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都市医剑仙 > 第三章 上边有人(下)

我是都市医剑仙 第三章 上边有人(下)

    “你小娃是医生?你们医院没他妈人了,立刻叫医生来……”一看到陈风过来,其中一个胖子顿时怒目而视,因为陈风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

    他这么一说,其他几个人也都跟着喊骂起来,他们这么一闹,周围叫嚷、痛苦呻吟、喊骂之声一片。

    本来就痛苦着呢,来这么个小娃算什么,而且还只有他一个,这些家伙平时就不是善类,此刻更是一副要讲医院拆了的架势。

    “陈…陈…医生……”胡晓艺此刻已经吓得面色如灰、双腿颤抖,因为他看有几个受伤轻一些凶神恶煞的人已经冲着他们过来,但小陈医生竟然还向前走去。

    现在是晚上,连喊警卫、保安过来都来不及了。

    此刻她声音颤抖,已经有些哭腔。

    “没事,他们要是上来,死的人肯定是他。”感受到胡晓艺的恐惧心情,陈风轻声安抚着,还很随意的指了指那光头。

    被人搀扶着坐在椅子上,痛苦得浑身是汗、气息衰弱的光头抬眼怒视陈风,眼中有一丝狠厉闪过。他疯狗本就是一个狠人,虽然不是什么大哥级人物,但其凶狠却也非一般人可比。

    否则也不可能罩着十几个娱乐场所,手下上百小弟,平时混得风生水起了。

    “啊……完了……”陈风这话一出,胡晓艺腿一软差点没跌坐下去,小陈医生还是太年轻了,就算你在咱们医院有背景有靠山,但这些人可都不是善茬,真惹毛他们打个半死都有可能。

    “你他妈说说很么?”

    “敢这么说狗哥,你不想活了吧,”

    “**崽子,你他妈再说一句……”

    …………

    果然,一听陈风这话,疯狗那些小弟顿时爆了。

    “距离这里最近比咱们医院还好的地方开车也要半个小时以上,你们折腾过去自己看来不来得及。其他人倒也没什么,这位先生看伤势,应该有异物刺入体内,是不是不敢说话不敢深吸气,是不是感觉体力流失,看你样子应该有内出血,嗯……再耽搁,你死定了。”陈风却不去看其他人,只是盯着光头的疯狗,不急不慢的说着。

    “去你妈的吧………”此时,已经有个距离陈风最近的大个子抬起巴掌扇向陈风。

    “啊!”胡晓艺惊呼一声,吓得闭上眼睛。

    “住手…咳……”就在此时,疯狗有些虚弱颤抖的声音传来。

    声音虽然有些虚弱,但显然平日积威已重,那个大个子的手硬生生停住。

    陈风的脚步却并没有因为这一切而停下,已经走到了疯狗身前。

    “狗哥,这货就像个学生,怎么可能是医生,还他妈口出狂言,让我收拾他。”此时,疯狗身旁一个显然有些份量,没受伤的胖子恶狠狠地说着。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学霸,来,学渣,看这,看那,然后闭嘴。”陈风却不去理会,指了指自己胸前的胸牌,又指了指急诊室挂着又他头像跟介绍的一张值班照片。

    那胖子被陈风说得嘴角微微抽动,不过他却也跟其他人一样,不由自主顺着陈风手指看去。

    “呃…没事……”闭眼后发现没事,听到对话又睁开眼的胡晓艺就听到陈风这话,顿时有一种想上去捂住陈风口的冲动。这种时候了,您就别炫耀您是学霸的优越性好了吧,这些人您看都是干嘛的,你这不刺激人嘛。

    事实上,那胖子跟其他周围那群混混的确一个个都有一种扎心之感。

    但陈风却没去理会他们的感受,他能感受到从这光头身上迅速散溢出来,并且被自己胸前生命元气珠吸走的那一缕缕生命元气。虽然刚刚他的话有些夸张,但这被称为狗哥的光头情况也的确不乐观。

    他身上几十处大大小小的伤也就罢了,主要是腹部有几处伤口,有两处是碎裂木屑扎入,另外还有一处有鲜血涌出,虽然已经用纱布简单处理,并且敷上止血药,但依旧止不住。

    木屑扎入的也就算了,并不深,只是他们不敢轻易拔下,真正危险的应该是被纱布缠住不断涌血的那处。陈风用手摸了一下,虽然不重,但那疯狗却已经脸色大变,闷哼一声。

    “玻璃碎片扎入,你们这是遇到爆炸了吧。”陈风立刻判断出,有玻璃留在体内,同时他像是很疑惑的说了一句。

    陈凤随意的一句话,却让疯狗等人不由得又回想起之前那恐怖、诡异的一幕。

    疯狗等人却一个个面色难看如见鬼一般的表情,如果真被人炸了,倒也没啥,但一想到当时如电影中才有的场景,他们就感觉后背发凉。到现在许多人耳朵还嗡嗡作响,听不清楚话。

    只是他们谁也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微微愣神的这一下,陈风竟然如同变魔术一般将缠绕在疯狗肚子上厚厚几层纱布给打开了,而且竟然直接一挤一按,将一块倒三角的玻璃弄了出来。

    “噗嗤……啊……”

    这一下快到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直到疯狗因为那玻璃出来角度问题又划破一些皮肉,痛苦叫了一声,才让众人回过神来。只是他们却都看傻了,就算他们不是医生,但经常打架经常受伤也有一些基本常识了,这种情况就算不做手术,怎么也需要用一些器械吧,哪有这样的?

