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 168|欢喜人家(56)三合一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168|欢喜人家(56)三合一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欢喜人家(56)

    林东来现在正是需要讨好老丈人的时候, 闺女搬出了她姥爷,那不带都不行。

    女婿是啥?那是免费的劳动力。没看老太太一年到头是怎么用李建国的?家里该大扫除了, 得李建国在的时候。家里该买冬菜了, 得是李建国在的时候。家里该买煤球了,得是李建国在的时候。如今换房子了, 带小菜园子了, 翻地干啥的, 还得是李建国在的时候。

    三个人一辆车就行, 因此林东来将钥匙递过去, 用四爷这个免费劳力去了。

    上了车了, 四爷才说得去给老爷子摘葡萄去。林东来心说, 没你们去, 也有你大姑父李建国呢。但想想,桐桐也一直没回那边,如今正合适, 过去了, 就不尴尬了。

    那就去吧。

    到的时候果然李建国在呢,正站在梯子上拿把剪刀剪葡萄呢。儿子回来了,老太太就喊:“你姐夫忙着呢, 你一边站着去, 别捣乱。”

    林东来苦笑不得:“您真是可着姑爷使劲的用呢。”

    李建国也笑:“妈,我这可都是老姑娘了,以后这上上下下的活,得换个人来干了。”说着, 瞟了进园子的四爷和林雨桐,然后直接下来,“小业,该换你了!我这老姑爷得干到什么时候去。”

    四爷顺手接过来:“以后我来!都我来!”

    老太太一把拍到李建国身上:“你扶着点梯子,别给孩子摔了。”然后拉林雨桐进去,“上回你说这葡萄酒怎么能来着,我叫你爷爷弄了两个坛子,这葡萄铁定是吃不完,我给酿上。”

    主动拉话了。

    林雨桐撸袖子,“我来!这个今晚也弄不完,洗干净了还得晾……估计也用不了两坛子,街坊邻居不得送点?”

    就这也吃不了,“今儿是不是去你姥姥家,拿你拿上一篮子去,还有你舅舅家不是也在嘛,得够吃。”

    拢共也没多少葡萄,第一年结果的,有些还没红好,四爷没给摘,留着熟好了再摘也行。也就是两筐子的货。

    还酿葡萄酒呢?自家都不够分的。苏家一篮子,四爷在呢,老太太又叫给金家送回一篮子去。都在一个小区,给了四爷顺脚就送去了。剩下的一筐半,家里留半筐,剩下的一筐全给李建国了:“你带去,在所里分一分。”

    派出所警察其实清贫的很,不收黑钱的话各个也就那点工资。这个只当是做人情了。老太太爱用姑爷,舍得用姑爷,但是对姑爷也很舍得,有啥都恨不能分姑爷家一半。

    这边忙活着分啊装的,四爷那边回家。家里宋兰兰在。老两口去看外孙去了,孙兰兰跟保姆在家。这才多久没见,宋兰兰瞧着是又胖了。穿着睡衣显得臃肿的很。茶几上放着香蕉苹果葡萄,各色干果,什么瓜子花生,还有牛肉干,另外有酸奶饮料等等,四爷一眼看过去,十来种东西了。她靠在沙发上,放着录像,录像里是QY片,爱呀爱的爱的死去活来的那种。宋兰兰一手苹果,一手酸奶,不时的抬着袖子擦一把眼泪,看见儿子回来了,也没起身,还带着哽咽的声音问了一声:“咋这个点回来了?”

    小保姆正在做饭,端着个面盆,一只手和面,靠在客厅的最边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和面,四爷真怕那眼泪下来掉面盆里活进去了。

    他皱眉把葡萄递过去:“这个没打农药,洗了吃吧。”

    看着不好看,但是甜是挺甜的。

    小保姆赶紧放下面盆接了,宋兰兰一看就知道谁家的:“是林家给的吧?你在门口碰见林家的人了?”

