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六十六章 你奈我何?!

极品按摩师 第六十六章 你奈我何?!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冲驻足回头,苦道:“李先生,我非常理解你们的决定,所以不用解释。”

    丁悦咯咯笑道:“孙经理这句话我爱听,市场竞争,就是这样。李先生,让孙经理先回吧,咱们换个地方,说说承租合同的具体细节可好?”

    李超然看也没有看丁悦一眼,走到孙冲面前问道:“孙经理,你带了订金过来?”

    此话一问,孙冲当即愣住。

    丁悦的笑容也僵住了。他隐约感觉到李超然这货有点神经病,但他也不敢那么肯定,只好眼睁睁的看着,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孙冲满头雾水的点点头:“是的。怎么了,李先生?”

    李超然伸出了手:“你刚才不是说要付订金吗?给我吧。”

    孙冲眼睛瞪的更大了,有种做梦似的感觉,不敢置信。别说他了,商红蕊都傻眼了,看李超然的眼神,好像在看一个她从没见过的傻子。

    “李先生你几个意思啊?”丁悦反而是笑了,“你该不会是放着我们四十万的租金不要,非要承租给他们二十万的吧?你别逗乐了成吗?”

    李超然慢吞吞的回头看着他,冷冰冰的说道:“你看我像是在逗乐吗?”

    丁悦脸色阴晴不定,面部的肌肉都有所发抖:“你……确定是认真的?”

    “我很确定。”李超然淡淡的说道,“我没做过生意,我不知道商界都有什么规矩或者是潜规则,但是孙经理说的话我很受用,做生意,就得讲规矩!你四十万是很多,但是无疑破坏了市场的规矩,哄抬了市场价格!还有,你说给我十万感谢费,你把我李超然当什么人了?”

    丁悦被怼的面红耳赤。他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种人存在,放着四十万不要,偏偏为了所谓的狗屁规矩去选二十万!

    “呵。”丁悦忍不住的讥讽,“你也太搞笑了,规矩,你懂什么叫规矩吗?告诉你,做生意的规矩就是,价高者得,就这么简单!姓李的,我看你也不是这里的老板吧,把你们老板叫出来,我跟他谈!”

    “我就是老板,我说了就算!”

    李超然气势恢宏,每个字丢在地上就是个天大的坑,对于丁悦来说,每个字丢进他耳朵里,就是雷大的炸弹。

    “蕊姐,麻烦你去写个收据给孙经理。”李超然又道。

    商红蕊暗暗跺脚,她根本不明白李超然干嘛非要跟钱过不去,可是他们是一起的,又不好当着外人的面儿反驳,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了。

    “呵呵,姓李的,我在商界混了这么久,还真是从没遇到过你这种人,啧啧,有意思……你这样的人,注定一辈子发不了财!”

    丁悦脸上火辣辣的烫,出道多年,他用价格争取一切的手段从未失败过,想不到今天被人打了狠狠的一巴掌。不敢置信的他,只能用言语来刺激他眼里的傻子了。

    李超然回了一句话,让孙冲忍不住噗嗤乐了。

    他说:“你奈我何?”

    这本是丁悦的口头禅,他每次说这话都是一副欠揍的表情,此时李超然以其人之贱还治其人之身,再合适不过了。

    我发不了财那是我的事情,你,奈我何?!

    丁悦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行,你有种,咱们来日方长,走着瞧!”

    事已至此,丁悦也看出来李超然是个傻子了,跟傻子说话说多了,也容易拉低自己的智商,索性丢下一句没有实际用途的狠话,扬长而去。

    在丁悦眼里,李超然是个傻子,但是在孙冲眼里,李超然却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给孙冲写了个收据盖上按摩中心的公章,拟了一份合同让孙冲拿回去看。事后孙冲激动不已,都差点热泪盈眶。

    别说丁悦不信了,要不是孙冲真的拿到了收据,他都不敢相信直接上会有人选择二十万而不选择四十万的。

    孙冲说:“李先生,我能不能问您一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您有这样的选择?”

    李超然回的很绝:“我看他丫的不顺眼!”

    孙冲噗嗤笑了。

    送走了孙冲,商红蕊捶胸顿足,跟着李超然一回到办公室就滔滔不绝起来。

    “超然你到底是不是傻啊你!?四十万你不要,要二十万?!你跟孙冲认识吗?!犯得上为他解气吗!?”商红蕊气急败坏,拍着桌子叫。

    李超然气定神闲,不紧不慢的解释:“蕊姐,丁悦来之前,我们其实已经算是答应孙冲了,要是因为丁悦这种人的出现,我们就出尔反尔,那以后谁还跟我们将规矩?二十万没了可以赚,但是信誉没了,可就真是没了。”

    “口头答应的事情算不得数,一切都得看合同!”商红蕊理解不了李超然的想法。

    李超然异常坚持:“做人就得守规矩。何况,我是真看不顺眼丁悦那货。”

    要说李超然没有一点私心,那是假的。

    要知道另外一间门店已经留给陈小倩了,租金是十五万,比对外的承租价格少了五万。价格上巨大的诧异就不提了,关键是陈小倩也想做化妆品啊,要是让丁悦公司也在这卖化妆品,那不就有竞争了?

    倘若李超然本人,他绝对一点不怕竞争,但是他不想小姨犯难。

    为了小姨,李超然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更何况,李超然看丁悦确实不爽,一副贱兮兮的样子,还说什么“你奈我何”,靠,老子就偏偏要打你的脸!

    可是李超然却没想到,这巴掌打出去,没多久就被还回来了。

    暂不说丁悦还回来这巴掌的事情。

    李超然也知道说服不了商红蕊,宽慰解释了两句,时间也差不多了,索性拿下班了做借口走人。这事儿让商红蕊气的不轻,李超然前脚一走,她立马给单无双打了电话,把这事儿一五一十说了。

    商红蕊最后气愤愤说:“无双,你说超然是不是脑袋傻掉了,放着四十万的租金不要,偏偏去要那二十万的!?”

    单无双说了一句话,让商红蕊彻底没脾气了。

    她说:“他做的没错,做生意就得守规矩,我们对外报价二十万,那就得二十万,不能少,也不能多。超然做的没错,我支持他。”

    靠,你们都是脑子有病吧!?商红蕊崩溃。其实她不知道,单无双一听到这个事,瞬间就明白了李超然的想法。

    不过她也没点破,李超然于她有大恩情,干脆就做个顺水人情。

    从按摩中心出来,木蓝馨掐指算了时间似的发来了短信,李超然本想回家陪小姨的,可是又实在好奇木蓝馨到底有什么事儿,索性给小姨说了一声不回家吃饭了,然后打车去了木蓝馨说的酒吧。

    快七点,还不是酒吧的高峰期,李超然到的时候,灯红酒绿,音乐柔和,气氛不错,就是客人还没几个,一眼便在角落的沙发那边,看见了木蓝馨。

    “我经常来这里喝酒,喜欢这里的氛围。”木蓝馨说,“更喜欢这里的红酒,你尝尝,很香醇,口感也不错。”

    李超然对红酒不感冒,但还是陪着喝了一口。

    又闲聊了两句,木蓝馨终于奔了主题:“李技师,你认为我妹妹人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