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第一战神 > 第070章、几斤几两?

第一战神 第070章、几斤几两?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何英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顿时一片哗然!

    毕竟,在神州,风水大师的地位可是相当之高的!

    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达官显贵,都深信风水玄学!

    要不然,古代的皇帝也不会都想把都城建在龙气所在之地,以保国运昌盛!

    当然,风水大师也分级别的,一般的风水大师可改一人之运,中等风水大师可改一家之运,顶级风水大师则能改一国之运。

    “我的天呐,没想到这一次的拍卖品竟然经过李大师开过光?厉害了!”

    “这九件藏品,我是一定要弄一件回去的,你们可别跟我抢!”

    “切,这里人这么多,由李大师开过光的也就九件藏品,你要是想要,就看你的钱够不够多了!”

    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一个个更是摩拳擦掌,准备拿下一件藏品摆在家里。

    不过,这时候,有人提出了疑问。

    “何先生,为何十件藏品中只有九件开了光,另外一件却没有呢?”

    何英杰无奈一笑,道:“我当时也问过李大师这个问题,不过,李大师说,那件藏品有些特殊,要是乱动会犯了禁忌,所以就没有为其开光。”

    “哦,既然李大师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有道理的。”

    有人附和了一句。

    “好,那么现在,拍卖会开始!”

    何英杰拍了拍手。

    很快,只见一个房间的门打开,一个身穿旗袍的曼妙女郎端着一个盖着金色丝绸的托盘朝着大厅这边走了过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去,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准备喊价了。

    这时,人群前方。

    方寻撇头冲沈庆松问道:“沈先生,这个李玄机到底是什么人?”

    沈庆松一脸古怪地看向方寻,道:“方寻,难道你连李大师都不认识?”

    “不认识。”

    方寻摇了摇头。

    自己都离开了七年,谁知道神州发生了什么事。

    而且,七年前自己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头老百姓,更不可能接触到这些人和事。

    沈庆松赶紧解释道:“李玄机大师在很早就有名了,他的一手风水玄学之术当真是厉害。

    而且,神州不少大家族的家主都请他为家里开过光,甚至连神州金字塔顶端的有位大佬都请他改过运。

    凡是李大师开过光的家族,一直都兴旺昌盛,至于改过运的那位大佬也是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所以,这一传十,十传百,李大师的名声也渐渐响彻了整个神州大地。”

    “嘁!故弄玄虚!在我看啊,真正厉害的是方大哥才对!”

    沈轻舞翻了个白眼,说了句。

    “轻舞,别瞎说!”

    沈庆松瞪了眼沈轻舞。

    “本来就是。”

    沈轻舞吐了吐舌头。

    林宏宇也点头道:“我也觉得李玄机是被人炒作出来的,反正没有亲眼见到的事,我是不信的。”

    本来林宏宇对风水玄学这些东西就不太信,要不是遇到了方寻,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恐怕他现在早就掉头走了。

    方寻淡淡一笑,道:“风水玄学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那个李大师到底有几斤几两,要看过他的作品就知道了。”

    “对对对,方寻,你可得好好看看,要是真有用,我们就买一两件回去!”沈庆松笑呵呵地道。

    “方先生,您要是有看中的就跟我说,我一定帮您买下来,就当是林某小小的心意!”林宏宇拍着胸脯道。

    方寻点头,“看看再说吧。”

    一旁的慕挽歌捅了捅方寻,道:“方寻,你难道还懂风水玄学?”

    “略懂一点。”方寻回道。

    “切,还装!”

    慕挽歌妩媚地翻了个白眼,而后道:“既然你懂,那你可得帮我好好看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适合摆在我们会所。

    我们的会所现在急需改改运势,要不然真得关门大吉了。”

    方寻笑了笑,道:“放心吧,慕姐,有我在,紫荆会所的门永远关不了。”

    慕挽歌本来还想怼一句的,但今晚见识过方寻的能量后,她顿时无话可说了。

    这个小男人真的有股独特的吸引了,不仅是他个人实力强大,而且吸引的也都是强大的人。

    或许有他在,自己真的不用担心什么。

    也就在慕挽歌发呆的时候,人群中响起了惊呼声!

    “黄玉貔貅?!这黄玉的质地,细腻温润,色泽明快,当真是黄玉中的极品啊!”

    只见,那个旗袍女郎已经掀开了托盘上的金色丝绸,一个高三四十公分,整体由黄玉打造的貔貅摆件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个摆件上,貔貅有两只,分列两边,众星拱月般围着一个聚宝盆,聚宝盆中盛有元宝。

    这两只貔貅的站姿细看也有所不同,一只左脚在前,一直右脚在前,十分精致。

    而且,这个貔貅摆件好像莫名的有股吸引了,将在场的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不过,方寻只是看了眼,就没了兴趣。

    这个黄玉貔貅的确设下了一道“聚财阵”,只不过这阵法太过于简单,虽然能纳财,但功效不大,而且持续时间极短。

    自己虽然对风水玄学只是略懂一点,但随便设下的阵法,都比这个要强大的多。

    看来那个李玄机也不过如此。

    “方寻,这个貔貅摆件怎么样,要不要拍?”慕挽歌很激动地问道。

    “方先生,您要是喜欢,我现在就把这个摆件拿下!”林宏宇道。

    “哎哎,老林,这个貔貅摆件就让我送给方寻吧,你要送,等下一件。”沈庆松道。

    “这可不行!”

    林宏宇一摆手,“老沈,你可不许跟我抢,万一后面的藏品不行,那我向方先生道歉的诚意可就不够了!”

    “行了,林先生,沈先生,你们就别争了。”

    方寻哭笑不得地道:“我又没说要这件藏品。

    当然,这个黄玉貔貅摆件应该是出自于汉朝皇家,有些年份了。

    你们若是喜欢,可以自己拍下来当做收藏。

    不过,你们若是想靠这个摆件纳财,那还是算了。

    这个摆件虽然开了光,设了阵法,但功效太弱,持续的时间也不长,所以基本上没什么用。”

    “什么?这个黄玉貔貅摆件是汉朝的?!”

    慕挽歌一脸震惊地看着方寻,“不会吧,难道你一眼就看出了这个黄玉貔貅的年份?!”

    沈庆松笑了笑,道:“方寻啊,虽然你的医术很厉害,也懂风水玄学。

    但是,考古可是一门大学问,我可不相信有谁能隔得这么远,一眼就看出藏品的出土时间。”

    沈国华、沈轻舞、林宏宇和慕挽歌四人也是有些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