    四爷没回答,只道:“少吃一点,我不是给你办了健身卡吗?去锻炼锻炼!”又不远,就在楼下。这么躺着这里各种的零食不离嘴,胖了没关系,但你这对健康肯定不利。

    宋兰兰摆手:“我去了,一般都是晚上去。晚上你爷爷奶奶就在家,他们喜欢看戏剧频道……”看不成电视了,所以就出去转转。

    “回头我给您弄台电视放二楼去,谁不干涉谁。但早起得锻炼,晚上得早睡,这些录像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也没多少。

    宋兰兰摆摆手,专注于电视情节。

    四爷就听见电视上一个男声说:“你只不过是失去了一条腿,紫菱呢,她为你割舍掉了爱情……”

    宋兰兰的眼泪又下来了。

    四爷:“……”他扭身出门,出门前说了一句:“你只是失去了一个家,而你不离婚,你丈夫将失去爱情……”

    宋兰兰正抽噎呢,听到这么一句,抓起抱枕就朝儿子扔,“你知道什么?你爸不是就爱这个调调吗?”

    看的电视剧而已,干嘛带脑子?

    “我爸就是再好那调调,萧湘变成您的模样,他的爱情也不能给萧湘。您要是变成了萧湘的模样,那就是用脚踹他他也得回来找你……”

    门关上了,宋兰兰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了,颠来倒去的,不就是想说你妈我长的丑吗?你这何止是说你妈长的丑,你还在说你爸好|色!

    这熊孩子,怎么说话这么扎心呢。

    小保姆看着老阿姨气呼呼的,就道:“……那今儿还吃饭吗?”

    不减肥了?

    “吃饱了就减!”老阿姨指挥,“把肥肉剁碎了放在馅里,再把昨天的油渣剁碎放里里面,多放鸡蛋,别放粉条……”

    “韭菜爱出水……”小保姆嘟囔,“要不再放点馍花……”

    “什么爱出水,爱出水是你舍不得放油。啥油都放上,出点水也有鸡蛋收,你操那信干啥,让你放你就放……”

    声音老大,等电梯的四爷听的一清二楚。

    这么吃还能减肥,再这么胖下去,一点不节制,萧湘走了也还有别人,这世上什么时候缺年轻漂亮又喜欢且擅长不劳而获的女人了呢?

    下楼了,顺脚去了健身房。问问宋兰兰在这边锻炼的情况,人家教练笑的一脸尴尬,“骑单车的话她现在的体重容易伤膝盖,跑步也是一样……所以,最开始我们建议慢运动。实在觉得无聊,我们可以推荐瑜伽……这个是咱们新推出的课程,您要是看电视的话,电视上每天都有一档这个瑜伽健身的节目……”

    四爷给果断的报了名,当人家儿子的,别管对方多不靠谱,你得管她。除了生活,再就是最基本的健康。发现伤害健康,那就不得不伸手。现在这种课挺贵的,他叮嘱经理,“把花了多少钱告诉她,并且要告诉她,这钱一旦交了,就不能退了。”

    心疼钱就得去上课。

    回来在车上四爷就说了,还问要不要顺手给老太太也报一个。

    老太太才不去呢。林东来就道:“跟一群老太太跳那个扇子舞还是红袖舞去了。”

    那就算了,也不过是白问一句。四爷就说桐桐,“打电话给家里,看还缺什么,咱们顺路就给买了。”

    苏宝凤脖子夹着电话:“啥也不缺,你们只管回来……对了,你爸定了蛋糕,是几点取来着,让你爸去取吧。”

    林东来看了看表,“那就顺路。”

