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五十章 大小姐动情

极品按摩师 第五十章 大小姐动情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估计……”

    白芸看了眼门的方向,脑袋里飘出李超然坚决离去的影子,叹道:“我多半是勾引不上他了。”

    刘成浩倒也不气馁,定好晚上见就挂了电话。

    他这边刚挂,刚刚被他升为项目经理的下属,扭着细腰进来了。

    “刘经理,刚有人打电话找陈小倩,说是她外甥。”下属笑如春风,说着话便绕过了桌子,很自然的坐在刘成浩怀里,软软的吐着兰气。

    刘成浩顺着女下属的衣领伸进去乱抓,哼哼笑道:“不管他了,你来的正好,来,蹲这儿,帮我弄弄……”

    “讨厌。”女下属媚眼一翻,顺势蹲了下来,很快便有噗呲噗呲的声音在屋里飘荡。

    女下属乖巧听话,又妩媚十足,比白芸可要好用多了。

    刘成浩一边享受,一边拿起手机给金涛和王硕发了同样内容的微信:晚上喝酒,有美女陪,放开了玩!

    中午李超然也没有心情吃饭,特地跑去经侦找了小姨,可是小姨现在是嫌疑犯,警方根本不让他见面。纵然异能傍身,李超然也断然不敢在警局里造次,急的他嘴上起了泡,却又无可奈何。

    两点钟,李超然正在警局门口焦头烂额,商红蕊忽然打来电话,说是木蓝馨小姐预约上门的时间就要到了。

    李超然深吸口气:“行,我这就去。”

    小姨身陷囵囫,李超然心情糟糕透顶,可是这么僵着也无济于事,不如先去服务好了顾客,随后想办法一探究竟。

    李超然没想到,赵雅茹居然也会在。

    看见李超然见到她时候惊愕的表情,赵雅茹得意洋洋的笑了:“看来你很怕看见我啊。”

    李超然没心情跟赵雅茹贫嘴,苦笑两下不再理睬。

    木蓝馨刚洗完澡,裹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更添几分韵味。与之寒暄了几句,李超然示意木蓝馨去卧室按摩。

    赵雅茹坏笑着提醒说:“蓝馨姐,你可要当心点,这个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小心他趁机占你便宜。”

    李超然无语。

    木蓝馨倒是没有往心里去,咯咯笑道:“上次李技师帮我按过一次,很舒服,所以我对他很放心。对了雅茹,你可别忘了,还是我给你爷爷推荐的他呢。”

    赵雅茹嘟着红嘴说:“姐,你这是向着他说话呢?哼!”

    木蓝馨深知赵雅茹公主病晚期,知道再接话茬,这大小姐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让人难堪的话,索性笑而不语。

    进了卧室按摩,赵雅茹非得要跟着进来。

    木蓝馨只裹着一条浴巾,香肩毕露,还有阵阵体香散发出来,这比上次李超然给她做按摩的时候更具有考验力。赵雅茹跟着,就是要抓李超然耍流氓的证据,还有响当当的理由劈头盖脸骂他一顿。

    可惜李超然心事重重,根本无暇欣赏木蓝馨的娇艳,就连按摩都没办法专心致志。

    木蓝馨试过李超然的手法,知道他技术娴熟,这次却没能像上次那样舒服,心里不免泛起了嘀咕。

    也就按了二十多分钟,木蓝馨便说:“李技师,你今天似乎不在状态?”

    李超然怀有愧疚,叹道:“对不起木小姐,我今天……今天有点不大舒服。”

    这下赵雅茹有了把柄,劈头盖脸的揶揄道:“什么不舒服,我看你就是没机会占我姐的便宜了,所以才故意不好好按的吧?蓝馨姐,我帮你给他们店里打电话,投诉他!”

    妹妹的刁蛮让木蓝馨都有些崩溃。

    “雅茹,你去帮我拿下睡衣吧?”

    表姐开了口,赵雅茹不好推辞,白了李超然一眼,转身出去了。

    李超然知道木蓝馨是好心帮他故意支走赵雅茹的,投以感谢的微笑。

    木蓝馨说:“李技师,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李超然毕竟和她才是第二次见面。

    木蓝馨语重心长说:“你脸色这么难看,肯定是有什么难处了。不如你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到你?现在雅茹爷爷也很看好你,我本人也不想你心事重重的,要不然,你都没办法专心帮我按摩了。”

    李超然脾气拧,死活不肯说,这个节骨眼,小姨忽然打来了电话。

    “小姨,出什么事儿了,我给你办公室打电话,有个女人说你……”李超然急切万分,顾不上给木蓝馨解释,急忙接了电话。

    电话里陈小倩哭哭啼啼,断断续续把事情说了,可她也只知道警方把她列为了私吞公款的重大嫌疑人,一早就把她抓进了局里盘问,只是现在证据还不够确凿,勒令她近期不许出市远走,这才暂时放了她。

    李超然心急如焚,宽慰了几句挂了电话,得到木蓝馨的谅解之后,匆忙赶回家去。

    推门出了木蓝馨的卧室,赵雅茹在门口杵着,似乎还很关心的眼神看着他,欲言又止。

    李超然没说话,疾步而去。

    赵雅茹脸上浮现出了焦急,进屋说:“蓝馨姐,李超然小姨出什么事了,你听清了吗?”

    木蓝馨也只听出来个大概,说了几句之后,眉开眼笑说:“我说你这个堂堂大小姐怎么跟一个按摩的技师过不去,原来你是……嘿嘿。”

    赵雅茹臊了个大红脸,捶胸顿足的撒娇:“姐你还有心情取笑我,你快帮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帮他啊。”

    木蓝馨双手一摊,爱莫能助,看表妹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不禁感慨万千,真是想不到,这丫头会对一个按摩技师动了情。

    不忍心看表妹急哭,木蓝馨说:“听意思他小姨多半是某个公司的人,涉嫌私吞公款,多半是个经理副经理或者是财务的角色,这样,你回去找你爷爷问问,你爷爷神通广大,一查肯定就能查出来。不过……雅茹,你可想好了,他就是个按摩技师而已,而你是……哎,别走啊……这丫头!”

    木蓝馨露出溺爱却又担忧的笑容。

    李超然急匆匆赶回家,小姨蜷缩在沙发角梨花带雨。这件事要是解释不清,她面临的可会是牢狱之灾,水一般的女人倘若坐了牢,天知道能不能扛到出来那一天?

    想想李超然都会觉得心痛。

    情不自禁过去把小姨揽入怀中,李超然小心翼翼的宽慰,信誓旦旦说这件事他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外甥结实温暖的胸膛,是陈小倩此时此刻觉得最为可靠的避风港。这一刻她恍然发现,不知不觉,外甥钻入了她的心里,她的骨髓,她的灵魂。

    浓情蜜蜜,陈小倩忽然有种要冲破道德束缚与枷锁的念头,情不自禁的把红唇朝外甥的脸颊凑去。

    突然,门铃声响起。

    陈小倩惶恐不已,忙从外甥的怀里恋恋不舍的挣脱开来。

    李超然去开了门,看见门外立着婀娜的女人,眉头一蹙:“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