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影帝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杀青 (二合一)

全球影帝 第四百二十七章 杀青 (二合一)

    ,

    “陆先生。”

    身边扛着爬架的道具组工人对陆泽点头问好,他似乎对自己的体力很自信,爬架上还挂着两捆电线,电线已经被荡到挂角边缘,若再没被他发现,用不了多久便会掉下来,陆泽伸手扶了一把,这才应了一声,嘱咐他加点小心。

    穿过剧组内来来往往的人群,时不时的帮衬一把,最终走到克沙身边,先把已经发黄破损的剧本扔在桌上,坐在克沙身边,翘起二郎腿,看向监控器里投放的丁之轶拍摄过程。

    “最几天他表现的怎么样?”

    “也就那样,但比徐好。”

    克沙没回头,目光注视监控器回答了陆泽的问题,眉头皱的很紧,看的出来,小丁没有把角色的最好状态拿出来,仅仅达到了导演要求的最低标准,远称不上超水平发挥。

    丁之轶的角色没有情绪波动太大的剧情,可即便这样,他也有些吃力,十余年的爱情片拍摄经历,把他的天赋耗尽了,一旦转型其他风格的电影,他的表演就会有些吃力。

    他此时的水平要比国内很多特别红的同龄甚至大龄男星要高,可仅仅比那些连面目表情都控制不好,哭的跟笑似的男星做比较的话,也不过是矮子里面拔大个儿罢了,这也是陆泽最遗憾的一点,明明是个潜力无限的好苗子,却把光阴蹉跎在了不该停留的地方。

    台词功底还算可以,情绪拿捏的也算到位,动作和表情的控制也可圈可点,但翻来覆去的看了一溜十三招,却又不得不给出一个普普通通的定论。

    他没有短板,却也无出彩的地方,倘若不拼了老命,把过去十年落下的东西追回来,往后也只能沦落为工薪阶层演员了。

    “王浦深呢?”

    此时他正与丁之轶拍对手戏,整个人在气势上稳稳压了丁之轶一头,实力上二者也有很大的差距,陆泽拧开保温杯,吹了吹上面漂浮的菊花,再次询问克沙。

    “他有点神经刀,比起其他演员,他重拍的次数最多,你找了个已经转行好几年的演员回来,自然需要剧组等待他重新掌握起已经被他遗忘的功底,不过他确实是个好演员,精益求精,在重拍几次之后,一定会迎来一场爆发,超高水平的完成拍摄,这样的演员,即便拍几百遍,我也愿意等,在爆发时,我总会有种错觉,以为场上的演员是你,表演总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这话没人会反驳,陆泽欣然点头,当初拍摄《团长》时,他就已经知晓,在所有演员里,王浦深的实力是最强的,不过在阴差阳错下,却是实力最强的他黯然离开了这个舞台。

    “ok,这条过。”

    通过喇叭说了一声,演员的精气神泄了下来,回到座位上休息准备下一场,工作人员上场整理道具,克沙这才把注意力从监视器中抽离,扭头拿起桌面上的烟,递给陆泽一根,见他摆手,这才叼在嘴里点燃。

    “这幕拍完之后,打算留在英国?还是回华夏?”

    “留在英国也没什么用,新项目的工作会有米奇和法蒂尼完成,我在这儿也没什么意思,回家陪陪家里人吧,卢卡斯不打算把他太太接到英国来?他俩又大半年没见过面了吧。”

    “他们……卢卡斯准备找个时间回去一趟,把离婚手续办了。”

    克沙再三考虑后,还是对陆泽说出了实情,毕竟就算现在不说,以后也是会知道的,现在透个底也算不了什么。

    陆泽一怔,看向不远处面容严肃,整理摄像机的卢卡斯,兄弟二人都不是爱笑的人,仿佛西伯利亚的寒流冻僵了两人脸上的神经末梢,单从两人的脸上来看,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事在他们二人身上发生。

    对于卢卡斯的妻子,陆泽也略知一二,她是一位农民的孩子,文化程度不高,十七岁时便嫁给了正要参军的卢卡斯,勤劳,能吃苦,忠诚,都是贴在她身上的标签,负面的评价也有,谈吐低俗、有暴力倾向、认知狭义且偏执。

