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欲哭无泪的小弟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四十五章 欲哭无泪的小弟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厂房内,方才一个比一个慵懒的小弟们此时集结在了一起,还都拎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摇头晃脑、异常挑衅地盯着来人。

    “谭旭呢?”

    李超然面对这三十多人,丝毫没有压力。

    如今他可以利用真气护体,这帮蝼蚁,自然不放在眼里。

    “让开!”

    辉仔推开众小弟,拎着一把明晃晃的片刀,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往小弟们前面一站:“哟,这不是郭小姐吗,怎么着,知道邓爷现在要办你,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郭丽气势不弱,冷笑道:“我是看来看你们怎么丢人的!”

    “挖槽!”辉仔不屑道,“我告诉你,姓李的他今天就甭特么想活着走!至于你!邓爷已经发话了,谁抓到你谁就可以随便玩!哼哼,我现在这么多人兄弟,够让你爽了吧?哈哈!”

    一帮小弟附和着恶笑,还别说,人多了笑声都格外震慑人心。

    “少特么废话了你。”李超然不耐烦地说道,“赶紧的,让谭旭给爷滚出来!”

    “草!姓李的你特么也太狂了!四爷的名讳是你可以叫的!?”辉仔拎刀横指,骂骂咧咧道,“我告诉你,别特么以为你练过两下子就可以狂,今天我这帮兄弟非得收拾了你不可!”

    话音一落,辉仔顿时一愣,云山雾罩。

    李超然竟迎面疾步而来。

    郭丽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去拽,可惜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看着李超然异常嚣张地走了过去。

    所有小弟都懵了,怎么的,这小子主动求死呢这是?

    到了辉仔面前不足半米的地方,李超然驻足,神色冷冽,一字字说道:“我已经来了,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收拾我?”

    狂!

    是真狂!

    辉仔混这么久了都没见过如此狂傲之人,难道他看不见这这么多人在这呢吗?就算一人一口唾沫,也足够他喝一壶的了吧?!

    他居然还特么敢叫嚣!

    “挖槽!”辉仔愣了愣神之后骂道,“你特么还真是不怕死!那行,兄弟们,给我……啊——”

    嘭!

    李超然是来救人的,不是来玩的,他可没闲心理会辉仔的装逼,猛地就是一脚,直接给他踹飞了出去。

    伴随着惨叫声,辉哥从小弟们的头顶上飞了过去,在空中画了道十分亮眼的抛物线,最后噗通一声,狠狠的拍在地上。

    咕噜咕噜。

    辉哥抽搐了两下子,吐出来两口白沫,登时眼前一黑,昏了。

    偌大的厂房里,立刻死一般的安静!

    所有小弟都傻了。

    什么情况,这人居然一脚把辉哥踹那么远!?真的假的,拍戏呢吧?不对啊,老大确实是让过来干仗的,没说是配合剧组拍戏啊。

    这特么……

    “草!兄弟们砍他!”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比如说一心想上位,死也不怕死的小弟。

    有人振臂一呼,小弟们顿时炸开了锅,一个比一个凶神恶煞地冲李超然扑了过去。

    棍子、片刀、管刺,各种凶器抬手就砸。

    热血沸腾,让所有小弟都红了眼,全然不记后果。

    或者说,他们就是奔着弄死人来的!

    远处立着的郭丽立刻屏住了呼吸,暗暗为李超然捏了一把汗,甚至都仿佛已经看见了李超然血溅五步的画面。

    然而,幻想出的画面,维持了不到三秒便消失了。

    只见李超然穿梭在这群人当中,时不时的出拳,时不时的踢腿,只要有所动作,必然有小弟惨叫着飞出去。

    他的攻击,没人能扛得住。

    可是别人打在他身上,他却一点没事,所有动作一直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别人的攻击对他没有丁点影响。

    什么……情况?

    难道他会武侠小说里的金钟罩铁布衫吗??

    郭丽完全看傻了眼。

    她忽然想到在网上看到的视频。

    联想起视频里李超然的风采,郭丽不禁甜甜的笑了。

    我爱的男人是盖世英雄,他可能没有七彩云,但他绝对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男人!

    大概也就两分钟的样子,三十多人稀稀拉拉得倒了至少二十多个人,剩下几个人是林子里比较惜命的那种鸟。

    傻子都看出来这大哥有多无敌了,谁还敢贸然上前找死?

    “来啊!”李超然立于当中,声色俱厉地喊道,“谁不服气,尽管来!!”

    还没倒下的几个小弟面面相觑,噤若寒蝉。

    “不打了?”李超然冷道,“不打就老老实实把我小姨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下手狠!”

    小弟们你看我,我看你,一个比一个懵。

    李超然没那么大耐心,见状瞅准了一个人箭步上前。

    这人惶恐至极,登时一激灵,面色瞬间煞白。

    “我说话你听不懂是吧?”李超然伸手抓住其肩膀,那双眼神都仿佛来自地狱,冷凛无比!

    “大哥……我……我真没听懂你什么意思……”可怜的小弟战战兢兢地苦道。

    “装你麻痹,草!”

    杀一儆百,李超然抓住这人的肩膀,居然跟拎鸡崽子似的,轻松松给他扔了出去。

    嘭。

    飞了好远,倒霉的小弟终于落地,摔的骨头都碎了,倒在地上喊疼打滚,同时也在怀念家里的温暖。

    又找到一个目标,李超然上前声色俱厉道:“说,我小姨在哪儿!?”

    这人脸上没了一丁点的血色,脸也因为恐惧而极度扭曲变形,打着哆嗦嗔嚅道:“哥,我……我真不知道你小姨在哪儿……我们……”

    沉浸在李超然个人表演里的郭丽忽然恍悟,上前说道:“他说的就是你们抓来的两个人,一男一女,快说你们把人关在哪儿了!”

    “啊!”小弟恍然大悟,指着那边的房间悻悻说道,“在那,就在左边那个房间!”

    敢情,小弟们都不知道绑来的年轻靓女会是这位大哥的小姨。

    “你特么知道不早说!”李超然哪儿管什么误会不误会的,愤慨之下,抬腿就是一脚,“嘭”的一声,给这人踹飞出去好远。

    做空中飞人的小弟一边惨叫一边暗暗叫苦,我特么哪儿知道那位美女是你小姨啊,我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