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七十章 叫祖宗!

极品按摩师 第七十章 叫祖宗!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超然拳头紧握,肌肉紧绷,这种状态下爆发力绝对惊人,一拳头砸过去,绝对轻松松能把人的鼻骨打碎。

    但他不忍心对柳莺动手,他并不是不打女人,而是面前这个女人有着他年少时候的怀念和情感,虽然这份情感已经在刚才消失殆尽。

    李超然继续隐忍着,柳莺反而更加气焰嚣张,神气活现道:“怎么着,你还想帮李超然说话?”

    木蓝馨不睬她,依旧看着李超然。

    她很好奇。在她看来,李超然应该不是一个很怂的人,他身体健硕,阳光朝气,血气方刚,理应是那种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热血少年才对。

    可他偏偏被人践踏了尊严,却无动于衷。木蓝馨搞不懂。

    柳莺又道:“我拜托你,李超然给你买这一身的假货,你还这么帮着他,你是不是傻啊你?你可别不听劝,我认识他这么久了,知道他这辈子注定都不会有出息,你啊,趁早跟他分手才好!”

    “分手?”酒吧内有个顾客闻声大惊失色,嘀咕道:“那不是木蓝馨吗?她怎么可能一身都是假货,怎么可能跟那个男人有关系呢?”

    朋友听见了,好奇的问道:“怎么,你认识那个女人?”

    “嗯,她叫木蓝馨,可是出了名的美贵妇。”

    “那还穿假货?”

    “我拜托你擦亮眼睛看看,木蓝馨从头到脚,哪件东西不是名牌?她要是穿假货,那就没人能穿正品了!”

    那朋友刚才没多注意,此时才仔细观察起了木蓝馨,可不是吗,正如朋友所说,这位美丽的少妇,光是身上的衣裙,就已经大几万了,更别说手腕上的名表,市价起码也要在百万以上。

    这人不禁大跌眼镜:“那个叫唤的女人还真是个瞎子。”

    木蓝馨对于这种污蔑并不在乎,是不是真货,她没必要较真,这是一个真正贵妇该具备的素质,只有心里穷,想要靠名牌正牌抬高身价的自卑者,才会去跟人争论自己所穿所戴是不是正品。

    柳莺见这女人不理睬她,没好气的啐骂了两句,接而说道:“宝贝,我们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换个地方玩吧。”

    欧阳九咬牙道:“我不走!我已经叫人来了,小子,你给我等着,待会儿,我他妈叫你跪地上喊祖宗!”

    李超然怒火熊熊,对柳莺不忍动手,不代表对欧阳九就要讲脸面。

    毫无征兆,李超然突然踩着桌子跳了过去,不等欧阳九反应过来,给他摁在沙发上就是一顿锤。

    欧阳九顿时被打的惨叫,毫无招架之力。

    一看打起来了,吃瓜群众纷纷起哄,大叫“打的好”。

    打的欧阳九鼻血乱窜,眼也淤了,柳莺这才反应过来,挥着包就往李超然身上砸,还试图把他拽开,可惜此时李超然怒火中烧,哪儿搭理她,不管不顾的一顿打。

    “草泥马的,你再给我说一遍,谁喊谁祖宗?!”李超然一把薅住欧阳九的头发,使劲把他的脸往上仰,恶狠狠的骂道。

    欧阳九被打的脸开了花,就这还不服气,咬牙继续放狠话:“你他妈有种,我的人马上来,你等着死吧!”

    柳莺又上前拖拽李超然,木蓝馨忽然过去,薅住柳莺的头发,一把给她摔在了地上。

    木蓝馨可是气质高贵的美少妇,谁也没想到她也会动手,而且她动手的时候果敢干脆,不会给人一种泼妇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有够飒飒英姿。

    观战的人不禁拍手叫好:“干的漂亮!”

