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五十一章 买公司?

极品按摩师 第五十一章 买公司?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芸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急乎乎的冲进来,忧心忡忡的抱住闺蜜:“小倩,你别怕,有我在呢,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闺蜜的宽慰没有那么大的作用,陈小倩依旧忐忑不安。

    一旁的李超然目视着白芸,心里总觉得怪怪的,白芸夸张的甜言蜜语,让他觉得她不是来宽慰小姨的,反倒像是来幸灾乐祸的。

    转眼入夜。

    陈小倩内心倍受煎熬,精神随时都要崩塌,李超然为了让小姨放宽心情能够休息的好,不得已给她吃了半片安眠药,看着小姨渐渐入睡,这才放宽了心。

    “小倩没事吧?”从卧室出来,沙发上盘腿坐着玩手机的白芸问道。

    李超然不冷不热:“睡了。”

    一语双关,他既是说小姨睡了,也是睡他也要睡了。

    白芸跳下沙发,追进了卧室。

    “还有事?”李超然坐在床上,心情郁闷的点上根烟,烟雾缭绕下他的眉头拧着。

    白芸忧心忡忡说:“这次小倩恐怕真的会坐牢,你不怕吗?”

    “我相信我小姨是清白的,既然是清白的,她又怎么会坐牢?”李超然信心十足。他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也相信执法机关一定会查个清楚,做事也会讲究证据。

    倘若不然,警方也不会这么轻易让小姨暂时回来了。

    白芸叹了口气说:“可是现在小倩私吞公款的事情证据确凿……”

    “确凿的话,警方怎么会让她回来?”李超然吐着白烟断道。

    白芸摇头苦道:“我也不知道。”

    “芸姐,你到底是来看我小姨笑话的,还是真的关心我小姨?”李超然总觉得不对劲,索性直言不讳的问出心里的疑问。

    白芸一愣,急道:“你什么意思?小倩是你小姨,但她也是我的闺蜜我的姐妹,我怎么会看她的笑话呢?”

    李超然不说话了。他只是感觉上不对劲而已,总不能拿感觉去责备一个人。

    白芸叹了口气,过来紧贴着李超然坐下,忽然抓住他的手,柔声柔气说:“你别担心了,就算小倩真的要坐牢也不会多久的。”

    “她不会坐牢。”李超然把手缩回来,黑着脸说,“背后有人冤枉我小姨,明天我一准能把这人挖出来。”

    白芸不假思索说:“公司的钱的的确确是到了小倩个人的账户里,单凭这一点,就够她喝一壶的了,你还不明白吗?”

    “我怎么觉得你像知道一些事情?”李超然目光如刀,第六感越发的强烈了。

    白芸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就是不想你太难过,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喜欢你,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你了。”

    李超然愣住。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白芸居然拿来表白?

    白芸深情款款的看着他,一字字说:“我知道你现在特别担心小倩,我一直在尽力安慰你,你看不出来吗?或许你觉得我安慰人的方式不合适,但我确实是好心。只要能让你宽心一些,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包括……”

    忽地,她红了脸,娇羞的呢喃说:“包括那件事。”

    之前还是“心机颇深”搔首弄姿的妖媚女人,此时此刻却宛然成了痴心少女,李超然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比他想的还要让人看不穿。

    李超然拧着眉头不语,试图从白芸的眸子里看出些端倪,可是此时她目光闪动,真的像是动之以情,居然没有一点杂质。

    “你明白我的心意吗,超然?”白芸趁热打铁,说什么今天也要拿下李超然,他那里太合她的胃口了,不试试大家伙的威力,她不甘心。当然了,刘成浩所谓的升级版仙人跳,她也要照做。

    白芸故意加快了呼吸,使劲把兰气往李超然的面上呼去。急促的呼吸,促使她那对丰硕的峦峰起伏跌宕,中间深不见底的鸿沟宛若瞬间把人吸走的旋涡,迷人至极。她有这份自信,是个男人见了她这对峰峦,都会为之轻狂。

    突然手机铃声大作,白芸努力营造的暧昧气氛登时被打破。

    白芸试图不去理会,期待着李超然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惜手机铃声持续不断,实在有伤风情。

    气急败坏,白芸拿出来手机瞄了一眼,见是刘成浩打来的,起身出去接了。

    李超然虎目慢慢圆瞪起来,若有所思。

    尽管白芸已经很努力掩藏,但李超然还是看见了屏幕上来电的名字,刘成浩。

    白芸没一会儿回来了:“我刚才给你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还有事,先走了……对了,晚上你要是需要我陪的话,给我打电话,我就过来。”

    李超然淡淡的哦了声。

    白芸目露惋惜,心里却在想着:“他该不会真是个废物吧?可恶,笨蛋!”

    她前脚一出门,李超然急匆匆换了衣裳,还特地戴了帽子和口罩,跟了出去。

    与此同时,赵雅茹正在富丽堂皇的客厅里抹眼泪,哭的可伤心了,母亲方美玉百般追问,女儿死活不肯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国儒终于回来了,见他宠爱的孙女梨花带雨,不由的心疼。

    瞪了眼方美玉,赵国儒没好气的问道:“美玉,你就这么看着丫头在这儿哭吗?!”

    方美玉也委屈的不行,苦道:“爸,我……”

    哼哧半天方美玉也没能解释清楚自己的委屈,索性说:“雅茹,你爷爷也回来了,到底出什么事儿了,现在你总可以说了吧?”

    赵雅茹等的就是爷爷。

    “我想买家公司……”赵雅茹一语惊人。

    木蓝馨说赵国儒神通广大,肯定能轻松查出来李超然小姨在哪家公司,也就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可她也小看了赵雅茹。

    赵大小姐虽然没有真朋友,但她好歹也是赵国儒的孙女,走哪儿都是自带光环,被万人巴结,想查一件事还不好说?从木蓝馨家出来,她马上致电找人,吩咐人去查,也就一个小时不到,李超然祖宗十八代都查出来了,小姨陈小倩的资料,还有她现在的窘境也有了。

    千金小姐喜欢大手笔,她有她的计划。

    “买公司?”赵国儒惊道,“好端端的,干嘛想着买公司呢?”

    赵雅茹说:“他们都在背后说我没有能力,完全是靠爷爷你,我想证明给他们看,我赵雅茹自己也可以经营好公司,干出点名堂来。”

    别人家的爷爷溺爱孙女就是给个糖豆的事儿,赵国儒则不然,看孙女乐成了一朵花,别说是买个公司了,孙女要星星,赵国儒也得找人造个火箭去给她摘下来。

    什么叫有钱人?这特么就叫有钱人。

    赵雅茹马上破涕为笑,抱着爷爷欢天喜地:“爷爷最好啦!”

    看到孙女眉开眼笑乐成了花,赵国儒觉得做什么都值。

    方美玉却有些无语,女儿什么样她最了解,她做公司?别逗了,她分分钟就能把公司弄黄。可是她更知道赵国儒多爱雅茹,她这个做母亲的要是敢提出异议,只会得到赵国儒的白眼。

    问题是,女儿好端端的干嘛要买公司呢?方美玉认定没那么简单。

    同一时刻,李超然打车跟踪白芸到了一家饭店,巧合的是,正是上次刘成浩想要给陈小倩下药的那家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