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四十六章 幕后司机

极品按摩师 第四十六章 幕后司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男人的瞳孔突然收缩:“我付钱,你办事,其他的你不用知道。”

    “呵呵,我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女人弹了弹烟灰,“对了,我听说,你先前找鬼王,是想要绑方美玉的,怎么现在改主意了呢?”

    “与你无关。”

    男人没了欣赏女人的心情,忽然站起来往外走:“明天等着收钱吧,收了钱,抓紧时间办事。”

    女人笑了,只是笑的时候,看男人背影的眼里,闪着一缕寒光。

    为了接活儿,女人没少花时间去调查赵国儒和李超然。相比之下,她对李超然的兴趣,都要比赵国儒大。

    赵国儒是商界传奇,他成功的脚步都有迹可循,可是李超然却是个很神的人。

    他从农村来的,在按摩店工作,就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居然能轻松松的搞定鬼王?难道,他还有别的什么身份?女人越想越是好奇,越好奇就越想尽早扒开李超然神秘的面纱,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男人从酒吧出来之后打上出租车回去。

    在快到一片高档别墅区的时候,出租车停下,男人付了钱下车,等车远去之后,他把帽子和口罩摘下来,顺手丢近了路旁的垃圾桶里。

    随着帽子和口罩的扔出,男人原本身上所带的戾气与神秘感也一并消失,整个人忽然之间竟变得很是普通,给人的感觉很老实。

    他徒步往别墅区而去。

    “峰哥。”值夜班的保安本来还在打盹,看见来人,立马精神抖擞,笑盈盈的打招呼。

    峰哥笑呵呵的:“夜班啊?”

    “是啊。”

    “行,值班吧,改天喝酒啊。”

    “好哩峰哥。”

    目送峰哥进了别墅区渐渐远去,保安不由的感慨:“峰哥人可真好,一点架子都没有,啧啧。”

    峰哥回了别墅,偌大的客厅黑漆漆的没开灯,但是借着月光,他看见沙发上的人影,还有点点的火星。

    尽管看不清人的模样,可是看见烟头的亮光,峰哥便已然猜到是谁。一瞬间,他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孤独与寂寞,还有不能对人诉说的需求。

    “阿峰,干嘛去了?”沙发上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她的声音很细腻,很好听,“送李超然要这么久?”

    单是听听她的声音,也够让峰哥心里痒痒的了。

    峰哥走过来,毕恭毕敬:“我刚才回来了,把车放下,就出去找朋友聊天了。”

    “哦……没喝酒吧?明天一早你还要开车送赵先生,可不能喝酒。”

    “放心,我没喝。”

    “那就好。”方美玉忽然抬头看了峰哥一眼,光线不足,不足以看清他的面容,但是他雄性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里,她却能清晰的嗅到,“坐下,陪我说会儿话吧?”

    “好。”

    峰哥有些紧张。

    每次他靠近方美玉,嗅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都会无端端的紧张,脑袋里更会飘出很多不可描述的画面。

    甚至好几次,他都幻想能把方美玉狠狠的摁在沙发上、床上、桌子上,任意妄为到她哭爹喊娘的求饶。

    她太美了。

    赵雅茹也很漂亮,但是阿峰觉得她太刁蛮太幼稚,根本没有女人应该有的韵味和魅力。方美玉则截然不同,她有韵味十足的成熟,有风情万种的妖媚,哪怕是一个眼神,都能让阿峰神魂颠倒,欲罢不能。

    “阿峰,你给赵先生做司机也有些年头了吧?”方美玉忽然问道。

    阿峰说:“嗯,快七年了。”

    “时间过的可真快。对了,我认识你这么久,都不知道你结婚没呢。”

    “我……结过。”

    方美玉一愣:“结过?什么意思?”

    “我妻子她……八年前过世了。”

    方美玉叹道:“不好意思,我……”

    “没关系,都这么久了,呵呵。”

    方美玉沉吟片刻:“想不到咱们都是苦命的人,爱人都不在了。那这之后,你没有再谈女朋友吗?”

    “没。”

    “为什么,是忘不掉你妻子吗?”方美玉饶有兴趣。

    阿峰说:“忘不掉,但也遇到合适的。有喜欢的,但她不属于我。”

    “哦?”方美玉笑了,轻轻的弹了弹烟灰,“那……我能不能问你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

    “您说。”

    “八年了,你……你想要女人的话,怎么办?”

    阿峰愣住了。

    他在赵家做司机七年了,对方美玉的邪念一直都努力压着,可能是因为心虚,也是因为二人“主仆”的关系悬殊,所以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跟方美玉聊过。

    他断然想不到,方美玉居然会跟他聊这种敏感的话题。

    方美玉又道:“你别紧张,我……我只是好奇的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你要不方便说就算了,没关系的。”

    阿峰紧张道:“不不,没事……我……我一直都忍着。”

    “忍着?不难受吗?”方美玉追问。

    “难受。”阿峰实话实说。一个大男人,八年不曾尝试和女人的翻云覆雨,那种感觉,不难受才怪。

    方美玉似乎感同身受,意味深长的叹道:“倒也是,八年这么久,怎么可能不难受呢?”

    阿峰有些激动。

    激动的他有些坐立不安。

    阿峰壮着胆子问道:“赵太太,难道你也……”

    “我?”方美玉意识到了失态,硬着头皮笑道,“我倒不至于,毕竟我……我那方面的需求不是很强。”

    不强吗?

    阿峰不甘心她的答案。若然不难受,你干嘛会跟我一个司机聊这种话题?

    阿峰觉得有火在烧,可惜他不敢对方美玉有任何冒犯。

    想到之前的计划落败,没能成功绑了方美玉,心里对李超然的恨更加浓烈。刚才送李超然回去的路上,他就一直在强忍着。

    “咳。”方美玉似乎也觉得有点尴尬,把烟头溺了,起身笑道,“不早了,早点休息,我去睡了。”

    阿峰硬从嗓子挤出来一个“好”字。

    回到房间,阿峰脑子里都是方美玉,也控制不住的幻想他要怎么把方美玉摁在沙发上狂弄。

    他险些忍不住自己解决。

    中间人管他叫大老板,可实际上他有没有“大老板”这个称呼那么牛,他自己心里门清。他就是个司机罢了。

    李超然哪里想的到,两次送他回来的司机,就是幕后绑架方美玉的主谋……

    清晨一早,陈小倩亲手做了早饭,说是要犒劳救了她这个美人的英雄外甥。

    “小芸人呢?”坐下来吃饭,李超然好奇的问道。

    陈小倩也有点懵:“不知道啊,我醒的时候就没见她了,估计她是急着回家换衣服了吧,我见我少了一身衣服,应该是她穿了。”

    “哦……”

    李超然心不在焉的吃着煎饼,眼睛时不时的往小姨睡裙的领口里面瞄。

    他也不想,问题是控制不住,就是想看。

    陈小倩感受到外甥眼里的炽热,却佯装不知,笑眯眯的吃饭,时不时的还会递给超然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和笑意,搞的李超然更神魂颠倒了。

    “这个呆瓜,我都这么看他了,他都不懂什么意思。”三番两次给外甥鼓舞的暗示,外甥就是浑然不知,陈小倩暗暗焦急,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她不敢直接表达出来内心的那种想法。

    忽然,陈小倩心头一亮,嘴角浮出一抹笑意。

    啪嗒。

    她筷子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