    蛋糕定了两个,一个在家吃了,一个放在车上就没往出拿,往上带回去在宿舍吃吧。

    一到楼上,不敢就开门:“姐,生日快乐!”然后叫四爷:“小业哥。”等看到林东来,没叫人,但也没甩脸子,鞋柜边却放了三双拖鞋。

    家里正在剁肉,一边是肉馅,一边是剁猪肉。今儿看来是要烀猪头了。林东来特有眼色,“这是力气活,放着我来干……我来干……”里面的洗了手就去干活去了。

    苏姥爷和姥姥矜持的很,也没有反对。

    “包饺子吗?”林雨桐就说,“我和面吧。”苏家的习惯,过生日就是早上一个水煮蛋,晌午包饺子。别管肉馅的还是素馅的,一直都是如此。

    肉是牛肉,苏宝凤正在剁着,主要是那个大猪头她也弄不动。林东来积极的去弄了,呵呵呵,拿着个大猪肉无从下手。苏姥爷在一边凉凉的看着,真以为谁都能干这活?

    四爷替换苏宝凤:“我来剁馅……”

    苏宝凤就让出来了,问林雨桐:“要知道你们在家自己做,我就你们回来吃了。带同学回家怕什么?”

    “那边公寓离学校近,走着都能回去。咱们家太远了。”这边林同意解释着,那边林东来发现金家这小子剁的挺好,那个我也会剁呀!干啥非得叫我弄这猪头,“爷们?”他叫了四爷,“换换?”

    呵呵!

    桐桐养猪发过家,作为家属能不会处理猪头?开玩笑。

    四爷放下刀,林东来蹭就给换了,先拿了刀才道:“你这孩子怎么逞能呢!非跟我换……”

    “……”四爷都懒的搭理他。

    一家子包饺子,除了老爷子和不敢,其他人都动手呢。手脚利索了,这点饺子也不费事。林雨桐看不敢还是不跟林东来说话,就问不敢:“你觉得功课能跟上吗?”

    “能啊!”不敢继觉得挺好的,“在辅导班老师再讲一遍,我没问题。”

    “你要真想学体育,那训练就不能丢。”林雨桐就说,“要是对周围熟悉了,每天早上就去公园,早起一个小时,长跑。能不能坚持?”

    肯定能呀!

    林东来抬头看了闺女一眼,觉得这丫头坏。你想什么拉近距离的办法不行,非得弄一晨练,叫我跟着不敢晨跑去。

    林雨桐对着林东来笑,这总比在健身房花钱强。既能处关系,又锻炼身体,一举两得,多好。

    苏宝凤看了两人的眉眼官司,只做不知道。

    吃饭的时候老爷子拿出土法酿造的白酒,那个烧心那个辣,跟林东来喝。三杯下肚就要倒,林东来想祸水东引……四爷早躲远了。在厨房问桐桐:“你是要醋还是酱油?”

    林雨桐看看半碟子还没怎么下去的醋汁,违心的道,“酱油。”

    一顿饭,话没说多少,酒没少喝。林东来半迷糊着,就听见老丈人说:“……猪头肉给拿上,放冰箱里热热就能吃……饺子就算了,想吃下周回来再给包……把老大前几天来拿的的硬柿子给小业拿上,我看他不爱吃软柿子,这个硬柿子最好……”

    其实除了蛋糕啥也没往学校带,送林东来的时候都给放这边家里了。苏宝凤不放心林东来,跟着回来了。等闺女一去学校,林东来就迷迷糊糊的去睡了,临睡前还叫苏宝凤:“给我上五点的闹钟,我得起来……晨练去……”

    回来因为拎着蛋糕,林雨桐也没耽搁,直接回了宿舍。

    雨又开始下了,图书馆距离吃饭的地方有点远,宿舍里的人借了书回来在宿舍里忙活,这样其实更节省了时间。回来的时候过了八点了,宿舍里静悄悄的。林雨桐一回来,几个人就抬头看。

    王佳不在,给学生上课去了。

    林雨桐将蛋糕举起来,招呼她们:“吃蛋糕,给王佳留一块就行。”

    如今是很少有谁花钱去店里要一小块蛋糕吃啊喝的,只馋蛋糕了就得等着谁生日的时候跟着吃点。女孩子很少有厌恶甜食的,好长时间不吃,怪想的。蹭蹭蹭的都下来,乐音帮着分。给王佳留了一块大的,问林雨桐:“你还吃吗?”

