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还有个姐姐

极品按摩师 第三百二十九章 还有个姐姐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丽似乎出门挺急的,头发都还有些湿漉漉的:“苗晨给我打的电话,陈总怎么样了?”

    “没事了,手术很成功。”李超然笑道。

    “那就好,上车吧,我送你俩回去。”

    “郭总你送然哥回去吧,我打车回去就行。”

    熊宇执拗的很,李超然和郭丽好说歹说也不上车,无奈,二人只好驾车离去。

    待他们走后,熊宇拦了出租车,却没有回住的地方,至于他去了哪儿,没人知道。

    车上。

    李超然把座椅往后放下很多躺着,哈欠连连。

    “很累吗?”郭丽关心道,“以前从没有见过你这么疲惫。”

    “可能是心累吧。”李超然叹道,“今天遇到两个高手,差点命都给搭进去,加上小倩差点……哎,不说了,好在她没事了。”

    郭丽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酸溜溜地笑道:“看来你很紧张她了。”

    “多新鲜,她可是我小姨呢。”

    “仅仅是因为她是你小姨?”

    “这个……当然啦。”李超然笑得有些不自然。

    “很多人都看得出来,你和陈总的关系……”

    “打住,你不是那种八卦的人啊,嘿嘿。”

    郭丽嫣然一笑:“我只是好奇而已,你不想说就算了。对了,她到底怎么受的伤啊?”

    李超然回忆当时的情形,大概其说了一遍。

    “路西法?这外号还真有够怪的。”

    “上帝家的二儿子,恶魔的创造者,取这么个外号,估计那俩孙子是想把自己当成真的路西法吧。”

    郭丽惊讶道:“你还懂西方这些文化呢?”

    “美剧《邪恶力量》说的,哈哈。”

    郭丽眉开眼笑:“好吧,看你说得这么有趣,抽空我也看一下。对了,照你的意思,路西法就是奔着要陈总命来的?”

    “他想要我们所有人的命。”李超然道,“可惜啊,他太高估自己了。”

    “你不是说,他本来是想对陈总做那种事吗,那他干嘛还要杀她?”

    “……”

    因为疲惫,李超然脑袋都有些转不开圈儿了。

    其实当时陈小倩惨呼的时候,李超然心里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包括现在,也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算了,不说这个了,回去好好洗个澡,抱着你美美得睡上一觉,啧啧。”李超然坏笑道。

    “抱着我?”郭丽一愣,“我有说过陪你的吗?”

    李超然嘎嘎坏笑,轻轻抓住郭丽放在档位上的小手婆娑着,美滋滋道:“你不陪我那我可就找别人了,你确定希望这样?”

    “找就找呗。”

    “你不吃醋啊?”

    “我的字典里就没有吃醋两个字。”

    “那得,我找个女人陪我好了。”

    李超然装模作样地掏出来手机,也没有拨号码,直接放在耳边:“有空吗,过来陪我一晚吧。”

    “你要不赶紧把手机放下,我今天可就真不陪你了,以后也不陪你了。”郭丽酸溜溜地哼道。

    “嘿嘿,就知道你得吃醋。”李超然得意洋洋。

    郭丽白了他一眼,嗔道:“知道你还给别的女人打电话?”

    “我喜欢你吃醋的样子,特美。”

    “有多美?”

    “就是特美啊。”

    “跟陈总比呢?”

    “这个……各有千秋,不分仲伯!”

    “油嘴滑舌。”郭丽娇笑道,侧目看李超然的眼神,满是爱意,乃至宠溺。

    ……

    酒店,总统套房。

    石头送金雪蓉回来的时候,金东国得知他请来的人险些糟蹋乃至害死他的女儿,自责至极,连连扼腕。

    好在女儿能平安无事回来。

    夜已经很深,金雪蓉翻来覆去得睡不着,金东国也害怕她心有余悸会做噩梦,时不时就会推门往里面看一眼。

    “爸,您进来吧。”金雪蓉忽然唤道。

    金东国尴尬地笑了笑,进来解释道:“我怕你做噩梦,所以……”

    “我没事。”金雪蓉坐起来靠在床头,等父亲过来走下后,道,“爸,这次我能活着回来,都是靠李超然。”

    “这……”

    “还有上次,也是他帮我挡了子弹。”

    金东国眉头渐渐蹙起:“我知道他救了你,但问题是,说到底,他也没资格做我的女婿,知道吗?”

    “他肯拿命保护我,怎么就没资格了?”金雪蓉振振有词道,“爸,难道真的等我死了,你才明白我想要的幸福,才是我的幸福这个道理吗?”

    金东国黑着脸不语。

    “当初你和我妈,不也是门不当户不对吗?”金雪蓉道,“我妈当时有没有看不起你?”

    “是,你妈人很好,她甘愿为了我放弃家族的一切。”金东国道,“但你也知道,就因为我和你妈的执念,导致你姐姐至今都下落不明!”

    “我姐姐……爸,从小你就告诉我,我还有个姐姐,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一言难尽,我也不想提了,总之……”金东国端起了父亲的威严,“你和李超然做普通朋友我不反对,但是谈恋爱,绝对不行。你要觉得亏欠他,可以给他一笔钱,甚至我还可以停止对他的制裁,乃至助他一臂之力,扩大公司。”

    “不要!”金雪蓉激动道,“爸,我想和李超然谈恋爱不假,但是我绝对不要他的公司翻身!”

    “为什么?”金东国糊涂了。

    “不为什么,总之……算了,爸,你去休息吧,我累了,想睡了。”

    金东国摇头苦笑,只好起身走人。

    等父亲走后,金雪蓉拿出了手机,给石头发了个微信,不一会儿,石头穿着睡衣,打着哈欠来了。

    “怎么了金小姐?”

    “石头哥,你过来坐。”金雪蓉娇笑着招手。

    石头过来坐下,关心道:“是不是还怕,睡不着?”

    “不是……石头哥,你做我的保镖,已经五年了吧?”

    “嗯,怎么了?”

    “说心里话,石头哥,你比我以往任何一个保镖都要有本事,都要……帅。”金雪蓉居然还带着几分羞涩。

    石头糊涂了:“好端端的,干嘛提这个呢?”

    忽然,金雪蓉抓住石头的手,轻轻地婆娑,千娇百媚道:“说实话石头哥,你有没有想过……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