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秘术师之生存路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殃及池鱼

秘术师之生存路 第二百二十二章 殃及池鱼

    饱学了一天,脑海中还装满了尚未能消化的知识,瑶离若机械的回到自己的住所。

    直到来到了大门口需要伸手推门时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不对!

    这里面管制很严格,一般都有各式专人看守,门这种玩意只有睡觉那一间需要关闭,余下大门什么的纯属摆设。

    自从来到游戏中就从来没有经历过需要自己亲手开门的时候。

    手放在门环上瑶离若反倒一时有点不知道怎么是好了。

    究竟……怎么了?

    能让这栋楼宇大门关闭的人自然只有一个,就是这儿的主人梅瑞狄斯。

    可……为什么?

    会是因为自己么?

    静静的思索了半天,瑶离若觉得这次大门关闭十有**会是因为自己,但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就真是不知道了。

    想不出来原因,自然也无法准备应对的方式,但是瑶离若还是决定面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畏畏缩缩的反而显得小家子气,无论结果最后是什么,她明白自己此刻转身离开或是逃避,一定会被这的主人看不起的。

    定了定神,稳稳的推开了眼前闭着的大门。

    兴许是因为长久没有开合的原因,门开的有点不顺畅,发出格叽格叽的怪声。

    浓浓的药香迎面扑来。

    不过这个时候瑶离若已经没有心思在关注这些小细节了,门内的景象让她有点震惊。

    整个大厅中原本金光闪闪的奢侈品全部消失不见,现在整个地上摆放的全部是满满当当各式各样的药材。

    而梅瑞狄斯站在第一级台阶上。一手扶着扶梯,一手摆弄着自己的头发。视线全部落在地上的药材上,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反正连余光都没有施舍过来一丝。

    瑶离若知道梅瑞狄斯绝对知道自己进来了,又不是死人那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不过对于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怪脾气女人,她倒是真不知道该怎么相处才好。

    既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

    想装傻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吧,整个大厅又都被药材堆积满满当当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直接从药材上碾过去?

    当然这也只能想想了,瑶离若知道自己真的如此做了,下场怕不只是被撵出去那么简单。

    “你很喜欢学医?”

    这句话温柔的如同春风一般,和前几天那冰冷恶狠狠的音调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这巨大的反差让瑶离若果断愣住了。有些许呆滞的看着面色柔和站在台阶上飘飘若仙的梅瑞狄斯。

    “是的。”半响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未曾回答,还算保持从容的缓缓点头应道。

    “那你学的如何呢?”

    “算是一般吧,不过倒是真的挺喜欢的。”瑶离若看着和颜悦色的梅瑞狄斯倒真是有点糊涂了,这个和那天的那个是一个人吧?

    “真的?”

    梅瑞狄斯徒然拔高的调子和冷冷的质疑立马让瑶离若打消了心底的那一点点疑惑,这家伙双重人格?

    原本有点放松下来的表情再度郑重起来,很严肃的点头,以期用这个动作表示自己的上面那句话的真实度。

    “好吧,那我就看看你那一般究竟是个什么水准,地上这些药材。你要不是瞎子应该早看见了吧,二楼上有药格子,你按照上面的名字把它们全部给我一一分装回去。”

    这回还是冰冷的调子,严肃的话语。梅瑞狄斯说完就转身不再理睬瑶离若,慢悠悠的开始上台阶。

    分拣完?瑶离若看着这些药材有点发愁,这可不是一时半刻能完成的工作。自己明天还要上课呢。

    心有灵犀般,在瑶离若正为这个问题发愁的同时。正在上台阶的梅瑞狄斯头也不回的说道:“时间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替你同你们的老师请过假了。什么时候弄完什么时候回去。”

    很想叹息,因为瑶离若从这句话中听出了一丝愉悦的味道。

    真不想做,想回去上课,要知道那些课程每天都可以让她增长不少的技能点,她可以拒绝么?

    显而易见的不可以,梅瑞狄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中,满地的药材散发出的药味第一次让喜欢药味的瑶离若觉的有点儿头疼。

    头疼归头疼,该做的事情还的做,死死的皱着眉,有点不雅的蹲在地上,一样样的把她认识的药材分拣出来。

    看着一眼扫过去大部分都能认出来的药材。

    还真是托福了。

    这分钟瑶离若真的很庆幸自己开启的那本药材大全,如果不是为了这本书的图标都能点亮她哪会花费那么多的心思在这上面。

    清理出来了一小块空地,瑶离若带着手中的药材来到了二楼,只见这里四面全部是整整齐齐的房间沿着楼宇边缘分布了一圈。

    而每个房间上正门上都挂着一块牌匾。

    环视了牌匾,上面的字迹很是秀丽,一看就是出自女性之手,瑶离若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这应该是出自这位楼宇的主人梅瑞狄斯。

    字如其人?

