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别拿枪指着头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四十一章 别拿枪指着头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镰毕竟是警察,潜意识里,非但别人不敢把他怎样,他还能随便把他人如何。

    于是他怒气冲冲地跑去开了门。

    唰!

    看见李超然的那一刻,火镰眉头顿时一皱,惊道:“你怎么在这儿?”

    “沈佳慧人呢?”李超然沉着脸问道。

    “你特么管呢?”火镰暴跳如雷,心想我的妞儿你管的着吗?搞的好像沈佳慧是你女人似的,特么的!

    “你是不是给她下药了?”李超然问。

    “我俩玩什么跟你有关系吗?告诉你,这里是特么香港,不是你家!再跟我叽叽歪歪,小心我……”

    火镰的警告显然不起什么作用,话都没说完,李超然便一把给他推开,兀自地闯进了房间。

    “找死!”火镰怒火中烧,愤然追上,抓住李超然后衣领便要发难。

    不成想,李超然随随便便地往后一甩胳膊,火镰便被千斤之力打到似的,身体不由自主得向后飞去。

    “嗯——”

    李超然定睛一看,顿时面红耳赤,气血上涌。

    沈佳慧白皙的肌肤此时被火烧了似的通红无比,她轻轻地咬着嘴唇,娇身蛇一般的扭动着,双手还上下滑动。

    她这样的女人搔首弄姿,简直能把男人给活活燃死。

    更要命的是,她嘴里还不断发出勾魂的哼声。

    唯恐坐怀有乱,李超然急忙摒弃杂念,上前唤道:“沈总?”

    “我好难受,好热啊。”沈佳慧目光迷离,百媚横生,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和平时截然不同,满满的妖气。

    李超然劝道:“这是药力的缘故,你忍一下,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你特么想的美!”

    火镰岂能容他在这里任意妄为,暴怒之下,居然掏出了警枪!

    黑漆漆的枪口冒着深入骨髓的寒冰之气,对准了李超然。

    “你敢动她一下,我特么杀了你!不信你试试!”火镰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警告,此时他双眼喷火,满是血丝。

    李超然心里突地一沉。

    内地是禁枪的,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真枪,突然被枪指着,李超然也难免惊愕。

    定定神,李超然暗暗运用真气护体。

    他不敢肯定护体的真气能否挡住子弹,但起码这样心里也会有些底气。

    “你可别忘了,你是警察!”李超然冷道。

    “李超然,我劝你小子识相点,现在我杀了你也不会负任何责任!”火镰阴森森地冷笑道,“你给我女朋友下药企图不轨,我杀你纯粹是为了救我女朋友,懂?”

    李超然不禁瞪大了眼。

    尼玛,太阴险了,这样也行!?

    “我再给你说最后一次,马上滚!”火镰自我感觉占据了上风,异常嚣张地吼道。

    盯着枪口,李超然不停地深呼吸。

    他现在拥有很超然的速度,但是他不敢肯定可以快过子弹。

    “好热啊——”

    沈佳慧忽然又很是难受地哼唧了起来。

    此时内火燃烧,身体的水分似乎都消失殆尽,此时若然不能干柴烈火风云变幻,恐怕真就这么硬干涸而死了。

    剑拔弩张的氛围,混合着让雄性生物口干舌燥的哼声,还真是让人又紧张又热血。

    “你对沈总做这种事,等她清醒了,就不怕她翻脸?”李超然抛问,既是为了分散火镰的注意力,也要分散他自己的注意力——再听沈佳慧这么嘤嘤地哼下去,他非得喷了血不可。

    火镰冷道:“她是我的女人,迟早都要被我玩,跟你有干系吗?!”

    他已完全没了耐心——沈佳慧嘤嘤袅袅的哼声,也点燃着他的荷尔蒙,他一刻也等不及了!

    “你滚不滚!?”火镰冲上去,用枪狠狠地怼住李超然的头。

    刚才保持一段距离,李超然还对速度没什么自信,没成想火镰自己会送上门来,心下不禁窃喜万分。

    “我特么从小就不知道怎么滚,你教我怎么滚?”李超然底气十足,从容嘲讽。

    “草泥马!我一枪……”

    唰!

    火镰猛地一愣,又对着空空如也的手心眨巴眨巴眼。

    什么情况?

    枪怎么就莫名其妙到了他手里了??

    “有人告诉过你吗,不要轻易用枪指着别人的头,否则,容易惹事!”

    李超然戏谑而笑。

    火镰心里咯噔一下子,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沙包似的拳头,由远及近,闪电一般迎面而来。

    嘭!

    火镰顿时向后飞去,狠狠地跌在地上,摔得是七荤八素,昏天黑地,胃里好一阵翻江倒海。

    “你……你敢袭警!你完蛋了!”火镰扶着墙咬牙站起来,眼睛通红——作为警察竟然被人一拳头打的鼻子开了花,他这不值钱的自尊心岂能受得了?

    也就是枪被人夺了去,否则老火同志已经毫不犹豫的开枪了!

    “我尊重你警察这个身份,但是,绝对不代表我尊重你这个人,更不代表我就要怕你!”李超然气焰超级嚣张,走过去用枪顶住火镰的头,冷冰冰地说道,“相反,你应该怕我才对!”

    “你特么吓唬谁?”火镰硬气的很,被枪怼住头也能从容不迫,“有种你特么开枪啊!草!”

    “砰!”

    李超然只是用嘴学了声枪响而已,火镰居然登时吓的魂飞魄散,俩腿一软,顿时瘫倒。

    “别别,有话好说!”

    前一秒还是铁骨铮铮的汉子,眨眼便成了脓包,李超然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怂,顿时哭笑不得。

    “我还以为你特么多硬气,敢情是个大脓包,草!”

    “废话,谁不怕枪?”火镰老脸通红,硬着头皮说道,“你要有种就把枪扔了,跟我单挑!”

    单挑?

    李超然忍不住乐了。

    “我能一拳头打死你信吗?跟我单挑?就算是泰森见了我也得喊声然爷!”李超然傲气无比。

    火镰嗤之以鼻,蹲在地上抱着头:“老实说,我跟你无仇无怨,你干嘛非要管我的闲事?佳慧是我未婚妻,我办她跟你有关系吗?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和你一起的那个陈小倩比佳慧还要漂亮,你干嘛不搞她,非要惦记我的妞儿?”

    “问题是沈总不是自愿的,明白?”李超然一副训教的口吻。

    话音刚落,门铃突然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