    卢卡斯不会出轨,在情感上很老实,这点陆泽可以保证,那么夫妻二人的分道扬镳,任谁也评判不出个对错。

    渔夫的网捕不到海鸥,几丈土壤也容不下雄狮,纵使铁笼困的住猛虎,可猛虎注定向往着整片山林。

    两人没再说话,都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择偶,对于一个演员或者导演来说,都是一个难题,对于他们这样动辄大半年不回家的人来说,再多的爱也会在无止尽的苦等中慢慢被消磨个干净。

    “我去找王浦深对戏去了,上场的时候你叫我一声。”

    “好。”

    不再多聊,两人分开,这是陆泽的最后一场戏,因为陆泽的其他戏份全部往前调整过,这种情况有些少见,作为男主演,却成为了最先离开剧组的主要演员。

    回到华人演员的小圈子中来,丁之轶和徐霜有些不敢正视陆泽,尤其是徐霜,这个第一次进电影剧组的女孩,拖了整个剧组的后腿。

    “没关系,你们慢慢来,一切都能适应的,只要够努力,就绝对会有成果。”

    陆泽安慰了二人一番,毕竟两人没少被克沙骂个狗血淋头,不过两人还算争气,就算被当众怒骂,被剧组的工作人员以怪异的眼神对待,两人也没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从刚拍摄到现在进步也算明显,即便能力不足,但有骨气,认学,就足够被人欣赏。

    随后,陆泽便开始与王浦深对戏,试图在拍摄之前就调动王浦深的情绪,企图达到拍摄第一遍,情绪就迎来爆发,就目前来看,效果非常好,一切跟陆泽的对手戏,王浦深都能很好的应下来,跟随着陆泽一遍过,其表演水平,也只稍落下风。

    “演员就位,准备开机了。”

    通知下达,王浦深穿上了白大褂,带好了口罩、护目镜、以及医疗手套,跟在陆泽身后,进入片场,站到设定好的机位前。

    场景是租用了利物浦当地的一家药物公司的实验室,银色的实验室充满了科技感,在实验台上摆放着铁笼,里面放着一只假猩猩,就像之前的机械狗一样,都是专门找科技公司定制的仿真动物。

    本来这场是打算找一只真猩猩来拍摄的,毕竟在铁笼中,猩猩的表现要比一只在沙滩上的狗表达情绪简单的多。

    不过近年来动物保护组织对于电影产业拍摄的动物保护的越加严密,把一只活猩猩关进笼子里拍摄很可能会被动保协会告上法定,一旦胜诉,剧组就将面临着巨额的赔偿,甚至主创人员都有被判刑的风险,这件事,没人敢赌。

    不过好处也有,面对一只看上去是猩猩,其实只不过是一堆钢铁的机械来说,他们可以把场面拍的更残酷一些,也不会有动保的人来追究。

    等工作人员调试完机器,克沙挥手,场记上场,打板对准镜头,啪的一声打出脆响。

    “《流放》第四十二场,第三幕,开始!”

    伴随着一道悠长的喘息,两人瞬间把状态投入进来,无视镜头,开始了自己的表演,陆泽走到笼子前,手掌穿过栏杆,抚摸在它的头顶上。

    突然,它炸了毛,呲嘴露出两颗獠牙,面容虽然呆滞,但已经做好了光标点,特效会把它制作成一个炸毛猩猩该有的狰狞。

    陆泽被吓的一收手,却又面对着发狂的猩猩,再度把手掌缓缓向前伸展,直到伸展到猩猩的头顶上方。

    “放松……小家伙,我不会伤害你,放轻松……”

    它真的安静了,直到这只手掌抚摸着它的头顶,它黑色的手指轻轻触摸了一下陆泽的手掌,又闪电般的收回,似乎这已经是它能给到陆泽的全部信任。

    “我们不会伤害你,你没事的,可怜的小家伙,教授。”

    转头望向王浦深,只是简单的尊称,他表示理解,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型的dv,镜头冲向自己,向着镜头解答。

