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星际养崽日常 > 97.第九十七章

星际养崽日常 97.第九十七章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购买比例超过70%可观看最新章节, 支持正版, 爱你们哟~

    但是这些药剂中药材的价格,比之基因缺陷恢复药剂的药材并不遑多让, 这也是林然最开始的时候,没有直接给自己和小猫崽医治的原因之一。

    如果说之前, 林然的目标只是赚到五十万, 将幼崽们的基因缺陷稳定下来的话,那么现在,想到那些药材的价格,林然显然要将目光放到一个更大的目标上, 以至于, 赚钱成了眼下最刻不容缓的事。

    至于之前安吉拉老师和林然说的那些隐秘——虽然也不忿帝国的做法,可是那些毕竟离林然太遥远了,还是眼前的事情更要紧些。

    所以, 赚钱吧!

    只是就在林然想要戴上头盔,进入全息世界,实验一下自己想好的赚钱方法的时候, 刚刚吃过营养餐的幼崽们已经快速的赶到了现场。

    当全身再次挂满毛茸茸的时候,林然已经十分无奈了。

    “乖,我先试一下赚钱的方法, 如果能持续的赚到足够的钱的话, 那么你们就可以得到更好的治疗了。”

    谁知道原本乖巧的幼崽们听到这个, 非但没有让开, 反而一只只更加激动, “我也要赚钱!”

    “对对,然然,教教我们,我们也可以赚钱的!”

    “我会学的很快的,不会给然然拖后腿的!”

    “然然让我们给你分担一下吧。”

    林然对幼崽们的激动不置可否,虽然心里暖暖的很安慰,可是赚钱这种事情,交给大人来做就好了,幼崽们就应该高高兴兴的玩闹才好,过早的接触成人的世界,会让幼崽们身心发育不良的。

    此时的林然完全忘记了,自己也不过是个才十七岁的小鬼头,同样是个该被大人们保护的未成年。

    有心想要拒绝这些幼崽们,可是在抬眸的一瞬间,却听到毛毛轻轻的说着,“我们不是废物,我们也可以赚钱的,然然相信我们好不好?”

    林然的呼吸一窒,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他怎么忘了这些幼崽有多敏感,再加上之前为了哄毛毛都答应了……

    林然心中一软,点了头,于是这群幼崽就都留下了。

    既然答应了带着幼崽们一起赚钱,那么林然自然不会有所保留,“我目前选择了两种赚钱的方法想要实验,一种是文字具现,另一种,则是直播。”

    “文字具现是指将一些文字,通过脑海中的想象具现成全息影像,这种做法对于天赋有很大的要求,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而直播,顾名思义,就是通过全息摄像头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同步传播到天网上,获得其他人的关注,进而通过打赏、礼物获利的一种方式。”

    “你们选择哪一种?”

    林然并没有因为这群幼崽年纪太小而忽略他们的选择权,而是将选择的权利交给了他们自己。

    育幼院的幼崽们其实从小就在研究怎么赚钱了,只是幼崽的力量太小了,以至于能做的事情实在有限,最终,也不过是找一些有用的废料和垃圾换取一点点星币而已。

    而现在,林然给出来的两种选择,无论是哪一种,都比原本的选择要好上许多,林然也相信幼崽们会做出合适的选择。

    毛毛作为幼崽中的老大,虽然个头是最小的,但是这个时候却是当之无愧的领袖,他仔细思考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道,“我觉得,我们应该选择直播。”

    “为什么呀?我觉得那个文字具现听起来也不错,是个很好的方法啊,也没有太多的成本。”

    说话的是小兔斑斑,毛毛闻言摇了摇头,“斑斑,你考虑过文字具现是什么样子的方式吗?”

    不待斑斑继续开口,毛毛就继续说道,“将文字转化为具体的全息影像,这个听起来是只需要想象力就够了,但是实际上,却对我们的知识和阅历有着很大的限制。”

    听着毛毛的话,幼崽们还没反应,林然和小猫崽就点了点头,忍不住露出微笑。

    “文字说一艘星舰驶向了宇宙,或者一个舰长正在驾驶星舰,我们怎么将它们转化成具体的影像呢?光凭想象吗?可是这些都是以现实为依托的,我们连星舰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光凭想象暴露出的错误将会不计其数,这样的作品,想必是不会赚到钱的。”

    “所以以我们的见识,目前能选的就只有直播了,对吗?”

