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军婚绵绵:首长,体力好 > 第946章大结局: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军婚绵绵:首长,体力好 第946章大结局: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陆小今与傅九的婚礼定在海都酒店举行,这里多是用来招待国外宾客的地方,但是方总统下了命令,特许他们在这个隆重的地方举行婚礼,当天的政要宾客还有许多商海的大佬都云集在此。

    云初跟萧墨站在门外迎接宾客,七姨太也跟着他们站在了外面,她今天打扮的珠光宝气,生怕被云初比了下去,但事实是,她跟云初站在一起,明显的处于劣势,毕竟云初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把她显得倒是有了几分小家子气。、

    “亲家母,我替小九谢谢你了,真没想到今天能够见到这么多大人物,一会儿我们是不是还要上报,到时候一定要让那些记者把我照得漂漂亮亮的,我就是要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看一看。”

    她的脸上笑开了花,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多了,便亲亲热热的挽着云初的手腕:“亲家母,我知道,我们小九是托了小今的福,你放心,以后小今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就算让我给她当牛做马,我也乐意,呵呵呵……”

    七姨太见云初并不笑,便尴尬的止住了笑容。

    云初淡淡道:“当牛做马就免了,以后你给我记住了,念念就是我的亲生闺女,谁要再敢欺负她,我直接亲自修理她!”

    七姨太吓得浑身一哆嗦,随即笑道:“是,是,是,亲家母说的是,别说你了,我也饶不了她!”

    她心中暗道,陆小今有这么厉害的妈,谁还敢欺负她啊。

    化妆间里,陆小今望着镜子里身穿婚纱的自己,忽然有一种坠入梦境的感觉,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这辈子她能穿上这么漂亮的婚纱,能够举办这样场面的婚礼,,她的眼眶忽然有些湿润了,缓缓的伸出手指抚.摸着镜子中美丽的容颜。

    傅九从身后抱住了她:“小今,你真美。”

    陆小今将手指放在他的手指上:“傅九,以前的我,其实很自卑,甚至觉得老天对我太过不公,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我的快乐终止在六岁之前,那个时候,我还是他们的女儿,那个时候我还能像别的孩子一样活蹦乱跳,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错了,其实上天对我一直不错,而我所吃的苦,都变成了后来的幸运,真的,我觉得我的命很好,你看啊,爸妈很疼爱我,你又宠我,还有个可爱的小花花,我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傅九少吻了吻她的脖颈:“最幸福的那个人是我。”

    两个人喜极而泣,门外响起了一阵笑声。

    霍鱼儿穿着粉色的伴娘服倚在门口:“都在找两位新人呢,谁知道你们两个竟然躲在这里偷偷的说情话呢。”

    傅九少连忙为陆小今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这就过去。”

    大厅里的音乐声已经响起,陆小今忽然觉得有些紧张,她紧紧的握住傅九少的胳膊:“傅九,我忽然有些紧张了。”

    “没关系,我的目光所极处都是你。”

    傅九少按照约定站在了舞台的另一端,司仪先生高喊道:“有请新娘入场。”

    只见陆小今挎着萧墨的胳膊缓缓的朝着傅九少走过去,云初还有霍绵等一些贵客坐在了前排。

    “你们家萧先生还是如以前一样的玉树临风,我们家那老头都已经有啤酒肚了,一点往日的风采都没了,我现在一看到以前的照片,就会想,这个瘪老头子到底是谁。”

    云初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每天都早早的起来健身,这大概是部队里的习惯吧。”

    舞台上,萧墨把念念的手放在了傅九少的手中:“我把我女儿还有她的未来都交给你了,如果有一天你敢欺负她,那就来训练场跟我一决高低。”

    傅九少的唇角抽了抽,他早就知道萧墨身手了得,而且枪法精准,他哪里是萧墨的对手。

    “爸,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念念的。”

    “好,记住你的承诺。”

    萧墨走下了舞台,跟云初坐在了一起,看着舞台上交换戒指,相拥在一起的人,云初的眼眶微微酸涩,萧墨握紧了她的手:“喜欢吗?等我们三十周年结婚纪念日的时候,要不要重新办一场婚礼。”

    “都老夫老妻了,办什么办。”

    “可我总觉得我还欠你一场婚礼,欠你一支舞。”

    “以后对我好一点就行了,我现在又不是小姑娘了,哪里在乎什么婚礼不婚礼的。”

    云初将目光落在陆小今的身上:“萧墨,你看我们念念多幸福啊,不知道若若现在怎么样了?”

