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幸福的小神棍 > 203.番外二

幸福的小神棍 203.番外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  施丰年憨呵呵的笑着, 回头望了眼媳妇,又看了眼床上的小闺女。“就去就去, 你看咱小小, 连睡觉都这么活泼。”语气里满满的全是自豪感, 也不知道他在得意个什么。

    丈夫的性情,喻氏自来清楚的很, 听他这话音就晓得他在想什么, 有点儿哭笑不得。“也就在你眼里,你闺女就是上房揭瓦那也是顶顶好的。”

    闺女出生后,奶奶嫌弃的跟个什么似的,一天三顿骂, 三句不离扫把星,又有小妹娘在旁边煽风点火,闺女呢,也确实皮实的紧, 她呢, 又狠不下心来拘着管着。丈夫向来老实胆儿也不大, 就慌啊,那阵儿连睡觉都不踏实,成天忧心牵挂着闺女。闺女没把大人的话当回事儿,反倒是丈夫, 记了个清清楚楚。对闺女她是没法子, 对丈夫却有了招儿, 可劲的给他树立起对闺女的信心, 却不想,有些过了头,瞅瞅丈夫这模样,闺女在他眼里怎么样都是好的,就觉得她这性情正正好,将来呀,不会受欺负。

    “别人家只有男娃才上房揭瓦,咱们家小小要是会了,可不就是顶顶好的,一般的孩子哪能爬上房顶,兴许依着咱小小的聪明,还真能想着点子爬上去。”说着,施丰年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大抵是想到了那画面,眉眼里尽显欢喜。

    喻氏也就顺嘴打了个比喻,哪想丈夫还真往里搭了话,一时她都不知说什么好,笑着把人推出了屋。“赶紧下地吧你,该下地的差不多都到了地里,你要是慢吞吞的,回头准得有人对着爷爷奶奶嚼舌根。”

    “没事儿,他们都是走的,我小跑着过去。”施丰年又够着脑袋往里瞅了眼,小闺女睡得可真香呢,他笑着看了眼媳妇。“我这就下地,小小一会醒了想要出门玩,得拘着点,这会太阳还有点大。这日子一天比一天热,待傍晚家来,我给小小编个草帽得了,想来,让她坐是坐不住的。”

    听着丈夫的碎碎念,喻氏嘴角的笑止都止不住。“我跟你说,你家闺女呀,前儿就跟我念叨了这事,想要个小草帽,她呀,臭美着呢,我都快给她做好了,想着给她个惊喜来着。”

    “媳妇可真好。”施丰年眼神儿亮晶晶的夸了句,迈着大步子,风风火火出了院子。

    喻氏就站在屋檐下,目送着丈夫离开,想着他刚刚看自己的眼神,眉角眼梢就染了层淡淡的红晕,连脸颊都仿佛沾了胭脂似的,整个人都好看了两分。

    “娘,我爹是不是特好看。”小小站在高高的门槛上,笑吟吟的问着。

    “比你好看。”被闺女揶揄,喻氏就笑着反了她一句,伸手把她抱回了屋里,挺认真的道。“小小呀,下午你要去王太爷家里玩,得把你小叔带上,这事没得商量,是你必须要这么做的。为什么呢,因为你闯祸了,你在没跟大人说一声的情况下,自个儿就往山里跑,这样是不对的,下回可不能再这样,你要为你做得错事负责。”

    施琪眨巴眨巴眼睛,过了会,她露出个灿烂的笑,歪着个小脑袋,捏了个甜糯糯的嗓子说话。“娘亲,我知道哩,小叔想跟王太爷读书对不对,识了字会念书,就可以到太奶跟前表现,然后哩,太奶就会送小叔去学堂,这样呀,小叔长大后就有出息了哩。”她为啥能这么说,是因为她听到奶奶和娘是这么说的,她就捡了点来说,但有件事,可没有提起,依着她现在扮演的小孩性情,这时候呀,必定得说起。

