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系统 > 98 98章

系统 98 98章

    上回说到在众目睽睽之下,冯渊大胆暴露了自己受虐狂的本质,惹来众人的喧哗,对在场的闹剧也就不放在心上了,都一门心思的想要回去将这个大八卦同旁人分享。

    可怜薛岑唱作俱佳的一番做派,竟然输给了正面带期待之色,就怕薛蟠不打他的苦主冯渊身上。

    薛叔父冷哼一声,斜睨了薛岑一眼,使得薛岑心直落到谷底,再望望左右,身边的人竟然都离了他二尺远,而三老太爷也是撇开了眼,摇着头,一副被欺骗了的愤怒模样。

    薛岑心中明白,他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

    冯渊等了许久,还是不见拳头落到自己脸上,趁人不注意便悄悄挣开了一只眼,四下瞟了几眼,见薛蟠离他甚远,不禁着了急,“怎么还未曾打我,难道你反悔了不成?”

    可怜薛大傻子纵横金陵这么久,第一次遇到这种求打的人,心中反倒是摸不着头脑,正疑惑间,冯公子更着急了,“你真的反悔了?不成!你已经选择了打我,就不得反悔。”

    众人便看见这“受虐狂”冯渊,拿着薛大傻子的手,直往自己脸上打,一边打一边还露出幸福的笑容。

    众人见了更是确信心中的猜测,再也不留念,径直散开了,反正不就是一个受虐狂和霸道少爷的故事嘛,他们金陵人见多识广,这种剧情并不少见,还是尽快回去传播八卦才好。

    薛大少见旁人走的一干二净,又见冯渊面上“奇异”的笑容,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打了个寒颤,连忙将自己的手挣脱开,又在身上连忙擦了几下,才将那怪异的感觉去掉几分。

    以前玩过的小倌也没见过这样的啊,看来以后还是要远离男子,只有女人才是真绝色,才是幸福温暖的港湾啊。

    冯渊哪里愿意让薛大少挣脱开,“兄台再打几下,千万不要客气,小弟真的受得住的!”

    得了,薛家人这下子也不得不死心了,看人家冯公子这态度,明显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且这冯少爷还好好的站在众人面前,那薛蟠打死人的言论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薛太太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子中,此刻见了冯少爷这模样,竟然还有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个冯少爷还挺可爱的。

    白了一眼还在擦着手的儿子,薛太太面带笑容,道:“原以为是我这不成器的儿子做了错事,现在看来竟然是一场误会,想来也是,你小的时候冯太太还带着你去我家玩过呢!”

    薛太太身上亲和的光环早已点满,让人不自主的亲近起来,冯渊歪着头想着好似自己小的时候确实随着亲娘去过薛府,不过那是赶着去奉承的,没想到薛太太竟然一直记在心中。

    冯少爷心中感动,面上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不自觉摸了摸头发,道:“没想到薛伯母还记着那时候的事儿呢!”

    薛太太笑眯眯的,道:“怎么不记得呢,那么小小的孩团子竟然知道桂花糕好吃呢!”

    冯少爷脸都红了,忙不迭的将薛太太一行人往院子里引,路上薛太太更是将冯公子赞了又赞,只是薛大少的面色更黑了些。

    哼,竟然引得我娘喜欢你,不喜欢本宝宝了。

    有了这番心思,薛大少连屋子都不想进,无奈薛叔父在,不得放肆罢了,其余众人分了主次坐下,下面自有丫鬟奉上茶水。

    事情说开了不过是那黑了心的便宜爹,想将一个女子卖与两家的简单故事而已,按照往常的习惯,争夺之事自然都是薛大少占上风,可是这次薛大少偷偷跑出来,竟然一个小厮都未带。

    结果可想而知,薛大少他竟然被别人打了!薛叔父不自觉嘴角想露出一丝笑来,转念一想好像不太厚道,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将拳头放在嘴边,薛叔父咳嗽了两声,道:“那为何听说贵府寻医问药,说是····”

    说人家不行了的话,好似诅咒似得,薛叔父自然不会说出来,只是一带而过,又问“冯公子又为何这般,伤了自己的身子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薛叔父说话斯文有理,像是长辈再淳淳教导后辈,冯少爷心中不知为何暖暖的,不知不觉便将事情交待出来了。

    “叔父伯母可能不知,小侄本以为薛兄是来抢人的,心中正在担心,便听薛兄说道只是来打一顿了事。”

    冯渊面色通红,有点不好意思说下去,“小侄挨顿打并不要紧,只是那位姑娘体弱,到现在还晕着呢,这、这···”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自然明白冯少爷这是对那姑娘上了心,又想到冯渊平的风评,一向是爱男风,心中便明了,冯少爷这次怕是真的来真的了。

    薛大少可不管这些,他径直叫了起来,“那可是我的人,小爷我可是付了银子的!”

    薛太太一个眼刀并未将薛蟠吓退,薛叔父黑沉沉的面色倒是让薛大少心中一抖,可是等到冯渊又要上前,拿起薛大少的手打自己的时候,薛大少不知为何竟然退却了。

    薛太太和薛叔父这才面色好上许多,亲亲热热的和冯渊说起家常来,又听冯渊担心那位姑娘,更是让家中腿快的小厮,去请来薛家用惯了的大夫。

    一时之间屋内其乐融融,只有薛大少和整个屋内的气氛不和,恨不得将这冯家小子打个鼻青眼肿。

    可是薛蟠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薛太太不知为何,看着这冯渊竟然愈看与顺眼,比自家那淘气惹祸的蟠儿惹人疼多了,恨不得这样懂事的冯家小子成了自家的人。

    薛太太心念一动,口中便不自觉带了出来,说的话更是温柔可亲,“伯母托大了叫你一声小侄,你竟然那般喜欢那位姑娘,可是要纳了她?”

    在薛太太心中,那位姑娘只是个奴婢而已,冯渊纳了她已是她的福气,可谁料冯渊面色通红,说话结结巴巴的,“小侄还不知那位姑娘可愿意嫁于小子为妻呢···要是那位姑娘不愿意?”

    要是那位姑娘不愿意可怎么办啊?冯渊心中着急,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已经买下了那位姑娘,卖身契都在他的手中。

    这冯家小子真的是又纯良又可爱啊,薛太太心中叹了口气,自家的蟠儿只有小时候才这么好玩的,现在只会胡闹。

    嗯,一定要帮助冯侄儿,让冯侄儿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