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皇兄万岁 > 123.今年,猴子来偷你桃儿了吗(1/1-4159字)

皇兄万岁 123.今年,猴子来偷你桃儿了吗(1/1-4159字)

畅阅小说 c-ccccc.cc,最快更新皇兄万岁最新章节!

    “夏极!!”妙妙大喊出声。

    但那男人已经听不到了。

    他也没有对白鹰再出手,或许在他眼里,白鹰从来都不是一个对手,他若是认了这样的对手,是不是也就认了自己是这样的人?

    强者之孤独,不仅在于没有朋友,亦在于没有对手。

    所以,夏极这一路走来,完全是以非常平和的心在面对一切实验,因为在他看来,这些实验都只是顺手为之。

    包括面对这忽然强了很多的白鹰,能动用天地之力的白鹰,亦是如此。

    暴雨倾盆,电闪雷鸣,天地之威,竟至于斯。

    轰~~~

    风雨化作狂暴的巨拳!

    哧~~~

    雷霆化作尖锐的电枪!

    风雨雷电,从八方轰击着夏极。

    但自有一重又一重的法相之盾旋生旋灭,旋显旋碎。

    破碎之间,亦有新生,万物枯荣,一如轮回。

    夏极五指虚抬,一滴雨落在了他掌心。

    一花一世界。

    只因为,你闻到了花香,看到了花的成长,见到了生命的轮回,再窥见了宇宙的奥秘,一往而深,无穷无垠,惊心动魄。

    可若你因此否定了过去的自己,因这浩瀚无垠而迷失了自己,那么,你亦不过是这天地之间的一枚尘埃。

    此时的夏极,如从这一方时空里剥离了出去,他感受着冰冷的雨滴如毁灭天地的流星般轰砸在自己的掌心,惊起了一重一重涟漪,涟漪散去,满地都是雨水溅起的白花。

    他好似已经忘记白鹰还在天空,居高临下地喊着“愚蠢的凡人”。

    他亦忘记了自己需要做一个决定,只要获得了“无面金身帝像”的力量,就可以赢得这场战争,获得更强的力量。

    可...

    他心底已经没有了这场战争。

    他的世界里安静无比,已经没有了白鹰存在。

    他盘膝于雷雨之中,双手合十。

    他的背后,一千万相静如一千万花绽放? 一千万花又化作一千象,诸象玄之又玄,再度凝聚? 成了三条雀跃着游动的鱼儿。

    三条鱼儿竟再融合为一? 渐欲化作一分难言奇妙的气韵。

    尽管他在遭受着攻击? 尽管那些攻击,会让他凝聚那气韵的速度慢上几分,可是他却犹然在做着这一切。

    这是他的道。

    道可道? 非常道。

    其妙不可言。

    只在不言间。

    唯有大机缘? 大毅力,大智慧,大执着? 在经历了万般变化之后? 却犹然不变? 才可能得此大觉悟。

    妙妙看着车外的男人? 他黑发被雨水临时? 万般的天地威压加诸于他身上? 但他却在这般的环境里,闭目静坐,周身气息越发玄妙,恍如先天混沌。

    不,那可能是比先天混沌更古老的气息。

    什么是古老?

    对人而言? 那是无穷之年? 是一方宇宙时光长河最初的气息。

    妙妙看着他? 又看看副驾驶坐垫上的无面金色帝像? 忽然长舒一口气。

    她闭上双眼,似在犹豫,在做决定。

    终于? 她决定了,睁开眼,神色复杂地摇了摇头。

    而在这一刹,她俏脸之上的神色却已然全然变化了,那是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她推开车门,捎起一把伞,就走到了雨水之中。

    哒...

    高跟鞋踩踏到雨地的那一刹...

    汹涌的金色光潮,从她周身散出。

    她迈着长腿,步步生金莲。

    等走到了夏极身后,她轻声笑着喃喃道:“你都谢我了,那我自是为你遮风挡雨,助你一程。”

    说着,她撑开了伞。

    伞张开,便是真真正正的挡住了漫天风雨的拳头,漫天雷光的电矛,无论外面几多的惊涛骇浪,在这里却都已归于虚无。

    白鹰忽然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地面的场景了,他所有的攻击力量都如沧海一粟入了沧海,根本连一点水花都激荡不起。

    良久...

