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三百七十章 顽劣学生

极品按摩师 第三百七十章 顽劣学生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看着给吧。”赵成说。

    吴越撇撇嘴,一边操作转账一边道:“刚好我也刚发了工资,给你转一半儿吧,够意思吧?”

    滴滴。

    赵成手机来了微信消息,拿出来一看,立刻眸光一暗,不爽道:“才特么一千五?几个意思,你工资就三千啊?”

    “嗯,这还是然哥多给了呢,实习期根本没多少工资的。”吴越解释道。

    “然哥?”赵成大笑,揶揄道,“你行啊,老吴,真特么成李超然的狗腿子了?然哥然哥的,叫这么亲?”

    吴越脸一红,尴尬地笑道:“然哥对我不错。”

    “打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话?草。”赵成嗤之以鼻,揣起来手机,“真特么看不起你。哥儿几个,走着!”

    赵成带着俩人大摇大摆而去,留下吴越在风中凌乱。

    他这时候才察觉到,赵成对他的态度完全变了。

    他也没多想,急匆匆上课去了。

    次日一早,吴越起床要去公司,同学王飞忽然来了电话:“越哥,今天孟凡超教授来上课,你来吗?”

    孟凡超是吴越一直都很敬佩的教授,天天盼着他有朝一日能来甘丹大学上一节课,闻声不禁大喜,当即给公司又请了天假,赶往学校。

    ……

    “你特么装什么装啊。”

    学校门口,赵成带着昨天那俩同学,把黄蕾和苗洋给拦住了,各种言语上的轻薄,说了没几句话,赵成还要上手占黄蕾的便宜,黄蕾怼了两句,这货恼羞成怒,叫骂起来。

    王飞赶到,陪着笑说:“成哥,我女朋友和苗洋和然哥关系不错……”

    “草,你特么几个意思,拿李超然吓唬我?”赵成大怒,带着人抬手就打。

    吴越赶到的时候,赵成仨人正围着王飞踹,见状大惊失色,他急匆匆上前把人拉开:“什么情况啊这是?”

    “你别管闲事昂吴越,否则我特么连你一起收拾。”赵成恶狠狠说。

    黄蕾义愤填膺道:“他们仨耍流氓!”

    “草泥马的,真以为你是女的老子就不敢打你了?”赵成大怒,绕过吴越就往黄蕾脸上打。

    吴越赶紧拉住,黑着脸让赵成给他几分面子。

    赵成不屑道:“我特么凭鸡毛给你面子,你特么谁啊?”

    一句话怼的吴越面红耳赤,道:“你什么意思啊,昨天我特么还借给你钱,你今天就给我玩这一出?”

    “借给我钱?”赵成大笑,“你特么跟着李超然跟傻了吧,老子那是卡你钱,懂?”

    “卡我钱?”吴越大怒,“这么说,你是真不把我当哥们儿了?”

    “我把你当个卵!草!”

    吴越年轻气盛,哪儿受得了这个,牟足了劲,一拳头砸了出去,直封赵成面门。

    他也就占了突击的便宜,另外两个人见状立马上手,两拳一脚给吴越掼倒在地,围着他一顿猛踹,赵成红着眼加入其中,不要钱似的专门照头踹。

    苗洋他们吓得瑟瑟发抖,却无能为力。

    最终,吴越被打得休克,赵成留下狠话,扬长而去。

    ……

    “赵成?”急匆匆赶到了医院,吴越还在休克中,宋冬雪梨花带雨把事情说了,李超然一愣,“这名字有点耳熟。”

    “上次你教育越越的时候,不是还有个人吗,那个人就是赵成。”

    “哦……想起来了。”

    宋冬雪楚楚可怜道:“超然……你……”

    李超然情不自禁将宋冬雪揽入怀中,温柔地宽慰道:“放心,这事儿,没完。”

    从医院出来奔往大学的路上,李超然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打给陈小倩,告诉她这边的情况,商量着明天再回老家,一个则打给了熊宇,让他带人大学集合。

    李超然可不是什么圣人,对于赵成这种骨子里都冒坏水的学生,他可不指望能靠讲道理就能教育好。

    吴越这孩子先前和赵成做过坏事,但他本性并不坏,何况他还是宋冬雪的儿子,看见宋冬雪梨花带雨的那一刻,李超然就已经怒火中烧。

    ……

    孟凡超在大学讲课,不少学生慕名而来,偌大的教室坐得满满的,空地还都站满了人,就连教室外边都围着人。

    正绘声绘色地讲课,突然“草泥马的滚开”一声叫骂,打断了教授。

    孟凡超皱着鼻子往门外看去。

    赵成带着两个人,大摇大摆地晃了进来。

    “没打扰你吧教授,呵呵。”赵成阴阳怪气道,“不用管我,你继续讲你的。”

    随后他到了坐在最前排位置的同学那里,踢了踢同学的腿:“让开!”

    同学老实巴交,怕这种恶人,只好老老实实让开座位。

    “这位同学,你也是甘丹大学的学生?”孟凡超黑着脸问。

    “对啊。”赵成腆着脸大言不惭,“我可是我们大学的尖子生呢,不信你问问他们这帮学渣。”

    孟凡超看向其他同学,同学们趋之若鹜,不敢说话。

    老孟心里有了数,道:“我在三十多家大学上过课,还真没见过你这么霸道的学生。”

    “谢谢教授夸奖。”赵成没皮没脸地笑道。

    孟凡超深吸口气,放下手里的粗黑笔,道:“你出去吧,我不会给你这种学生上课。”

    “嘁,你装什么啊,你收了我们学校的钱,不上课能行啊?哼哼。”赵成不以为然地撇着嘴。

    “我在大学上课都是义务性的,从不收一分钱!”孟凡超大怒。

    “啊?那你靠什么吃饭?”赵成故意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卧槽,教授你不会是让你老婆出去挣钱,你吃软饭吧?哈哈。”

    “你!”

    孟凡超从没见过这种顽劣无礼的学生,当即怒火中烧,可他是个文人,根本没有硬拳头。

    他能想到的,就是给学校领导打电话。

    “我倒要看看你们学校领导会怎么处理你这种学生!”孟凡超怒喝着拿出手机。

    “拜托,校长见了我都得喊声爸爸,哈哈。”赵成嗤之以鼻地大笑,“你赶紧讲课吧,否则我让你出不了学校的门知道吗?哈哈。”

    孟凡超不理会,打了电话之后,道:“你敢不敢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赵成!”

    孟凡超给校长报了名字,结果校长说话支支吾吾,最后干脆给挂了,直接给教授干懵了:“这……这到底是什么校长啊这个……”

    赵成大笑揶揄。

    突然,李超然带着人霸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