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已然军婚 > 新文上传

重生之已然军婚 新文上传

    ..,最快更新重生之已然军婚最新章节!

    </strong>亲爱滴们,向晚开新坑了哦,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要多多支持哈~

    《大婚晚成》

    莫式微重生以后,决定做一个睚眦必报的恶女。乐—文

    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识相点的就别来招惹本姑娘了,重来一世,怎么可能会是善男信女?

    然而……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上了军校以后,生活里就塞满了各种变数?

    那个教官怎么回事?本姑娘不就是翻墙翻到你怀里了么,有必要这么斤斤计较?

    什么?史上第一年轻最有前途的将才?瞎扯,分明就是一个狡猾的无赖!

    停停停!本姑娘是要从军的,可是为什么会成为你的部下?不干!思想指导员是个什么鬼?

    还有,她只是想从军报效祖国而已,可没想过跟一只狐狸军婚……喂喂,快住手!孤男寡女你想干什么!!!

    第一章试阅车祸丧命

    莫式微离开酒店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y市已经是她第四次来了,每一次都是为了玩。是的,y市是全国闻名的海滨城市,经济发达,风景宜人,不管是居住还是游玩,都非常适合,颇有种让人流连忘返的感觉。

    莫式微很喜欢这个地方,每次来了呆的时间都很长,吃喝玩乐,或是睡觉上网,总有让她能非常愉快地消遣时间的方式,所以,就算是呆再长时间,也从没有腻烦的感觉。

    甚至她还想过,等自己老了,如若可以,就搬来这里居住,颐养天年,想必一定不错。

    这次同往常一样,莫式微在这里呆了有十多天,正玩得不亦乐乎,就有意外找上她了。

    这天晚上八点半,莫式微正在看电影,忽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

    伸手捞过来一看,不由微微一笑。

    “晴暖。”

    打来电话的是赵晴暖,也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只见莫式微脸色一变,显得有些紧张。

    “你别着急,慢慢说,你在哪里?”

    “你在那等着,我马上就过来!”

    几乎是挂了电话的一瞬间,她就拿起衣服,提上包包拉开门匆匆走了出去。

    来到地下停车场,莫式微找到自己的车子,发动车子急速离开。

    外边飘着小雨,细细碎碎的很快就打湿了车身。这雨也不知道是什么开始时候下的,虽然不大,但是在夜间淅淅沥沥的,弄的空气也莫名的有些压抑,无端叫人心生烦躁。

    莫式微看着在雨中显得非常清冷的盘山公路,脸上的急躁越来越明显。

    这雨也不知道下了多久,晴暖该不会一直在雨。中淋着吧?

    莫式微上过几次这山,还算熟悉,知道山顶没什么建筑,树木倒是挺多,晴暖也不知道有没有地方避雨。

    于是心里更急,便不由将车子开得更快,试图早点到达山顶。

    刚才在电话里赵晴暖没说太多,只是啜泣着不断跟莫式微说什么他不要我了,什么都没有了之类的话,语气透着一股绝望。莫式微自然心急,知道她可能失恋了,生怕她真做出什么傻事来,一秒都不敢耽搁。

    赵晴暖说她在y市某山上,莫式微来不及询问她怎么会出现在y市,也来不及奇怪她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山上,就匆忙赶去山顶。

    一定不能让她出一点事,莫式微紧皱着眉头心里想。

    白色的车子在雨夜里如风一般疾驰,所以很快,就快到达山顶了。

    莫式微心里一松,看了看前方,再一次提速,这么晚了,而且还下着雨,想必这里没其他车子了,超速也应该没什么。

    然而,莫式微疾风一样的车子刚拐了一个弯,却看见一辆车子朝她疾驰而来。

    电光火石间,莫式微很清楚地看到,那是一辆货车!

    她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全身汗毛刹那间都竖了起来,对方车速那么快,一定会撞上的!

    莫式微下意识地去踩紧刹车,可是,就在这紧要关头,刹车居然不起作用了,车子还是保持着原速往货车上撞去。

    见鬼!怎么回事!

    极度的恐惧中,莫式微脸上血色尽失。

    在雨夜中的货车显得格外庞大狰狞,它的逼近给莫式微带来一种快要将她撕碎的恐惧感。

    几乎是处于本能,莫式微将方向盘狠命一拐

    刹车失灵的车子依旧有着超高的灵敏度,车身几乎是擦着货车的车头躲开了它的冲击。

    可是,莫式微却忘了,盘山公路的右侧是海,而她,刚才拼尽全力将车子拐向了右边。

    恐惧过了头,便是麻木,如死一般的麻木。

    莫式微眼睁睁看着自己车子犹如离弦的箭,飞出了公路,直直冲向海里,脑子一片空白。

    一辆车子要从百米高的地方落下,能用多长时间呢?倏忽之间而已。可是,在这一刻,时间却像是被放慢了一样,每一秒钟都过的那么漫长。

    漫长到足够让莫式微看清自己的车子正在以什么样的速度坠向漆黑冰冷的海水,也足够让她看清楚自己苍白的手,抓着方向盘的样子有多狰狞,更足够让她在品尝过麻木过后,感觉到那一瞬间涌上来的灭顶的绝望惊恐,有多清晰噬骨。