    就在他惊疑不定时,他又听到了脚步声。

    那脚步声从远处而来,一道金光的声影才在天边,就已经到了眼前。

    淡淡的压抑的女声传入他耳中。

    “退下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白鹰猛然一凝,他已然辨认出了这声音,这正是那赐予了他九天玄女雕像的神秘女人,他想看清这女人的模样,但只看到了...一团刺目到让他大脑发涨的星河。

    他不敢再窥探,而是急忙恭敬地应了声“是”,然后匆匆离开,只是才走没多远,他怀里那九天玄女雕像就彻底粉碎了。

    白鹰一个愕然,心神激荡,几欲崩溃,不曾尝过神明的滋味也就罢了,但如今...

    他前一刻还是大喜,这一刻却已是大悲,起伏之间,这白发之人如是失魂落魄了,茫然地走在雨水里。

    好像,没有了这雕像,他就没了魂。

    远处而来的金光,就是给了白鹰九天玄女雕像的神秘女人。

    而这女人...赫然是小苏。

    小苏站到了妙妙身边,她看了一眼正盘膝坐着的夏极,眸子里露出复杂之色,紧接着又露出震惊之色。

    她一开口,口中的话语远不是一个天天只会码字的小姑娘该说的话:“金母,他这悟的是什么?”

    金母,又称西元九灵上真仙母,在民间常常被称为西王母,乃是太阴之精,女仙之首。

    小苏怎么会喊金母?

    然而,妙妙却应了声,她只是应了声,却不回话。

    小苏道:“金母,你这样会不会被惩罚?”

    妙妙道:“玄女...你下去吧。”

    妙妙喊的是玄女,然而,却是小苏点了点头,她然后转身一步,就消失在了原地。

    随着她消失,妙妙温柔地看着夏极,忽然一挥手...

    四周场景竟然瞬间幻变。

    或者说不是幻变,而是进入了一个奇异的小世界之中。

    两人自然也从长剑矶消失了。

    这小世界里,仙山起伏,天穹高远,城池九重,中生木禾。

    木禾之西,生着珠树、玉树、璇树;东边则是沙棠与郎野;南边为绛树;北边是碧树、瑶树。

    中有泉水,积而为池,是为瑶池。

    瑶池之水潺潺流动,从虚空之中,垂流而下,化作雨水浇灌于一方大地的桃林之上。

    那桃林里的桃树合计三千六百株,这桃树三千年一开花,其中蟠桃又分三品,分别三千年、六千年、九千年一结果,食之,长生不死。

    桃林再往下,则又是许多神仙洞府,再往下,又是诸多仙气缭绕的神仙之城,其中隐约可见茫茫之多的仙人互相往来,穿梭于灵气海洋之中...

    再远处,竟隐见群星摇曳,天阙重重,无可名状之小世界又于宇宙虚空里缓缓而动,外覆迷雾,各有不同,凡人只得窥见起物质层面,却无法洞悉其无穷神妙。

    “妙妙”带着夏极坐在的位置,居然就这是一方小世界的最高处。

    随着夏极挪入此处,周边浓郁的灵气如同发现了一个“宇宙黑洞”,向他疯狂涌来。

    而这一方面世界的里的众仙都纷纷侧首,仰望。

    只不过,此时的“妙妙”只是一挥手,便是隔绝了所有窥察。

    而那些仙人察觉到金母出手,亦是不敢再投来神识,纷纷各忙各的去了。

    于是,夏极便在这瑶池顶端的九重城池边,静心顿悟。

    “妙妙”坐在他对面,亦是缓缓闭目。

    过了许久...

    很久...

    夏极才睁开了眼。

    他竟是孕育出了一丝属于自己的道韵,而不是之前从天道处获得的道韵,这是完全不同阶位的,这意味着,他已经一步踏入了那玄之又玄的道境,而不再在凡尘之中了。

    他的太阳之心,黑潮之血,亦是复苏。

    而此时,在他对面的“妙妙”心有所感,亦是睁开了眼,微笑着看着他。

    夏极早知发生的事了,真诚地道了声:“谢谢。”

    “妙妙”,或者金母温和地笑道:“道兄能够突破如此境界,小妹若不能成道兄之美,岂不有愧于心?”

    两人相视一笑。

    这一瞬间,许多事情已经自明了。

    许多年前...

