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巅峰权贵 > 正文_第十二章 该发生的总是会发生的

巅峰权贵 正文_第十二章 该发生的总是会发生的

    “嗯,我是没有时间和你们仔细的商量了,这是我昨天写的一些东西。这件事情等一下郭浩过来的时候我们就在这边稍微的商量一下。”李天舒拿出一个小本子道

    “这是啥啊?二少!”陆豪问道

    “就是这一次去香港要买的股票名字,这些都是我在学校的时候研究的。很有潜力的几只股票!”李天舒道

    “内部消息?”陆豪还是不放心的问道“嗯,内部的消息。还有我导师的一些见解!”李天舒只能拿自己的导师当挡箭牌了。

    李天舒知道,这个时候的人们对于内部消息总有着一丝执着的信任,这种信任绝对没有任何的来由。

    李天舒的确是没有空,再过几天他就要回学校去了,这件事情已经跟陆豪和郭浩商量好了,两个人也是同意跟李天舒一起打拼。

    而且这一次的股份并不是李天舒提议的均分,而是李天舒占百分之六十,陆豪和郭浩各占百分之二十。

    其实这十万块钱根本不算什么钱,但是一个官宦子弟一下子拿出这么多也是不容易的了。而且李天舒等人平时都是纨绔著称的,谁敢拿大笔的资金给他们挥霍?这些人骗家里的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次郭家也完全是冲着李家的面子拿出的钱。

    李天舒和陆豪两人一人端着一个酒杯,悠然自得的在聊着。李天舒过两天回学校之后,拿着*就等着分配了。

    前世的李天舒也是这样等着分配的,不过李天舒却没有服从分配,直接回到了京城,组织关系也随即被调入了京城,不过没过几个月家中发生了巨变,直接就让李天舒走投无路了。

    李天舒这两天还在想,要是当时自己直接在基层的话,那么是不是能够幸免呢?事实上,李天舒知道,这件事情绝对没有任何的可能性的。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个道理谁都懂!墙倒众人推,谁也不会放弃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的。少一个竞争对手,他们的政治利益就能多分一分。

    “陆豪,我过两天就回学校了!”李天舒道

    “嗯,过两天在回来呗,哦对了,你不是说要到地方工作吗?我看这件事情二少你还是在考虑考虑吧!”陆豪担忧的说道,陆豪的父亲就在地方上工作,对于这件事情,他显然是不同意的。地方上工作没有经验只能挨宰的份,就李天舒这炮仗脾气,到了地方估计永无出头之日了啊。

    “这件事情没有任何考虑的余地,我的组织关系也在苏江省!陆豪,人生能有几回搏?刚毕业,如果连失败的勇气都没有,我们如何能够成功呢?”李天舒认真的说道,实际上他的心中也是没有任何的底气的,毕竟他的优势是有,但是毕竟没有经验。

    “嗯,如果二少能够在地方上大杀四方的话,哈哈,那么兄弟以后就过去投奔你!”陆豪笑着道。

    李天舒点点头道:“你和郭浩的人物还是很重的,到了地方上,我在给你新的联系方式。有什么事情的话,随时电话联系我!”

    陆豪点点头。此刻的宴会已经进入到了*的部分,郑含烟挽着自己的父亲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要说这郑含烟长的也确实漂亮,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细润如脂,粉光若腻,在学校肯定也是校花之一。

    不过李天舒却没有任何的心情看她多少,此刻正在和陆豪两人商议着,但是这样的情况就让钱明博两个兄弟有点着急了。按理说,李天舒不应该看到美女眼睛就直起来吗?怎么今天如此的反常呢?

    钱明博低声的对着钱明浩说了几句,钱明浩眯着眼笑了笑,然后点点头,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郑正明此刻正拿着话筒低沉的说道:“各位来宾大家好,今天是小女含烟二十岁的生日。感谢各位来宾能够替小女送上生日的祝福!”,底下一片掌声响起。

    “今天既是小女含烟二十岁的生日,也是小女含烟和华立民同志的订婚之日。我今天借着小女生日之际,来宣布这件事情,就是希望小女能够得到大家的祝福!”郑正明说话的声音也是比较富有感染力的,现场的气氛一直被他调动的很好。

    “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下面的时间就留给大家吧!”说完,留下了郑含烟和华立民,自己转身离去了。这个是属于青年人的圈子,郑正明显然不适合待在那里,长篇大论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只有厌烦,绝对没有任何其他的效果。

    在郑家的一个房间内,钱明浩得到了钱明博的指点,开始了陷害李天舒的行动。接下来的舞会就是陷害李天舒最大的时机了。如果错过了以后再有什么事情或许就没有他李天舒什么事情了,华立民不是笨蛋。故意挑唆的事情他怎么可能轻易上当呢?

    华立民现在已经是在地方*中脱颖而出的人物了,在从中央下放到地方之后,已经干了一年多的县委书记。

    取得的成绩也是让人肯定的,虽然没有什么太过突出的表现,但是以他第一次任职一把手的情况下,就能够掌控整个雨花县整个格局,不得不说其掌控能力不是很一般的。

    “钱少,这件事情?”一个四方脸、鹰钩鼻的男子有点犹豫,显然钱明浩让他办的事情实在太过的让他为难。

    “梁子啊,本少平时待你如何?”钱明浩并没有问这件事情,而是直接问这个叫梁子的男子。

    “钱少待兄弟们那是没话说,可是这可是要得罪李家的啊,而且还是那个李天舒,如果被他们发现的话...”梁子显然心有余悸,李天舒的大名在他们圈子中也是响当当的,钱少吃亏的事情大家也是心照不宣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为难你梁子了!”钱明浩傲慢的说道,显然他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子根本不可能不答应他。

    “钱少,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既然是兄弟,风里来雨里去,还不是钱少一句话?”梁子咬紧牙关说道,梁子也是无奈的很,如果没有钱家的照拂的话,他父亲真的要想更进一步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的。

    钱明浩让梁子去散布谣言,就说李家的李天舒已经暗恋郑含烟很久了,这件事情当然要做的天衣无缝了。这个梁子平时虽然和钱明浩接触,但是这种小人物今天也不过是带在身边的一个下属而已。这种人太多了,多到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

    梁子此刻的内心是惶恐的,但是为了自己父亲的前途,也为了自己能够继续跟着钱明浩混,自然是义无反顾了。如果不是钱明浩刚才似有似无的威胁,梁子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的。不过既然要做,那么最好能够跟自己撇清关系。

    梁子在思索着,如何能够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如何能够不让别人知道这个消息是他散播出去的呢?会场那么多人,实在是太难散播了,现在唯一的机会只有洗手间或者什么地方,好像是自己偶尔说漏嘴一般,这样才能够让听见的人相信。

    如果一个人特地去告诉一个人什么事情,别人一般都很难相信,但是他如果是偶尔听说的,那么肯定十有八九都会相信。梁子虽然不算是京城这帮衙内圈子里面的人,但是他也知道这些衙内门散布谣言的速度犹如洪水猛兽一般的令人发指的。

    果不其然,梁子跟着自己身边的一个人直径就去了厕所,现在他们两个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让大家知道,李天舒暗恋郑含烟。不管这件事情是真是假,只要有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李天舒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连看都不敢多看的郑含烟在这一刻又跟他产生了交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即便是李天舒重生了,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换成另一种方式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