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命案?!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三十八章 命案?!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酒过三巡,因为酒精的作用,火镰这些朋友的情绪都被带动起来,叽里呱啦得聊的热火朝天,因为说的都是粤语,李超然他们也听不懂。

    “然哥,咱们还是走吧,在这吃顿饭,也忒别扭了。”丁悦没怎么喝酒,吃了两口菜便苦着脸提议。

    陈小倩也说:“咱们和他们毕竟不熟,在这确实挺尴尬的。”

    李超然也正有此意——反正他们过来露面也算给沈佳慧面子了,于是点点头,起身去给沈佳慧打招呼。

    “我们这里的规矩,饭局中途不许走。”火镰听他要走,当即说道,“李兄你快回去坐下,咱们接着喝!”

    沈佳慧说:“算了,李总他们明天一早还要考察,让他们早点回去休息吧?”

    火镰笑道:“得,我女朋友都要帮你们说话呢。这样好了,我让同事送你们回去。阿炳,你送下李总他们。”

    阿炳个头不高,颧骨凸出,长的很有特点。

    他起身应了一声,也不管李超然他们需要不需要,招呼了两句就兀自往外走去。

    李超然无奈,只好恭敬不如从命,打了招呼带陈小倩、丁悦走人。

    沈佳慧坚持送到了包间门口,对李超然他们的到来表示感谢。

    然而,在她说话的时候,李超然不经意的看了眼屋里——他发现,火镰正往沈佳慧的杯子里放粉末状的东西。

    李超然心里一动。

    “李总,那我就不送你们了,慢走啊。”沈佳慧背对着里面,根本看不见火镰在她杯子里动手脚。

    ……

    从饭店一出来,丁悦见那个叫阿炳的人自顾自地走在前面,忙拉着李超然,低声说道:“然哥,你刚才看见没?”

    “看见什么没?”李超然问。

    “火镰那小子往沈总杯子里放东西你没看见?”丁悦异常严肃,“这小子一肚子的坏水,搞不好就是想搞沈总呢!”

    “人家马上就结婚了,你觉得他有这个必要?”李超然笑道。

    他确实看见火镰的小动作了,但他在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前,不能妄下判断。

    毕竟人家都已经要结婚了,火镰确实犯不上给沈佳慧下药吧?

    兴许,这里面另有隐情。

    “这倒也是。”丁悦汗颜,旋即又云山雾罩,“那你说,那小子偷偷摸摸给沈总下药干嘛?”

    “少操点别人的心吧。”李超然笑呵呵的拍拍丁悦的肩膀说道。

    他让丁悦少操心,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百思不得其解的很。

    让他更狐疑的是,火镰多半是故意要让他们看见他下药的,否则,丁悦和李超然怎么会都看见?

    火镰是警察,心思应该很缜密才对。

    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快一点!”前面走着的阿炳忽然不耐烦地催促道,方才在包间里的热情荡然无存,反倒是像对仇人的态度。

    丁悦咧着嘴骂骂咧咧道:“这孙子怎么跟特么招呼孙子似的?”

    李超然不语,若有所思。

    ……

    走了十来分钟,阿炳也没有打车的意思,只是兀自地抽着烟走着路。

    李超然上前问道:“阿炳是吧,咱们这是去哪儿?”

    “少说话,跟着我走就是了,还怕我把你卖了不成?”阿炳说普通话还有些滑稽。

    “我们还是自己回酒店吧,就不麻烦你了。”陈小倩上前礼貌地笑道。

    阿炳瞥了她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正点,旋即说道:“我是去前面办点事情,办完就送你们回去啦,耐心一点啦。”

    跟美女说话这态度都一百八大转变。

    “你办你的事,拉着我们干嘛?”丁悦又狐疑又不爽的碎碎念道。

    李超然倒是没再说什么,眼中却多了更多的警惕。

    “到啦。”阿炳到了一家门店前,眉开眼笑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进去办点事情就出来,马上就好哦。”

    说完不等李超然他们回话,他便兀自推门进了门店。

    “按摩店?”李超然抬头看了眼招牌,不禁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话说咱们老李也算是按摩师,这算是遇到同行了呢。

    丁悦坏笑着调侃道:“怎么了然哥,你想进去嗨皮一下?”

    “滚粗。”李超然紧张兮兮的看了眼陈小倩,笑骂道。

    ……

    “什么情况啊,这么久?”

    二十多分钟过去,还不见捞仔出来,丁悦没了耐心。

    陈小倩犹豫了下,拉着李超然说道:“超然,你进去看一下?”

    “嗯。”

    李超然应了一声,旋即拉开小按摩店的门,探头望了进去。

    里面灯光昏暗,不见有人。

    “阿炳?”李超然进了门,试探着唤了一声。

    没人应答。

    里面有扇门虚掩着,内有光。

    李超然过去,慢慢推开这扇门,试探着再次唤“阿炳”。

    吱呀——

    门开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随着门慢慢推开,地面上的一滩血迹,慢慢出现在李超然的视线里。

    旋即,他看见阿炳倒在地上,一对眼凸了出来,瞳孔放大。

    他脖子被人割开,还在咕嘟咕嘟的冒着血。

    李超然登时色变!

    嘭!

    身后突然传来破门的巨响!

    李超然猛地回头,之前见过的辉仔带了不少人冲进来。

    “好啊你,在四爷的地盘你敢杀人!?”辉仔张嘴便给李超然扣了顶杀人犯的帽子。

    电光火石,李超然想到很多。

    这显然是一场阴谋。

    是火镰?

    问题是,火镰犯不上为了陷害他,把阿炳这个同事的命都给搭进去吧?

    辉仔一帮人不给他思考的机会,拎着刀冲过来就砍。

    “砍死他,为炳哥报仇!”辉仔大叫。

    李超然屏气凝神,瞬息提起真气在血管之中横流,与此同时,真气在他身上形成一层若隐若现的保护层。

    辉仔一刀砍来!

    “喝!”

    李超然厉声大喝,钢铁般的拳头横扫而出。

    嘭——当!

    他这一拳头,硬生生打在刀身,产生巨大的冲击力,辉仔蹙眉痛哼,刀脱手而飞,一下子插进了墙里。

    嗡嗡——

    刀剧烈的震颤。

    咔嚓。

    刀身震颤过于剧烈,竟然应声断开!

    当啷。

    刀把这端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