    毛毛看向林然,让林然忍不住有些感慨……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毛毛就已经似乎褪去了原本的幼稚,迈向成熟了一般,让林然又骄傲又心酸。

    普通的幼崽这个年纪会有这样的见地吗?可是如果得到这份见地的土壤是苦难……林然宁愿毛毛什么都不懂。

    林然点了点头,那嘴角的弧度是对毛毛最大的肯定。

    毛毛有些开心,可是随即问题再次来了,那就是——“我们直播什么?”

    幼崽们面面相觑,是啊,他们直播什么呢?

    而在知道这点之前,他们需要先捋一捋,“我们都会什么?”

    想要直播获取利益,肯定是要选择自己最擅长的那一面的,可是他们都会什么呢?

    毛毛面色迟疑,他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幼崽,忍不住小声说道,“跳跳?”

    作为一只没有羽毛的幼崽,毛毛在前九年里从未放弃过飞翔,但是因为没有羽毛的缘故,毛毛这么多年练习的最多的反而是跳……嗯,现在已经能一跳两米高了,不管是旋转还是跳跃还是空中飞旋,跳的都轻松无比,也是毛毛的独特本领了。

    小兔斑斑也眨眨眼,他擅长的……“手工?”

    小兔是整个育幼院做手工最快的幼崽,每逢年节的时候,小兔斑斑都会准备一些诸如小铃铛、小发箍、小夹子之类的到外面去卖,甚至育幼院那些坏掉的娃娃都是小兔斑斑一针一线的缝好的。

    银狼奇奇冥思苦想,自己最擅长的……“军棋吧。”

    没办法,从小不能跑不能跳,运动剧烈一点就骨折,以至于银狼好斗的天性完全无法释放出来,所以不能武斗只能文斗了,奇奇从此酷爱下棋,只要是厮杀类的棋他都喜欢。

    乌龟贝贝眨眨眼睛,他钟爱的,自然是——“画画。”

    其实最开始的乌龟贝贝只是因为自己总是搞不清方向,而想要画个地图来帮助自己,但是画着画着,贝贝就由衷的喜欢上了这项活动,画笔就是贝贝的挚爱了!

    猴子淘淘挠了挠自己的头顶,他擅长的,是……“运动吧。”

    作为整个育幼院的运动担当,淘淘的多动症简直无法缓解,每天不爬个树简直全身痒痒,对于各种各样的运动也是娴熟不已。

    海豹姜姜闭着眼睛,他擅长的,自然是“游泳啊!”

    虽然身体圆润润看起来胖胖的,但是海豹姜姜游泳的速度可是一级快哦,本身的流线型的身材让姜姜在水里面简直畅通无阻,不管是怎样的动作,都能轻而易举的做出来,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水是姜姜的好伙伴,它可以告诉姜姜很多信息!

    而最后只剩下最小的小猪嘟嘟不知所措,他擅长的……“吃东西算吗?”

    嘟嘟掰着手指数来数去,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最终只能把手指再次塞到了嘴里,十分心塞的将自己唯一的爱好说出来,可是吃东西……这种事情能直播吗?

    小幼崽们最终将目光看向了唯一没发言的小猫崽咪咪身上,情不自禁的问道,“咪咪擅长什么呀?”

    正在和林然一起欣慰的看着小幼崽们的小猫崽愣了下,对哦,大家都赚钱,他怎么能当一只小白脸元帅呢?

    他要证明,他也是可以养媳妇儿的!

    如果能联系上他的下属就好了,那样的话,就可以让下属多带一点信用点过来,他之前的财产因为变小了身份不匹配暂时没办法取出来,但是这只是暂时的!

    等他变回去,别说养一个媳妇,养一整个育幼院都绰绰有余,这群小幼崽都领养了都没问题!

    但是——那也只是之后了呀!