    “我刚在家吃过了。”林雨桐摆手,一个六寸的蛋糕说实话,五个人分的话刚刚好。

    简政美要了一块,坐在上面吃。完了剩下的就是乐音她们三个分,董冬没不好意思,“我爱吃奶油,我不怕胖,谁不吃奶油都给我……”

    曾被人说骨架大的简政美不吃奶油,想骨干一点,于是董冬趴过去要奶油去了。

    乐音将剩下的蛋糕一分为二,一份自己的,一份给高萱。

    高萱全程在看书,头都没抬。乐音将蛋糕放在桌上,“萱萱,那份带着猕猴桃的是你的……”

    高萱冷冷的扔下三个字:“我不吃!”然后下床穿鞋,直接就摔门出去了。

    乐音尴尬的不得了,“怎么了又?”

    董冬一嘴的奶油,摇摇头:“不知道啊!”

    乐音朝林雨桐不好意思的笑笑:“她不吃就算了,给王佳留着吧。”她以为高萱是对着林雨桐去的。

    王佳回来果然不客气。她晚饭没顾上吃,回来买了方便面打算泡的,结果有蛋糕,但太好了。面照样泡着,一边等一边干掉一块。再吃面,面吃了再消停的吃另一块,“这个蛋糕跟学校买的有点不一样你们发现没?我爱吃这个蛋糕坯,软糯里带着一股子劲道劲儿……”

    简政美看她吃的香,就道:“你倒是识货,这家店得提前一个月定……”

    啊?

    她不说林雨桐都不知道。

    王佳吃的越发小心了,“我就说嘛,还是不一样。要是再来一杯咖啡就好了……”

    高萱回来的时候王佳还没吃完呢,她自顾自的洗漱去,进进出出的将门带的可大的声响。林雨桐看看时间,也端着脸盆拿着牙具去了水房。

    人挺多的。

    水哗啦啦的响声挺吵的,女生在一块说话,高声笑闹,这种环境林雨桐也慢慢习惯了。她耐心的排队,然后总有视线落在她身上看几眼,她也都见怪不怪了。

    尤其是有几个大一的宿舍在这一层之后,看她的人更多了。而且是只要碰上,就持续的看。

    “穿睡衣也好看……”

    “我觉得一般……”

    “但是人家的皮肤是真的很好……”

    “可她的腰板的太直,看着一点都不柔软……”

    “对!女孩子的腿上要是长肌肉了我觉得不点都不好看……”

    “人家穿着睡衣长裤,你怎么知道人家长肌肉了?”

    “就像是练体育的女生,身上看着瘦,其实腿又粗又壮……”

    “她要是不好看,上一届的学生会主席,能为她自杀?”

    “我见过那个自杀的,长的可帅了!三年本科就毕业了,保研上了研究生的……”

    “可金思业我也见过,也很帅……”

    这是哪个专业的学生,这么清闲?

    打好水转身跟这几个姑娘打了个照面,然后她们闭嘴了,林雨桐刚出水房,就又听到她们窃窃私语声:“眼睛虽然长的好看,但是眼神太冷……一点也不柔和……你们觉得她跟楚词谁好看?”

    “楚词看起来更纯……但是她看起来更有气质……”

    “那你还不如说更凶!”

    她们自顾自说她们的,路过的人进去一拨出来一拨的,都不由的皱眉多看她们几眼。

    整层楼,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宿舍,比较个例。熄灯了,她们总也收拾不完。出来上个厕所边打边闹的,熄灯半个小时之后,她们都安静不下来。哪怕是屡次被举报被批评,人家照样如故。

    林雨桐进宿舍的时候,看见高萱从隔壁宿舍出来。不是梳洗吗?咋还跑到隔壁宿舍洗脸刷牙去了?

