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十八章 路边的面包车

极品按摩师 第二十八章 路边的面包车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雅茹心情挺复杂的,知道李超然来了,第一反应居然是惊喜,甚至还要兴高采烈的要主动出来接他。

    一出门,她有点嘀咕了,自己这是怎么的了,明明很憎恶那个该死的按摩师,怎么他来了,自个儿这么开心?

    正嘀咕呢,忽然听见有人骂街,往小区门口一看,保安正在跟人争执,气势汹汹的挥着棍子吓唬人,再靠近了一看,原来正是李超然。

    保安可真是凶,拎着橡皮棍就想往李超然头上招呼,那棍子打在头上,不死也得半残。好在保安也知道轻重,光是吓唬,但他抬腿踢人却是不含糊。

    看见李超然被保安欺负,赵雅茹忽然停下了脚步,坏笑着静静观望,还偷偷为保安加油助威:“打他,打他个讨厌鬼!”

    心里想:话说这个李超然按摩是有两把刷子,可就是太窝囊了,被保安那么推搡也不知道还手,真是废物。

    保安肯定不是李超然的对手,问题是李超然也觉得保安不容易,不想对他出手,这才节节后退、处处避让,这才给赵雅茹造成“窝囊废”的误会。

    “你再都动我还手了啊。”李超然又退了两步,没好气的警告。

    保安哪儿怕他这个,啐了一口唾沫骂道:“装哔的货,草!赶紧滚!”

    “你确定要我滚?”李超然气鼓鼓说,“我要走了,赵国儒问起来,我怕你担不起吧?”

    “卧槽?你没完了是不是啊?”保安气急而笑,“你刚才不是说给赵先生的电话了吗,人呢,赵先生人呢?电话呢?一个电话也没有,你他妈装起来还没完了?”

    李超然也好奇,赵国儒说打电话的,怎么还不打?

    正要好奇的往里面看看——要是李超然往里面望望,兴许就能看见躲在小树后面看好戏的赵雅茹了,可他刚有这个念头,身后突然传来两声车喇叭的声音。

    一辆崭新华丽的红色宝马在不远处的路口,正要往这边拐过来,只是因为前面有个面包车挡住了去路走不了了,这才按了喇叭。

    保安看见宝马,立马精神了起来,还特地整理了下衣装仪表。做这里的保安就得认识这里每个车主的车子,而且业主进出,都得礼貌敬礼,毕恭毕敬。这是做这里保安的必要条件。

    然而,李超然却眉头拧了起来。

    他注意到一件怪事。

    那辆面包车前面没有任何阻碍物,更没有红绿灯,问题是,它停的也不是路边。而且,任凭身后红色宝马怎么按喇叭,面包车就是无动于衷,死活都要挡住去路。

    李超然越发觉得不对劲,不由自主的慢慢靠近过去。

    保安见状吓了一跳:“你想干啥!?”

    李超然不理他,我行我素的往面包车和宝马靠近。

    宝马车主终于不耐烦了,开了车门下来一探究竟。

    车主是个美女,目测有四十岁上下,尽管岁月在她面上留下一丢丢的痕迹,但是却没有对她的美貌造成任何影响,绝对是风华绝代的那种女人。

    “喂,干嘛呢?”

    美女车主十分无语的到了面包车司机位置,敲了敲窗户质问。车膜是纯黑的,看不见里面,面对质问,里面没人回应。

    怎么搞的?美女又气又好奇,贴着窗户看了看里面,发现里面司机的位置居然是空的,副驾驶上倒是坐着个人,戴着耳机在听歌,还在轻轻的晃呢。

    美女的气不打一处来,念叨:“怎么搞的,把车停在这儿,不左不右的挡着路,司机还给走了!?”

    无奈,她只好从车头绕过来,使劲敲敲副驾驶的窗户继续质问。

    “那是我们的业主,你可别骚扰人家!”保安本身就觉得李超然是个疯子、装哔货,搞不好还是个精神病,这会儿见他无缘无故往美女车主那里去,就更慌了神,生怕他对美女车主有不雅的举动,于是上前想要给他拽住。

    李超然皱眉道:“你没觉得不大对劲?”

    “啥就不对劲了?”保安没好气的很。

    这时,面包车的车门突然哗啦一下子打开,迅速跳下来两个蒙着脸的人,不由分说,强行拽着美女车主就往车上扔。

    “啊,救命啊!”

    美女车主大惊失色、尖叫、挣扎,可她的力气根本不够用,眨眼就被俩人掳上了面包车。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保安都傻了,等面包车的车门关了,他才反应过来,一拍大腿:“卧槽,坏了!!”

    再看“精神病”,突然离弦之箭般蹿了出去。轰轰——发动机的声音骤响,原本在副驾驶上装哔听歌的人已然挪到了司机的位置,踩了油门就要跑。

    嘭!

    车轮子刚开始转动,突然挡风玻璃发出巨响,吓的司机陡然色变,定睛一看,车前立着个年轻人,面色冷峻的瞪着他。

    司机大骂:“草泥马的,找死!”

    他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但绝对是多管闲事的主,不由分说就要踩油门撞死人,可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步,对方突然挪到了车旁,嘭的一声巨响,驾驶位上的玻璃居然应声碎裂,玻璃渣子哗啦啦的扑了司机半脸。

    司机惊的大叫,还没反应过来,头发就被人薅住了,在惨烈的惊呼声下,硬是被人从车窗拽了出去,像是一袋子面粉,重重的跌在地上。

    “草——呃!”

    司机还不服气开口大骂,李超然突然抬腿就是一脚,硬壳壳的踹在其面门上,司机登时闷哼,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这时候把美女掳上车的俩人才回过味儿来,臭骂着摸出了开刃的西瓜刀,开门就想让李超然血溅五步,可惜俩人十秒都没坚持到,就宣告战败,倒地不起。

    李超然忙把吓坏了的中年美女搀扶下来:“小姐,你没事吧?”

    美女脸色煞白,牙齿都在打架咯咯作响,目光呆滞的说不来了话。

    “妈!”

    突然,赵雅茹急匆匆跑了出来,神色慌张,忧心忡忡的扑过来叫道:“妈,您怎么样??”

    李超然顿时愣住了,不会吧,这女人是她妈?好家伙,看这位女士也就四十岁左右,赵小姐也是二十岁左右,他们家生娃都这么早吗?

    突然一声车啸声,面包车疾驰而去,若不是地上残留好多玻璃渣子,很难相信刚才这里险些有人被绑。

    李超然也是被惊呆了,注意力分散,这才给了绑匪逃走的机会,就连那个昏死过去的绑匪也一并被同伙弄上了车。

    赵雅茹心系母亲的安危,急的都要哭了,这时候保安跑过来:“你们,你们没事吧?”

    说话他还特别特别复杂的眼神看了眼李超然——好家伙,刚才这哥们儿的一举一动,保安看了个一清二楚。想想刚才自己居然跟对方耀武扬威的要干架,保安都觉得背后一阵发凉,后怕的要死要活。

    保安也奇怪,这哥们儿居然这么厉害,刚才干嘛愣是不还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