    小猫崽沮丧的低着头,他现在还是个除了小肥肉一无所有的小幼崽,所以只能自食其力了。

    而他擅长的东西嘛,明洛在自己的记忆力扒了扒,“格斗、机甲、指挥、战斗……”

    其他的有很多也会一点,但是并不是最擅长的,比如侦查等等,虽然会,但是和专业的侦查员相比,逊色了不止一筹,毕竟明洛的长处并不在这。

    而小幼崽们听到明洛的话却忍不住惊呼,“会这么多?”

    “好厉害啊!”

    “咪咪真棒!”

    “太好了!”

    明洛忍不住又谦虚又嘚瑟的抬起了自己的胸,扬起了自己的头,嘴角的笑容收都收不住啦!

    于是小猫崽就这样在一众幼崽的崇拜目光下,成为了一名——游戏主播。

    ……是的,小幼崽们以为咪咪说的是游戏。

    小猫崽面对这一切忍不住瞠目结舌,等一等,他说的不是游戏,是真的呀!

    只是面对一只胖乎乎、圆润润、沉迷吃小鱼干、终日与长肉为伍的小猫崽,大家实在是没办法突破自己的想象力,承认这是一只小元帅呀!

    所以小猫崽只能委委屈屈的蹲在角落,告诉自己,就算是游戏主播,他咪咪元帅,也要成为最厉害的游戏主播,没有之一!

    高兴的不得了正在归途中的林然可不知道营养师公会里面两个监考先生的痛心疾首,他正拿着新鲜出炉的中级营养师证书咧嘴偷笑呢。

    他终于是中级营养师啦!

    育幼院的评审可以延缓一年啦!

    育幼院不用被取缔啦!

    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感到开心呢?

    林然整个人都乐淘淘的,就连安吉拉在一旁摇头嘲笑他的幼稚都没能抵挡林然的好心情。

    没办法,总感觉和幼崽在一起时间长了,连自己的心态都变得年轻了许多呢!

    而刚回到育幼院,林然就宣布了这个好消息,老院长听了这个消息,摩挲着那仿佛带着余温的中级营养师证书的封皮,眼泪霎时就顺着皱纹的纹路流了下来。

    林然手忙脚乱的给老院长擦眼泪,对于这个记忆里面操持着整个育幼院的爷爷,林然的心里是极为感激和尊敬的,“爷爷,别哭。”

    老院长努力翘起嘴角道:“我、我没哭,我这是高兴的,然然,你是个好孩子,是个好孩子。”

    颤抖的手拍着林然的肩膀,可是眼泪还是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林然无奈的笑了笑,将老院长颊边的眼泪擦干净,这才看向那群正欢腾的滚作一团的幼崽们,虎着脸道:“谁把自己全身弄得脏兮兮的,不洗完澡没有零食吃。”

    幼崽们玩闹的动作霎时一顿,四仰八叉的撞到一起,随后一个个急忙站起来,这个帮那个撸一把,那个帮这个擦擦毛,争取将自己和小伙伴们弄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尘土。

    没办法,洗澡除了小猫崽以外大家都不甚在意,但是没有零食就可怕了呀!

    然然做的零食是他们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所以为了零食,务必要打理好自己呀。

    和幼崽们闹了一会儿,又讲了自己这次考试的经历,努力将事情说的一波三折,看着幼崽们惊叹的目光,林然也像是小孩子一样忍不住骄傲起来。

    考过了就开心嘿嘿!

    只是随着林然的讲述,小幼崽们惊叹的目光,却不知何时起了变化。

    最先反应的,自然就是小猫崽啦!

    听到然然用扇贝和石鱼做汤,扇贝和石鱼都熬化在了汤里,那如同牛乳一般淳滑的口感,那纯白上点缀的些许绿色的清新,都让小猫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听起来、听起来就好好喝呀!

    呜呜呜,想喝鱼鱼汤!

    随后是毛毛,作为小雀,他最喜欢吃的,自然是五谷和虫类啦,虫子然然没有做,但是那个用蜜水浸泡,还特殊的用木器做了饭盆煮出来的米饭,真的有吗?

    这样做出来,听起来就好好吃吧,一定甜甜的,还带着果木的清香,噫,想吃!

