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最强弃少 > 第467章 沈家内乱

我,最强弃少 第467章 沈家内乱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67章 沈家内乱

    沈家大厅中,就在沈培文率人闯入之时。

    “沈培文,你终于坐不住了,想要带人胁迫我等吗?”

    大厅里,见到沈培文没有前往赤屿山,反而是出现在此地,沈培武面色一变,不过随即反应过来的同时,反是先倒打一耙道。

    果然,一听沈培武这话,一众族老也都是齐齐怒视沈培文而去。

    “培武,父亲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没想到你最终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大厅里,沈培文率人闯了进来,他这一身半步宗师境的实力,自然无人能阻。

    而此刻,沈培文目光略过众人,径直看向了二弟沈培武所在,脸上愤怒之余,却是带着几分怒其不争的样子。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沈培文缓缓地掏出了怀中一块令牌!

    “家主令!”

    这一瞬间,见到沈培文手中令牌之时,场间众人无不大吃一惊。

    见此令如见家主,这是沈武山随身携带的家主令,怎么会在沈培文手中?

    众人见状,心中无不大惊。

    而这一刻,见到沈培文拿出家主令时,沈培武脸上的表情,陡然是变得阴沉无比。

    家主令在沈培文手中,证明他刚才说的话,又多了许多无法弥补的漏洞。

    “沈培文,你手中的家主令从何而来,家主他人呢,为何你不在赤屿山,反而出现在此处?”

    大厅里,一头白发的沈墨风率先开口质问道。

    一众族老中,只有沈墨风与沈培武关系最近,此刻他这番话,却是先声夺人,将矛盾引到了沈培文的身上。

    “家主令从何而来?”

    沈墨风的话,让沈培文面露一笑道。

    说罢,他率人走进大厅里,目光扫过众人后,最终又落到了沈培武的身上。

    “家主令自然是父亲亲手交给我的,至于我为何会在此处,这自然也都是父亲的安排……我的好二弟,你应该没想到吧,父亲早就看穿了你的阴谋。”

    沈培文开口,字字如同利刃一般,让沈培武身形一颤,面色发白。

    “沈培文,你胡说什么,明明是你暗害父亲不成,想要逼夺这家主之位,你休得胡言污蔑于我。”

    沈培武此刻出口辩解,反应却是显得有些过于激动,任谁都看出了他心中有鬼。

    “培武,打小父亲便倾力栽培我们兄弟二人,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暗害他的人竟然会是你,你如何对得起父亲,如何对得起沈家?”

    沈培文步步逼近,随着这一番话出口,沈培武脸上的表情,越发显得阴沉难看。

    “沈培文,你说这些干什么,父亲身中阴灵花之毒,现在想必已经死在了赤屿山,你血口喷人之言,又有何意义?”

    沈培武怒声道,说话之时,眼底却是杀机充斥,就在他身边不远,大厅之中还有七八位先天高手在场。

    若是他拖住沈培文,尚有机会扭转局面。

    “今日,我便要将你诛杀,替父亲报仇!”

    大厅内,场间众人甚至都没预料到,沈培武一番话后突然再度暴起杀手。

    随着沈培武动手,那数名先天高手也是齐齐掏出兵刃,朝着沈培文所在袭去。

    沈家护卫大多都是内劲武者,自然拦不住如此之多的先天高手,而沈培文虽然厉害,但是沈培武的实力也比之不遑多让。

    若是能够将沈培文斩杀,沈培武自信局面还在掌控之中。

    场间,形势变化突然,沈家一众族老甚至都不知该出手帮谁。

    “我说过,父亲给过你机会,我也给过你机会……为何你就是不明白呢!”

    站在原地,沈培文负手而立,看着面前二弟沈培武提刀杀向自己之时,一脸怅然痛心道。

    他甚至都没有出手反抗。

    因为沈培武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而结局,却是他最不愿见到的。

    “好一个替父报仇,你这个逆子!”

    大厅外,声如洪钟的怒吼声传到场间。

    听得这声音,包括一众族老在内,沈家众人齐齐是面色一振。

    “是家主回来了!”

    众人兴奋道,齐齐扭头看去。

    大厅之外,一股强横气势汹涌而来,沈武山身着一袭衣袍,无形的气势威压轰然降临之时,让场间一众武者几乎难以动弹半分。

    “父亲,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一刻,就在见到父亲沈武山的瞬间,沈培武前所未有的失态道,甚至连说话之时,都止不住言语中的惊慌之意。

    一切都跟他想象之中的完全不同。

    父亲沈武山,竟然没死在赤屿山上?

