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五十章 曾经是敌人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五十章 曾经是敌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超然笑道:“很简单,以后不要再跟我玩下三滥的手段,如何?”

    他没有居高临下,反而是好说好量的口吻,像是再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对人没有丝毫的威慑力。

    “没问题。”邓封侯答应的很爽快,面带笑意。

    “真的没问题?”

    “当然。”邓封侯似笑非笑道。

    “很好。”李超然起身,“我最恨人出尔反尔,所以你最好言而有信,否则的话,我不仅仅会把你的犯罪证据交给警方,还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明白?”

    “你是在威胁我?”邓封侯不屑地冷笑。

    在香港,没人敢威胁邓爷!

    “我就是在威胁你,不可以?”李超然的笑容突然消失,冷峻的面庞上仿佛写着“冷酷”二字。

    邓封侯面色凝重,深吸了两口气,这个过程中下意识地看了眼四爷。

    四爷是什么人物他心知肚明,现在就连四爷都吃了李超然的亏,这小子,不简单。

    深思熟虑后,邓封侯决定暂时隐忍。

    “好,我记住你说的话了,你可以走了。”邓封侯浅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超然起身而去。

    “等等!”邓封侯突然起身,指着郭丽说道,“你可你的朋友可以走,但是郭丽不能走!”

    同时,门外突然冲进了好多人。

    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家伙,面目狰狞无比,一进来便把李超然等人团团围住,每个人都散发着腾腾杀气。

    只要邓爷一声令下,他们就会不计后果的开打!

    李超然根本不把这帮人放在眼里,很不屑地瞄了一圈,冷道:“她也是我的朋友。”

    “我不管她是不是你的朋友,哪怕她是你的女人,今天也要把她给我留下!”邓封侯不容置疑的口吻。

    郭丽气定神闲的很。

    她知道,李超然绝对绝对不会把她丢下。

    “如果我非要带她走呢?”李超然不屑地问道。

    “你看清楚了,这里都是谁的人!”邓封侯霸气十足,声色俱厉道,“我一句话,就能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嗖!

    话音刚落,李超然突然动了。

    他竟化作一道闪电,从茶几上冲了过去。

    所有人眨眼的工夫,李超然已经冲到了邓封侯面前,锁住他的喉咙!

    要知道他有真气傍身,只要真气凝聚在手指,力大无穷,绝对可以轻松松的捏碎邓封侯的喉咙!

    唰!

    邓封侯和他的人脸色顿变,黑沉无比。

    “特么的,放开邓爷,否则砍死你!”小弟们叽叽喳喳地叫嚣,狠狠地比划着手里的武器,可就是没人敢贸然上前。

    邓封侯黑着脸示意小弟们安静,旋即冷道:“李超然,你以为这样就能唬住我?”

    李超然嘴角一翘,露出一抹邪笑,暗中凝聚真气至手指,稍稍用力!

    “呃!”邓封侯登时窒息,咽喉传来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痛。

    “我想要你的命,很容易。”李超然笑着收回了真气,傲然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能不能带郭丽走?”

    邓封侯感觉有股寒意从骨髓里冒了出来,冷遍了全身!

    邓爷出来混了这么多年,压根就没见过如此霸气之人!

    “可以!”邓封侯咬牙不甘心地点头。

    李超然带着朋友离开,纵然满屋子都是邓爷的人,基本上也等于是个摆设,压根就起不到任何震慑的作用。

    这是邓爷混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被硬生生的打脸!

    “邓爷,真就这么放他走了?”有小弟上前不甘心地说道,“要不我带兄弟们追上,废了他!?”

    嘭!

    噼里啪啦!

    “啊——”

    这位小弟是真不开眼,看不出来邓爷懊恼至极,偏偏上前多嘴,当真也是活该被邓爷用酒瓶开了头。

    “邓爷。”向天冲老脸很烫,感觉又一次被李超然活生生的打了脸,“这事儿你看该怎么办?”

    邓封侯咬牙切齿,目露寒光,沉声说道:“原本我还不打算闹出人命,现在看来,这小子是自寻死路!”

    小弟们见状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踹一下。

    一旁灰头土脸的谭旭都禁不住得倒吸一口冷气。

    上次邓爷动杀气的时候,灭了对方一家六口,至今谭旭想起来当时的画面都忍不住要打寒颤,手段之残忍,就连谭旭这种见惯了血腥的人都为之胆颤。

    ……

    “就这么放过邓封侯,你甘心吗?”回酒店的路上,郭丽忧心忡忡地问道,“他这个人瑕疵必报,这次你当众打他的脸,他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李超然撇着嘴无奈道:“我也知道,但问题是,我总不能真杀了他吧?”

    “那倒也是。”郭丽叹气道。

    丁悦道:“然哥,要不然咱们回家吧,在香港太特么危险了卧槽。”

    想想被抓进那个小屋子里,老丁这肝儿都会跟着颤。

    “他要就这么回去,那他就不是李超然了。”郭丽意味深长地笑道。

    陈小倩一怔,很复杂地看了眼郭丽,红唇微动,欲言又止。

    “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然哥了?”丁悦这货也没个眼力劲,压根没看出来陈小倩复杂的反应,腆着脸调侃着问道。

    郭丽脸色微微一红,浅笑道:“你可别忘了,我和他曾经是敌人。”

    “曾经是敌人,那现在呢?”丁悦贱笑着问道。

    “现在是朋友。”

    “哪种朋友?”

    “你是不是欠抽了?”郭丽佯怒道。

    “嘿。”丁悦瞄了眼郭丽的精致五官和那被饱满撑得老大的衬衫,不断得吞口水,不过他不是然哥,也就只能看看而已。

    郭丽佯装不见——她早就习惯了雄性生物看她的眼神,好像把她当猎物似的。

    “对了郭丽,你和我们一起去酒店吧,大家住一起还有照应。”李超然忽然道。

    郭丽不假思索,欣然同意。

    ……

    酒店房间内。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郭丽一坐下来便正色问道,“具体的计划,有吗?”

    “商业方面你比我在行。”李超然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笑眯眯地说道,“这方面就交给你了,如何?”

    郭丽故作认真:“我有说过会帮你吗?”

    “怎么,你不打算帮我?”李超然盯着郭丽的领口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