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四十七章 上门清单

极品按摩师 第四十七章 上门清单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超然哪儿猜得到筷子是小姨故意弄掉的,本能低头往桌子下看了一眼。

    陈小倩软软说:“真是倒霉,超然,你帮我捡一下?”

    这种小事李超然肯定不在话下,哦了声便弯腰钻进桌子底下。

    弯腰下去的时候,他莫名的想到了方美玉。

    赵雅茹故意把筷子丢地上,李超然弯腰去捡,不留神看见方美玉比较敏感的地方,那幅画面,此时似乎就在李超然的脑海里飘荡。

    可惜现在对面是一堵墙。

    筷子几乎快到墙角了,李超然只能更弯腰,侧着身子把胳膊使劲往里面伸。

    忽然,李超然脸部贴住了很细腻光滑的什么,还闻到很强的一股清香味。

    李超然意识到是什么了,心跳突然加快,可他没有避开,他特别享受陈小倩大腿的光滑与细腻。

    快三十岁的女人,腿还这么滑。

    用脸贴着小姨的大腿也不至于算是犯罪。李超然这么安慰自己。于是他干脆把半边脸更用力贴紧,他还故意佯装摸不到那边的筷子,可实际上他只要一伸出指头,就能够到。

    李超然看不见陈小倩的小脸儿红红的,嘴角还勾着一抹笑意。

    陈小倩的腿一动不动,也在认真体味着外甥脸颊的温度。还真没想到,外甥的脸蛋儿还挺滑溜呢。

    李超然的脸忽然往上挪了挪,还朝下的方向动了动。

    他呼出的热气,扑在陈小倩腿上。

    陈小倩忽然觉得腿痒痒的,很舒服,甚至还有了那种冲动的感觉。她忽然想起上次外甥给她做按摩时候的感觉,妙不可言,仿若腾云驾雾。

    只可惜最后也没能展翅翱翔,就因为和李超然“特殊”的关系。

    李超然也知道不能老这样贴着小姨,要不然肯定被怀疑,故意把脸在小姨大腿上蹭了两下,依依不舍拿起来筷子坐直了。

    热气忽然不在,陈小倩还有点失落,轻轻咬着嘴唇,李超然说去把筷子洗洗再用,她也没听见。

    入了夜,陈小倩辗转难眠,血管里有蚂蚁在爬似的,浑身都痒。

    外甥就在隔壁,他那方面的能力肯定特别强,要是能放纵一次,那该多好。

    有时候陈小倩就在想,世俗的牵绊就那么重要吗,抛开一切杂念,彻彻底底的让外甥带她飞一次,就不行吗?

    她没这勇气,起码现在肯定没有。

    清早,李超然发现小姨神色黯然,精神头不大好,关心的问道:“小姨,没睡好吗?”

    陈小倩眼袋发黑,打着哈欠,没精打采说:“晚上翻来覆去的一直睡不着,可愁死我了。”

    “怎么了,是不是太寂寞啦?”李超然坏笑着调侃。

    “好啊你,敢取笑小姨了,看我不打你。”陈小倩挥着粉拳追逐,俩人在房间里欢声笑语,像极了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忽然有人敲门。

    “这么早,谁啊?”陈小倩有些不悦,收起粉拳去开了门,见是张龙,不由的一愣。

    陈小倩对张龙的看法挺复杂,之前差点被张龙给那什么了,之后又被张龙舍命相救,真不知道是该恨他还是该感谢他。

    “有事?”陈小倩不冷不热的问道。

    张龙还带着俩保安,俩保安一块儿架着个人。

    “小姨,我大哥在家吗?”张龙毕恭毕敬的。

    陈小倩白眼一翻,崩溃的很:“别乱喊行么,谁是你小姨啊?”

    “嘿,小姨你外甥是我大哥,那我肯定也要喊你小姨啊。”张龙恬不知耻的本事还是很让人折服的。

    陈小倩无语的白他一眼,把李超然喊来。

    张龙说:“大哥,这家伙一大早就在小区里面鬼鬼祟祟的,哥儿几个问他话,他也支支吾吾的,我说他是小偷,结果他说是找你的,你看认识这小子吗?”

    李超然看了眼后面被保安架住的人,顿时惊道:“王森??”

    王森苦着脸,讪道:“李组长……不是,李哥,我找您有点事儿。”

    李超然略有所思后道:“你进来吧。张龙,我认识他,辛苦你了,你先忙去吧。”

    “好哩,有事儿随时找我啊,大哥。”张龙讪笑着摆手再见。

    进来坐下,李超然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我,我问同事来着。”王森立着茶几对面,说话小心翼翼的,像是犯了错的孩子,紧张兮兮的,“咱按摩店不是……”

    “闭嘴!”

    李超然吓坏了,喝止住王森,忐忑的看了眼小姨的房门,低声道:“别提按摩店的事儿,听见没?”

    王森有些迷糊,乖乖的点头说知道了:“李哥,先前我对你有点误会,所以才……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我、我不想辞职,行吗?”

    李超然觉得好笑,王森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没数?居然还有脸过来求情。鬼王拎着斧子在店里跋扈嚣张,王森还怂恿鬼王弄死李超然,这种事儿,岂能说过就过?

    “就这事儿?”

    “嗯。”王森小心翼翼的,忽然顺手拿出来个信封,放在茶几上慢慢推给李超然,“李哥……”

    李超然眉头一蹙,对王森更加反感,拿起来信封随意打开看了一眼,讥讽道:“就这么点?”

    “李哥,这是我所有积蓄了,实在不行,以后我每个月工资都拿出来……”

    王森咬着后槽牙继续说:“拿出来三分之一孝敬你,行吗?”

    看来王森确实还很在乎这份工作,只可惜啊,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李超然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但是王森这种货色,留在按摩店一天,永远都是按摩店的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又会捅出事情来。

    “钱你拿回去,回头把辞职信给我交上来。”

    李超然态度坚决,王森面如死灰,好说歹说也不管用,最后灰头土脸的悻悻离去,从李超然家里出来,王森咬牙切齿,喃喃自语:“不让我活是吧,你给我等着,谁他妈也别过了!”

    逐走了王森,李超然给小姨打了招呼出门上班。

    听见关门的声音,陈小倩从卧室款款而出,望着门,嘴角浮出耐人寻味的笑意,心道:“超然在按摩店工作?看来他混的还不错,这么说,那天神秘的按摩师,真是他了?!”

    到了按摩店,李超然把王森的事情给商红蕊说了。

    商红蕊说:“王森这种人绝对不能留,你做的对,我支持你。”

    李超然心里暖洋洋的,办公室里的温度似乎都升高了不少,怎么看蕊姐怎么顺眼。

    “对了,上次叫木蓝馨的那位顾客你还记得吗?”商红蕊拿出来今天上门服务的清单推给李超然,“她预订了下午上门服务,点名要你去。”

    李超然当然记得,赵国儒都是这位叫蓝馨的女士给介绍的。

    “行,我知道了。”李超然欣然接过了清单,不经意的瞄了一眼,顿时一愣。

    清单上赫然有个他极为熟悉的名字,陈小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