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见没见过女人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四十二章 见没见过女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快开门!”

    门外传来郭丽焦急的喊声。

    李超然去开了门,只见郭丽白皙粉润的面容近乎扭曲着,火急火燎地说道:“出事了!”

    “怎么了?”李超然问,“你先冷静一下,慢慢说。”

    “你……你那两个朋友……被谭旭绑了!”

    李超然登时大惊失色,心里咯噔一下子。

    ……

    方才郭丽接到了邓封侯的电话。

    “辜负我对你的信任,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吗?”电话里,邓封侯无比阴冷,似乎隔着电话都能让人感觉到他的腾腾杀气。

    郭丽不徐不疾地笑道:“你都知道了?”

    “废话!你以为骑摩托车戴上头盔,我就认不出是你了!?”邓封侯咬牙切齿地说道。

    为了查出骑摩托的人是谁,他特地让人去找了附近的监控录像,尽管郭丽戴着头盔,但邓爷还是一眼便认出了是她。

    邓封侯这才意识到郭丽有鬼,于是马上打电话问了向天冲。

    得知郭丽、李超然和向天冲之间的复杂关系,邓封侯当即恨的心脏病差点犯了!

    显然,郭丽是李超然的人!

    “小丽,本来我已经打算把我所有财产都给你了,现在,我只能说,你一定会后悔!”

    郭丽的魅力值太高,邓封侯这种人都喜欢她喜欢的不行——若然不是如此,郭丽也不会这么快便在他的麾下混的风生水起,那么快获得他的信任。

    “我知道你对我有那种意思,但是不好意思,你不是我的菜,哪怕你是全球首富,我也不会正眼看你一眼,呵呵。”

    既然都撕破脸了,郭丽也没必要装了,讥讽得不给老邓留一点脸面。

    “就冲你这句话,我告诉你,我早晚让你跪在我面前!到时候,我看你是怎么求我的!”

    “你觉得我会求你?呵呵。”

    “你别得意的太早,我告诉你,谭旭的人已经把李超然那两个朋友抓了,哼哼,李超然必死无疑!还有你,等着死吧!”

    当时郭丽还以为邓封侯是唬她的,然而邓封侯说的有鼻子有眼,她隐隐觉得不安,当即给朋友打去了电话——就是这位朋友在按摩店门口,帮忙带走陈小倩和丁悦的。

    然而,接电话的人,却是谭旭!

    ……

    “对不起超然,我知道邓封侯和谭旭这两个人很有手段,但我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查到你小姨的所在。”

    郭丽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自责不已。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郭丽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可惜最终还是低估了谭旭和邓封侯的势力。

    “他们提什么条件?”李超然面色黑沉,杀气腾腾,但他并没有情绪失控。他很清楚,越是这种情况,越需要冷静!

    郭丽说:“他们要你离开香港。”

    “就这样?”李超然隐隐觉得没这么简单。

    “谭旭说……他还要你留下一只手。”

    “哈哈。”一旁的火镰忍不住地幸灾乐祸,“招惹四爷和邓爷那种人,你就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闭嘴!”郭丽叱道。

    火镰狞笑道:“我闭嘴你们就能没事了?哼哼,姓李的,你知道四爷最喜欢什么吗?哼哼,你的妞儿到了他手里,你就等着穿破鞋吧!”

    嘭!

    一拳头,火镰登时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他只是个小角色。”郭丽看了眼令人反感的火镰,而后说道,“谭旭说让咱们天亮以前过去,否则就……”

    后面的话被忧心忡忡得叹气所取代。

    李超然面色凝重:“那咱们现在就去,事不宜迟……”

    话没说完,有人突然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我好难受,你帮帮我好不好?”沈佳慧像是一条饿极了的母狼,抓住李超然这头生猛的公狼便要疯了似的。

    李超然回过头来,不禁目瞪口呆,血脉贲张。

    没想到,沈佳慧居然都……

    郭丽无语的叹了口气,善意得拿被子帮沈佳慧挡住。

    唰!

    沈佳慧不领情,抓着李超然死活不肯撒手,她此时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都火红无比,就连眼珠都要红了。

    “火镰这种人也真是该死的很,对自己女朋友下药,哎。”郭丽瞥了眼火镰,愤愤叹道。

    李超然也没脾气,总不能撇下沈佳慧不管吧?

    “这样,你帮我把火镰先控制起来,我帮帮沈总。”李超然说道。

    郭丽一愣,失声笑道:“不会吧,你想打着帮忙的幌子乘人之危?”

    “……”

    李超然现在心系小姨,是真没心情说笑,表情异常冷峻。

    郭丽稍显尴尬的撇撇红唇,耸耸肩:“当我没说。”

    “我是要通过按摩帮她。”李超然深吸口气,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种帮忙。”

    郭丽浅笑道:“我什么都没想。”

    ……

    郭丽用火镰的手铐把他铐在了卫生间之后一出来,看见李超然正努力让沈佳慧平躺下来,可惜沈佳慧现在药力正强,哪儿肯服从,疯了似的往李超然身上扑,嘴里居然还说出一些让人倍感意外的话。

    “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这种药,真是害人不浅。”李超然看了眼郭丽,有些尴尬地苦道。

    沈佳慧方才自顾自得褪去了衣物,此时寸缕不遮得欲求风雨,李超然既要挡住她的“袭击”,又要避免碰到不该碰的地方,着实痛苦。

    “我帮你吧。”郭丽莞尔笑道,上前帮忙把沈佳慧摁在床上。

    沈佳慧不断嘤嘤哼着挣扎,娇身也很剧烈的扭动。

    更让李超然脸烫的是,角度刚好。

    “咳。”老李红着脸,窘迫的很,“你坐在她旁边,摁住她那里,别让她坐起来就行。”

    他指了指沈佳慧的峦峰。

    郭丽照做,一边忍俊不禁道:“你没见过女人吗,怎么还会脸红呢?”

    “你说我有没有见过女人?”李超然耐人寻味地反问道,嘴角还挂着坏坏的痞笑。

    郭丽俏脸一红,嗔道:“你讨厌吗你?”

    上次泳池雷电交加,翻云覆雨,二人都是记忆犹新,老李更是回味无穷。

    “说正经的,你按摩就能帮她除去药性?”郭丽很认真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