹请安,好让他放心,自己身体已经没有大碍,怎么我突然跑回来,都是该死那个小师弟,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出来,羞死人了,到现在还感觉一颗心砰砰乱跳,想要强行压制内心的躁动,才发现自己的一身的修为已经荡然无存。

    若是她真的还有那么高的修为,当时早就出手教训沈从良,最不济也能够保持镇定,心境不至于一下倒退这么多。

    在赵清姿跑后,沈从良更是张大口,有点反应不过来,师姐这是怎么了,怎么跟自己预想的出入这么大,难道是我高风亮节,让她有点自愧不如,半晌之后,回过头来,耸耸肩,摆摆手,说道:“三师兄我说的不对么,师姐本来就很美丽,我只是把心里话说出来而已,现在说实话也犯法吗。”

    方少华看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无奈的说道:“对,很对。”

    随后看到赵清姿再次转身回来,应该听到沈从良的话,一时在原地愣住,赵清姿还未退下的红晕,又罩上一层,难道我再跑回去,那更丢人,明显是心虚,可是我走过去,貌似更不合适。

    此时她的尴尬就好像突然闯进一个洞房花烛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