    “娘亲,我和小叔一道到太奶跟前表现表现,我也进学堂读书去,长大后当个有出息的读书人,让爹娘过好日子!”施琪说得特正儿百经,小脸儿都冒着光呢,眼神亮的,那是她爹完全比不上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喻氏是有些苦恼,更多的却是高兴,还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心里头啊,热热烫烫,眼眶都有些犯湿润。她这小闺女哟,如果有学堂真的愿意接受,她就是想尽法子,也会送着到学堂去的,可这世道呀,怎么可能允许女子读书,听都没听过的。

    喻氏在外头话少,在家里可不会,她能说会道,且说话总能说到点上,没什么问题是她解决不了的,偏生这回,看着闺女发亮的眼睛,她这喉咙像是卡了根鱼刺,怎么着也说不出宽慰的话来。

    “娘?”演过头了?咋地了?施琪有点疑惑和茫然。她娘怎么就哭了呢?想想她的话,也没什么忌讳呀。

    喻氏将闺女抱进怀里,亲着她的脑袋,吸了下鼻子,稳了会情绪才开口。“小小啊,娘没法送你进学堂。”说着说着,忍不住就哽咽了声音,莫名的有些委屈,是替她闺女委屈,就因是个女孩儿,她闺女这般聪明伶俐,读书这事也只能想想了。“不过,你可以跟着王太爷学,王太爷知道的可多了,他读了特别多的书,不比学堂里的夫子差。”

    “那当然,娘你不知道,王太爷可厉害了!”施琪顺着话儿就转移了话题,一脸得意说起王太爷的种种。

    吕氏还没进屋呢,就先听到了孙女的声音,脸上就有了浓浓的笑,踏进屋里,柔声道。“有小小在呀,哪怕屋里就俩人,也是热闹的紧。”

    “奶奶!”施琪欢天喜地的扑进了吕氏的怀里,说了两句肉麻的话,够着脑袋往外瞅了瞅。“奶奶,小叔呢?娘说,今个儿小叔和我一起出门玩儿,我还没跟小叔一起玩过呢。”

    吕氏眼里的笑又多了些,更显慈爱,她抚着孙女的头发,细声细气的回答。“小叔还在睡觉呢,等会儿就能过来,小小愿意跟小叔玩麽?你小叔呀,很少在外面走动,比不得你利落呢。”

    “是我小叔呀。”施琪微抬着下巴,好得意好骄傲的样子。“别人家都没有小叔一道玩的,就我有!”

    哎哟,这童言童语,把吕氏逗得呀,笑得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小小娘,咱们家小小呀,可真块宝贝呢。”真真是好些年没这般高兴,笑得肚子都有些疼了,畅快的很。

    婆婆那边,吕氏今个上午就过去说好了这事,只要是对善哥儿好的事,婆婆还算开明,并不怎么拦着。她呀,也没说别的,就拿小小和善哥儿对比了下,善哥儿还要大几个月呢,却远没有小小这般结实,养得娇了些,身板就有点弱。

    不过,婆婆同意归同意,却也有要求,只能在外面玩一个时辰,要是磕着碰着,就不能往外面乱跑了。

    倘若善哥儿出了点事,定是会怪到孙女头上,吕氏清楚的很,也提前和儿媳说了声,为着善哥儿好,这趟是有些委屈孙女了。想着这些琐碎,吕氏看着孙女的目光就更柔软。“小小呀,去外头玩,你要顾着点你小叔,回头呀,奶奶有奖励。给小小买漂亮衣裳买好吃的糕点,还带你呀,到镇里玩去,好不好呀?”

    “好啊好啊。”施琪欢喜的点着头。“奶奶,我都没有去过镇上,镇里是不是特好玩?”

    吕氏点着头。“是的,镇里特好玩。回头奶奶准带着小小去,小小想买啥就买啥,都不拘着。”

    说了会子话,吕氏见时辰差不多,就去婆婆屋里把小儿子接过来。喻氏等婆婆离开后,立即把闺女拉进了怀里,盯着她,捧着她的小脸,有些严肃。“小小,刚刚奶奶跟你说得话你记着没?可得记住了,要看着点你小叔,还有,你小叔是去跟王太爷学识字学念书的,你小叔才刚刚开始,肯定是没你会,你要耐心教着他,不能笑话他知道麽?待你小叔学会了,你也能早日轻松自在的玩儿。”

    施琪连连点着小脑袋。“知道啦娘亲,对我你还不放心嘛。”

    喻氏哪里能说出来,就是因着是你才不放心,可不能打击闺女的自信。“对,放心呢,你可不能让娘失望哟。”

    “必须哒!”

