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四爷来电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三十七章 四爷来电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空管管你外甥吧,在香港居然都有情人,啧啧,我说一大早他干嘛去了呢。”

    从餐馆出来,李超然左右环顾,期望能从人群中找到目标,丁悦这小子在边上叽里呱啦的给陈小倩添油加醋。

    “你再说话,我把你舌头给你割掉!”陈小倩闷沉沉地警告道,为了增加威慑力,还煞有介事地比划了下割舌头的动作。

    丁悦嘿嘿乐了,缩着脖子讪道:“开玩笑,你看你,咋还带急眼呢?”

    陈小倩白他一眼不再理睬,忧心忡忡的看向李超然。

    她心里也犯嘀咕。

    从来没听超然说过他在香港有认识的人啊,难道真是……小妹?

    真是的,小妹就小妹,跟我有关系吗?末了,陈小倩又这样宽慰自己,好让她没那么大醋溜劲。

    李超然在香港确实没有朋友。

    那这纸条会是谁?

    四爷?亦或者是邓爷?

    他觉得最有可能的是四爷,因为昨晚吃饭的当,火镰和四爷有过正面冲突,四爷肯定也碍于火镰警察的身份没有当面发难。

    “多半是女人。”陈小倩忽然说。

    李超然眨眨眼:“何以见得??”

    “字体很秀气,难道你看不出来?”陈小倩说话的口吻怪兮兮的,看李超然的眼神也很复杂。

    “确实。”李超然又一次打量纸条,这才注意到。

    字体很漂亮,每一笔都透着清秀之气,确实很像是女人的笔迹。

    “所以呢?”陈小倩盯着他问。

    “所以什么?什么所以?”李超然云里雾里的。

    陈小倩翻着白眼,阴阳怪气说:“所以你想起来是哪位美人了吗?”

    “噗。”李超然呕血,苦道,“我真不知道是谁。”

    “嘁。”陈小倩发出不屑的哼声,心里不免又是一顿嘀咕——我到底在干嘛?我管她到底是谁呢?

    可我这心里,为什么这么不舒服呢?

    ……

    某酒店内。

    “你都答应我的求婚了,怎么就不行了呢?”房间里,火镰光着膀子,很是不悦地黑着脸发出质问。

    沈佳慧蜷缩在床角,很警惕地捂着胸口,呢喃说:“你再给我点时间,行吗?”

    “你到底爱不爱我?”火镰不甘心地问道。

    “我……”

    沈佳慧回答不出来。

    “算了!”火镰怒不可遏,但他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点上根烟,长吁口气,幽幽叹道,“我不会逼你你不想做的事情,等我们结婚了……再做吧。”

    沈佳慧松了口气。

    方才火镰找借口来了酒店,结果一进门,就要和沈佳慧做那种事情。

    事情来的突然,把沈佳慧吓的不轻,尤其是火镰跟头野狼似的扑来的时候,她更不知所措。

    那一瞬,她甚至想到了报警。

    她也很奇怪,既然和火镰在一起了,怎么就不能满足他的需求呢?

    “时间差不多了。”火镰把烟头溺了,起身一边脱去裤子一边说道,“我去洗个澡,待会儿咱们去吃饭,我朋友都会来帮咱们庆祝。”

    “哦,好……”

    沈佳慧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没想到火镰当着她的面儿就要脱光,不禁俏脸一烫,急忙避开视线。

    卫生间很快传来水流声。

    沈佳慧木讷地靠在床头,思绪万千。

    火镰也算是很出色的男子了,能嫁给他,也算是我的福分,我干嘛还要有所顾虑呢?

    也罢,他平时对我那么好,我也总该回报他一下才好。

    沈佳慧说服自己,总算有了结果。

    她准备给火镰一个惊喜,于是起身,低下头,慢慢地解开衣扣。

    毕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沈佳慧难免忐忑紧张,羞涩无比。

    刚解开两个扣子,桌上火镰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

    沈佳慧只好暂停下来宽衣的动作,漫不经心地上前去拿手机——她想把手机递给卫生间里的火镰。

    不成想,她还没来得及伸出手去拿手机,卫生间的门突然打开,火镰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唰!

    他异常紧张地拿起了手机,明显还很警惕得看了沈佳慧一眼。

    沈佳慧不免一愣。

    意识到过于紧张,火镰不禁笑道:“对不起,我不大习惯别人看我手机……等我们结婚了,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好吗?”

    “哦……好。”沈佳慧木讷地应道。

    火镰干巴巴地笑了笑,转身往卫生间而去。

    沈佳慧看了眼赤身的火镰,俏脸顿时再次滚烫。

    但她又马上陷入了沉思——在火镰冲出来抢走手机之前,她无意中瞥了眼手机屏幕。

    她看见来电显示的名字了——四爷。

    火镰和谭旭不是有矛盾吗?谭旭给他打电话干嘛?

    还有,火镰存储的名字为什么是“四爷”这样的尊称?

    沈佳慧百思不得其解……

    卫生间里,火镰深吸两口气,接了电话。

    “四爷。”

    “这么久才接电话,怎么着,已经搞上了?”电话里四爷笑呵呵的。

    “别搞我了四爷,我要能搞上,还用得着你?”

    “呵呵,药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等到了餐厅,自然会有人给你。”

    “太好了,谢了。”

    “别给我说谢谢,这只是一次交易而已,呵呵。”

    火镰暗暗冷笑,又假惺惺的说了两句客气话便挂了。

    把手机顺手放在一旁,火镰继续洗澡,一边回想晚上能把沈佳慧搞到手的滋味,不禁呢喃自语道:“我要不把你弄得服帖了,我就不叫火镰!!”

    此时沈佳慧哪里想的到,男朋友为了得到她,会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这通电话,沈佳慧打消了满足火镰的念头。

    ……

    夜。

    李超然三人一同打车到了火镰订好的酒店,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了,火镰介绍说,那些人都是他的同事或者朋友。

    在介绍他同事的时候,李超然总觉得怪怪的。

    因为那两个人看他的眼神,特别怪,甚至笑的时候,都仿佛藏了刀的感觉,让人心里莫名的发毛。

    饭局开始之后,人们推杯换盏,陆续举杯向火镰和沈佳慧道贺,在这个过程中,有个服务生进来,低头给火镰说来了两句话。

    李超然还注意到,说话的时候,服务生往火镰手里塞了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