    再之后是小兔斑斑,作为杂食主义者,小兔斑斑其实更倾向于素食,所以听到山珍蘑菇的时候顿时流露出向往的神情,虽然最爱吃的是萝卜和白菜,但是听到用鸡汤煨好的蘑菇,还是稀溜溜了一下口水,如果能再加上凉拌的小菜一起吃,那就是绝顶的美味了。

    而除了这几样之外,无论是香辣梭子蟹,还是酸甜的糖醋排骨,无论是蒸好的芙蓉蛋羹,还是不见腥膻的秘制烤肉,以及酱肘子,炸丸子等等,都是幼崽们爱吃的呀!

    所以林然还没讲完,就收获了一圈幼崽们的口水,面对已经在啃手指的嘟嘟,林然还能怎样呢?

    还是先开饭吧!

    否则,恐怕还不等林然讲完,小猪嘟嘟就已经要用自己的口水洗手手了。

    而且今天还成功的拿到了中级营养师的证书,也正是时候好好庆祝一番。

    育幼院里面载歌载舞,而另一边,总督府里面,一个中年男人却满目阴沉的看着收到的消息。

    “居然不能收购这家育幼院?”

    “暂时是不行,管家,不然我们换一个目标?”

    被叫管家的人瞪了出言的人一眼,再换一个目标?说得轻巧。

    要知道,他们这次停泊到这个星球,可是进行着秘密任务,即使这个星球有他们的人,也要一切小心,为了一年一度的仪式对一家育幼院仓促间出手已经是惹人注意,若是这个不成,再次出手,那可就不是一般的引人注目了。

    万一被追查到身上……再查出那件更隐秘的事情,即使是他,也兜不住。

    想到那个居然趁他们补给的时候偷跑的小崽子,管家就忍不住满面阴霾,若不是这个小子,他们也不至于在这么个破星球上面流连,以至于连一年一度的狩猎之期,都找不到合胃口的猎物。

    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找真的野兽了……只是这种野兽,比之真正的,总是要差那么点感觉,以及味道。

    而此时此刻,还不知道自己究竟躲过了怎样厄运的育幼院里面,小幼崽们正一个个手舞足蹈的玩闹呢,看着那一个个歪歪斜斜连站都站不直的小幼崽们,林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一切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林然的一道啤酒鸡啦!

    育幼院的幼崽这么多,还有老院长和员工们在,那区区十道菜自然是不够这些人吃的,所以林然就又加了许多其他的菜式,啤酒鸡就是其中的一道。

    这道菜原本是给安吉拉准备的,考试之后,正是放松的时候,喝一点点啤酒,正好助眠,也好让安吉拉好好地休息一下。

    只是万万没想到,安吉拉没有吃多少,反倒是这些幼崽们,一个个仿佛见了了不得的宝贝一样,偷偷吃了不少,等到林然发现的时候,这群幼崽已经连汤汁都喝了个干净。

    得,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这群幼崽们就一个个晕陶陶的手舞足蹈起来,毛毛开始揪自己倍加珍惜的头毛,一边揪还一边说找到了新的偏方,说可以拔一根毛长十根毛,越拔越多。

    林然赶紧制止了,毛毛可宝贝他这点头毛毛了,这会儿是喝醉了,一会儿酒醒了,要是看到自己的头毛毛没了,一准儿要哭。

    他可不想听毛毛啾啾啾啾一晚上。

    毛毛这边制止了,那边的小兔斑斑又闹上了,一直拉着银狼奇奇的尾巴,说那是自己的,她要长尾巴,不要短尾巴,短尾巴不好看!

    林然哭笑不得,急忙哄道,他已经把长尾巴做好了,等到早上睡醒了就有长尾巴了,这才将小兔安抚住。

    那边嘟嘟正啃着乌龟贝贝的壳,一边啃一边说着还吃还吃,看着贝贝壳上面被涂满的口水,林然不知道该先担心贝贝的壳被打湿,还是先担心嘟嘟将自己的牙硌到,要知道,那可是最坚硬的乌龟壳呀!

    还有……

    最后,就是小猫崽了。

    看着再不复之前高冷模样,一边粘人,一边撒娇,还会满口胡话调戏人的小家伙,林然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媳妇媳妇今晚一起睡呀。”

    小猫崽将脑袋搭在林然的肩膀上,努力的抑制住困意邀请道。

    林然听着这新鲜出炉的称呼,冷漠道:“媳妇?”

