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看淡生死

极品按摩师 第三百二十八章 看淡生死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小倩伤势很重,尖刀几乎全部没入她的小腹。

    光滑细嫩,无可挑剔的娇身,寸缕不遮地躺在李超然眼前,如此完美的女人,难道真的就要香消玉殒?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李超然咬牙说道,与其说他是在宽慰陈小倩,倒不如说他是在宽慰自己!

    他没有利用按摩和真气治疗过这种外伤,他试图在脑海里那些本不属于他的记忆中挖掘,却得不到任何与之有关的信息。

    没有,是不是就说明不可行?

    不可行也得行!

    陈小倩伤势太重,根本不够时间送往医院,李超然只能赌!

    深吸口气,李超然屏气凝神,开始调动全身的真气。

    尖刀在拔出的瞬间,势必会造成强出血的情况,李超然首先要赌的,就是看真气是否可以止血。

    真气可以治人,也可以伤人,理论上来说,真气也可以控制血管。

    这只是理论。

    不停地给自己打气,李超然小心翼翼地抓住尖刀。

    “嗯……”

    手刚触碰到尖刀,陈小倩便忍不住痛哼起来。

    “忍一下,小倩,相信我,一定会没事的!”

    “呼——”

    长吁口气。

    唰!

    尖刀拔出,血登时狂流!

    李超然急忙把手捂住伤口,不停地灌入真气,同时,另一只手对穴位进行力度恰到好处的揉按。

    几秒之后,血流明显减小,乃至有彻底止住的趋势。

    李超然心下大喜,立刻加大了真气。

    陈小倩眉头紧蹙,脸色依旧煞白,疼痛让她微微地扭动娇身,宛若蛇一般柔软。

    一分钟之后,血成功止住,然而李超然发现,真气根本没办法彻底治疗伤口!

    真气没办法治疗物理伤害!

    豆大的汗珠顺着李超然额头不停的淌落,内心的忐忑与不安,让他头皮都有些发麻。

    大脑高速运转,却依旧束手无策。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焦灼!

    李超然咬牙自语,老天爷,你让我获得真气,利用真气治好了我母亲,为何此时又不让我用真气救好小倩?

    倘若小倩有什么三长两短……

    他不敢往下继续想。

    眼下好在止住了血,李超然最后把更多的真气灌入其中,然后褪下衣服给陈小倩裹上,抱起她急匆匆冲了出去。

    ……

    手术做了足足将近六个小时,李超然等人焦虑不安地等在手术室门外。

    吱呀——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

    李超然等人火速围上,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大夫,我小姨怎么样了?”

    医生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展颜笑道:“手术很成功。”

    呼——

    李超然终于可以彻底松一口气了。

    熊宇和石头也欣喜至极,不禁拍手叫好。

    没人注意到,金雪蓉坐在那边,心事重重。

    “对了,我想问下,你们谁帮病人止血了?”医生忽然很是好奇地问道。

    “我。”李超然道。

    “你用什么办法给她止血的,方便给我说说吗?”

    “这……是按摩。”

    “按摩?”医生一愣,旋即很是不爽地白了李超然一眼,冷道,“开什么玩笑,按摩止血,呵呵,不愿意说就算了!”

    “……”

    李超然无语,心想真的是按摩啊,只是利用了穴位和真气罢了,你怎么就不信呢?

    这时护士把陈小倩推了出来,送往病房。

    病房是四人间,其他病号都有不少家属陪床,环境很乱。

    “护士,有单间病房吗?”出了病房,李超然拦下护士问道。

    “有这么一个床位就已经很不错了,爱住不住。”护士摆着二五八万的脸,不耐烦地摆摆手,扭头扬长而去。

    “尼玛。”熊宇这暴脾气哪儿受得了这个,“然哥,你说现在医患关系这么紧张,是不是都是这种人给闹的?”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李超然摇头叹气。

    今天一天李超然都无比紧张,压力超大,现在总算松了口气,异常疲惫,也没有心思和护士计较这些。

    ……

    九点多的时候石头先带金雪蓉回去了,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李超然精神萎靡,坐在那又怎么也睡不着,实在难受。

    “然哥,我在这看着陈总,你赶紧回去休息吧。”熊宇打着哈欠,“公司现在事情也多,你可不能累垮。”

    护士也说陈小倩可能明天才会醒,而且熊宇说的对,公司现在还面临金东国的制裁,不少事情都得李超然亲力亲为去处理,这个节骨眼,他不能倒下。

    “你也累了一天了。”李超然拿出手机,“让苗晨或者张龙谁的过来吧。”

    熊宇点点头。

    让李超然没想到的是,十二点多,苗晨居然带着方美玉来了。

    “我照顾小姨不大方面,所以就叫美玉来了。”苗晨红着脸解释。

    方美玉也挺尴尬,站在一旁,双腮绯红,也不敢去看李超然一眼。

    “行吧,那辛苦你们了。”李超然也觉得有点尴尬,干脆没主动给方美玉打招呼,和熊宇起身离去。

    从医院出来,熊宇开始了八卦,追问苗晨带的那个女人是谁,看岁数,应该比苗晨大不少呢。

    “不该问的事儿别乱问,还有啊,下次见了苗晨,别说这事儿。”李超然叮嘱。

    “我就是好奇。”熊宇摸着头嘎嘎笑道。

    “对了。”二人到了医院大门口等出租车,李超然忽然道,“你和石头的事儿,打算怎么处理?”

    熊宇一愣,苦道:“我也不知道了,哎,他杀了我们连长,可是今天……哎!”

    李超然也理解,熊宇和石头并肩作战,也算是建立了一点交情,熊宇不是冷血动物,让他再恨石头,很难。

    “我说句心里话,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非洲都经历了什么,但我起码能理解,在战场上就是你死我活,所以生死的事儿……能看淡就看淡一些吧。”

    “哎,当初连长对我不错……算了,这事儿慢慢再说吧。”熊宇叹气,拿出来烟给李超然递上,俩人一起点上,吞云吐雾。

    滴滴。

    不远处忽然开来一辆红色现代,到了二人面前稳当当地停下,车窗放下,一张美到一塌糊涂的脸庞,印入眼帘。

    “你怎么来了?”李超然又惊又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