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再世魔侠之风起云涌 > 少林疗伤

再世魔侠之风起云涌 少林疗伤

    一

    前有猛虎野兽、峻山险川之阻挡,后有荣华富贵、功名利录之吸引,人生漫漫长路,当何去何从。

    人生当精彩叠出

    虽危险万分

    亦在所不辞

    生当作人杰——要尽欢

    死亦为鬼雄——亦无憾

    在丈夫当有所不为

    有所必为

    知不可为而为之

    真英雄也

    虽则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

    然则尽心尽力

    无所遗憾

    况且人定用天

    要学那汪精填海

    要学那夸父追日

    要学那愚公移山

    不为名,不为利,誓要上刀山,下火锅,受那千锤百炼,成就未来。

    二

    萧君幽幽醒来,鼻传来一阵阵檀香,睁眼一看,自己正在一间小房子里,待要转身打量四周,浑身疼痛欲裂,不由痛哼一声。

    “吱”一个推门而入,道:“萧少侠醒啦?”

    萧君勉强一侧,见来者是个和尚,看其袈裟颜色,知是少林第一代的大师,忙起身行礼,不料此次不但浑身肌肤疼痛欲裂,而且五脏六腑、七经八脉亦一阵抽心之痛,不由地再次痛哼一声。

    “老衲慈心”慈心大师道:“少侠身受重伤,不必多礼。”

    “如此,萧君放肆了。”

    “少侠不妨查一下伤势如何。”

    萧君闻言暗提内力,不料体内空空如也,大骇道:“大师……”

    慈心大师道:“少侠不仅伤势奇重,而且内力耗尽,虽然老衲已给少侠服下一颗少还丹,为少侠运功疗伤,却仍不甚管用,看来非老衲师叔相救不可。”

    萧君一阵感动,要知替人运功疗伤极耗内元,轻则须一年半载才能复原,重则内力在打折扣,留下后遗症。当年南帝一灯大师便如后者。

    萧君感激道:“多谢大师”

    慈心大师道:“少侠不必多礼,这一切都是靠少侠武功高强,体质特,否则老衲也不能让少侠如此之快就醒过来。

    萧君道:“不知晚辈睡了多少天?”

    “两天”

    萧君一呆道:“两天?”心里更是感激,若非少林派赶来,自己即便不被谢天璧抓去也要丧生野兽之腹,此刻,他想到谢天璧,便道:“不知谢天璧如今何处?”

    慈心大师道:“谢施主只怕回去向萧天宗萧施主禀报了。”顿了一顿,露出欣佩的表情道:“少位的武功当真高强,竟可挡住谢施主近三百招而不败,老衲自忖不能。”

    萧君一阵欢喜,道:“大师过奖了。”但想到自己毫无还手之力,随即泄气道:“晚辈现在还不是伤得动也动不了。”

    慈心大师道:“少侠不必泄气,想那谢施主武功何等高强,除了萧天宗萧施主和老衲师可以胜之外,只怕只有萧天宗的另外两大手下及各大派掌门人可以与之一战。少侠经过这一战可以说是名扬天下了。”

    萧君苦笑道:“世人皆为名利,为者何来?”

    慈心大师道:“少侠的话甚合佛理,可见与佛是有缘人。”

    萧君忙道:“大师折煞晚辈了,晚辈资质愚劣,怎会是有缘人?”

    慈心大师道:“少侠不必谦虚。少侠的武功与那谢天璧施主还有一段距离,少侠能支持三百招而不败,可见智慧之高,况且,少侠既能超出名利之外,单凭之一点就没有多少人可比。甚至老衲听闻萧天宗复出时,出起了争名夺利之心。何况少侠既得《紫霞秘籍》,又练得其内力,若非有缘人,如何能有那么巧?”

    萧君奇道:“莫非《紫霞秘籍》与佛门有关?”

    慈心大师道:“不错,三百年前,少林一扫地僧失踪半年,回到少林后把《紫霞秘籍》交由藏经阁主持保管,并说有缘者得之,之后不知所踪。在之后的两百年里,少林只有智愚大师练成秘籍上的武功。一百年前,秘籍神秘失踪。如今秘籍既重现江湖,又落在少侠手上,而还少侠还练成秘籍上的武功,这不是有缘人是什么?”

