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六十九章 看不起

极品按摩师 第六十九章 看不起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整个甘丹市,敢这么跟木蓝馨说话的人,除了傻子,不会超过一指之数,哪怕是赵家的大小姐赵雅茹都不敢。

    今天,居然有人嘲笑木蓝馨身上都是假货?若然这话被认识她的人听到,保准会大吃一惊。

    木蓝馨颇有涵养,不动声色的拿纸擦掉溅在脸上的水滴,和颜悦色的笑道:“妹妹,你的包包挺漂亮的,LV,一定很贵吧?”

    柳莺神气活现:“那必须的,我男朋友那么有钱,给我买的东西,当然会很贵了。哎,其实我也挺同情你的,摊上李超然这么个男朋友。我看你姿色也不差,要是有兴趣结识大款的话,找我吧。”

    木蓝馨暗暗好笑,心血来潮,居然还十分配合的装着特高兴的样子:“真的?”

    “呵呵,看把你激动的。”柳莺看木蓝馨的眼神更添了几分鄙视,顺手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最新的苹果,还是泼辣死,“来吧,加我微信,改天我帮你介绍。”

    木蓝馨苦道:“哎呀,我手机在包里呢,怎么办?”

    “那你看吧,待会儿有机会了你再找我吧。”柳莺放回去手机,眉宇一扬,“听我一句劝,以后啊,别穿这种假货出门,被人看出来,多丢人?就这样,走了。”

    柳莺转身离去,神采飞扬的,翘臀扭动的幅度都比平时大了不少。

    木蓝馨噗嗤笑了。她眼睛可毒辣的很,刚才她一眼就看出来了,柳莺浑身上下每一件东西,包括那个包包,全部都是高仿,没有一件正品。

    一身假货的人嘲笑木蓝馨这种正儿八经的贵妇,这种事儿让人见了定然都会忍不住捧腹大笑。让人啼笑皆非的是,柳莺自己还不知道,还因为这个神采飞扬。

    无知,最为致命。

    就在木蓝馨和柳莺巧合的都去了卫生间的时候,李超然正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喝着酒,那位欧阳九居然又冒了出来。

    跟老朋友似的,欧阳九一过来,就很自然的坐在了对面。

    “欧阳先生,有事?”李超然还在保持着礼貌,只是他此时的笑容,已然蕴含了很古怪的味道。

    欧阳九趾高气昂的:“小子,听柳莺说,你俩上学的时候,有过一段儿?”

    “一段儿什么?”李超然装起了糊涂。

    欧阳九恶狠狠说:“你少给我装傻,说,柳莺的第一次是不是给你了?”

    李超然有些崩溃,为什么有的男人非要纠结这个呢?

    想到方才木蓝馨的劝告,李超然决定改一改套路,大大方方的承认:“是啊,有问题?”

    其实呢?那会儿李超然才上初三啊,亲个小嘴都能脸烫熟了,怎么可能会跟柳莺偷尝禁果?那时候他压根就没往那想过。

    欧阳九脸色阴沉了下来:“你他妈还真是走运,那么早就把柳莺给上了!不过你也别得意,现在柳莺跟了我,天天晚上给我吹,随便让我玩,哼哼。”

    李超然忍不住笑了,心说哥们儿我有得意吗?这人还真特么有意思。

    “来吧,是男人就给我说句实话,你对柳莺,是不是还有想法?”欧阳九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问道。

    李超然撇着嘴:“你觉得呢?”

    “少给我玩这一套,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刚才看柳莺的时候,口水都他妈快流出来了,你小子,指定想跟她旧情复燃,我说的没错吧?”

    李超然也是真醉了,这鸟大了,还真是什么林子都有,明明没有的事情,偏偏被欧阳九说的有板有眼,就跟真事儿似的。

    有种人天生就喜欢臆想,见了谁无缘无故就会把人当成假想敌,欧阳九似乎就是这种人。

    李超然懒得跟他废话,往沙发背上一靠,和颜悦色道:“你说是就是吧,怎么着,你怕自己魅力不够,柳莺被我撬走?”

    只是他的和颜悦色,韵味怪怪的。

    欧阳九指着李超然鼻子:“我警告你,跟我说话,注意你的态度!还有,你敢对柳莺有想法,我分分钟让你在甘丹市混不下去,听见没——啊!!”

    这种人也是活够了,刚才在李超然面前这个那个的,李超然给柳莺面子就没跟他计较,他反倒觉得李超然好欺负了,主动上门耀武扬威,甚至还冲李超然指指点点,那老李怎么可能还惯着他这臭毛病?

    欧阳九正指指点点,李超然迅雷不及掩耳,骤然出手,狠狠的抓住他的手指头,用力扭动,欧阳九嚣张的嘴脸登时扭曲,疼的他吱哇惨叫。

    “放手放手,草泥马的,敢动我,信不信我弄死你!”欧阳九疼的拍起了桌子,拧着脸大叫。

    这时候酒吧进入了高峰期,高朋满座,欧阳九惨呼的声音立刻引起所有顾客的注意,纷纷隔岸观火。

    “我已经动你了,你怎么还不弄死我?”李超然风轻云淡,面带笑容,一点看不出来他是在教训人,反倒像是在跟人闹着玩。

    欧阳九四十来岁,继承了父亲的家产才有现在的风光,从小到大哪儿受过这种窝囊气,咬牙忍着疼继续放狠话。

    这一幕恰好被出来的柳莺看到。

    柳莺大吃一惊,急匆匆的跑过来:“李超然你干嘛啊,快放手!”

    李超然微微一愣,短暂的犹豫之后,松了手。

    欧阳九的指头明显粗肿了不少,疼的他弯一下手指头就疼,捂着手指头往后靠靠,龇牙咧嘴说:“柳莺,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好同学!草踏马的,给我等着,我非叫人弄死他不可!”

    柳莺心疼的不行,异常愤慨的瞪着李超然,也是一顿埋怨:“李超然你现在怎么这样啊,你是不是嫉妒欧阳九比你有钱比你混的好?!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李超然更觉得柳莺陌生了。

    柳莺气急败坏的又是一通埋怨,翻来覆去无非就是一个意思,李超然他小肚鸡肠,所以才对欧阳九动手,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看热闹的人都在偷笑,也有人嘀咕:“那哥们儿也太孙子了吧,换了是我,女人也照打不误!”

    同行的女伴不乐意了:“怎么着,你还敢打女人啊?”

    “嘿嘿,不是不是,宝贝儿,你不觉得那哥们儿太孙子了嘛?”

    “嘁,谁让他没钱的,没钱就活该被那个女人看不起!”最后这句话女人故意说的很大声,异常刺耳。

    柳莺揶揄道:“听见别人怎么说了吗,你这个穷鬼!”

    柳莺绝对是声情并茂,看李超然的眼神,充满了鄙视。

    李超然心寒异常,苦道:“柳莺,咱们这么多年不见,你至于这么看不起我吗?”

    “我就看不起你了,怎么着吧?”柳莺滔滔不绝的振振有词,“这么多年不见了,我刚才还好心好意想要欧阳帮你,你倒好,居然因为嫉妒就打人!你这样,注定一辈子一事无成!”

    她在叽里呱啦说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和李超然身上,没人注意欧阳九已经在打电话了。他四十多了,也不是莽汉,知道对方比他年轻,他要真动手不见得是个,必须得叫人来帮忙才好。

    此时木蓝馨也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她洗完手出来,已经看见了这一幕,但她打了个电话,这才走过来。

    “李超然,你还打算就这么怂下去吗?”木蓝馨站在李超然旁边,面带笑意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