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神秘纸条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三十六章 神秘纸条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镰忽然单膝跪地,同时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枚钻戒。

    他的举动,加上如此浪漫的氛围,瞬间引来吃瓜群众的一片起哄声:“嫁给他,嫁给他!”

    更有无数的姑娘羡慕不已,甚至还要把这次见到的求婚一幕当做标榜,以后自己的男人达不到这个程度,那说什么也不会嫁给他!

    一大早居然就被求婚?

    沈佳慧感动的稀里哗啦,眼里泪光闪烁,心里简直比吃了蜜还要甜。

    “尼玛,这也有点太夸张了吧?”不远处的丁悦,忽然很是不爽的撇着嘴念道。

    陈小倩没好气地说道:“少胡说八道,你懂什么?女人都渴望这种浪漫的求婚仪式!活该你单身,哼哼!”

    李超然都没想到陈小倩的反应会这么大,侧目望去,见她居然热泪盈眶,他也真是醉了。

    “这就浪漫啦?嘁。”丁悦很是不屑,随后又拉着李超然,小声嘀咕道,“然哥,这小子昨天背着沈总搞你,今天一大早就闹这么一出,什么情况啊这是?”

    “看看再说。”李超然微微地蹙着眉头,仿似也在揣测着什么。

    “我愿意!”

    那边沈佳慧用力点头,在诸多人的见证之下,答应了火镰的求婚,看热闹的群众也真够给力的,瞬间荡起雷鸣一般的掌声和叫好声。

    火镰把戒指给沈佳慧戴上,起身便把她用力抱入怀中,现场再次更加沸腾起来,不少人都在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沈佳慧双腮绯红,娇羞的低着头,嘴角翘起无比的期待,同时也闪烁着幸福的光辉。

    火镰轻轻的吻来,沈佳慧脸上更烫,因为紧张,浑身还都紧绷了起来。

    然而,眼看两片唇叶就要合在一起,沈佳慧却突然躲了过去。

    火镰一怔,目中闪过一道冷冽的寒光,稍纵即逝。

    “这里人太多,给我点时间,好吗?”沈佳慧羞涩地说道。

    她似乎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这也是火镰最不甘心的所在——跟你来往这么久了,牵手次数都是有限的,就别提接吻和那档子事儿了!

    “没关系,佳慧,我们以后时间还长呢,慢慢来。”火镰表现得很是善解人意,心中却是熊熊怒火。

    因为气氛的感染,沈佳慧才脑热答应了求婚,可当她冷静下来之后,便有些后悔。

    她搞不清楚自己对火镰到底是感激还是爱情。

    刚到香港打拼的时候,火镰救过她的命,后来火镰追求她,当时是出于感激之情,她答应给他们彼此一个机会。

    可是久而久之,沈佳慧越来越搞不清楚对火镰到底有没有爱情。

    ……

    火镰为了求婚,摆出如此大的排场,这件事自然成为佳慧旗舰店店员们津津乐道的事情,美女们无不对沈总羡慕嫉妒,还非要拉着沈佳慧晚上吃饭一起庆祝。

    “没问题,对了,李兄,晚上你们也一起来,咱们好好吃点喝点,冰释前嫌,怎么样?”旗舰店里,火镰亲密的搂着沈佳慧的肩膀,笑眯眯的冲一旁事不关己的李超然说道。

    李超然似笑非笑:“你们去吧,我们就不打扰……”

    “你要这么说,那就是还恨我呢。”火镰打断说,“这样吧李兄,你要是觉得我道歉还不够,那我就给自己一刀,两刀也行,你什么时候觉得满意就什么时候算。如何?”

    说话火镰就要去一旁拿水果刀,沈佳慧吓坏了,忙给他拽住,殷切的看着李超然,眼里明显带有哀求之意。

    李超然深吸口气,笑道:“好吧,晚上我们去就是了。”

    “那就一言为定。”火镰嘎嘎乐了,旋即拉着沈佳慧说道,“佳慧,今天我休息,你能陪我吗?”

    “今天?”沈佳慧一愣,苦道,“今天恐怕不行,李总他们毕竟刚来,我……”

    “没关系。”陈小倩善解人意地笑道,“今天是佳慧你的好日子,咱们干脆就休息一天,今天我们就是随便参观一下。”

    “那……谢谢了小倩。”沈佳慧暖暖的笑道。

    ……

    “然哥,为什么我总觉得怪怪的啊?”

    上午在旗舰店简单参观了下,没多久火镰便载着沈佳慧逛街去了,李超然一行三人在周围逛了逛,到了中午找了个茶餐厅吃饭,刚坐下来,丁悦便撇着嘴说道:“昨天那个警察还对咱们横眉竖眼的,今天怎么说变就变了?”

    陈小倩白他一眼,无语道:“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因为爱情。”

    丁悦不以为然的撇撇嘴,目光投向李超然。

    李超然耸耸肩笑道:“爱情的力量,呵呵。”

    话没落地,餐厅里忽然跑进来个小丫头,直奔李超然而来,攥着手里的纸条不由分说往李超然手里一塞:“叔叔,给你的。”

    没等一愣神的李超然有所反应,小丫头便转身颠颠跑了去。

    “什么情况?”丁悦眨巴着眼,懵了,“然哥,你该不会深藏不露,在香港都认识妹子吧?”

    “吃你的东西,少胡说八道!”陈小倩没来由就炸了,狠狠的剜他一眼,说话更是没好气的很。

    丁悦苦道:“陈总你干嘛这么大火气?我这不是说笑嘛。再说了,我说李总有妹子,你急……”

    “你还说?!”

    陈小倩杏眼一瞪,硬把丁悦后面的话给卡回去了。

    见丁悦老实了,陈小倩才凑过去问道:“纸条上写什么?”

    纸条上写着:晚餐时间,小心火镰。

    李超然拧着眉头望向窗外,方才送纸条来的小丫头已经不见了踪影。

    会是谁呢?

    “我就说火镰那小子有问题吧!”丁悦当即说道,“都有人提醒咱们要提防他了哩!……等等!然哥,你在香港有朋友啊?”

    李超然无语道:“没有,所以我也奇怪这纸条到底是谁写的。”

    “不管了,总之提防着火镰那孙子,没坏处。”丁悦撇着嘴说,“反正我是横看竖看,总觉得那小子心眼很多。”

    李超然若有所思。

    写纸条的人到底是谁,干嘛提醒他们,又干嘛不肯现身?

    不只如此,就连买单的时候老板都说:“已经有人付过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