    她也没问。然后第二天一早,高萱最早出门,不等乐音和董冬了,留下这两人面面相觑,才知道昨晚上发脾气是对着她们的。

    “跟她关系好……也不能以她为中心呀。”

    这种就是很不成熟的一个表现。

    然后本来是三比三的,莫名其妙的,又成了五比一了。乐音和董冬重新跟林雨桐三个和好了,晚上有零食一般一起分享。

    林雨桐准备再战六级,所以,她最近也不全在图书馆,偶尔会在四爷那边的办公室里刷题。是那种间断的,换脑子形式的刷题,主要还是用电脑录入数据做概率分析。

    四爷呢,因为手里的稿纸申请专利的事情,学校还是知道了。好些专家本就是学校的教授,像是工学院力学系,包括物院都给他递来了橄榄枝,兼修这两门的话,人家是欢迎的。而林雨桐也被数院邀请,因为所有的图纸关于数学上的问题,都是林雨桐帮着解决的。这样一个人,学气象,浪费人才嘛。

    林雨桐会去数院考试,但是一般不去上课。四爷呢,是被工院的几个老师叫去了,在实验室里也不知道干嘛呢。

    挺忙的。

    结果这天晚上林雨桐这边忙完,还不见四爷回来。她给电饭锅里热上馒头,见酱菜之类的还有,开水又给烧好,这才锁了门跟外面又要熬通宵的大四几个人说了一声,就直接下楼了。

    雨后空气不错,就是有些凉。

    下了楼,就见站在楼下的穿着白衣服的楚词。白色的毛线长裙,踩着一双白靴子,就那么站着。毛衣最不隔风,站在风口不怕吹感冒呀。

    林雨桐走过去,只当啥也不知道:“你在这儿干嘛呢?你找谁我给你叫?”

    楚词一看见林雨桐愣了一下,“我……我找金思业问句话……”

    “他不在。”林雨桐就说:“回去吧,多冷啊。”

    楚词朝楼上看,“我就找他问句话,你叫他下来吧。不见我……是什么意思?”

    没不见你呀。

    好像不怎么相信林雨桐说的话一样。

    正说着呢,四爷车子一撑,到跟前了,“走!我送你回宿舍。”

    林雨桐朝楚词看了一眼,楚词才真信了四爷不在,然后扭脸看四爷:“……那个……我能跟你单独说几句话吗?”

    “不用!”四爷示意林雨桐坐在后座,“你说我听着。”

    楚词看了林雨桐一眼:“你……你给我写的信我看了……我没回应是因为……”

    “什么信?”四爷佯作不知,事实上,确实也没留下名字。记忆里是这样的。

    楚词愣了一下,“就是中考前你写给我的信……”

    “没有!你是不是弄错了?”四爷摆手,“怪冷的,赶紧回吧!”

    楚词看看林雨桐,又看看四爷,然后‘哦’了一声先走了,之后就看见金丝而已载着林雨桐从她身边路过。

    楚词脑子里懵了,追她的人多了,金思业并不是最出色的那一个。她没想着回应,不过听说他为自己故意考砸,心里还是挺感动的。却没想到他又跟林雨桐好了。可自己现在再见金思业,他比高中的时候更优秀了,更帅了,她发现……她有点喜欢他了。

    她想说:我其实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可金思业却完全否认给她写过信。而糟糕的是,当时那封信,她早扔到垃圾桶里了。骄傲漂亮的小姑娘,每天收到情书,扔掉情书是她的权利和骄傲。

    但是,现在觉得有点可惜。她得找一个人来,证明确实有过这件事。

    而能证明这件事的,且能联系到的,只有李庆生……对了!还有萧遥。

    可李庆生只追自己不说实话,萧遥更是……跟林雨桐好。

    看着自行车远去,楚词突然就觉得很委屈:他本来是我的,你干嘛来抢。

    所以不知不觉的时候,林雨桐的名声变的很奇怪。大三的有些人认为,要不是林雨桐给了赵为民某些暗示,赵为民不会跟她表白,还差点自杀。人家赵为民是柳依依的男朋友,好端端的过个暑假怎么就移情别恋了?大一的有些人认为,林雨桐就是抢了楚词的男朋友的,是趁虚而入,然后拿钱砸人。

