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二百零二章 画画

花娇 第二百零二章 画画

    郁棠骨子里也是个不服输的人,要不然,前世她也不会在知道了李家对她的恶意后,明知地位实力那么悬殊的情况下,她还想办法从李家逃了出来,寻思着怎么给父母兄长报仇了。

    裴宴的话像火苗,立刻引得她心中激荡。

    她握了握拳,瞪了裴宴一眼,立刻道:“你别小瞧人!”

    郁棠说这话的时候因为激动,面颊红彤彤的,眼睛亮晶晶的,从一株温婉兰花变成了一株火红的杜鹃花。

    裴宴觉得这样的郁棠才漂亮。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我可不帮那些遇到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胆怯了的人!天下为难的事多着呢,要是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还谈什么成功!你就应该这样想!好了,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以后你们家铺子里的物件就以花样子为主。我想想,最好还是要有一种主打花样,让大家一想到这种花,就想起你们家的剔红漆器来”他说着,走到西边的书架前,开始翻起书来。

    郁棠目瞪口呆。

    他们家铺子里的事就这样定下来了吗?

    不用商量一下她大伯父、她阿爹、她大堂兄吗?

    这也太草率了吧?

    万一要是这个法子不成呢?

    郁棠望着裴宴穿着白色细布道袍却显得猿背蜂腰的背影,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她要是不照着裴宴的意思去做,以裴宴那“老子天下第一聪明”的性格,肯定会觉得她这是不相信他,会觉得自己做了无用功而恼羞成怒,到时候可就不是理不理她的问题了,多半会和她绝交。

    她要是照着他的话去做,裴宴就算是天下第一聪明的人,可这读书和行商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要是他的办法行不通呢?

    难道她要拿着家里祖传的产业和裴宴去赌一把不成?

    郁棠顿时如坐针毡,脸上红一阵子白一阵子的,恨不得这时候手里有个铜钱,拿出来抛个正反面才好。

    她怎么会把自己弄到了这副境地的呢?

    郁棠想挠脑袋。

    一会儿踮脚一会儿伸腰的裴宴突然转过身来,目带惊喜地对郁棠道:“找到了!”

    带着淡淡笑意的裴宴,眉眼陡然间变得生动起来,如一幅静止不动的山水画,一下子让人听到了溪水叮咚,闻到了青草浮香,感受到了风吹过的窸窣,整幅画都活了过来。裴宴英俊的整个人仿佛都发着光,看得郁棠心里怦怦乱跳,口干舌燥,半晌都没办法从他的脸上挪开目光。

    她再一次感觉到了裴宴的英俊。

    偏偏裴宴一无所察,还在那里继续笑道:“这是我阿爹送给我的一本画册,是让我用来练习怎样画花鸟的。我觉得你可以拿回去和你们家的画样师傅仔细研究研究,应该会有所收获。”他说着,把一套六本的画册全都拿了出来,示意郁棠接过去。

    郁棠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可裴宴已经皱眉,厉声道:“你在想什么呢?难道刚才在我面前说的话都是在敷衍我?你们不敢走专精这条路?”

    郁棠感觉自己再次站在了悬崖边,一个回答不好,裴宴就会生气地丢下她跑了。

    但他人跑了她好像不怕,大不了像从前那样在他面前做低伏小地把人给哄回来好了。可让他生气就不好了!

    这念头在她心里闪过,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让她足足愣了几息的功夫,这才慌忙地跑了过去,一面伸手去接裴宴手中的画册,一面语无伦次地解释道:“没有,没有。我刚刚就是在想这件事。没注意到您在说什么。我既然答应了您会好好经营家里的漆器铺子,我就一定会做到的。这一点您放心。我不是那言而无信的人”

    郁棠伸出去的手却落空了裴宴转了个身,把手中的画册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眉头一蹙,又成了那个神色冷峻严肃的裴府三老爷。

    “你别拿话唬弄我。”他冷冷地看着郁棠,立刻在他与郁棠之间划出一道冷漠的小沟,“这画册是我曾祖父送给我父亲的,虽然称不上孤本,但也十分地难得,勉强也算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之一。你要是没有那个信心和决心让你们家的铺子专攻花卉,就别答应地那样爽快,免得糟蹋了我家的东西。而且你们家就算是不专攻花卉,我也有别的法子让你们家的铺子赚钱。你别这个时候勉强答应我了,回到家里一想,困难重重,又反悔了”

    可他让她有时间反悔了吗?

    郁棠在心里腹诽。

    她不过是伸手晚了一点,他就敏、感地板着脸教训她,她要是说他的这个法子不行,他还不得丢下人就跑了,像她预料的那样,从此以后再也不管她们家的事了,甚至有可能见到她都像没有看见似的。

    她能说真话吗?