    “今天是八月十七日,周三,我们继续测试crtv-3试剂的实验效果,实验对象名叫“baa”,一只六个月零四天的倭黑猩猩,七周前,它注射了第一只试剂,第一周时,它可以快速的在青香蕉与黄香蕉之间做出选择,第二周时,它已经可以做出十以内的简单加减法,第三周时,智商没有再次提高,遗憾的是,第三周的周四,我们通过x光发现它的脑垂体中生长了一颗肿瘤,第四周我们将肿瘤切除,智商依旧仍未提高,接下来我们会为baa注射第二只crtv-3试剂,祝我们好运,祝baa好运。”

    他将dv架设在实验台正前方,摆手让陆泽起身,就在陆泽起身的一刹那,它再次变得凶狠,带着仇视的目光,冰冷的注视着教授,很显然,它已经有了仇恨人的能力。

    可光靠注视是杀不了人的,教授对之报以冷笑,按下了药物注射的开关,气泵挤压着透明的玻璃试剂管,乳白色的液体在软管中流淌,最终通过埋在baa脊椎缝中的针头,将液体尽数注射进了baa体内。

    一开始,没什么动静,直到五分钟后,它开始不安,身体在颤抖,但那仇恨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博士身上未曾离开。

    十三分钟后,它开始在笼子里转圈,把输液管扯了下来,不过针头还很牢固的钉在体内,博士将输液管收起,默默看着笼子里狂躁不安的它。

    二十分钟后,它开始呜咽,哀嚎,没了力气,像泥一般摊在铁笼中,任凭教授怎么呼喊,它也无法做到将脑袋抬起,目光开始涣散,连那股子刻骨铭心的仇恨都再次泯灭掉了,要不是心电图中显示它的各项指标良好,陆泽都要认为baa就快死掉了。

    “教授,今天到此为止吧,副作用已经很明显了……”

    “任何药物都有副作用,葡萄糖打多了都有可能得糖尿病,在实验阶段,我们必须要看到试剂是否起到了作用,然后再想着解决副作用。”

    王浦深的口语并不好,带着很明显的中式口音,但没关系,克沙已经找好了配音演员,实际上三位华夏演员都不会在电影里出现真声。

    “可这实在……太不人道了。”

    “跟人才讲人道,我们不是在滥杀无辜,是有政府许可的药物实验,想想如果试剂成功,我们会帮助多少无辜的孩子?我不介意在动物眼里成为刽子手,我只在乎能在人类眼中成为英雄,尼奥,告诉我,它如今的情绪。”

    “它很痛苦……”

    “只要不是盲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它很痛苦。”

    陆泽犹豫一番,轻轻蹲在笼子前,伸手抚摸着它的手,轻言安抚着这只受尽了磨难的可怜猩猩。

    “都会好的孩子,待会要吃苹果吗?来根甘蔗怎么样?教授……它很晕,特别的眩晕,其次身体乏力,没有一丁点力气,它很口渴,但并不饥饿,甚至没有一点食欲。”

    它的身体机能指标一切良好,在四十分钟后,眩晕感消失,只是无力感依旧存在,陆泽在经过教授允许后,喂了它一些水,它的眼睛重新恢复了神采,对待陆泽的情绪中依旧不存在仇恨,用尽了力气,轻轻抬起手,在陆泽的手掌上点了一下。

    心中滋味难平,他将盛水的奶瓶放在一边,转过头,教授正在电脑上做着记录,并没有看到陆泽情绪复杂的眼神……

    “ok,过了。”

    瞬间,两人从角色的情绪中抽离,陆泽也不再关注笼中的假猩猩,起身摘掉了自己佩戴的防护工具,王梓萱拿过水杯,陆泽接过捧在手里,跟王浦深交谈。

    “这就走了?她跟你一块回去?”

    “嗯,今天晚上的飞机,她也一块回了,需要我给嫂子带点什么吗?”

    “不用,我直接打快递就行了,行了,你赶紧回家收拾东西吧,别把时间赶的那么急。”

    陆泽点头,与剧组的全体员工一一道别,随后钻进了化妆间开始卸妆,换回自己穿过来的衣服,出来时,剧组已经再次开始拍摄了,跟克沙、卢卡斯、法蒂尼等人摆了摆手,离开了片场,展开了回国的旅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