    这事还是闻心打电话跟林雨桐说的,“……也不知道打哪来的谣言,你忙的估计也没在意。”然后又顺便告诉林雨桐她接下来的去向,“去电视台实习,通知已经下来了。下周就准备走了。谣言你不在乎,但让人传着总归是不好……”

    行!知道了。

    可这边林雨桐还没动呢,结果学校里出现了大|字|报,落款是曾华。

    曾华在各个食堂教学楼图书馆门口的公示栏里都贴上了大幅的通告:说我曾经在高中追求过林雨桐,那个时候他就跟金思业好上了。说为了撬墙角,我曾经四处搜罗过金思业的黑材料,想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但是,没有成功。因为这两年里,真的没有谁见过金思业跟哪个女生有特别的关系或是说过多少话……至于那个某个声称被金思业追求过的女生更不可能,一直就没在一个班,这个全校的师生都能作证。又说金思业和林雨桐一直出教辅书,平时除了上课,还有这些工作要做,几乎一天十多个小时是在一起的,跟那位自称被追求的女孩子时间上完全没有重合点。若是男友被抢,为何在高中时候不说,来了大学了却肆意造谣,居心何在?

    恨不能在里面直接说,这哪里是看上了金思业的人,明明就是看上了金思业的钱了。

    没想到曾华十分流|氓的来了这么一下,他还打电话给林雨桐,“你被欺负了你怎么不吭声?你看看……你比比,金思业除了给你惹麻烦,还能干啥?”

    赵为民大概从这里得了启发,人家跟柳依依联名也贴了一个,说这个谣言止于智者!根本就没有追求啊自杀一类的事情,更没有表白一说,是有些同学看见的那一幕,是一个误会。喝酒差点失足掉下去,是正好路过的林雨桐给拉了他一把。这个事情,他的女朋友柳依依也在场,那都是谣传。还说柳依依跟林雨桐是很好的朋友,他跟金思业的关系也很亲近。大家这么传,会影响他们彼此的感情云云,因此特此说明。

    没有给人一点反应的时间,事情成这样了。

    林雨桐心说,谁给我惹麻烦,就你最给我惹麻烦了。这下楚词恨死我了。

    别人不得以为楚词是吹牛造谣呀!

    而且这姑娘也是心大,没有署名的情书,从别人那里得来的话,说是人家为了她怎么怎么了,她就信以为真。大一刚开学,名字都没记清楚吧,就敢把这些初中时候的事拿出来说呀。按说其实没事,但谁叫林雨桐和四爷在学校知名度高,又恰逢赵为民‘自杀’事件高潮。你说大家传的……那能有谱吗?

    楚词给李庆国打电话,都哭了:“当时的事是怎么一回事,你过来,你给我说清楚。”

    李庆国也快哭了:“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呀?而且,那时候都是小屁孩又不懂事,你干啥这么认真?”

    楚词就把事情说了:“金思业喜欢我,我现在给他机会重新追我……他却否认说压根就没有追过我的那么一码事……”

    李庆生气道:“他跟桐桐都好了几年了,你现在说叫他追你就追你了?桐桐到底哪里比你差了,你几个意思呀?”

    “你就告诉我,那封情书是不是金思业给我的!”她洗了一盘磁带,专门录对方的话。

    李庆生不肯定:“我看着那字迹挺像是他写的……”

    什么叫像是!

    “你跟他住一个院的,他是不是喜欢我你不知道?”楚词又问了一句。

    李庆生揉脑袋,体能训练太累了,还得应付这事,这姑娘哪怕是心爱的姑娘,可也有点小烦躁,“那时候我跟金思业不对盘,我们两家都不对盘。我跟他扛着来,他跟我扛着来。我还给他开瓢了你忘了。我追你,他说追你应该是故意气我的……他没跑去当年跟你说你能当真吗?”