    但是她并没能多感受一下,因为下一秒,车子就掉进了海里。

    一切发生的突然,结束的也迅速。

    夜依旧漆黑,雨依旧不停,归于平静的盘山公路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

    但是,躲过一劫的货车停在路边,司机慌慌张张从车上跳了下来,仓促间差点摔倒,但他顾不上这些,踉踉跄跄地冲到路边,看着已经安静一片的海面,脸色一片死灰。

    完了……死人了……

    司机颤颤巍巍地掏出手机,报了警。

    …………

    一片混沌中,莫式微感觉自己好像死了,可是又好像没有。

    她应该是死了,她还记得冰冷的海水涌进车子里的感觉,但是为什么她还会有意识呢?

    人死了,不就一切都没了么?难道意识会存留下来?

    或者是灵魂?

    莫式微想不通为什么死了的她意识还存在,可是这注定是一个无解的题,因为没人会来为她解惑。

    她不知道自己保持这样子几天了,浑浑沌沌的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也感觉不到身体的重量,仿佛她现在在失重了一般地漂浮着,或许……根本就没有身体呢?

    是啊,毕竟死了,怎么还会有**?

    那自己死了有几天呢?

    想到这里,莫式微微一颤抖,她突然想起自己家人来,自己就这么死了,还不知道他们要伤心成什么样子呢。

    尤其是妈妈,一定悲痛欲绝吧?还有爸爸,虽然平常他总是骂她不成器,但终究还是爱她的,如今他要怎么接受自己死了的事实呢?

    还有那几个哥哥姐姐,伯父伯母……

    突然,莫式微居然想起了这么多亲人,也想起来这么多年里,他们对自己的好,然后终于发现,自己竟然有这么多人爱着。

    莫式微这时候才想起来,每一次,他们对自己责骂过后,眼中的心疼,以及看似严厉的教诲,其实充满包容的语气。

    她想不通为什么当时自己看不见,而现在却历历在目,好多事情就像过电影一样,在脑子里不断闪现。

    这么多人都在爱着自己,可是,她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才发现?她已经死了……而他们,该做何反应……

    怎么突然间,自己就死了呢?

    莫式微心里一恸,开始后悔。

    现在想想,她这一辈子太失败了,从小到大,在家里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顶嘴叛逆,在外边,就是吃喝玩乐,碌碌无为。

    她这辈子做的最成功的事,就是气父母,不断吵架不断给他们闯祸,故意违背他们的意愿,从没有跟他们谈过一次心,也没有为他们想过一次……

    她这辈子,居然是这样过来的,莫式微有些不敢置信,然而,她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还是与他们的愿望背道而驰。

    他们希望她平安健康,但她却死了,而且,离开家的时候,她还曾与爸爸大吵一架,摔门而去,这就是她送给他们的最后一样礼物。

    莫式微不敢再想下去,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她害怕自己想起更多,就承受不了了,她怎么可以这么混蛋?

    可是,一切来的太迟,要是她还活着,要是生命重来……

    莫式微心里悲痛难当,连带着本不该有感觉的身体也钻心的疼起来,她蜷缩起身体,开始抽噎起来,显得悲恸又凄惨,可怜无比。

    错了错了,都错了,她就这么错了一辈子。

    要是重来,要是重来……

    恍恍惚惚的,莫式微突然想起让自己断命的车祸来,然后心里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

    车子的刹车失灵了。

    可是怎么可能,这车子是她花了不少钱买来的,还没开多久,不可能会出这种低级的错误,而且,她一向爱惜车子,时不时就送去保养,而这车子她一到y市就送去保养了……

    所以说,绝不可能会出现刹车失灵的状况!

    除非这是……人为!

    莫式微眼角处似乎有一滴泪滑落,滴进了无尽的黑暗空洞中。

    ……

    莫式微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她再一次有意识的时候,以为还是以前那般,便忍不住自嘲一笑。

    怎么还不消失呢?

    已经有那么多时间让自己忏悔醒悟了,这已经是恩赐,现在自己不是应该魂飞魄散了么?

    “醒了醒了!”

    莫式微无意识间动了动手指头,然后就听见了一阵躁杂声,乱七八糟的,吵得她头疼。

    这又是到了哪里,莫式微茫然,随即缓缓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好像千斤重,想抬起来竟这般吃力。

    “微微!”

    一声激动的喊叫响起,似悲又似喜,显得格外突出。

    莫式微认得这是她母亲,符蓉的声音,心里突然一酸,没想到还能听见老妈的声音。

    不,不对!

    短暂的激动过后,莫式微立即感觉到不对劲,她不是死了么,为什么还能听见老妈的声音?而且,身体怎么还会有疲累疼痛的感觉?

    惊愕的莫式微猛地睁开眼睛,却愣住了。

    她看到了她的家人,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她们都围着自己,一脸的惊喜交加。

    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她脑子里炸开了,这……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