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陈小倩重伤

极品按摩师 第三百二十七章 陈小倩重伤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特么胡扯淡!”熊宇闻声大怒,咆哮道,“我们陈总怎么可能会拦着你!?”

    大怒之下,熊宇扑上前,大有动手的意思,石头见状立刻冲过去,把熊宇拦住:“你冷静一下,事情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

    “石头说的对,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金雪蓉,你还记得在哪个房间没有?快说!”李超然急道。

    李超然感觉到六楼有真气波动,他也可以大概分辨出房间所在,但并不是很具体,如果是金雪蓉直接道出房间号,那肯定是会节省很多时间。

    然而,金雪蓉却道:“我,我太害怕了,根本没注意……”

    “那大概在哪儿你总该知道吧?”熊宇急道。

    金雪蓉哗啦啦得掉着眼泪,可怜巴巴道:“我真不知道,我……我好怕,脑子里一片空白……”

    “尼玛!”熊宇压根不信这一套,急红了眼。

    踏踏、踏踏。

    石头刚要再去拦住熊宇,那边突然传来脚步声。

    “你这个表子!”李超然看见追过来的女路西法,当即目中喷火,杀气腾腾,咬牙箭步冲上前去。

    此时,他绝对有杀人的心!

    “你怎么知道在这?”女路西法看见他的瞬间,色变的同时,下意识地驻足,突然,她脑中一道光闪过,想到了什么,“你……你能感应到真气?”

    “我能感应到你麻痹!”

    李超然怒火中烧,哪里肯跟她废话,拳头凝聚了所有的真气,直拳砸去!

    女路西法大惊失色,立刻用双臂招架。

    嘭!

    拳头砸中女路西法的胳膊,一声巨响,居然还有热浪向四方滚出,只见女路西法一声惨呼,整个人登时飞了出去。

    更可怖的是,她的胳膊瞬间骨折,白森森的骨头从皮里钻了出来!

    噗通!

    女路西法狠狠地拍在地上,骨折的双臂让她痛不欲生,“啊啊”惨叫。

    怎么可能,他的真气怎么如此霸道!

    在某种情况下,人的愤怒可以挖掘比平日里强很多倍的潜能,李超然此时便是如此!

    愤怒,让他真气大增,哪怕女路西法也有真气护体,也挡不住他的霸道一击!

    踏踏!

    李超然箭步上前。

    “别,绕我一命……”

    李超然绝对霸道的力量让女路西法品尝到了死亡的威胁与恐惧,登时吓的瑟瑟发抖,脸部扭曲。

    “哪个房间,说!”李超然上前,狠狠地薅住她的头发,此时他才不会怜香惜玉,拳头牟足了劲,但凡她再啰嗦一个字的废话,他便要夯碎她这张大红脸!

    “在……在……”

    女路西法瑟瑟发抖,吞吞吐吐。

    “老婆!”

    突然,前面不远的一个房间里蹿出一道人影——女路西法的惨叫声无比凄厉,男路西法哪儿还有心思做别的,当即跑出来一看究竟。

    怒吼着,男路西法疾步奔来。

    “草泥马,我弄死你!”

    李超然对男路西法的仇恨深似海,看见他的瞬间,异常暴怒,撒开女路西法,红着眼便迎面冲了过去。

    “伤我老婆,我要你的命!”男路西法也异常愤怒,运足了真气,想要与李超然硬碰硬。

    “老公小心,你不是他的对手!”女路西法大惊失色。

    只见两个真气修炼者,双双释放出各自全部的真气,真气环绕在各自周身,隐隐快速地波动。

    嘭——

    两个拳头,正面相撞!

    哗——

    瞬间,热浪荡起!

    “呃——”

    李超然原地不动,男路西法却被强大的冲击力打飞。

    噗通!

    和他的妻子一样的命运,男路西法狠狠地拍在地上,他立刻想要爬起来,可是手撑地的时候,刺骨的剧痛顿时袭来,他这时才发现,手骨竟然被强大的真气震碎,还有半截骨头,穿肉而出!

    “这怎么可能!?”男路西法冷汗直冒,胆战心惊地看向李超然。

    踏踏!

    李超然箭步冲过来,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薅住其头发,凝聚了真气,对准了脸,“咣咣”两拳下去,男路西法面目全非,意识也瞬间模糊。

    “草泥马的!”另外一边,异常愤怒的熊宇和石头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围上女路西法,咣咣就是一顿狂踹。

    女路西法此时受伤不轻,真气凌乱,无法凝聚,两个特种兵出身的兵王力气非普通人可比,几下便给她踹的奄奄一息,口吐白沫。

    直到两个恶人瘫在地上一动不动,李超然和熊宇他们才停下手来。

    “然哥,先救陈总。”熊宇上前道。

    石头这时忽然一愣,嘟囔道:“金小姐呢?”

    “啊——”

    某个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惨呼。

    是陈小倩!

    李超然大惊,立刻判断出是哪个房间,箭步而去。

    冲进房门,屋里的情形,宛若一记霹雳,直接迎头劈来。

    陈小倩腹部,赫然插着一把尖刀,血染红了白色的床单。

    李超然浑身一震,失声大叫:“小倩!!”

    陈小倩的俏脸扭曲着,脸色煞白,同样煞白的口唇微微牵动,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最终也没能吐出半个字来。

    跟着跑进来的石头和熊宇大惊失色。

    “金小姐,这到底怎么回事?”石头看了眼蜷缩在墙角,浑身发抖的金雪蓉问道。

    金雪蓉颤颤巍巍地哭道:“我……我不知道,我一进来,她……她就这样了,肯定是那个男人,肯定是他想要害死她……”

    “然哥,快送陈总去医院吧!”熊宇苦着脸喊道。

    李超然脑子乱糟糟的,不停得嗡嗡作响。

    他深吸口气,屏气凝神,观察了下陈小倩的伤势,道:“去医院来不及,刀插的太深。你们先出去,我试试看能不能帮她疗伤。”

    “这……这能行吗?然哥,这里什么医疗器械都没有,你怎么……”

    “出去!”李超然怒吼。

    石头面色凝重,上前扶起金雪蓉,道:“老熊,咱们还是先出去吧。”

    熊宇黑着脸,咬着牙,心里跟有把刀在插似的,剧痛无比。他特别害怕陈小倩出事,可他对此又无能为力。

    无可奈何,熊宇只好暂时和石头、金雪蓉先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