    萧君道:“这……这只是碰巧罢了,何况晚辈并没有完全练得秘籍上的武功,因为得自秘籍上的内力与晚辈原有的办力互相冲突。”

    慈心大师道:“恕老衲好奇,老初衲在为少侠疗伤时发觉少侠似乎应该有四股内力,这是怎么回事?”

    萧君一阵苦笑,反事情的原委一一告诉慈心大师。

    慈心大师听到萧君与刘洋结合时,眉头一皱,随既展开,听到三股内力互相冲突时,作深思状,待听到最后,以他的定力也只听得目瞪口呆。

    好一会儿慈心大师道:“少侠的情况太过复杂了,只怕只有老衲师叔才能窥探其中的奥妙。”

    萧君一阵失望。

    慈心大师道:“少侠的伤应及早治疗,老衲这就去禀告掌门和师叔。”

    萧君道:“多谢大师。”

    三

    慈心大师走后,萧君欲提内力,无奈体内总是空空如也,只了放弃,渐渐地竟睡着了。

    睡梦中,似乎有人走进了房间,跟着自己一痛,被人抬起。萧君一惊努力让自己醒来,无奈受伤过重,几天又未进食,各种器官、机能都处于极度疲劳中,竟睁不开眼来。

    感觉越来越清晰,萧君大急,却醒不过来,连动也动不了,只觉抬着自己的人左转右转,离自己的房间越来越远。

    萧君被人抬进一个充满浓重药味的大殿,放在一张椅上,只听四人齐声道:“禀告主持,萧少侠已经带到。”

    “主持?”萧君想道:“上慈仁大师,他带我到这里来干吗?”

    “主持师兄,一切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道。

    “是慈心大师。”萧君想道。

    “开始吧”慈心大师道。

    萧君又被人抬起,感觉到药味越来越浓,温度越来越高,最后被放了下来。

    “好烫”萧君吓了一跳“是煮过的药水,难道慈仁大师要用这些药水把我的伤泡好?”

    鼻子闻到浓重的药水味,耳朵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是火在燃烧的声音,水的温度也不断地升高。

    “不是吧,用这些药水来煮我,那我岂不是要变成唐僧被人煮来吃?”

    水的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萧君只觉得自己越来越痛,似乎有千千万万的蚂蚁在撕咬自己;他想喊想叫想骂,却偏偏开不了中,想拍打身上的蚂蚁,却又动不了手,想忘记身上的疼痛,意识却非常的清晰。

    随着水温的不断升高,加在萧君上的痛楚越来越强烈。萧君感觉如遭雷劈,如万马在体内奔腾,如两军在体内交锋,刀来剑往,搅得萧君五脏六腑、七经八脉,甘肠寸断。

    可是,在遭受这种折磨时,他却眼不能睁,口不能说,手不能动,一种愤懑的情绪在思想里积聚,一时间忘记了理智,心里只充满了仇恨,只恨不得将众人千刀万剐,凌迟至死。

    触觉越来越敏锐,药水的轻微流动都给萧君带来无尽的痛楚。他的理智随之越来越薄弱,他的仇恨随之越来越浓重。

    此时,气泡不停地往上串,轻轻碰到萧君的肌肤,却犹如雷劈般,让人感到要分裂开来。

    药水已经开了,想不到自己变成了现实的唐僧,想不到他们的心如此毒辣。心里的仇恨越来越浓重,已经达到极点要爆发了。萧君痛喝一声:“啊!!!!…………”意识逐渐模糊,终于昏了过去。

    众位大师吓了一跳,料不到萧君居然有清醒的意识,顿时慌了起来。

    慈心大师道:“主持师兄,萧少侠这样会不会走火入魔啊?”

    慧仁大师道:“应该不会,萧少侠体内没有任何内力,想走火入魔也不得。就怕药水的煎熬引发他体内的魔性。“

    慧心大师道:“那怎么办?师叔说以后武林就要靠他来诊救,他要是魔性大发,那如何得了。”

    慧仁大师道:“我看他已经泡得差不多了,咱们暂停加火,向师叔请教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