    夏极与天道对弈。

    结果被入侵天道渔翁得利,趁着两者都衰败时,出手直接把夏极掳掠走了。

    正常来说,这种操作是不可以的,因为夏极蕴藏的太阳和黑潮,和原宇宙有着极大的因果。

    可夏极却又着极大的特殊性,因为他和入侵宇宙也存在因果。

    所以,他才能在自身虚弱、以及自身天道虚弱之时被掠夺而走,从而来到的这个宇宙。

    而这里,就是他原本穿越的世界。

    又因为夏极真的是个很特殊的存在,所以,他身边的、记忆里的核心人物,包括小苏,妙妙,苏临玉,这些自然都是假的,

    不仅是假的,还是本宇宙的“影帝影后”层次的大能所扮。

    譬如,妙妙是金母。

    小苏是九天玄女。

    入侵宇宙无法消化夏极,祂需要的只是拖住夏极,让他无法及时返回原宇宙,从而使得祂可以更好地入侵残缺的原宇宙,这也是原宇宙的天道会绝望地吼出“不”的原因。

    而“元素基因锁”,则是一个骗局,你如果真去修炼了,就会被带入入侵宇宙的圈套里,等到觉醒时,或许原宇宙已经濒临彻底毁灭了。

    至于那无面金色帝像,则是代表着——天帝的位置,是此方宇宙的太阳之精。

    是的。

    夏极如果融合了那雕像,那么,他就真正是金母的夫君了。

    这也是,此方宇宙许给他的最大好处。

    可,夏极,拒绝了。

    即便如此,因为金母帮助了他,让他迈出了终极一步,这又生出了未曾断绝的善缘。

    至于夏极真正的父母,则是那在天景世家八栋三零四的老夫妻...也是这对老夫妻让他第一次明白了“自己并不是作为植物人睡了十七年,并不是一梦六千两百多年的异界生活”。

    是的,天道没有做绝,只是在规则范围内误导着他,如果他自己的心智稍稍不坚定,就会彻底被卷入这泥潭之中,即便再醒悟,也是许多许多年之后了。

    可夏极却非常坚定,一路走来,从未动摇。

    而在最后,他经历种种,终于恍然,悟道,成道,孕出一丝道韵。

    而本是误导他、扮作妙妙的金母,看到他如此,便没有如同人世间的尔虞我诈、落井下石,

    反倒是见其美、见其大势,选择了成全。

    成全他人之道,亦是成全自己之道。

    世间鬼蜮,魑魅魍魉的小人之心、虚伪之心、黑暗之心固然很多很多,但能踏上此无上之位的,有几个心中没有光明?

    金母心底光明。

    所以,她遵循自己的意志,做了选择。

    因为她觉得,这也是天道所要的选择。

    两人目光静静相对...

    夏极坐于这九重天阙、九重城池,几乎是这世界的最高处,看着忙忙碌碌的众神、众仙、众妖、众魔、众人、众生,

    再看着城中那仙灵之气缥缈氤氲的瑶池,那受雨水润泽的三千六百蟠桃园...

    夏极想了想,眼里忽然有了神采。

    “妙妙”知道他想说话,却好似又在压着,心底只觉得有趣,这般境界的人了,居然还不曾高高在上,反倒是更有人间气息了...

    于是,她道:“道兄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

    夏极也不藏着了,好奇道:“今年,猴子来偷你桃儿了吗?”

    “妙妙”:emmmmmm~~~~~

    ...

    ...

    因为夏极进入了瑶池悟道的缘故,所以时间只过去了半年而已。

    时值深冬,他再回人间时,妮可早就把诸多得“平板电脑”、“太阳能电源”之类的准备好了。

    夏极把这些放入心脏之中,对妮可道了声“谢”。

    他这一声谢,直让妮可产生了一种“大气运加身”之感,妮可眨着眼,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老师已经牛逼到何等层次了,也不明白这一声谢会给她多大的好处。

    告别之后,夏极来到了天景世家。

    刚好,八栋三零四室的老夫妻正和儿孙们一起吃饭。

    夏极能看出那取代了自己“位置”的儿子很孝顺,媳妇也是,这些都是正常人,只不过被天道以某种方式联系在了一起。

    他本想踏入那屋内,算与老夫妻做个道别,但想了想,却是止步在外,站在了远处,默默看着那温馨的一家。

    天穹落下了大雪,他垂眸看着万物凋零的大地,经历了这许多,他已经明白,为何天道无为,因为这已是最好的结果。

    此时,一把伞遮在了他头顶,米白风衣的吕医生站在他身侧,陪着他一起,在这无穷黑暗里,看着万家灯火的通明。

    “什么时候走?”

    “一会儿。”

    “苏妈妈做了野菜圆子,天这么冷,吃完再走吧。”

    夏极呵出一口热气,道:“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