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声枪响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声枪响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邓封侯年轻时候靠拳头打天下,也没少挨打,但即便是被人砍伤,那种痛都远不及此时这种痛苦的十分之一。

    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剧痛。

    与此同时,方才偷偷跑出去找人的马仔,领着人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被他喊来的人叫马永峰,外号疯子。

    一个人的名字可能会错,但是外号绝不会错,他绝对是名副其实的疯子,每次干仗要没有人拦着,非得闹出人命不可。

    “你特么要敢骗我,我废了你!”马永峰一边往公司赶,一边骂骂咧咧地警告。

    在他看来,有人敢在公司找邓爷的事?那根本没可能!

    但问题是,马仔也不像是有胆子骗他的,这就让他有点糊涂了。

    马仔苦道:“是真的,我们涛爷都被那小子打晕了!”

    “不会吧,越说越特么邪乎了。”马永峰不以为然道,“该不会是付涛那小子整蛊我呢吧?”

    一边说话一边脚下生风赶到了总经理办公室,见门没关,马永峰大步流星便冲了进来。

    一进来,马永峰便愣住了。

    眼前的一幕,他就算相信母猪会爬树,也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邓爷是他唯一敬佩的人,此时此刻邓爷,居然跪在地上!

    这还是风光无限,说一不二的邓爷吗?

    这不明摆着就是个孙子吗??

    “你放心,我绝对说到做到。”邓封侯彻底怂了,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一边抹着满头的大汉,一边苦道。

    他也是真糊涂了,李超然这货到底用了什么法术,居然让他那般痛不欲生。

    面对这种痛苦,再硬的汉子也得认怂。

    “再有下次,我保证你会活生生的疼死,记住没?”李超然居高临下地冷道。

    “记住了!”邓爷似乎不大习惯装孙子,说话都没点悻悻的味道。

    “邓爷!”

    马永峰感觉人生观都要被眼前的一幕给震碎了,又急又气地喊道:“这人谁啊,什么情况这是??”

    “你不用管!”邓封侯脸色阴晴不定,咬牙狠道。

    作为大佬,被兄弟看见如此丢人的一幕,他恨不得抹了脖子死了得了!

    他也不指望疯子能帮他找回面子——他总算是知道了,李超然这小子,太牛逼,疯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这……”马永峰云山雾罩的,彻底蒙圈了。

    按理说邓爷肯定不会给人下跪,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对方又是个年轻人,他到底有多厉害,居然逼的邓爷如此卑微??

    “就这样,我希望你做到做到。”

    李超然觉得差不多了,留下一句警告,转身便往外走去。

    “等等!”

    马永峰忽然挡住他的去路,咬牙狠道:“你谁啊你,来干什么的,是你打付涛的?!”

    “你们邓爷都给我下跪了,你觉得我是谁?”李超然玩味的笑道,“你该不会还想跟我比划比划吧?”

    马永峰勃然大怒:“草!在我疯子面前你特么还敢嚣张!?我弄死——呃!”

    疯子不愧是疯子,说炸就炸,比炸药都炸的快。

    但他晕的更快。

    刚炸锅要动手,李超然先发制人,速度极快,“嘭”一拳头砸过去,直接封其面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疯子哥便倒地不省人事了。

    疯子哥像是风,登场快,退场更特么快。

    “邓爷,以后好好管管你的人,别没事就乱冲人嚷嚷,容易惹事!”李超然回头冲愕然的邓封侯甩过去一句话,扬长而去。

    “咯咯、咯咯”

    邓封侯恨恨地咬着牙,牙都要硬生生咬碎了。

    今天绝对是奇耻大辱!

    “邓爷,您快起来。”马仔慌张张的跑过来扶他。

    “滚开!”邓封侯起身一脚给他踹开,气急败坏地踹桌子椅子泄愤,之后,他立刻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通,邓封侯恶狠狠地叫道:“把史密斯给我找来!让他给我宰个杂种!要多少钱让他随便开!”

    ……

    几天下来,邓封侯没有再派人滋事,纯然和佳慧的合作洽谈进行的非常顺利,不久后双方签下了正式合同,待李超然他们回去之后便会安排人发货。

    与此同时,邓封侯和向天冲的合作也正式展开,甚至比李超然预料的还要快,在他们还没回家之前就收到消息,最美公司的产品已经进驻天下无双的每一家门店开始销售,宣传力度也相当给力。

    为了能尽快占领香港市场,李超然决定动身回家,回去的头一天晚上,几人应邀与沈佳慧共进晚餐,除了李超然、陈小倩、郭丽和丁悦之外,还有后来赶来香港帮忙的苗晨和熊宇。

    饭桌上,熊宇一直怨声载道:“我来是想大展拳脚的,结果可好,这几天都无聊死我了,然哥,你说的那帮混混都死哪儿去了,怎么就没冒出来两个让我练练手啊?”

    “不打架你就皮痒?”身旁的苗晨恶笑着调侃道。

    “怎么着,你想帮我热热身啊?”熊宇煞有介事地活动起了手腕、脚腕。

    大家伙正说说笑笑,忽然有人推门进了包房。

    看见来人,李超然他们不禁蹙起了眉头,反应最大的,当属沈佳慧。

    “你怎么来了?!”沈佳慧如今看见火镰就反感的不行。

    上次火镰给沈佳慧下药,打那之后沈佳慧就对他不理不睬,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想不到今天陪伙伴们吃饭,这货不请自来,摆明了找不痛快。

    火镰双臂抱怀,阴阳怪气道:“放心,我不是来找你的,现在我对你是一丁点兴趣都没有!”

    “那我还应该谢谢你才对了?”沈佳慧讥讽道。

    “我没空理你。”火镰白她一眼,扭头冲李超然说道,“姓李的,我来是要告诉你,你的通行证马上就要到期了,你再不滚回内地去,我保证让你好看!”

    李超然眨巴眨巴眼,啼笑皆非:“你专门跑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几个意思昂?”熊宇一看这架势立马来劲了,起身狞着脸说道,“这货是找刺挠呢吧?然哥,让我摆平他得了?”

    “别,他是……”

    砰——

    突然,一声枪响打断了李超然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