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四十二章 暗示?

极品按摩师 第四十二章 暗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国儒笑道:“小李,那就……麻烦你了?”

    李超然也不好推辞:“赵先生客气了。”

    “那行,你们去吧。美玉,待会儿你帮超然安排下客房,超然,今天就别回去了。”

    李超然本想婉拒,可是赵国儒说完就进了卧室内的卫生间,根本不给他反驳的机会。这也是赵国儒的做事风格、习惯,他既然说出来了,很自然的不容易人反对。

    “小李,谢谢你了。”

    方美玉浅笑着,转身往外走去,步履盈盈,柳叶般的细腰微微扭动。

    李超然心不守舍,木讷的紧随而去,控制不住的注视方美玉的翘臀,心猿意马,口干舌燥。

    “小李,你紧张吗?”走在前面的方美玉忽然驻足,回头问道。

    李超然一愣:“什么?不紧张啊,我干嘛要紧张?”

    “哦……没,可能是我的错觉吧,总觉得你见了我很紧张似的。”

    她的眼神依旧有光在闪,可是眼神里似乎还多了一抹神奇的韵味,让李超然很是琢磨不透。

    进了卧室,李超然便嗅到淡淡的一股花香。

    很自然的坐在床尾,方美玉解释道:“我喜欢玫瑰花的味道,所以会在卧室里放上花香盒。”

    李超然笑了笑:“方阿姨您背过去吧,我给您捏捏肩。”

    方美玉噗嗤笑了,娇滴滴的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可真是,我有那么老吗,居然喊我阿姨?”

    “啊?那我……我该喊您什么?”李超然无语,心想我比你女儿就大那么几岁而已,我总不能喊你姐吧?

    方美玉娇笑道:“当然是要喊姐姐了。”

    “呃……”李超然崩溃,低头看了眼方美玉裙领口的雪白,心想倒也是,她一点不像是四十岁的女人,喊阿姨的话,确实有点别扭,倒不如就喊姐姐来的舒服。

    这么一想他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乖乖的笑道:“好吧,玉姐。”

    “哎!”方美玉喜上眉梢,简单的一个称呼,似乎就让她倍觉开心。

    李超然也不觉得奇怪,女人嘛,肯定都是想要青春永驻,喊姐姐不喊阿姨,给她的感觉百分百不一样。

    还别说,换了称呼,李超然还真觉得和方美玉的关系近了不少。多半也是因为,喊阿姨的话有辈分的差距,但是姐姐就截然不同了。

    “对了弟弟,我用把裙子脱了吗?”方美玉忽然问道。

    李超然顿时脸一红:“这个……这个不用。”

    “我这件裙子是纱质的,你帮我捏肩膀的话,会不会太滑手了?要不然还是脱了吧。”

    方美玉居然还挺坚持,而且也很落落大方,顺手解开了拉链,把裙子往两边放下。李超然看的魂儿都要没了,结果人家也只是露出了肩膀便顿住了。

    只是肩膀,也足够让李超然血脉贲张,胡思乱想的了。

    方美玉偏瘦,娇身骨感美十足,香肩白润细滑,很是性感。李超然一时间看的愣住,魂儿似乎都没了。

    “别愣着了,傻弟弟。”方美玉耐人寻味的看了眼李超然,转身背对过去。

    李超然定定神,嗯嗯了两声,把手慢慢放在方美玉的香肩上,忽然有蚂蚁顺着掌心钻了进来似的,顺着血管就到处流窜,闹的他心里奇痒难当。

    李超然魂不守舍,心里头万马奔腾,方美玉却是坦然大方,聊了起来。

    她说,那天要不是李超然,她恐怕真没办法活着回来,李超然救了她的命,是她的大恩人,她会记一辈子,要是李超然以后有需要她的地方尽管开口。

    她还提起了女儿任性的事情。她说她老公去世的时候,女儿只有六岁,很可怜,赵国儒失去了儿子,自然要把所有的爱都倾注给孙女,平时她对女儿管教的也比较少,所以女儿才会现在这么任性,甚至有些刁蛮。

    方美玉还说女儿这么大了几乎都没有交心的朋友,平时和她一起的闺蜜,其实都是冲着钱才跟她玩的,提起这个,她就忍不住叹息说女儿可怜,还有点要控制不住哽咽。

    李超然心里酸溜溜的,忽然停下了按摩,双手在方美玉的香肩上轻轻婆娑,柔声柔气的安慰。要怎么安慰方美玉,他还真是没头绪,只能说一些虚无缥缈的空话,说赵雅茹肯定会有知心朋友的云云。

    “其实我也很可怜。”

    方美玉忽然把话题牵到了她身上,嘤嘤咛咛,委屈巴巴的。

    李超然不解道:“玉姐你怎么会可怜呢,锦衣玉食的生活,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

    “是,我公公能力很强,他对我也很好,把我当亲生女儿对待,我老公没了之后,他也没有把我撵出家门……”

    方美玉一番感慨,忽而话锋一转,幽幽叹道:“可是我老公不在了,我就一个人,谁能明白我心里的苦?”

    李超然明白她的苦从何而来。

    深吸口气,李超然百感交集道:“玉姐,那您没有想过再嫁?”

    “可能吗?”方美玉苦道,“我有女儿,我再嫁的话,我公公一定不会让我把女儿带走的,我总不能给赵家找个上门女婿吧?”

    “倒也是。”李超然叹道,爱莫能助。

    方美玉又道:“这么多年,我几乎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你看我的床多大,可每天就我一个人在这里,就算我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更别说我想找个人抱抱了。”

    抱抱?

    李超然愣住。他忽然觉得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在慢慢的升高,他的体温也在攀升。

    呼吸,他似乎嗅到了很甜的气味。

    “就像你说的,很多人都羡慕我嫁进了赵家,觉得我锦衣玉食,活的很惬意很潇洒,可实际上呢?就因为我是赵家的儿媳,所以我就算再寂寞,再苦,也不能乱来。”

    方美玉打开了话匣子,感慨连连,话里也带着十足的幽怨与无奈:“不怕告诉你,小李,其实这些年,我找过男人,可是他们知道我的身份之后,全都跑了。知道为什么吗?”

    李超然不假思索道:“他们怕赵先生。”

    “对。我公公势力很大。”

    方美玉忽然转身过来,凝视着李超然:“你呢,你怕他吗?”

    李超然猛地一颤,旋即愣住。

    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是在暗示什么吗?为什么她的眼神越来越妩媚,闪出来的光都带着钩子要把人的魂儿给勾走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