    郁棠心里的小人儿流着泪,想做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抬眼看见裴宴那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她立马一怂,不敢再做戏了,而脑子却飞快地转着,一面想着对策,一面正色道:“我真的没有反悔。我只是奇怪,我几次进府都没有看见府里的花花朵朵,怎么您会让我们家专攻花卉的图样,还有专画花鸟的册子。我太惊讶了,有点走神。”

    裴宴的眉头还是皱着的,但周身凛冽的气势却是一敛,让人感觉温和了很多。他道:“老太爷还没有除服,我觉得家里还是别那么热闹的好。”

    姹紫嫣红也是热闹?!

    郁棠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她已无力吐槽,只能绷着脸继续道:“原来如此!那您觉得,我们家主打什么花卉好?”说到这里,她再去拿画册的时候,裴宴就没有阻止,而是让她顺利地抱走了画册。

    郁棠这才惊觉自己好像忘记了奉承裴宴。

    她忙补救般轻轻抚抚手中的画册,道:“真没有想到,这些画册居然这么贵重。您放心好了,我肯定会小心保管这些画册的,等到我们家的画样师傅翻阅过后,我再丝毫不损地给您还回来。”

    裴宴给了她一个理所当然的眼神。

    郁棠恨不得把这些画册都高高地举起来。

    不过,她也看到了这些画册的价值。

    虽然只是看了一下封面,封面上那幅芭蕉美人图野趣十足,让人看了记忆深刻,想一看再看。

    能让裴宴称为传家宝的东西,的确不是凡品。

    郁棠在心里评价着,裴宴已走过来毫不客气地抽了其中一册画册,看似随意实则非常熟悉地打开了其中的一页,指道:“你觉得莲花如何?我小的时候,画过一幅莲花,只有几枚用来点缀的叶子,其余全是大大小小的莲花。当时我就觉得挺好看的,连那几片叶子其实都可以不用。我看有些剔红漆的盒子,天锦纹、地锦纹交织的,我觉得你们家也可以做这样的盒子出来。”

    莲花原本就繁复,全做成莲花的样子会不会让人看着觉得累赘?

    郁棠想像不出盒子的模样。

    裴宴就一副嫌弃的样子坐在了画案前,开始勾勒他心目中的莲花图样。

    认真的人有种别样的漂亮。

    郁棠看着因为认真,闪闪发亮的裴宴,觉得非常地奇妙。

    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个样子?

    裴宴居然在给他们家画图样!

    她要是悄悄地在上面雕上裴宴的私印,肯定会让人疯抢

    郁棠想想心里的小人儿就忍不住乐呵起来。

    就在她怕自己笑出声的时候,阿茗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禀道:“郁老爷的侄儿过来了!”

    郁棠听着就撇了撇嘴。

    赶情她大堂兄在裴宴这里连个正式的姓名都没有。

    真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她阿兄的儿子,一定得有个功名才行。

    郁棠胡思乱想着,裴宴头也没抬地“嗯”了一声,阿茗又急赶急地去请人了。

    她只好继续站在那里等着裴宴画图样。

    郁远进来的时候看着不免满头雾水,他看了看裴宴,又看了看郁棠,不知道如何是好。

    郁棠只好眼睛看着郁远,朝着裴宴抬了抬下颌。

    郁远会意,先上前给裴宴行了个礼。

    裴宴依旧没有抬头,而是吩咐郁棠:“你招呼你大堂兄坐一会儿,把我们之前说的事先跟他说说,我这里很快就完了。”

    郁远震惊地望着郁棠。

    这这副口吻,怎么像是吩咐自己的家里人?下属?

    郁棠已见怪不怪,神色平静,低声向郁远解释起裴宴的主意来。

    郁远一听就亢奋起来,他忙道:“好主意!好主意!我看我们家的铺子就照着三老爷的意思经营好了。就是阿爹知道了,也肯定会同意的。”

    郁棠眨了眨眼睛。

    难道什么时候裴宴给阿兄喝了什么神仙水,让他阿兄觉得只要是裴宴说的就都是好的不成?

    郁远见自己的堂妹还一副傻傻的样子,急得不行,朝着她直使眼色。

    郁棠顿时醒悟过来。

    既然这主意是裴宴出的,若是失败了,那就是裴宴的责任,以裴宴的为人和财力,他肯定会想办法补偿郁家的损失的。

    从裴宴给他们家的铺子出主意的那一刻起,郁家的铺子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对郁家来说,如同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郁棠做为郁家的人,又一直希望自家的铺子能红火起来,理应高兴才是。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明白了大堂兄的用意时,只是觉得心里堵得慌,没有半点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