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笑里藏刀

极品按摩师 第三百三十五章 笑里藏刀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单无双来电话,说是有帮人在极乐按摩店闹事,这些人穿得都人模狗样,但显然都是一帮流氓地痞,故意滋事来的。

    会议让郭丽主持继续召开,李超然急匆匆出了公司,赶往按摩店。

    乘车快到按摩店的时候,就看见门口堵着不少人,其中还有穿按摩店制服的服务员,多半是在给这些人做工作,定睛一看,其中还有商红蕊。

    下了车,李超然靠近的当,有个穿西服的光头,狞笑着居然就要伸手去抓商红蕊的峦峰,嘴里还说着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你干什么!”商红蕊大怒,拍开光头的咸猪手,怒道,“有说就说话,少动手动脚的!”

    “卧槽?我特么摸你,那是给你脸知道吗,烂表子!信不信我让兄弟们砸了你的破店!”光头凶神恶煞。

    商红蕊不屑道:“你别那么狂,等我们店长来了,看你还敢不敢神气!”

    “哟哟哟,我好怕啊,你们店长是特么谁啊?呵呵,告诉你,他要敢来,我特么让他跪下喊爷爷,草!——啊!”

    光头正不可一世地叫骂,突然后脖子被人狠狠地掐住,而且还感觉有什么东西钻进来似的,剧痛无比。

    一声惨呼,光头回头看见一张陌生的脸,咬牙切齿地啐骂:“你特么谁啊,草,给我放手!”

    “你刚才说让我跪下喊你爷爷?”李超然冷道。

    “你就是店长?草泥马的,我看你这店是不想开了,兄弟们,给我干他!”

    周围有十几个人的样子,全都穿着西服,但没有绅士的模样,一个比一个痞气,光头一声令下,这帮人立刻一拥而上。

    李超然气定神闲,运足了真气,浑身一震!

    真气瞬间震荡开去,一帮人瞬间被一股热浪迎面掀翻。

    “疼疼疼!”

    李超然手上再一用力,光头顿时觉得脖子都要碎了似的,哇哇惨叫。

    十秒后,光头老老实实跪在地上:“爷。你是我爷行吗,我知道错了,求放过啊。”

    李超然瞥他一眼,转头问商红蕊怎么回事,商红蕊义愤填膺道:“这帮人莫名其妙,过来就把咱们门堵住了,我问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们也不说,就说在门口等人,跟咱们店没关系。”

    “故意滋事呗?”

    李超然阴阳怪气地笑了笑,俯视着光头道:“说吧,谁叫你们来的?”

    “爷啊,我就是收了人家点钱,过来随便戳点事儿,真没想怎么着……”光头苦着脸求饶。

    “我问你是谁叫你来的,别跟我那么多废话。”

    “我真不知道,有个人给我打电话,给我打了两万块钱,说让我来你们店随便闹点事儿,闹完以后再给我打三万,我看那人这么阔气,啥也没说就先给了两万,就……就来了。”

    李超然拧着眉头,若有所思。

    他隐隐觉得,背后这人,不是针对按摩店,而是针对他。

    “对了!”商红蕊突然跺脚叫道,“还有几个人刚才去无双办公室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闹事的,超然,你快去看看!”

    李超然大惊,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恶狠狠踹了光头一脚,让他带人滚蛋,迅速冲进了店里,直奔单无双办公室。

    推门进来,屋内的情形,却和李超然想的不大一样。

    单无双端坐在转移上,三个人坐在她的对面,一副心平气和谈事情的样子。

    这三个人一样西装笔挺,不过看气质外形,都比刚才那帮光头要斯文的多。

    “你来了。”单无双喜道,“那帮人打发走了?”

    “走了。”李超然看了眼回头看他的三个人,“这几位是?”

    “他们是东国集团的,说是想现金收购咱们按摩店。”单无双道。

    李超然一愣,过去绕到单无双那边:“东国集团……金雪蓉让你们来的?”

    当中那个男人看起来岁数大一些,像是三个人里做主的那位。

    “你好,在下白飞,收购极乐按摩店是集团董事会一致投票的决定,并非是我们金总一个人的决定。”

    白飞这人说话很温和,也很客气,但就是给李超然和不自在的感觉,说白了,这孙子有点笑里藏刀。

    “那你可以回了。”李超然斩钉截铁,“按摩店不卖。”

    “不好意思李先生,据我所知,单小姐才是这家店的真正老板,所以……”白飞意味深长地笑道。

    “呵呵,你知道我是谁?我有告诉过你我姓李吗?”李超然冷道,“还说不是金雪蓉叫你来的?”

    白飞气定神闲道:“我们对按摩店的人事了如指掌,何况李先生你气宇不凡,除了是按摩店的股东之一、首席按摩师之外,我想不到还有第二个人能有您这样的气度。”

    这马屁拍的真特么自然!

    李超然非但不觉得受用,反而还有点犯恶心。

    “你们集团做事还真挺细致。”李超然暗讽道,“那你是不是还把我家祖宗十八代都掌握了?”

    “李先生可以这么理解。”

    “尼玛。”李超然崩溃,“别废话了,这儿不欢迎东国集团的人,赶紧走。”

    “李先生,我刚才已经说了,单小姐才是这里的老板,我想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听取你的建议。”白飞和颜悦色地笑道。

    “他说的,就是我想说的。”单无双笑道,“何况他也是股东之一,当然有话语权和决定权,所以,三位还是请回吧。”

    白飞浅浅一笑,不徐不疾道:“单小姐,李先生来之前,我给您说的事情,还不够清晰吗?”

    “你别拿这些要挟我,就算我放着别的项目不做,我也不会卖了按摩店,懂?”单无双收起了笑容,冷若霜的脸庞,满是愠怒之色,“难道东国集团的人都是厚颜无耻之辈,主人都下了逐客令,还要赖着不走?”

    被单无双如此怒怼,白飞居然还可以保持微笑。

    白飞保持微笑起身,徐徐说道:“单小姐不但人长得漂亮,也很有性格,如果是我们金东国金先生见了您,想必他一定会很想与您交个朋友。”

    “我没兴趣认识他,赶紧走!”单无双不耐烦地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