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跳楼

极品按摩师 第三百三十三章 跳楼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噗通!

    熊宇一退,石头痛的浑身失力,单膝跪地,顷刻间满头冷汗。

    “你什么意思,说!”李超然怒道。

    石头咬紧牙保持沉默。

    他自知不是李超然的对手,但他也绝对不能出卖背后那个人。

    熊宇咬牙切齿道:“然哥,他就是个狼心狗屁的东西!”

    “石头,给我个理由。”李超然冷冷地再次追问。

    石头依旧保持沉默!

    “是金雪蓉,一定是她。”忽然,床上惊魂未定的陈小倩叹道。

    陈小倩哪里猜得到石头会来害她,方才那么锋利的匕首架在脖子上,嗅到死亡的威胁,她怎能不怕?

    然而,在李超然回来的瞬间,她便踏实了下来。

    她知道,只要有李超然在,谁也伤害不了她!

    此时尽管惊魂未定,但有了安全感的她,这一刻居然出奇的冷静,想到了很多事情。

    “被那两个怪人绑在屋子里的时候,趁他们不注意,我带金雪蓉打算跑出去,但是她出去之后……她突然回头,把我推回了房间。”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我一直没有说这件事,因为我始终相信,她是因为太害怕了,怕被人追上,所以……”

    陈小倩这些话让李超然和熊宇双双震住。

    石头依旧低头不语。

    “我看的出来,石头不是狼心狗肺那种人。”

    陈小倩又道:“他如果想杀我,就不会犹豫,你们也不可能有时间有机会来救我。那他为什么要杀我?是有人逼他这么做?如果有人能让他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除了金雪蓉,还能有谁?”

    李超然脸色混黑无比!

    “就因为金雪蓉做了贪生怕死、损人利己的事情,她怕被人知道,所以让你来杀我小姨?”李超然冷冰冰地问道。

    石头还是沉默。

    李超然咬牙,运足了真气,加大了力度!

    “啊——”

    没人能承受这种剧痛,就算是身经百战、受过专业训练的石头也不能!

    石头忍不住发出惨叫,肩膀的骨头似乎都已经成粉!

    “我不想逼你,但你也别逼我!”李超然恨道。

    “还有一件事。”陈小倩忽然又道,“用刀伤我的人,不是那两个怪人,而是金雪蓉。”

    “……”

    李超然再次大惊。

    熊宇忍不住叫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陈小倩苦道:“那个男人在出去之前,把我打晕了,我是后来被刀伤了之后疼醒的,当时我意识不清,也根本不知道是谁伤了我。我现在仔细想想才明白,当时那个男人打晕我之后,他何必又要多此一举用刀伤我?唯一的解释,就是金雪蓉。”

    李超然的怒气值已然攀达顶点!

    “你要保金雪蓉是吧?”李超然咬牙狠道,“我告诉你,你不说话不要紧,但是金雪蓉……”

    “求你,别伤害她!”石头心头猛地一震,失声喊道。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李超然喝道。

    石头冷汗淋淋,苦道:“金雪蓉她只是一时糊涂,李超然,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如果一定要有人负责,那就由我负责!”

    “你负责,你拿什么负责?”熊宇怒道。

    “我……”石头语塞,确实,他能拿什么负责?

    石头悔恨。

    悔恨不该沦陷。

    可他偏偏却又回味昨晚的风雨。

    他一直觉得自己把金雪蓉当妹妹看待,直到昨晚那一刻,他才知道,他对金雪蓉也有着那种渴望。

    野兽般的渴望!

    他后悔,却又回味,矛盾,令他痛不欲生。

    忽然,石头深吸口气,凄然叹道:“李超然,如果有机会见到白玲,帮我告诉她,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我没有资格再说爱她。”

    李超然微微一怔。

    “说心里话,我不知道雪蓉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前她虽然喜欢整人,喜欢耍威风,但她每次说要杀人都只是说说罢了,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我相信,她只是一时糊涂,所以才有了执念。”

    “李超然,陈小倩,熊宇,我谢亢对不住你们,枉为人。我希望,可以用我的命,换金雪蓉一命。”

    “帮我告诉她,我……我再也帮不了他了。”

    最后,石头沉沉地吐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你以为你说这些就可以没事了?”熊宇不屑道,“金雪蓉一个女人,如此蛇蝎心肠,一日不除掉她,我们就不可能一天安宁!”

    陈小倩忍不住感慨万千,扼腕道:“超然救过金雪蓉几次了?她一点不念及这份情义,居然还要……她到底是什么人,她到底是不是人?”

    石头面红耳赤,苦苦地叹道:“有朝一日,她总会明白一些道理。李超然,今天的事情,就在我这里结束它吧。”

    突然,他不顾肩膀上的剧痛,咬牙猛地跳起,一把推开李超然,纵身跳出窗外。

    ……

    医院有人坠楼死亡,韩博收到消息之后,立刻带领属下前往,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件事居然和李超然有关。

    询问了详细过程之后,韩博道:“你小子最近是要疯?只要有人命案,怎么就会跟你有关系?”

    “可能是我最近走背字吧。”李超然苦笑。

    “你小子给我注意点,还有,最近不许离开甘丹,随时接受传讯。”韩博又爱又恨,带着人离去。

    韩博走后,李超然的朋友闻讯赶来,得知金雪蓉指派石头想要杀陈小倩,个个愤慨万分,欲杀之后快。

    李超然明白,石头并非自愿,陈小倩也说,在石头想杀她的时候,眼神特别痛苦和纠结。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痛苦,让石头选择了死亡。

    或许,石头是想用他的死亡,换取李超然对金雪蓉的宽恕。

    但是李超然会宽恕金雪蓉吗?

    ……

    酒店总统套房。

    卧室外立着几个男子,清一色黑色西服,虎躯挺拔,宛若山一般屹立。

    金东国坐在沙发上,皱眉吐雾。

    烟雾之下,是深邃凝重的眼神。

    许久,金东国把雪茄丢下,起身去了卧室。

    “还是跟我回石门吧。”金东国道,“回去之后,我再给你找个可靠的保镖。”

    靠在床头,眼神呆滞的金雪蓉,木讷地摇摇头,道:“我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