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九章 按摩治疗

极品按摩师 第九章 按摩治疗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家都听出来了,这个同事摆明了是在借机挖苦李超然,也有心善的同事急切的说道:“超然你别听他的,蕊姐的公关能力很厉害,她出面都不管用,你过去肯定得被骂。”

    也有同事附和说:“就是,你看这个贵客现在激动的,谁说肯定都不好使。”

    李超然若有所思的嘟囔了一句:“那要是我能帮她把腰疼的难题解决掉呢?”

    方才揶揄他的同事可算是又抓住机会了,马上冷嘲热讽道:“你快别吹牛哔了,你充其量就是个小按摩技师,你还真把自己当按摩神医了是怎么的?”

    “超然你可别乱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心善的同事都一致认为李超然是在异想天开,好心的劝阻。

    旁人的善心提醒也好,坏意嘲讽也罢,李超然都没当回事,继续全神贯注着那位女贵宾的神态举止,若有所思。

    这时有同事突然惊道:“坏了,单小姐来了!”

    随着同事的惊呼声,大家都变了脸色,纷纷朝门口看去,唯独李超然一脸懵哔。他都不知道单小姐是何方神圣。

    此时门口进来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士,端的是高高在上、雍容华贵的气质,长的也是天仙一般的容貌,不论是五官还是肌肤,都精致完美的无可挑剔。她的美是冷艳,仿佛脸上就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李超然惊的眼前一亮,好奇道:“单小姐是干嘛的?”

    看他不顺眼的同事立马又抓住机会了,冷嘲热讽道:“单小姐你都不知道?亏你还是这里的员工!”

    心善的同事解释道:“她是咱们店的大股东。”

    李超然大惊失色道:“不会吧,我看她也就三十岁左右吧?”

    “单小姐二十岁就已经是商业能人了,这你都不知道?”心善的同事都有些瞠目结舌的看李超然了。

    单无双居高临下的态势踱步而来,看了眼那边的贵宾,目露诧异,这时商红蕊也看见了她,当即脸色发绿,安抚了贵宾几句,急忙忙上前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其实商红蕊和单无双私底下还是姐妹,关系处的不错,但是商红蕊深知,此时是工作时间,见了老板,就该有员工的态度,要不然会对单无双的威信威严有所影响。这也是单无双很喜欢这个姐妹的原因之一。

    听商红蕊如此这般讲了一遍,单无双居高临下的蔑了一眼那边的贵宾,冷哼道:“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我单无双的门店无事生非?按摩按出了毛病,还真是天大的笑话!”

    单无双这么一说,商红蕊暗暗松了口气。

    顿了一下,单无双又道:“别理她了,她爱怎么闹就怎么闹,过分的话,叫保安把她弄出去。”

    商红蕊面露难色道:“可是这样的话,对咱们门店的声誉肯定有影响。”

    “没关系,要是按摩店做不下去,我就换个名字重新开一家!”

    单无双言谈举止间就流露着十足的霸气。

    就在这时,忽然有个不开眼的家伙凑上去说道:“单小姐,要是我帮客人解决了问题,不就省去了很多麻烦,还对咱们门店的口碑有好处。”

    同事们都惊大了眼,有人捶胸顿足暗暗为李超然捏一把汗,自然也有人幸灾乐祸暗骂李超然傻哔。呵呵,这小子想在单小姐面前出风头?开玩笑。

    商红蕊惊了个大红脸,急切的低声道:“李超然你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走开!?”

    单无双眉头紧皱,高高在上的瞅着李超然说道:“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

    “我叫李超然,是刚来不久的按摩技师,也是……”李超然不卑不亢的自我介绍,看了眼商红蕊之后,给自己扣了顶帽子,“也是蕊姐的徒弟。”

    商红蕊差点一口血吐出来,这小子是不是傻,你想死也别拉着我啊!

    单无双瞳孔一缩,冷道:“红蕊的徒弟?”

    商红蕊肝儿都颤了,刚要把关系撇个干净,李超然抢着笑道:“单小姐,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帮咱们店解决麻烦,对吗?”

    单无双瞪着李超然,若有所思。

    商红蕊急的冷汗也冒出来了,咬牙切齿想要辩解几句,心里更是把李超骂了个天翻地覆,认定这小子是个傻帽了,哪儿知道还有落井下石的,方才看李超然不顺眼的那个同事突然跑过来说道:“单小姐,这小子来的第一天商主管就给他派单了,我觉得他肯定有两把刷子,不如就让他试试呗?”

    一听这个,商红蕊肺都要炸了。这小子哪儿是想让李超然出风头,摆明了就是想火上浇油,逼着李超然丢脸,他还带出一句“第一天商主管就给他派单了”,摆明了是想把她商红蕊也给拉下水。

    商红蕊瞪着这个同事,恨不得给他活生生的大卸八块炖着吃了。

    李超然倒是沉得住气,对着单无双浅笑,自信满满。

    单无双心道:“这个人倒是有点意思。”随后颔首说道:“行吧,既然你自告奋勇,那你就去试试。不过丑话得说在前头,成了,你就胜任小组长,不成,就给我走人。明白?”

    这有点赌约成分的话,可把那个同事给乐坏了,差点没忍住讥讽的笑出声来。

    有人欢喜有人悲,商红蕊急的是热锅上的蚂蚁,可是单无双的话都说出来了,君无戏言,她这个臣,可没资格反对。

    李超然笃定的笑道:“明白,就这么定了。”

    每个人目送李超然去前台的眼神都截然不同。

    李超然到了贵宾这里,很礼貌的做了个自我介绍,贵宾立马火大,说他没资格谈,他也不急不恼,从容的笑道:“您是不是觉得腰又酸又疼,还会很奇怪的灼热,更关键是,您还会在那种特别的情况下觉得使不出来力?”

    有鼻子有眼的一番话让女顾客一下子愣住了,上下打量李超然一番,又很小心翼翼的看看其他人,低声说道:“你……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