    萧墨叹了一口气:“那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下去。”

    某国的三角洲毒枭猖獗,萧若成为国际特别行动小组的卧底,代号为青鸟,她接到了上级的命令,需要她以妻子的身份潜伏下来,而她的丈夫则是一个代号为飞鱼的男人。

    她按照上级的约定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等待着,手中拿着一本书,她知道对方只要看到她这本书,便回走过来的。

    萧若翻开诗集,安静的看着,忽然一个人影遮挡住了窗口的阳光,萧若正要抬眸时,她的发间多了一枝玫瑰花,花香混杂着咖啡的香味,沁人肺腑。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眶瞬间湿润,眼泪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打湿了那本诗集。

    男人俯身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若若,我想娶你为妻,你可愿意?”

    萧若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他那张白净清秀的脸上横着一道疤,看上去有些狰狞,可他的眉眼间满是温柔的笑意。

    她在胸口不断的喊着雷奕的名字,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愿意嫁给你,陪着你山呼海啸,陪着你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雷奕笑着将手伸向她,他起身握住她的手,微微一用力,便将她揽入怀中,托住她的后脑,吻住了她的唇。

    萧若的脑海中浮现出方才她看到的文字: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阳光,从清晨到夜晚,从山野到书房,一切都没有关系,只要那个人最后是你就好。

    她与他相吻,却吻得泪流满面,她终于找到了他,找到了这个与她贯彻未来,数遍生命公路牌的男人,但她很清楚,当她做出选择的时候就意味着,她可能连一块墓碑都不曾有,可幸运的是,她身边有雷奕陪她出生入死,这样,足矣。

    五年之后,陆小今跟傅九开始为云初张罗结婚三十周年的纪念晚宴,他们几乎把所有的亲情好友请来一起热闹,云初如愿以偿穿上了婚纱,跟萧墨在舞池里翩然起舞。

    “云小姐,你的舞技依旧拙劣。”

    “萧先生,你的抗压能力,依旧强悍。”

    萧墨苦笑着看着自己那双时常被云初踩着的脚:“没关系,以后我慢慢教你,反正你这辈子都落在我手里了,我慢慢的调教。”

    云初笑得满眼泪花:“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嗯,我就算负了如来也不会负你。”

    两人额头相抵,紧紧的相拥。

    陆小今总觉得外面有一阵啼哭声,她立刻走出了院落,只见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匆忙离开。

    她正要追上去的时候,傅九少走了出来:“小今,准备好了吗?”

    “喔,准备好了。”

    陆小今摁动了摁扭,漆黑的夜色中绽放着大朵大朵姹紫嫣红的烟花,当烟花散去,天空出现了一排大字:祝福爸妈结婚三十周年愉快。

    萧墨握着云初的手看着绚烂的夜空:“孩子们真是有心了。”

    云初的眼眸中闪动着泪光,她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希望她的念念永远快乐,也希望她的若若平安归来。

    “许得什么愿。”

    “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烟花散尽,天空中飘起了雪花,这才十月初,竟然下起了雪花,云初伸手接着雪片,心里有些不安:“萧墨,若若为什么五年都没有音讯?”

    “有的人可能十年,甚至一辈子都没有音讯。”

    “是不是就算她死了,我们也不知道?”

    “不许胡思乱想,她会好好的。”

    第二天鹅毛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整个世界洒满了盐白,掩盖了城市的轮廓,也掩盖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