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打黑拳的那些年 > 番外-天哥篇(二)

我打黑拳的那些年 番外-天哥篇(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陈天赐心里一清二楚,他在黑界中的位置也还是很不错的,加上还有在上面的大哥银狐那家伙,联手之后对整个黑界的实力掌握的很清楚,便是不能调动,但是内部实力如何,他们却明白的很。

    据他所知道的,黑界之中能够保持这个纪录的,似乎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一百零七战,全胜,而且还是在黑界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实力已经不足以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了,绝对是骇人听闻!

    当然,黑界这种店,里面高手众多,但被外面所熟知的却并不多,真正在排行榜上挂着的却未必是最厉害的,五大战神没有一个不厉害的吧,但是五大战神没有一个是在排行榜上挂着的。

    对他们而言,所谓的这些排行其实都是狗屁,真正的实力,根本不需要用别人来衡量。

    现在,银蛇就在他的面前,那么坎特斯的连胜,也必定要结束了。

    “什么时候打?”陈天赐说。

    银蛇叼了几片茶叶在嘴里咀嚼着,毫不在意,漫不经心的说到:“随便!”

    第二天,地下拳场再一次热闹起来,来的人都是一片兴奋。

    有的人兴奋是因为今天坎特斯要出场,那么毫无疑问,今天只要压钱在他身上,虽然赔率很小,但是也足够赚一笔钱了,压的越多就赚的越多,这是现在公认的。

    毕竟,在这个地方,可还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和坎特斯抗衡。

    但是今天,似乎馆主陈天赐有些要爆大招的样子,坎特斯的赔率竟然蹭蹭蹭的上涨了好多倍,而他的对手,却是一个他们根本没有见过的人,什么名号都不知道,他们知道的就是,这个人以前没有在这里打过。

    那就简单了,既然没打过,肯定就不会是坎特斯的对手,想都不用想了,直接压在坎特斯身上。

    陈天赐都看在眼里,只是笑而不语。

    他的身后,银蛇嘴里叼着牙签儿,呵呵笑了两声。

    “借我一百万,全部压在我身上,赚回来了一块儿还你。”他丢下这句话,吐出嘴里的牙签儿,转身走了。

    十分钟之后,整个地下拳坛已经沸腾起来,不知道多少人都在欢呼着,呐喊着,人头攒动,人声鼎沸,炸开了锅。

    坎特斯已经准备好了,高大黝黑的身体在灯光下看起来总显得不是那么显眼,但是身上的肌肉却能够完美的展现出他这具身体里的强大爆发力。

    他已经连胜十八场了,这样的记录很少有人能够走到,现在他要不断的刷新自己的记录,然后去挑战世界第一,这样,世界第一的宝座就是他的了。

    而今天,他的对手是一个他没有听说过的人,甚至根本没有名号,这就简单了,对方肯定输了。

    他还觉得有些没意思,每天都是这种实力不够的人,打着打着就没有意思了。

    但是,既然上了擂台,进了铁笼子,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击倒对手拿下胜利,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很快,坎特斯准备好了,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进了铁笼子,然后,另一道身影也慢慢从外面走了过来。

    他身型高大,脸上戴着一张银色面具,眼神颇有些玩世不恭,走起路来也并不是坎特斯那般沉稳,他一路都在跳跃,冲周围的人不断的挥手,虽然这些人回应他的都是各种不屑和嘲讽。

    坎特斯看了一眼,呵呵笑了一声。

    现在他可以确定了,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一个连路都走不稳的人,是不会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的。

    很快,银蛇走进了铁笼子之中,两只手叉腰,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人,说到:“大老黑,要不要现在求饶,我就不打你。”

    坎特斯虽然是外来货,但是也能听懂这些话,顿时大怒,但是他不会反驳。

    能听懂和说出来反驳,那是两码事,再者,他也懒得说话反驳,一个要被他直接终结的人,没有资格来接受他的反驳。

    所以,他只是眼神一狠,直接就冲了上去。

    人群俩沸腾起来,无数人开始呐喊,开始嘶吼,有钱的人直接朝天空撒钱,大把的票子出来,人群的声音震耳欲聋。

    坎特斯的速度很快,不过眨眼之间人已经在银蛇前面,举手就是一拳。

    这一拳凌冽至极,力量瞬间爆炸,势如风雷。

    人群惊叫起来,坎特斯的铁拳有多强他们已经见过,这一拳快准狠,他的对手很少有人能够挡的下来的,眼前这个对手根本没有见过,要挡下来只怕是天方夜谭。

    但,就在下一秒,这些人却惊奇的发现,这个戴着面具的人竟然真的躲开了。

    他是怎么躲开的都没有看清楚,但是他们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的的确确是躲开了,因为坎特斯的拳头打空了。

    场面微微寂静了一下,但也仅仅只是寂静了一下。

    坎特斯步步紧逼,拳头密不透风,腿法横劈竖砍,招招致命,每一次出手都完全是奔着终结对手去的。

    而在他这般密不透风的打法之下,人群已经彻底为他沸腾起来。

    就是这样的打法,凶狠,惨烈,但也同样效果奇佳,在他的炮轰之下,可还没有哪个对手能够撑得过一分钟。

    他们在等待着,等待着他的对手倒下,等待着大把的票子到手里。

    但,这一次似乎有些让他们失望了。

    坎特斯的打法一如既往的凌厉,他的对手几乎不还手,但就是这样,他的拳头却根本打不到对手身上。

    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就像是长了十只眼睛一样,不管坎特斯从哪里出拳,他都能够精准的预判,格挡、闪躲,任凭对手如何攻击,他始终都能不被打到。

    这一幕太诡异了,他们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能躲开坎特斯的拳头?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坎特斯的体能是公认的,如果这个人想要依靠闪躲来耗费对方的体能再反败为胜,那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可能他闪躲的力量都没有了,坎特斯的体能依旧还很充沛。

    这就是他最恐怖的地方之一!