    “那你还说他为了跟我一个学校考糊了!”楚词自己都听愣了,恨死李庆生了!

    “那时候是小孩……你现在都多大了,揪着这事……要是人家喜欢你,不会追吗?要你巴巴的送机会给人家叫人家追你……不是!你从哪看出来他还会追你?是桐桐没你长的好看呀还是桐桐没有聪明智商高?我就奇了怪了,你打哪来的自信?”我把你当成宝,你却主动去找一个已经有男朋友的。他现在对这种事特别敏感,一遇到这种的,他就想到萧湘。一时间,他感觉看到了将来的第二个萧湘一样,一肚子火气就出来了,“你这不是上赶着找罪受嘛!人家好好的,你非得去搅和干什么呀?搅和散了你就高尚了!那人家结婚前给介绍的对象有一打,结果没成,那这人结婚后,是不是那些没成的对象都有理由在人家老婆跟前自成是原配了?你脑子怎么长的?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烦!”

    砰的一声将电话给挂了。

    一个从初中开始追她,一直追到大学开学,之前还打电话一直追她,从来没发过脾气的李庆生发脾气了,还说她烦。

    她觉得特别丢脸。

    宿舍几个就安慰她,“没事,就是误会。他们男生之间的误会,咱们都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就行了。”

    楚词不甘心,她其实隐隐觉得那时候金思业跟班里大部分男生一样,都是喜欢她的。她打电话给萧湘。萧湘跟吴耀辉天天通电话,事情早知道了,一听楚词带着哭音,就明白她要问啥,“你别问我,男生的事你问我也没用。李庆生喜欢你我知道,金思业没亲口跟我说过……而且,照你这个逻辑,这以后李庆生不能结婚了。要是等他结婚了,你再想回头找他,那他老婆可倒霉死了。”

    楚词听出来了,反正都是不向着她的。

    挂了电话,直接给林雨桐宿舍打电话,点名要林雨桐接,可林雨桐才接起来,那边就传来歇斯底里的声音:“……这下你高兴了,你满意了!曾华喜欢你,你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你有本事自己写那个贴出来呀,指使曾华干什么?!你心机深我拿你没办法……不过你等着,金思业能喜欢前一个喜欢的什么不顾,喜欢你喜欢的钱都给你……那等有了下一个喜欢的,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哭……”

    然后不能林雨桐说话,砰的把电话挂了。

    林雨桐举着电话还在想,我怎么就心机深了。那边高萱过来,一把将电话线给拔了,“吵死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王佳‘噗嗤’一声笑出来,说林雨桐:“看吧!我才提醒过你,有个唐僧一样的男朋友是多么麻烦的一件事。”

    唐僧一样的男朋友忙的跟陀螺一样,抽空人家还写诗,写散文,诗是献给心爱的姑娘的,散文是歌颂美好的爱情的,然后人家给校刊投稿。

    不说本身文采就不错吧,就只话题人物,那校刊必然是出了就会火的吧。

    但凡是他投的,都过稿。

    这么高调的秀恩爱,秀的满学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这玩意吧,看的人甜的发腻,可就是毫不厌烦。日子就在这种甜蜜而充实中一点一点度过,等霜下来,天冷了。这天,她接到老太太的电话:“桐桐,你这周有事没?要是没事,你跟小业回来一趟……找你们有点事。”

    林雨桐当家里出事了,急道:“要是着急,我现在回去。”

    “不是咱家的事。”老太太低声道:“是金家的事,是小业家的事,你别声张,要回来悄悄的回来……”

    啊?

    金家的事那也是大事,“我们马上就回。”

    不敢耽搁,可也是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回来。四爷先到林家这边来,这边像是知道的详尽:“到底是啥事?”

    老太太一看的尴尬,好似难以启齿,然后说了一句:“这事其实不该跟你说,可要是跟你爸说了,只怕更得坏事。你可得记住,先瞒着你爸!”

    啊?

    这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