    施善聪虽被焦氏养得娇了些,可性子委实不错,像他娘,温温和和,说话也是透着股斯文劲。要吕氏来看,她这小儿子呀,天生就是个读书命。

    “小小。”还没踏进屋,他先开了口,说话时,脸上带着笑,浅浅地,矜持的很。

    施琪甜甜的笑着,主动跑了两步,拉住了施善聪明的手。“小叔。”喊得特亲。

    吕氏和喻氏看在眼里,眉眼里堆满了笑意。

    施琪带着小叔出了门往王家去,俩家虽离得近,大人走呢,也就几步路,可小孩子腿短走得慢,得费点功夫,再者,施善聪小胳膊小腿的远没施琪的利落,便更慢了些。

    “小叔,这草呀,会开花哩,春天的时候开,可漂亮了,你见过没?”施琪也不着急,她慢悠悠的陪着小叔走,还时不时的说着话儿。

    施善聪就是出门,也是被抱在怀里,或是牵着手走,很少注意地上的花花草草,听着侄女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觉得新奇极了,俩孩子,时不时的停下看看花看看草,短短的一段路愣是被他们走了一柱香的时间。

    远远地见着王家屋,还隔了些距离,施琪就扬着嗓子,开始喊。“王太爷王太婆,今个儿我小叔和我一道过来玩哩。”那口吻,兴奋的,好像得了块世界上最最好吃的糕点。

    “王太爷王太婆。”到了屋门前,施善聪才开口喊人。

    王老头乐呵呵的笑着,打量了眼这小小的人儿,比小小还大呢,却没有她高,也没有她结实,看着还要见小些,不知怎地,他就更高兴了些。“善哥儿呀,来,走过来热着了吧,你们王太婆呀,给你们煮了绿豆汤呢,搁了点糖,甜滋滋的,进屋里喝碗。”

    “善哥儿长得可真俊。”王婆子笑得眼睛都眯成了条缝,家里又来了个小孩儿,可真好。“坐着,我去给你们端绿豆汤。”

    “我来我来。”王老头三步两下就进了厨房把绿豆汤端了过来。“搁井里湃了会儿,刚拿出来的。”在小小远远地的喊他们时,就把湃在井水里的绿豆汤拿了出来,在灶台上搁了会,这会儿喝着刚刚好,不太凉。

    施琪喝汤,是不用勺子的,直接豪气的端了碗咕噜的口,然后放下,咽下肚,咧着嘴就笑。“王太婆煮得绿豆汤就是好喝,小叔你说是不是?”

    “对。很好喝。”施善聪拿着勺子才尝了一口,他碗里的绿豆汤不见少,旁边侄女碗里的绿豆汤眼见的浅了一点点,俩个碗挨得近,分明的很。侄女端起碗再喝时,施善聪看了眼,又看了看手里的勺子,犹豫了下,把勺子放了,学着侄女的样儿,端起碗直接喝,别说,还挺有意思。

    施琪没把这当回事儿,她觉得呀,拿着小勺子喝汤多别扭,还是端着碗喝汤更爽些,更何况小叔是男孩,就该豪气点。

    下午在王家的一个时辰,过得很充实,不仅俩个孩子觉得充实,连王家的老俩口也是同样的。

    回家的路上,施善聪甚至在想,要是能天天和侄女出来玩,上午玩下午也玩,那该有多好啊。

    今个是小儿子的好日子,跟着王叔读书,也不知是怎么个情况,吕氏高兴呀,觉的要整吉利些,来个开门红,晚饭很丰盛,四道菜,两道素一道荤还有个鸡汤,这鸡汤呀,三个已成家的儿子,各家也分了小半碗,三儿子家稍稍多了些。

    吃饭时,吕氏给儿子盛了碗汤,施善聪很自然的把勺子搁到了旁边,直接端起碗喝汤,小口小口的喝,没出声音,喝完汤才放下碗,然后,慢条斯理的拿起筷子夹起碗里的鸡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