    人群开始躁动起来,他们发现不管坎特斯怎么打,都打不到对方的身上,这让他们十分恼火。

    而更可恨的是,戴着面具的男人又还不还手,这么大方面的打打不着,他躲得开又不还手,有什么看头?

    一时间,人群纷纷叫骂,恨不得自己进入铁笼子里一决高下。

    而这个时候,戴着面具的人似乎也玩够了,往后退了两步,伸了个懒腰,然后,他笑了。

    接着,他终于出手了。

    他的动作很简单,站好抱架,然后,刺拳出击。

    但不同的是,他的刺拳速度极快,快到他们根本没有看到他怎么出手的,而下一刻,他的拳头已经在坎特斯的下巴上了。

    坎特斯脑子一晃,往后退了几步,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对手,满脸都是难以置信。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面具男人又笑了,接着,他的拳头再一次落在了坎特斯的身上。

    人群发现这个神秘的人终于反击了,相对于坎特斯的攻击,他的攻击简单很多,但是效果器却十分惊人。

    他们惊奇的发现,这个人的速度竟然快到了他们根本难以察觉的程度。

    而在这种速度之下,坎特斯竟然吃了他好几拳!

    接着,他又发动了进攻,而这一次,他似乎并没有再留手的打算了。

    坎特斯密不透风的打法被他也用了出来,可从他的手里用出来,效果完全是天壤之别。

    他的速度太快了,移动也太快了,快到让他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而坎特斯在他密不透风的拳头之下,尽然只能抱头节节后退,根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不过三十秒之后,他突然一个下潜,接着压进一步,左手平勾,砰!

    坎特斯的肋骨上结结实实吃了一拳,他感觉仿佛是被一个巨大的铁锤锤了一样,顿时心脏一缩,呼吸都在一瞬间停止了,然后,重重的倒了下去!

    KO!

    人群瞬间寂静下来,所有人看着那倒下的坎特斯,又看看那戴着面具的人,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而戴着面具的人却只是轻松的拍了拍手,转身走出了铁笼子,扫视了一眼人群,淡然一笑:“我名,银蛇!”

    ……………

    禹市是个不错的地方,至少对现在的银蛇来说,是这样的。

    黑界太黑了,擂台太残暴了,而这里,他可以潇洒自在,还可以去泡妞找美女,就是天堂了啊。

    他没打算走了,就在这里安神,但是他没有背的事情可干,所以他决定开一个拳馆。

    拳馆很快就建好了,妹妹芳芳丫头也跟着来了,两个人开拳馆,他觉得这比在擂台上决生死要有意思的多,毕竟来这里的女学员里面,还是有不少漂亮的。

    拳馆装修好了,他选了一个房间自己住,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张照片,一张用相框框起来的照片,放在了桌上。

    照片上的是个女孩,笑的如同三月的春风。

    他看着照片出了一下神,然后笑了笑,又拿起照片亲吻了一下,放下之后,这才出去。

    这是崭新的生活了,他想,再也不需要和那些生死相关的东西打交道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了平静,也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了自己心里喜欢的人。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知道拳坛里还在流传着他的神话,但是那都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是他可以悠闲的训练,也可以悠闲的不训练,喝喝茶看看美女,比什么都好。

    他开始接触到新的事物了,拳馆不远处就有一所中学,他喜欢去学校里逛逛。

    当然他不是为了去看那里的学生里面是不是有清纯可人的女孩,他只是想去回忆一下自己的青春年华,毕竟他也年轻过,虽然现在也还没老。

    妹妹是个很懂事的人,很会打算也很会计划,有她在生意也还是越做越好,他可以吃喝不愁。

    但是有一点,妹妹对别人都是心地善良,唯独对自己有些心狠,一个月前的钱总是被克扣。

    但他也习惯了,克扣就克扣吧,反正不会饿死。

    拳馆的学生越来越多了,他照顾不过来,所以就开始招收教练了。

    这天,门口又来了一个人,十六七岁的样子,看起来是个学生,但是身上都是伤痕,脸上也鼻青脸肿,看起来很怂。

    他走到门口,有些惊恐的看了银蛇一眼,但还是没有退。

    “请问,你们这要不要打小时工的啊,我想……找个工作,不用吃住,给点钱就行。”

    银蛇有些好笑,这小子怂的不行啊,一看这样子就是平时被欺负的主儿,还会忍气吞声,但是没被打死,抗击打能力还不错,但他不喜欢这种性格的人,便大手一挥:“不要,滚!”

    那人就真的要滚,张芳芳从里面出来,瞪了自家哥哥一眼,蹬的他摸摸脑袋,没敢吭声。

    “小弟弟,你要找工作?我们这缺一个打扫卫生的,你要不要来试试?”她笑着说到。

    走出去的少年又回过头来,惊喜的看着她:“真的?”

    “真的,不过钱可能不多,愿意的话就留下来。”

    少年答应了。

    银蛇很不爽的瞪着这个鼻青脸肿的少年,总感觉这家伙有些抢自己的风头。

    但是张芳芳在旁边,他不敢多说,只能翘着二郎腿他她:“我说小子,叫什么名字啊?”

    少年低着头,又抬起来,揉了揉脸上的淤青,说到:“周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