    “给我老实待着,否则,我一定让你在甘丹没有立足之地!”木蓝馨双眼闪着寒星,指着地上的柳莺恶狠狠的警告。

    那位认识木蓝馨的兄弟不禁赞道:“木蓝馨不愧是木蓝馨,帅!”接而又道:“那个不长的眼妞儿,这下可惨了。”

    柳莺被摔的生疼,疼痛让她骨子里泼妇的本性原形毕露,骂着各种难听的脏话跳起来,立马就要跟木蓝馨拼命。

    “都给我住手!”

    酒吧门口突然进来一帮人,为首的人肥头大耳,一声厉喝,还颇有几分气势。

    这人胖乎乎的,穿着整齐的西装,乍一看绅士,看两眼就给人特别古怪的感觉,这人明显是披上了绅士外衣的流氓。

    欧阳九听出来是谁了,哇哇叫道:“福哥快来救我,这孙子给我打惨了,草踏马的,我要他一条腿,价你随便开!”

    赵有福慢悠悠的往这边晃荡过来:“那还不是小事一桩,欧阳老板,准备好钱……”

    说着话,他已经走了过来。

    唰。

    摁住欧阳九狂揍的人突然抬头朝他看了过来。

    那人面色冷峻,冷酷浓浓,双眼宛若闪耀在地狱里的寒星,明亮且寒气逼人。

    赵有福顿时脸色大变,原本不可一世的表情顿时不见!

    也就一秒的时间,赵有福从一批狼的状态,迅速变成了小绵羊!

    “然然然,然哥?”赵有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哆哆嗦嗦的唤道。

    跟在他后面还有点醉意惺忪的张龙突然来了精神,定睛一看,可不是么,那不是老大还能是谁?

    “然哥,怎么个情况啊?”张龙两步跑了过来,关心的问道。

    李超然脸色铁青:“这孙子刚才说让我给他跪下喊祖宗。”

    “卧槽他妈,你小子活拧巴了,敢跟我老大找茬?然哥你起来,放着我来!”

    张龙对李超然崇拜无比,一有机会就抢着要表现自己,不由分说,等李超然一让开,过去摁着欧阳九就是一顿打。他喝了酒来的,戾气横生,拎起来个红酒瓶子,照着欧阳九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啊——”

    欧阳九一阵惨叫,红色的液体顺着脑袋淌了一脸,分不清是血还是红酒。

    “福哥你他妈疯了,你的人打我你也不管!?”欧阳九抱着头大叫。

    赵有福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李超然,不到半秒,他就选择好站队了。

    他慢悠悠过去,拍拍张龙的肩膀:“兄弟,你先起开。”

    “福哥,这货跟我老大找茬,草,你要帮他说话,可别说我跟你翻脸啊。”张龙骂骂咧咧的说道。

    赵有福笑了笑,坚持让张龙先让开,张龙喘着粗气起来了,赵有福把欧阳九扶起来坐好,叹道:“九哥,没事吧?”

    “草,都他妈给我打出血来了,你说有事吗!?”欧阳九喷着血唾沫大叫。

    柳莺突然跑过来叫道:“你不就是要钱吗,我们家欧阳有的是钱,快让你的人动手啊,弄断他的胳膊和腿,我们给你十万!”

    赵有福瞥了柳莺一眼,没理她。

    “九哥,你真想让他跪下喊你祖宗?”赵有福笑吟吟的问道。

    欧阳九大骂:“必须的!你他妈别啰嗦了,赶紧给我弄他!”

    “草!”

    赵有福跺脚啐骂了一句。别人只道他要帮欧阳九出手了,不少人都为李超然捏一把汗,哪儿知道,他突然甩手给了欧阳九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把吃瓜群众都给震住了,卧槽,这是什么情况,那货不是欧阳九叫来的人吗,怎么反而冲欧阳九动手了,他特么不会是手滑了吧?

    欧阳九也懵了,没等他大发雷霆的质问,赵有福一把薅住他的头发,恶狠狠给他从沙发上拽了下来,往地上一摔,恶狠狠的怒道:“就你这样的,还他妈敢得罪我然哥?给我跪下,喊然哥祖宗!要不然,我他妈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