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硬汉

极品按摩师 第三百七十四章 硬汉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只见李超然转身对那两位美女言语了两句,美女从袋子里拿出几沓子钱来,学生们站的距离远,看不大清,还都以为是真钱,但是聂欢和赵成看的一清二楚,美女拿出的钱,分明就是天堂银行出品!

    捧着钱,李超然蹲下来拿东西在地上画了个圈,又掏出来打火机,把钱点燃。

    这一幕让学生们都惊呆了。

    “不会吧,他怎么把钱都给烧了啊?”

    有眼尖的同学惊叫道:“根本不是真钱,他烧的是冥币啊。”

    “哇塞,还真是明白,李超然这是……干嘛呐?”

    学生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聂欢脸色抹了墨似的漆黑无比:“李超然,你特么给我玩呢?”

    李超然不理他,一边烧纸一边嘴里念叨个不停:“成少啊,收好钱啊,好吃好喝千万别亏待自己啊,成少啊,钱收好啊——”

    叫魂儿呢这是!

    “哈哈——”

    围观的学生们顿时笑成一片,同时大家也都恍然大悟——李超然根本就是装的,他是故意用这招挖苦赵成呢!

    哄笑声让赵成面红耳赤,怒火中烧。

    “欢哥,他……他特么这是咒我死呢啊!”赵成又委屈又恼火地大叫。

    “草泥马的李超然,我看你今天死不死!”

    聂欢大怒,冲那边两个面包车挥了挥手。

    哗啦——

    面包车的车门当即被人拉开。

    踏踏、踏踏——

    一帮凶神恶煞之徒鱼贯而下,飞快地朝这边跑来。

    每个人手里,赫然拎着片刀。

    唰!

    聂欢原来做了两手准备,身上也预备好了片刀,此时他一把抽出刀来,寒气逼人的刀光令人心惊胆战,学生们不禁纷纷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地又往后退去。

    “给我往死里弄!”聂欢比划着片刀大喝。

    一帮凶徒红着眼扑杀过来。

    “成少啊,钱你可得收好啊,该吃吃该喝喝,别亏待了自个儿啊——”李超然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继续大声叫魂儿。

    大白天,还是在大学门口烧纸叫魂儿,加上那些恶徒,一些胆儿小的女生早就吓破了胆,瑟瑟发抖。

    “完了完了,李超然这下死定了。”有学生低声嘀咕着,他们也都盼着李超然能收拾了赵成,以后看赵成还敢不敢在学校耀武扬威,可惜眼前的情势很明显,李超然,不行。

    嘭、嘭——

    眼看一帮恶徒已经扑杀过去,李超然依旧我行我素地叫魂儿,他身边的两位女士突然出手,同学们都没看清是个什么情况,冲在最前面的凶徒,竟瞬间被打飞了出去。

    “啊——”

    杀猪似的惨叫在空中飘荡。

    噗通!

    六个人同时重重地砸在地上。

    后面还有六个人,见状顿时驻足,噤若寒蝉。

    尼玛,两个女人怎么这么厉害?!

    他们怕了,不敢贸然上前,古筝和古玉可没打算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一个箭步上前,“喝!”纷纷出手,剩下六个人只觉得迎面扑来一阵热浪,瞬间整个身躯便被卷飞了出去。

    历史重演,后六个人一样如同一袋子水泥,狠狠地拍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叫疼,一时半会儿肯定是爬不起来了。

    现场瞬间一片宁静,学生们目瞪口呆。

    “草泥马的!”

    突然一声臭骂,聂欢拎着刀,猛地冲李超然扑杀过去。

    “成少啊,钱收到没啊?”李超然还跟没事儿人似的喊着。

    “然哥小心啊——”学生们见状倒吸一口冷气,暗暗为李超然捏了一把汗,有人脱口大叫。

    唰!

    手起刀落!

    唰!

    突然一只手,轻松松地握住聂欢的手腕。

    聂欢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子,瞪大了眼,看着李超然架着他的胳膊,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此时李超然哪儿还有半点怂样,双目炯炯有神,霸气外露!

    “钱我已经烧给赵成了,能不能拿到,那就是他的事情了。”李超然不徐不疾地说道,“接下来咱们是不是应该谈谈你砸我旗舰店的事情?”

    “草!”

    聂欢不服,抬腿就是一脚。

    嘭——

    明明是踢人的,结果却是聂欢登时飞了出去。

    噗通!

    聂欢狠狠地砸在地上。

    咔嚓。

    “啊——”

    就这么寸,落下的时候胳膊先着地,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导致骨头折断,血瞬间淌了一地,白森森的骨头穿透了皮肉,触目惊心。

    就连有的男生都被吓的倒吸冷气,不敢去看。

    嗖!

    李超然箭步而来,一脚踏在聂欢的头上,居高临下。

    “你砸我的旗舰店,问你要十万,不多吧?”李超然道。

    聂欢居然还是个硬骨头:“我给你麻痹你要吗?”

    “呵呵,能扛过半分钟,我就算你赢。”李超然阴阳怪气地一笑,接而慢慢蹲下,伸手抓住聂欢的肩膀。

    一旁噤若寒蝉的赵成见状倒吸一口凉气,想起昨天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忍不住打起了寒颤。

    唰!

    赵成扭头就跑。

    嘭——

    噗通。

    有东西从他的背后飞了过去,直接砸在腿上,赵成哼都来不及哼一声,顿时迎面倒地。

    古筝拍了拍手,得意洋洋:“想跑?嘁!”

    古玉乐道:“他跑的姿势还真挺恶心的,哈哈。”

    “啊——”

    古玉的话刚落地,那边登时传来聂欢杀猪似的惨叫。

    李超然动用了一丝真气而已,足以让聂欢备受折磨。

    出乎李超然预料的是,聂欢居然硬咬牙扛了一分钟,愣是没服软。

    “可以啊,欢哥,能扛这么长时间?”李超然蹲在聂欢身旁,玩味的笑道。

    聂欢满头大汗,“咯咯”咬牙切齿:“你有本事弄死我!”

    这骨气倒是让李超然有几分欣赏,但是,老聂同志不可一世的劲,他是真看不惯。索性,真气加大。

    这次李超然换了地方,握住聂欢的膝盖,真气灌入其中!

    “呃!!”聂欢突然瞪大了眼,眼白瞬间布满了血丝,无法形容的剧痛,迅速从膝盖那里蔓延开来,仿佛有无数的嗜血虫在他血管里游动,不只要吸光他的血液,更要啃噬他的骨髓!

    三秒后,聂欢疼得已经喊不出声来,他咬紧牙关,吃力地吐出一句话:“有种,你弄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