    他还按、挤,这要是玻璃刺进去,那可就出大事了。

    “啊…你敢坑我,老子弄死你,有你这样看病的吗?你想害死我是吧……”疼痛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疯狗感觉被这小子坑了,顿时怒了。

    刚刚他之所以让陈风看,是因为他自己从小打架,多少也懂得一些粗浅功夫,刚刚他动弹不对就明显能感觉那玻璃刺痛着体内。正如陈风刚刚所说,一个不小心就会刺破肠子,而且那块玻璃的位置他不太清楚,万一刺到其他内脏那就真出大事了。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敢这么做,这是想玩死他的节奏。

    疯狗这一吼,这一怒,其他反应过来的几个人再度围上,只能疯狗下令立刻就拖着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小医生下去一顿暴打。

    换成其医生恐怕早慌了,就连刚松口气的胡晓艺也都再度紧张得浑身僵硬。

    “中气十足么,看来血流的还不够多,那就再等等。”但陈风却依旧不急不慢的站起身来,看着疯狗。

    “你他妈的真以为老子不干弄死你是吧,胖子,给我打断他的双手,嗯……”疯狗的脸上露出狰狞杀气,在外边混得那些年,他手上可是有过人命的,加上今天莫名其妙被弄的这么狼狈,如今再看陈风那风轻云淡的样子,顿时怒火中烧。

    只是说完后,他突然意识到什么。

    “过来……”只是他话一出,他身边那大胖子伸手就去抓下凡的手腕,要将他拖到一旁。

    “嗯!”但随后,那胖子伸出去的手却是立刻缩了回来。

    其他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连那大胖子都没弄明白,但刚刚伸出去要抓陈风的手却已经无力的垂下。

    对于陈风来说,刚刚却只是在那大胖子抓来的时候,并指如剑轻轻在大胖子太渊穴上点了一下,这就已经足够了。

    “别动……”就在其他人要动手的时候,刚刚下令的疯狗却突然喝止住众人。此刻他中气十足,一手捂着刚刚的伤口,虽然血依旧不断流出,但他自己却能感受到,那真的只是外伤了。

    疯狗不傻,否则也不会回来不到三年就打出自己地盘,虽然别人都叫他疯狗,那是指他打仗、抢地盘厮杀时候的疯狂,谁夺他食他就咬谁。

    刚刚愤怒之后,想到陈风的话,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他立刻意识到了些什么。

    “你…多大?你真是医生?”疯狗毕竟在外边见多识广,今天的遭遇更加让他心有余悸,看着陈风,心说,不会又碰到什么诡异的事跟人了吧?

    “还在上大二,医生证件肯定是真的,否则也不可能在这给你看病了。”此时,陈风倒是一点也不着急了,随意跟疯狗聊着。

    因为此刻陈风正在感受着周围迅速被生命元气珠吸收的生命元气,虽然都很细微,但一次性这么多在身边全被吸收,汇聚到一起却也不少,就这么一会足有半条命的元气量了。按照陈风自己定的那个数值衡量法,这些可足有五十五左右的生命元气值了。

    尤其是他身边这个疯狗,因为伤口没控制,大量失血,生命元气大量散溢。不过这家伙身体这真好,一半人这种情况不说昏迷也半条命没了,他在陈风帮他取出玻璃后倒还好,看来生命元气远超一般人。

    “大…二?怎么可能?”其他混混还没反应过来,他们还没意识到大二跟能正常到医院当值班医生有什么不妥,可疯狗毕竟在外边见识过,他此刻手捂着肚子处伤口,太过震惊甚至忘记其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陈风。

    学医不同其他,更没听说大二就拥有正式行医资格的,还不是黑医,还是在这种正规医院之中,开玩笑呢吧。

    即便陈风说过他是学霸,可学医不同其他,没听说过医生还能速成的。

    “上边有人,证件特批,我在这干一年多了。”陈风很认真,也很诚恳的给疯狗解答。这家伙生命力这么旺盛,生命元气充足,又刚刚跟虎哥他们干过,陈风从他们身上多吸一些生命元气进入生命元气珠修炼可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上边有人,这也行?

    疯狗听的直发懵,他本就不是正道中人,不按照规矩做事情是他最擅长的。可此刻看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医生跟自己如此诚恳、如此平静的说她上边有人,证件特批这种话,他真有一种小偷遇到强盗的感觉,难道他就不考虑一下病人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