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七十二章 卧室里的卫生局

极品按摩师 第七十二章 卧室里的卫生局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雅茹不想回去,可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让她听话,那肯定是她爷爷赵国儒了。

    自从上次母亲差点被人绑架,赵国儒对家人的安全问题便很是重视,对方美玉和赵雅茹都定了规矩,到点必须回家,不准在外逗留,更不允许过夜。

    虽然绑匪鬼王等人都落网,可是他们都没供出幕后主使是谁,谁也保不齐主谋还会再雇人下手。

    赵雅茹怕爷爷生气,也怕爷爷担心,深吸口气,盯着李超然说:“呐,你又欠我一次人情,下次你必须得还,听到没?”

    “是。”李超然有些无奈的笑道。

    “表姐,要不要我送你回去?”赵雅茹问道。

    木蓝馨笑着摇摇头:“不用了,你快回去吧,别让爷爷担心。”

    赵雅茹心不甘情不愿,嘟着嘴上了车。

    谢峰冲李超然和木蓝馨挥了挥手,启动了车子绝尘而去。

    距离谢峰找那位美女对付李超然已经过去几天的时间,可是至今也不见女人动手,谢峰心里暗暗焦急,决定回去之后问个清楚。

    “谢谢。”车子渐行渐远,李超然长吁了口气,倍觉轻松,情不自禁对木蓝馨笑道。

    木蓝馨笑道:“为了什么谢我呢?是为了我让雅茹过来帮你撑场,还是为了我劝雅茹回去,好让她不纠缠着你?”

    这个女人,总是能看穿李超然的心思,这一点让李超然有些无语,却也有些怪怪的感觉。

    李超然笑道:“都有吧。”

    “呵呵,走吧,送我回家。”

    “嗯?”李超然一愣。

    木蓝馨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怎么,你只会靠嘴巴说谢谢,不会用行动表达谢意?天色这么晚了,你让我一个回去,放心吗?”

    李超然无奈笑了笑,这辈子也别跟女人讲道理。

    路上,木蓝馨突然说道:“刚才你打欧阳九的时候,很帅。”

    李超然还有点小羞涩,含笑道:“谢谢。”

    “男人就应该这样,热血青春,拳头能解决的事情,尽量少说话。尤其是你这个年龄的男人,更应该热血一些,才会吸引女人。”木蓝馨有感而发。

    李超然无语道:“现在是法治社会……”

    “那你还动手打人?”木蓝馨一句话怼回去,李超然哑口无言。

    木蓝馨又道:“说实话,刚开始你不肯动手,我还以为你是个很窝囊的人,刚才我才知道,你不是窝囊,只是不想惹麻烦。更主要的是,不想让你的老同学难堪,对吧?”

    李超然笑认。

    “你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木蓝馨始终在看着窗外夜景,这时候,慢慢的转头过来,目光闪动的望着李超然,大大的眼睛闪着光,会说话似的特别有神。

    李超然心里忽然荡起一片涟漪,有些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被木蓝馨这样的眼神看着,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木小姐过奖了。”李超然羞涩的笑道。

    “喊我蓝馨吧。”

    “嗯?”

    “我说,你还是喊我蓝馨吧,叫我木小姐,显得生分。”

    李超然心里那种怪怪的感觉更浓了:“哦……好,蓝馨姐。”

    木蓝馨由心而笑,温柔动人。

    这狭小的出租车车厢内,似乎有了闻不到却感觉的到的气味。那是很怪的气味,就在李超然和木蓝馨之间,也只有他们感觉的到。

    “对了,蓝馨姐,你说赵小姐不会又把鸿途公司给买下来吧?”李超然有些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问道。

    木蓝馨嫣然笑道:“绝不会。鸿途做家居时间不短了,规模不是天利房地产公司可以相提并论的,虽然说雅茹家有实力买鸿途,但也须要很大一笔资金,赵老先生溺爱孙女,但也不至于如此之大的手笔来哄孙女开心。”

    顿了一下,木蓝馨目露智慧,接着说道:“依我看,雅茹回去之后会求着赵老先生对付鸿途,赵老先生在甘丹神通广大,打几声招呼,鸿途那关系链基本就算是废了。还有,我没猜错的话,现在鸿途应该并不景气,你那位老同学的衣服、包,乃至手机,都是假的,欧阳九这样体面的人,为什么会送女人假货?多半,是他公司情况不乐观,那就赵老先生对付他,就更易如反掌了。”

    侃侃而谈的木蓝馨宛若有光芒笼罩,那是智慧女人才会独有的光辉,李超然望着她,不禁心有所动,甚至都忍不住嫉妒能娶她为妻的那个男人。

    到了地方,李超然本没有下车的打算,打个招呼就走的,木蓝馨却道:“上次上门按摩你因为有事心不在焉,今天再帮我按摩一次,算是补偿吧,可好?”

    李超然心里怦然一动,想要欣然答应,可又一想,觉得不妥:“这么晚了,我还是不打扰你和你先生休息了吧?”

    “我先生?”木蓝馨忽然目露孤独的落寞,“他已经至少一个月没有回来过了。他是个大忙人,呵呵。好了,别啰嗦了,快下车。”

    都这么说了,李超然不好再推辞,只好付钱下了车。

    司机绝尘而去,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嘟囔道:“这哥们儿真是傻,那娘们儿摆明是想让你上,你还客气什么啊,哼哼。”

    木蓝馨的家不比赵家差多少,富丽堂皇,格调很高。李超然这是第二次来,都不免暗叹有钱人的世界就是不一样,他李超然,何时才有实力住上这样的房子?

    “去卧室按吧。”木蓝馨说着话,转身上楼。

    她穿着裙子,裙摆不是很高,在台阶上面慢慢的走着,李超然在后面跟着,不经意的抬头,看见裙摆忽高忽低,里面黑色镂空的阿内忽闪忽现,不禁气血上涌。

    李超然急忙低头,却又忍不住的抬头去看。

    进了卧室,木蓝馨放下包,很随性的拢了下头发,说道:“你先坐,我去洗个澡。”

    “哦……好。”李超然有些控制不住的想入非非,这些“非非”,让他有些口干舌燥。

    木蓝馨去了卧室的卫生间,很快,水流声传出来。

    李超然幻想出一幅画面,木蓝馨娇艳的身子立在花洒下,花洒喷出的水珠,顺着她柔顺的长发缓缓淌落在浑圆的峰峦上,平坦性感的小腹,最后顺着光滑细润的腿,滑到了脚丫。

    那样的画面让李超然血脉贲张,渐渐有所压抑不住。

    本来就喝了酒,血流就快,这么一来,血流更快了,李超然感觉血管里似乎有千军万马在奔腾,促使着他去做犯罪的事情。

    手机忽然来了短信,打断李超然的思绪。

    短信是陈小倩发来的,问李超然什么时候回家。她现在只知道有门店可以租了,具体情况外甥还没有说,这个时间他还不回来,她不焦急才怪。

    李超然回消息说:“我在加班,一会儿就回去。”

    待会儿要帮木蓝馨按摩,说加班也不算撒谎昂?

    陈小倩很快回复说:“我联系了一家化妆品公司,明天上午去谈代理零售的事情,你可以陪我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