    小猫崽眨眨眼,不明所以,就是媳妇儿呀!

    一边想还一边傻乎乎的笑,媳妇儿真好看嘿嘿。

    但还没等他笑完,屁股上就挨了一巴掌,“小小年纪就知道调戏人了,跟谁学的,该打!”

    明洛:“……?!!!”

    作为一个猫科兽人,如果说有什么对明洛来说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那必然就是洗澡了!

    你见过哪只猫是爱洗澡的呀!我们可是会自己舔毛的猫科兽人,自己就能把自己清理干净,猫科兽人永远都不用洗澡!

    对!不洗澡!

    明洛死死的抓着浴室的门,用尽自己的全身力气来捍卫自己不洗澡的自由和成年兽人的尊严。

    但是这点自由精神和兽人尊严显然在林然面前并不够看。

    只见他先是轻轻的挠了挠小猫崽的头,看着抗拒的小猫崽有点放松下来,才试探着开始按揉小猫崽的脸颊,当小猫崽感到惬意的时候,又转移位置到猫的下巴轻轻搔动……

    明洛最开始还在抗拒着,作为一个兽人,怎么能屈服于区区的挠头毛呢?

    就算然然的手法特别好特别舒适让他放松也不行!

    这关乎成年兽人的尊严!

    可是当然然的双手转移阵地到脸颊的时候,明洛就有点撑不住了。

    咦,好苏服啊……明洛的四肢变得松懈下来,就连原本炸开的尾巴毛都收敛起来,不自觉的在半空中一甩一甩,随着不断的按揉,明洛还开始自发的寻找让自己更舒适的地方,不断地摇头晃脑交换着位置。

    而当然然的双手终于到了下巴的时候,明洛就更加无法抗拒了,只觉得那双手简直挠的哪哪都合他的心意,就是为了他而长的,让他恨不得就这么埋在这双手里面,再也不出来了。

    怎么可以这么舒服喵呜呜,简直让猫无法抗拒!

    明洛的眼睛都不自觉的眯了起来,四肢软塌塌的搭在然然的怀里,整只猫已经瘫成了一张猫饼。

    只是还不等明洛沉醉在撸毛中不复醒,下一秒,湿润的触感就成功的让明洛炸了毛。

    湿润?等等、这是水!

    明洛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就在下一秒,整只猫就已经沉浸水中,成为了一只名副其实的落汤猫。

    “不!不!我不要洗澡!”

    熊孩子气息四溢的猫崽在水中不断扑腾着,从语言到身体抗拒着洗澡这个事实,温热的水花不断从小小的浴盆里面四溅开来,饶是林然已经做好了准备,却还是全身湿透,不得不重新安抚小猫崽。

    “乖,咪咪乖,一会儿就好,马上就洗完了哦,洗了澡澡我们就可以抹药药了,爪爪的痛痛就飞走了,乖哦~”

    温声细语再加上轻柔的动作让明洛终于从炸毛状态中清醒,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明洛的脸就忍不住有点烧,这么大的兽人了居然真的和个幼崽一样……

    虽然他这么大兽人了其实也还是不爱洗澡。

    林然不知道面前小猫崽心里的百转千折,还在温声细语的安抚着,明洛听着听着感觉自己旁边的水都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特别是然然还这么、这么谄媚。

    对!就是谄媚!

    瞧瞧他说的都是什么话?

    “咪咪的耳朵真好看,又漂亮又机灵,洗一洗就更干净可爱了哦……”

    那当然,本元帅的耳朵可是最灵敏的,连皇帝陛下都夸过的!

    明洛抖了抖自己雪白可爱的耳朵,很是受用。

    “咪咪的毛原来这么白啊,又长又白,毛发太美了,我看整个星球都没有兽人和幼崽比咪咪的毛更漂亮了。”

    明洛笑眯了眼睛,忍不住抬头挺胸,十分骄傲,那当然了,他的毛发就算是在全宇宙,也是最漂亮顺滑一级棒的!

    “抬起左爪来,对,乖,咪咪最棒了,就知道我们崽崽是最乖巧最帅气的!”