    如果仅仅是看外貌的话。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每一个门匾上都清晰着表述了这个房间中放置的药材的药性。

    一趟又一趟,瑶离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持续劳作了多久,反正几个婢女在好久以前就已经点燃了四周的烛火。

    算不上太明亮的环境又加大了她分拣的难度。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药材就是这样,一个细小到几乎可以忽视的差别。药性完全就可以天差地别。

    很累,脑袋累。心也累。

    鼻子因为反复分辨各种药材的气味,感觉都有点不舒服了。

    如同往常一样,自己的下午饭早就被送过来了,但真的没有丝毫胃口。

    就算身有超级外挂在手,这也是个不菲的体力活计,当窗外开始有自然的微光透入时,瑶离若才发现自己的体力条居然已经开始报警了。

    顾不得有没有胃口,拿过食篮席地而坐,也不管食物是否因为温度早就失去了原本可口的滋味。就这样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进食间还不时的闭闭眼,以便自己发昏的脑袋能得到充分的休息。

    分拣完成时,瑶离若觉得自己都有点不知道今夕何年的感觉。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抬头看了看上方,没有看见梅瑞狄斯有露面的意思,瑶离若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了。

    收获还是有的,特殊植物图鉴之前缺少的几味药材,在这里居然见到了实体,并且顺利的点亮了图标。

    还有涨了一大截的工让她忽然觉得付出好像还是挺值得的。

    太困。傻等着也不是办法,瑶离若干脆心一横回屋睡觉去了,反正交代给她的工作都做完了不是?

    “大人,那位已经完成了药材分拣。”

    手中的工作因为被忽然推开的门给打断了。梅瑞狄斯还没有来得及不悦的呵斥就因为侍女战战兢兢汇报的内容挑起了兴趣。

    放下手中的瓶子,扭身:“全部?”

    “是的,大人。”

    再度挑眉。这回是有点讶然,还真不错呀。看来基础功夫扎实的很嘛:“正确率如何?”

    “全部正确。”

    这句话中有惊异的成分,不过别说这个小小的侍女了。就连梅瑞狄斯在听到这个结果后都止不住惊讶。

    愣了一会神,摆了摆手示意侍女退下,自己转身又回到工作台子上,继续之前的工作。

    可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得到的消息有点太过于让人震惊,还是因为在配制的药水难度太过大,手中的瓶子在她又小心翼翼的加入了一味药剂的时候猛然一阵黑烟冒出。

    梅瑞狄斯眼疾手快的挥了挥衣袖一个不大不小的水球正正好好的把瓶子给完整包裹了起来。

    差不多就在同时,水球里面的瓶子‘嘭’的一下忽然炸开,巨大的威力把那个看起来还算厚实的水球都震的抖了几下,就随着它一下破灭落到地上变成了一堆黑漆漆的不知名的物体。

    难闻的气味瞬间充斥满了整个房间。

    梅瑞狄斯嫌弃的挥了挥袖子,推开窗,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一声淡淡的叹息在她身后飘散。

    顺着扶梯缓缓的走下去,一手随意的的划拉着扶梯的手柄,眉头却是无意识的紧锁,梅瑞狄斯用一种神游的状态游走着。

    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到达了一楼的大堂。

    看着一楼尽头紧紧闭合着的卧室,若有所思的抬头看向二楼那边的药材库。

    转身快步走上去,飞快的打开一个又一个药材的盒子。

    甩下手中的盒子又进入了下一间再度重复之前的动作。

    果然是真的!

    也许自己可以试一试?

    停下手中的动作,梅瑞狄斯恢复了之前的优雅从容,嫌弃的甩了甩袖子,轻轻的把身上因为刚才翻弄柜子带到的灰尘拂去。

    走到二楼外挑的阳台上,用手拄着扶边,又是深深的叹息。

    只能试一试了吧,听天由命吧,贾艾斯希望你能好运吧。

    摸了摸依旧在跳动的心,这么久了,原来它还会疼呢。

    此时此刻因为累坏了正在黑甜乡中的瑶离若还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好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