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莫格利男孩 > 第二十四章新来之客

我的莫格利男孩 第二十四章新来之客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经历这场谈话的凌宇自信油然而生,但他还需要面对高婕。

    这段日子他和高婕的情感很微妙,高婕经常因为给凌宇电话没接而大发雷霆,而凌宇和高婕说话时时常神游,引得高婕更加不满。高婕抱怨以前不管谁的错凌宇都会第一时间道歉,凌宇忽然觉得高婕是不是更喜欢低三下四的自己,心里更加烦躁。而今天高婕告诉他投资也出了问题,这样凌宇更加不安。

    神奇的是,这份不安每次见到储时之后都会被掩盖起来。凌宇开始意识到了什么。

    当然,最近不安的还有唐澄。

    上班时间的唐澄站在座位边魂游天外,目光呆滞。最新的月度投诉公布,唐澄果然榜上有名。不过唐澄觉得这未必是坏事,正好借机向侯老板提议送她继续去学校学习。

    “这个客户不光投诉你,给他换了好几拨团队他都不满意,所以怪不了你!按照你一贯的表现,这一个投诉基本可以四舍五入,忽略不计了!”侯老板对唐澄说。

    唐澄没想到老板是这个态度,非常郁闷,强烈要求老板必须赏罚分明,于是侯老板说干脆扣半个月奖金,这让唐澄哭笑不得。

    其实侯老板早就洞明一切:“唐澄啊,有句俗话叫求仁得仁。你求清净,何必非得去学校呢?去寺庙转转也是一样。懂了?”

    “没懂!我好歹也是你看着长大的,有话你直说!”

    侯老板只能拆穿她的小心思:“从一开始你对陆子曰就不是认真的,现在分手了,又去祸害人家干嘛?他跟你不一样,你分手好比被蚊子叮一下,对他来说,那就是挫骨扬灰。你就放过他吧!”

    “那法律还分动机和事实呢!一开始不认真,就表示一直不认真啦?从凌熙戳穿我的那一秒开始,我就知道我对陆子曰是动了真心的。”

    “动真心你还伤害人家?”

    “他先提分手的,还不许我嘴硬一下?我也要面子的。我以前是挺浑的,但和他在一起之后也变了不少吧?我真的喜欢他。”唐澄顺势向侯老板撒娇,“要么,你帮我约他一下?”

    侯老板看着唐澄,丢下一句话:“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不掺和,你自己找他去。”说着绕过唐澄走出办公室

    唐澄一脸丧无可丧,想着也得找得着啊!

    陆子曰现在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朋友圈对自己设置不可见,早上晨跑时间都改了,这人也太绝了吧!

    唐澄生无可恋回家找凌熙倾诉:“凌熙,你说我是不是咎由自取?”

    “把问号拿掉,这是个陈述句。我就不懂了,你要的,人家刚好有,为什么要一把推开?你有病啊?”凌熙回应道。

    “他追过来的时候我以为我吃定他,他明明需要我啊。”

    “等她终于走了你才发现,根本是你需要人家!所以别傲娇了,快点留住她吧!”

    “我想留,他不一定想啊。”

    “万一想呢?还很迫切!”

    “迫切?切,真要迫切的话,我会感受不到?躲我躲到影子都看不见一个,这算什么迫切啊?”

    “躲你?不就在家吗?总之,你的意思是说还有商量的余地?”

    “嗯,我都给他留了一大片余地了,倒是求我啊!”

    “别这么较真嘛,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非求来求去干嘛?再说了,人家一个小姑娘住过来,你也没什么损失。”

    “小姑娘?谁?”

    唐澄才明白原来凌熙说的是储时,自己说的确实陆子曰啊

    “凌熙,你说让储时留下来?我不同意!”

    “唐澄,你再考虑一下?我觉得她还可以,至少自带摇钱树属性,你就当是交电费白送的小姑娘呗。你看,她在这无亲无故,犹如浮萍,你不收留她,她只能露宿街头,说不定冷风一吹,心态崩了,买个雷管,背在身上,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

    “还唱上了啊,轰隆一声学校不见了?”

    “对!就是这个意思,学校炸平,陆子曰嗝屁,咻,化成一缕青烟,上天了。”

    “关陆子曰什么事儿……”

    “他俩一个学校,很容易就炸到了呀!”

    什么!储时和陆子曰一个学校的!唐澄头顶突然亮起了灯:“这个倒可以考虑下!”

    唐澄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她主动和储时约定了房屋租赁合同,把顶楼杂物间租给储时。这份租赁合同里包含了房租协定、水电煤协定、门禁时间规范、值日制度安排、恋爱守则三不准……定点跟踪,围堵重要人员……储时一时也不明白这跟踪围堵重要人员是什么情况,不过看见唐澄终于肯让她住下来了,虽然只是一个杂物间,但毕竟可以留在中国了,也就没那么在意这些疑惑了。

    储时安顿下来这段时间,每个人似乎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无论是莫格利,郑理还是陆子曰。

    莫格利打工的事情终于被凌熙发现了,因为莫格利在和凌熙视频的时候,背后的工作人员穿着制服拉着板车走来走去,直接穿帮了。凌熙心疼得埋怨莫格利为什么要去当苦力,劝他别做了。莫格利表示为了快点找到自己的定位,总要试错几次吧?这点成本还是要付的。何况自己的小女友那么努力,他怎么好意思虚度光阴。他们还一起探讨过凌熙的未来,凌熙也开始反思工作室那条路可能并不适合自己。

    白艺凌父母从老家来看女儿,白艺凌离婚的事情一直对父母隐瞒着,于是郑理招呼凌熙莫格利储时一起在白艺凌的租房内接待了白父母,说这是白艺凌和池旭的新房,而池旭近日出差去了。送走父母以后白艺凌才发现父母给她留了一封信和一叠百元现钞。原来父母早就知道离婚的事,他们只是没有当面和白艺凌提起。那天白艺凌抱着信蹲下,埋头大哭,郑理蹲在白艺凌身边,温柔将她抱进怀里,这一回白艺凌没有拒绝。

    莫格利和储时为了抓住陆子曰的行踪在他家楼下摆起了一个“废旧电池回收站”。虽然光顾这个回收站的人不少,但陆子曰的行踪依然神秘,似乎就刻意躲着唐澄的视线一眼。其实陆子曰也是有苦说不出,最近他一直被父母拉着去名人公园相亲。陆子曰人高马大又是律师,并且还是高校代课讲师,自然引起了一众阿姨妈妈的首肯。不过当大家得知他是离婚律师以后,行情又冷却了不少,这让陆子曰自己也哭笑不得。

    陆子曰有时在家会放起渺远空灵的佛教音乐“大悲咒”,吓得父母因为他看破红尘了。陆母建议家里不妨放点电子鞭炮声算了,毕竟唐澄比年兽难缠要驱邪。

    “爸、妈,以后家里别再提那个人了。”陆子曰严肃说道,“我们已经结束了……”

    “真结束了?我怎么感觉余波还荡漾着呢?墙上挂着‘空’,心里却不空,根本就是装样子,麻痹自己。”陆父看出了儿子的心思。

    “什么真空假空大气层的,读书读傻啦?你在这儿闷闷不乐的,人家又看不见。听你妈一句话,一把不糊不要紧,下一把黄番了! ”陆母也补充道。

    陆子曰颓然坐回床边,陆母兴冲冲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叠女孩照片让他挑选相亲。

    “不就是相亲吗?不就是重新开始吗?我见!”陆子曰手中的女生相片第一张就是温柔微笑的一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