    明洛心里咳了一声,眼前的亚兽实在是太不矜持了,就算喜欢他,也不要这么公然的表白啊,十分最帅气,好了好了,知道你仰慕本元帅了……

    “呀,咪咪的小肉垫也粉粉嫩嫩的,真是又干净又好看!”

    就在明洛想如之前一样在心里吐槽然然的不矜持,垂涎自己的美貌的时候,就蓦地感觉自己的爪爪上一片温软。

    明洛:“???”

    林然如愿以偿吸到了自己最爱的小肉垫,整个人都升华了,这可是猫!真猫!不是视频网站上面那些动画,而是一只活生生的,全身雪白雪白的,眼睛碧蓝碧蓝的,就连小肉垫都粉粉嫩嫩的活的猫!

    林然整个人都陶醉在刚刚吸了小肉垫的感觉之中,太美好了!

    而明洛却如遭雷击。

    眼前这个亚兽在做什么?居然就在洗澡的时候就这么公然的亲他——再一细看,这亚兽身上的衣料都被温水浸湿了,紧紧的贴在身躯上,勾勒出少年鲜活的模样。

    明洛的鼻子蓦地一热,这个亚兽、这个亚兽、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勾引他!

    简直不知羞!

    明洛整只猫都不知所措起来,以至于当四只爪子被轮流清洗了一番都没能唤醒他的神智,直到林然的阵地从四肢转移到了腹部靠下的地方,明洛才蓦地惊醒。

    等等!这个亚兽在摸哪里?

    明洛趁着小猫崽懵逼的时候快速的洗了四肢,在小猫崽还没回过神又快速的洗了腹部,只是当洗到腹部靠下的地方,小猫崽却剧烈的挣扎起来。

    明洛看着自己刚刚洗过的地方,又看了眼小猫崽的神情,顿时有些忍俊不禁,“好好,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咪咪是大宝宝了,我不碰那里好不好?”

    明洛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亚兽,然然在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什么信誉可言了,要知道,就在之前这个家伙还在偷亲他,偷亲他也就罢了,居然还豪不矜持的碰他的那里。

    想到这里,明洛就忍不住脸颊爆红,那种地方,那种地方可是只有自己的亚兽可以碰的呀!

    然然怎么能这样?

    就算再喜欢他,这样做也是不对的呀!

    明洛整只猫都不好了,被打击的有点怀疑人生,好在林然手脚快的很,在迅速的又冲了一遍之后,就将小猫崽放到了烘干机里面吹毛。

    热热的风徐徐的吹拂在明洛的毛发上,暖融融的感觉十分舒适,让明洛忍不住有些昏昏欲睡。

    他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这样舒适过了,从元帅府里面最初被劫掠后的绞尽脑汁,费尽心力逃出来之后的东躲西藏,还要忍饥挨饿受冻,即使知道眼下并没有安全,这个小育幼院也不是他的港湾,但是在这一刻,明洛还是忍不住放松下来,渐渐的,呼吸变得平缓而悠长。

    明洛睡着了。

    林然悄悄的关了烘干机,将小猫崽从里面抱出来,兽人即使是幼崽,警惕性也很高,林然刚刚将小家伙抱起来,小猫崽就是四肢乱动,眼看着就要醒来。

    林然急忙学着自己曾经看到过的手法在小猫崽身上按揉着,很快,原本睁开的警惕的圆溜溜的大眼睛就再次变得一张一合,四肢也从僵硬变得松软,高高翘起的尾巴也垂落下来,最后悄悄的睡着了。

    林然松了口气,看着小猫崽可爱的睡相,强行抑制住喜爱之心没有打扰,只是捏着小猫崽的爪爪,动用了自己的天赋。

    是的,林然也是有天赋的。

    这天赋不知道是林然穿越而来所附带的金手指,还是小林然最后拼尽了全部生命所激发出来的,与众所周知的一些天赋都不同。

    帝国的天赋分为两种,一种是精神类的天赋,例如催眠、探查、控制、激励等,可以用肢体语言或者声音来进行激发,多出现于亚兽之中,另一种则是身体类的天赋,常见的诸如力大无穷、兽身狂化、尖牙利爪、钢筋铁骨等,多出现于兽人之中。

    也有一些天赋出众者同时拥有两种天赋,但是这种天之骄子少之又少,不说拥有两种天赋对于身体的巨大消耗,就光是同时修炼就需要更多的精力,想要同时有所建树实在是太难了。

    整个帝国肯定有这样的人,不过这样的天之骄子距离小林然太遥远了,林然也不曾注意过。

    他只知道自己的天赋对于眼下的境况十分有用,若不是这个天赋,恐怕林然即使有着小林然的记忆,也对着现下的情况不知所措,不会这么游刃有余。

    而这个天赋,就是——动物百科了!