    而且,观沈武山如此模样,哪里与之前病态苍苍的迟暮老人有半点相似。

    虽然身中阴灵花之毒,但是这段时间在楚凡的帮助下,沈武山一身实力已经恢复大半,不过他一直都在掩饰,即便是亲近之人也绝难看出。

    特别是今日,沈武山出门之时,亦是以病入膏肓之态示人,让沈培武也中了计。

    “我怎么会在这儿?你这逆子,是巴不得老夫死在那武斗会之上吧?”

    大厅中,沈武山怒声出口,随之一记巴掌扇出,强横的真气陡然爆发。

    大厅中,此刻就在沈武山出现后,事情自然已经没有了争端,哪怕是一众站边沈培武的族老们,也都只能面露惊色,不敢言语。

    他们再蠢,看这形势自然也都猜出了事情的真相,只是恼怒沈培武,竟然敢诓骗他们。

    嘭!

    大厅中,沈武山出手,一巴掌是将沈培武扇到一旁角落里。

    半步武尊境的力量,根本不是沈培武能够抵挡的,这一掌之力虽不足以将他重创,却也是封锁了他体内真气。

    角落里,沈培武踉踉跄跄的站起身子,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迹。

    “杀了我啊!你为什么不杀我!”

    以沈武山的实力,这一掌足以取他性命,但是沈培武还是感觉得到,父亲沈武山留手了。

    “没错,阴灵花之毒是我下的,这是我与王家的合作,只要你一死,王家便会助我掌控沈家大权!”

    沈培武站起身子,此刻竟是狞笑着道。

    这一番话,也让场间众人心头大惊。

    “培武,你为何要这么做?”

    族老之中,有人顿时质问道,他们不明白,沈培武身为沈家二爷,怎么会和敌对多年的王家勾结,去暗害自己的父亲。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问得好!”

    站在原地,迎接众人滔天的怒火,沈培武却是一脸冷笑道。

    “从小,我哪一点比不上沈培文,论手腕心智,论武道修为,我都不比他沈培文差分毫,就因为他是大哥,所以他就能够得到你的器重,就能顺理成章的成为未来的沈家家主吗?”

    “我沈培武,不服!”

    眼泛冷意,沈培武一脸不甘的看向自己父亲沈武山而去。

    一旁,身为大哥的沈培文,在听到这番话时,面色也不禁有些复杂之意。

    沈培武说的没错,实际上他这个二弟在能力方面,处处都要优越于他,但是一直以来,备受父亲沈武山器重的人,却是当大哥的沈培文。

    “我不器重你,不是因为你大哥,而是你从小就心性狭隘,只知与培文争抢,又何曾将他当做是你的大哥?若是将家主之位交给你这种人,如何对得起我沈家列祖列宗。”

    大厅里,沈武山浑身衣袍猎猎,老脸之上尽显怒意,说完这番话,他的目光落在沈培武身上。

    “可笑你这逆子,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执迷不悟。”

    沈武山出口,声音宛如雷震,足以可见其心底怒意。

    而反观沈培武,听完这番话,他脸上表情仍旧不见半分自责,反而是越发阴冷。

    “成王败寇罢了,自古无毒不丈夫,今日事败,便是我沈培武命数已尽,只怪我命不好,偏偏生在了沈家,成了你的儿子!”

    嘴角一勾,带着几分自嘲的笑意说出这番话。

    沈培武一边说话,手中不知何时,却是悄然自后腰摸出了一把匕首。

    刹那间,银白刀光一闪而逝。

    “二弟,休做傻事!”

    人群中,沈培文猛地出口大呼道。

    然而,这一声提醒已经迟了,沈培武手中刀光乍现,自其脖颈之间抹过。

    噗!

    霎时,血水喷溅,沈培武整个人如同失去了所有力气般,一头栽倒在地。

    大厅之中,瞬间惊呼声起。

    沈武山一个闪身,便是出现在了沈培武面前,将其身体紧抱在怀中。

    体内真气源源不断的灌注到沈培武体内,然而已经没有用了,沈培武这一刀直击要害,根本无可挽救。

    “父亲!”

    一旁,沈培文出现,亦是面色沉痛道。

    这一刻,抱着沈培武尸体的沈武山,整个人却像是瞬间老了许多一般,那张布满褶子的老脸上,唯有一抹复杂之色。

    “传我的话,将其尸首埋于沈家祖地,从此以后,就当我沈武山没有这个儿子吧。”

    沈武山伸手,将沈培武未曾闭合的双眼按下,随即便是将其尸体交到了沈培文手中。

    说完这番话,沈武山默默地走向了大厅之外,场间众人见状,却谁也不敢多言半句。

    一场家族剧变,没想到竟然是以此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