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六十八章 假货?

极品按摩师 第六十八章 假货?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柳莺很亲昵的抱住了那男人的胳膊,喜道:“对对,亲爱的,他是李超然,是我初中同学,我们可是同桌哦,关系可好了呢!超然,他是我男朋友,欧阳九!”

    按理说李超然见到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带着一位朋友,他应该觉得很友好才对,可是他总觉得欧阳九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敌意还有不屑。

    欧阳九的神色与摆出来的姿态让李超然有些不爽,当着柳莺的面儿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视而不见。

    “你什么时候来的甘丹?”李超然问。

    “有段日子了,你呢?”

    “我没多久,我……”

    欧阳九忽然打断了李超然,不阴不阳的笑道:“宝贝,你看李先生的着意打扮就能看出来,他一定是刚从农村出来,还没混出个人样来呢。”

    李超然眉头顿时一拧。

    柳莺有些尴尬,扭扭哒哒小声说:“哎呀讨厌,不许你这么说我朋友。”

    “超然你别介意,我男朋友性格比较耿直,一直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你别生气啊。”

    不知道柳莺到底是不是真的宽慰,反正这话,绝对算是补刀。

    有什么说什么,那不就是说欧阳九说对了?

    李超然本来可以直接怼欧阳九,可是柳莺这么帮忙说话,他反倒尴尬的无语了。

    回想初三,二人懵懂相处,心灵也干净,牵下手就会双双面红耳赤。有一次电视里说有流星,他们还半夜想约上山望星呢。

    双眼睛,沉默望着夜色风景,从陌路上相识也是为看星,你我把天空占领。

    这刻心里,如沐浴在幻境之中,无奈静夜太短话别亦太短,可否把痴心放纵。

    李超然猛然想起BEYOND三人组的那首《看星》,心里一阵五味杂陈。

    权当是给柳莺面子吧,李超然笑道:“没关系……”

    欧阳九忽然又很是亲昵的笑道:“宝贝,你还不快问问你的朋友做什么工作,如果须要我帮忙的话,让他尽管开口哦。”

    这话李超然是怎么听怎么别扭。

    李超然就纳闷了,他就没招惹这货,这货干嘛上来就怼?

    他不懂,一旁看在眼里的木蓝馨却懂。

    有种人,表面光鲜多金有派,他骨子就会自傲,见到混的不好的人,会很自然的利用踩别人来彰显自己。

    欧阳九显然就是这种人。更何况,他的女朋友,看见另外一个男人,那么激动那么高兴,他这个四十多岁的人,心里能舒服了吗?

    柳莺居然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哦。超然,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呐?”

    她居然一点不觉得欧阳九这么说话有什么不妥!

    李超然暗暗崩溃,恍惚发现,时过境迁,柳莺再也不是初中的柳莺了。

    “我在按摩店工作,当按摩师。”李超然有一说一。

    “啊?”柳莺很是意外。

    欧阳九笑开了花:“不会吧,那你不就是鸭子吗?哈哈,宝贝,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啊?我们还是快走吧,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

    柳莺面露难色,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跟着男朋友要走。

    李超然虽然气愤,但也不至于就地翻脸,于是很礼貌的冲柳莺摆摆手:“别担心我,我没事,你快陪男朋友去吧。”

    “宝贝,你以后可不许跟这种人来往啊,多脏啊,咦,我刚才还想跟他握手呢,还好我感觉到他脏了。”欧阳九搂着柳莺的肩膀离去,故意很大声的嫌弃。

    李超然脸色铁青,拳头紧握。

    “欧阳九都这样了,你也不生气?”木蓝馨忽然问道。

    李超然回来坐下,仰头喝了一大口红酒,深吸口气,笑道:“没什么好生气的。”

    “依我看,你是怕那个女孩儿脸上挂不住,所以才压着怒火吧?”

    木蓝馨一语道破,李超然惊讶的一愣,旋即笑道:“都是朋友,何必闹的那么难堪呢?”

    “你啊,就是传说中的那种烂好人。哎,你知道什么叫烂好人吗?谁都不愿意得罪,觉得人家是你的朋友,但实际上呢?你把人家当朋友,人家谁又把你当根葱?”木蓝馨带着几分揶揄。

    这话不好听。

    却让李超然心中豁然一亮。

    “你说的有道理。”李超然笑了,看木蓝馨的眼神,多了几分赞许,“木小姐,第一次见你,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很……”

    他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用词。

    “很刁蛮,很泼妇的女人,是吗?”

    李超然尴尬的笑了。

    这算是一种默认。

    木蓝馨正色道:“我去你们店里讨公道,那是我的权利,也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难道我在你们店里按摩出了问题,反而要我饮泣吞声、息事宁人?”

    李超然不禁对她更添了几分欣赏:“那倒是,有事,就应该站出来讨回公道,这是原则问题。”

    “那你呢?”

    “什么?”李超然一愣。

    木蓝馨看了眼那边进了包间里的柳莺、欧阳九:“被那样的人挖苦,你的脾气,在哪儿?”

    李超然被问的面红耳赤,忽然有种比木蓝馨一个女人还要不爷们儿的矮小感。

    “好了,不笑你了,喝酒。”木蓝馨举杯莞尔笑道。

    李超然本来还说要走,哪儿知道和木蓝馨聊天很是舒服,一时间都忘了要离开的事情。

    转眼,又一瓶红酒下了肚。

    “你酒量还真可以。”李超然头有些晕乎,竖起拇指赞道。

    木蓝馨脸色更红,女人味更加浓郁,一瓶红酒对她来说不足以烂醉如泥,但也不是毫无醉意,此时她看李超然的眼神,已然有点迷离。

    “再来一瓶我也没事。嘿嘿。你坐,我去下卫生间。”木蓝馨血流加快,酒精让她有些亢奋,起身的时候都险些摔倒,蹒跚着往卫生间而去。

    李超然也来了酒兴,喊服务生又拿来一瓶红酒,并且悄悄一并付了钱。

    没一会儿,木蓝馨方便完出来洗手,忽然发现旁边的美女,就是李超然那位老朋友。

    柳莺正洗手,发现旁边的女人在看镜子里的她,抬头看了一眼,马上认出是刚才陪李超然坐着的美女。

    柳莺哧哧笑了,居高临下道:“你是超然的女朋友?”

    木蓝馨一愣:“有事?”

    “没事啊。”柳莺不阴不阳的,“回去了给超然说一声,没钱就别给你买这些假货,穿出来给人看到,太丢人了。”

    “假货?”木蓝馨糊涂了,上下打量自己一番。

    木蓝馨可是阔太太,浑身上下每一件都是货真价实的名牌,哪怕是里面的小衣,都要上千元,结果这些东西到了柳莺眼里,居然就成了假货。

    “对啊,你看你这件裙子,网上买的吧?还是高仿呢,呵呵,可惜,假货再逼真也是假货,野鸡再像凤凰,那也是野鸡。”

    柳莺洗好手故意甩搭了起来,上下瞥木蓝馨的眼神也带着不屑与鄙夷:“想不到现在超然混的这么差,幸好我没有选择跟他一辈子,要不然,啧啧。”

    每个字都在刺激木蓝馨。

    甩出来的水滴,也打在木蓝馨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