    有什么比深入的了解幼崽的一切更适宜照料幼崽的呢?

    只见林然刚刚使用自己的天赋,脑海里就出现了自己手中小猫崽的基本资料。

    “名字:咪咪???

    科属:猫科

    年龄:两年又三个月

    体重:1.7kg

    饮食偏好:鱼

    身体状态:极差”

    林然一惊,差点捏到了小猫爪,定了定神,只是看着那极差两个字,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虽然早就知道小猫崽日子不好过,但也没想到这么不好过,就是老院长,因为疲惫病倒时,身体状态都只是浅黄色的一般,可是小猫崽却是红彤彤的极差!

    看着那可怜的不过三斤的体重,想着刚才摸到的瘦骨伶仃,林然心里分外的不好受起来。

    但是现在不是心里难过的时候,最重要的是,知道小猫崽究竟是哪里不好,是有什么无法治愈的重病,所以才被抛弃的吗?

    点开身体状态的详细,在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林然的唇紧紧抿了起来。

    “[-]身体状态:极差

    ……详细:营养严重不良,缺乏糖、脂肪、纤维素、蛋白质、钙、铁、锌、维生素A、B、C、D、E、营养素1、营养素2、营养素3,需以清蒸鱼肉、凉拌蕨菜、水晶虾……等食补,同时伴有足量营养粉

    外伤:四肢软骨挫伤,需静养、以凉叶树油推抹按摩方可治愈

    内伤:生命透支后遗症,需以千叶草、葛根花、金钱根、地歌叶……等熬制药汤,每三天浸泡一次方可治愈;能量枯竭,需求能量十五万方。

    精神域重创:以冥想法缓和,伴以幽冥花香。”

    胸口堵着一口气,心中的愤懑无处排遣,林然整个人都要气炸了,他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深仇大恨,才能对一个幼崽下如此重手!

    这只是个幼崽!才两岁多一点点!长得又聪明又可爱,怎么会有人非但不喜欢,还这样对待他?

    那些伤,那些伤……就算是曾经濒死的小林然,都没有小猫崽这般重啊!

    林然到现在也不过生命透支需要仔细的补而已,而不像是小猫崽一样,整个人都已经千疮百孔。

    若是他没有发现他,小猫崽会不会撑不下去在某个角落里悄悄的死掉了?

    光想着这个,林然就已经受不了了。

    更何况,刚才显示的信息里面,小猫崽作为一个兽人,却拥有精神域,还被激发过,肯定是早早就觉醒了天赋,若是等到成年再政府统一激发一次,说不定就是双重天赋的天才了,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小猫崽才会被人盯上,继而夺走了——天赋?

    身心遭受重创,以至于小猫崽只敢在夜里悄悄的出现,想到这里,林然简直难过的窒息。

    看着小猫崽静静的躺在床褥里的荏弱身影,林然暗暗发誓,放心,不管是哪个大人物害你这样,让你流浪,但是在蓝天育幼院里,林然就是你的靠山,不必害怕,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不会让你被人发现的。

    误会让林然对小猫崽分外怜惜,反而与明洛不想被发现的目的不谋而合,也算是阴差阳错了。

    于是等到第二天小猫崽醒来,就发现然然正在床边眼睛红彤彤的看着他,看到他醒了,还分外温柔的给他围了个小围兜,然后在他的面前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饭菜。

    “来,咪咪,吃饭了,这些饭菜全部都要吃掉哦!”

    明洛一脸懵逼的上了饭桌,整只猫都不明所以,不过一晚上而已,这个亚兽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这态度这么不对劲?

    总觉得毛毛的。

    究竟是哪里不对?

    小猫崽委屈的耳朵都垂下来了,只漏出粉粉的耳廓,整个头都埋在然然的怀里,喵呜喵呜的可怜极了。

    嗯,如果不一边叫一边用尾巴圈住自己的手腕的话,林然或许会相信小猫崽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的。

    挑了挑眉毛,没在意小猫崽的小心机,只是提着耳朵又给小猫崽灌了一碗醒酒汤,免得小猫崽头疼,这才将一众喝醉的幼崽们揪回房间,哄他们睡觉。

    当最后一只难缠的小猫崽也鼓着肚子一起一伏睡熟的时候,林然才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转眼间,到了这个世界已经一个多月了,从最开始的陌生,只为了小林然的心愿,到后来心甘情愿的照顾这些幼崽,不希望幼崽们没有家,只不过这么短短的时间而已。

    但是现在想来,却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上辈子已经模糊,这辈子变得清晰。

    毕竟上辈子孤身一人,虽然有林间的动物相伴,但是动物们也有自己的领地,自己的同伴,自己的生存方式,常年在山间,林然终究还是寂寞的。

    而如今,想着那群每天都欢快活泼恨不得上天入地的幼崽们,林然有种甜蜜的负担,不止是这群幼崽需要他,其实,他也更需要这群幼崽的陪伴,才打消了他初到这个世界的陌生,才让他对这个世界更有归属。

    好在,自己终于保住了这一切,虽然只是暂缓一年而已,但是总归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去努力,努力守护住自己想守护的一切——这个破旧的育幼院,以及里面那些可爱的幼崽。

    林然的嘴角微微翘起,听着耳边小猫崽那细小规律的呼噜声,徐徐的睡意升腾而起,缓缓的闭上眼睛,就这样轻轻的睡着了。

    林然旁边,小小的猫崽忍不住咂咂嘴,仿佛梦里还有什么好吃的美味,等着他猫崽大人的眷顾。

    *

    虽然中级营养师证书已经拿到了,但是第二天,院长、林然和安吉拉还是一早就忙碌了起来。

    毕竟除了中级营养师证书,育幼院的评审还有许多其他的资料需要整理,其中包括一些往年就有的旧资料,这个原本的光脑里面就有,只需要稍许修改就可以了,而其他的,除了一些设备等东西需要重新查清之外,就是林然中级营养师的录入了。

    而在此之前,林然首先要做的,自然是签订和育幼院的雇佣协议了。

    只是在签这个协议的时候,林然才恍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忘记了什么呢?

    当然是学校呀!

    作为一名今年刚刚十七岁,还没有上大学的未成年亚兽,小林然原本是在上学,甚至准备考个好大学的。

    只是因为育幼院的事情,小林然才不得不去请假打工赚钱购买天赋药剂,想要凭借天赋获得名牌大学的保送资格。

    而现在,既然育幼院的资格已经保下来了,那么林然,也是时候重归校园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如果想要和育幼院签订正式的合同,除了育幼院和林然这边,还需要学校方面的签字,达成三方协议才可行。

    其实因为林然未成年,原本应该是四方,加上孩子的家长,但是由于育幼院这边就是林然的监护人,所以原本的四方协议就变成了三方啦。

    但不管怎样,这份协议都是需要学校签字盖章的。

    而直到此时此刻,林然才有了那么一点心虚。

    他记得最开始,小林然只想要请假一个月的,也就是二月到三月,等到凑够了钱就继续回到学校,但是自从他穿过来之后,就一心扑在了育幼院上,又跟着安吉拉学习营养师的内容,压根就忘了上学这回事。

    毕竟他已经不上学好多年了啊!

    眼下原本定好的一个月请假时间早就已经超了许多,不知道学校那边要怎么说。

    而最让林然头疼的则是——如果去销假的话,是不是自己就要去上学了?

    上学?!

    林然想到这个就有点心慌慌,毕竟原本的小林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学霸,不然不可能直接就以名牌大学为目标,而他呢?

    上辈子的知识已然忘光光,而这辈子,即使有着记忆,对于那些十分陌生的知识,也还是要像营养师一样重新学习一遍,才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