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放人!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三十三章 放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镰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黑着脸问道:“我没有听错吧,你再说一遍?”

    “邓爷要你马上放了李超然。”电话里说话的人高高在上。

    “怎么就要放人了?”火镰气急败坏,瞥了眼沈佳慧之后下意识的挪到了一旁,低声叱道,“你们说要抓人就抓人,说要放人就要放人,干嘛,逗我玩呢?”

    “邓先生的意思我已经传达给你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

    滴滴。

    对方傲慢至极,火镰听着手机里挂断的声音,怒火中烧。

    火镰恶狠狠地看了眼陈小倩和丁悦,又十分痛心地看了眼沈佳慧,最终倒也没说什么,扭头便去了临时监房。

    ……

    “然哥你就放心吧,只要赵先生肯帮你说情,保准没问题。”

    监房里,江汉正咧着嘴讪笑:“那什么,然哥,你要能出去的话,能不能顺便也帮忙把兄弟我弄出去?”

    李超然还没说话,火镰忽然推门而入。

    只见火镰铁青着脸,怒视着李超然,过来打开了监房,冷道:“李超然,走吧!”

    “卧槽,然哥你真认识赵先生啊?”江汉大吃一惊,看他这反应,原来他压根就不怎么相信李超然这个年纪轻轻的人会真的认识赵国儒。

    李超然淡淡一笑,大步流星而去。

    “然哥,然哥帮忙把兄弟我弄出去吧?求你啦——”江汉急切的喊道。

    “滚蛋!”火镰没好气的吼道,“你特么当他是神吗?他想让你出去就出去?老老实实给我在这儿待着,你这个废物!”

    江汉苦着脸,敢怒不敢言。

    你不就是个警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有朝一日老子要是能飞黄腾达了,看老子我怎么拿钞票砸你的脸!

    “你还看什么?赶紧滚!”火镰把监房锁上,回头见李超然还在那杵着,异常不爽地怒道,“我告诉你,以后别落我手上,否则有你好看的!”

    “火警官是吧?”李超然淡淡的说道,“我以前得罪过你?”

    “少特么废话,你走不走?!再不走信不信我还特么给你关起来?”

    “呵呵,看你火气大的,怪不得叫火警官呢。”李超然不温不火的笑道,旋即瞥了眼监房里眼巴巴望着他的江汉,“火警官,如果我说想请你把江汉也给放了,你会怎么说?”

    “哼哼,我会说,顶你个肺!”火镰怒气冲冲的骂道,“赶紧滚!”

    李超然倒也不气,扭头便走。

    他倒是想帮老乡江汉,问题是这由不得他说了算,而且,找人帮忙也得有个度。

    人情债,最难还,要不是想证实火镰是不是和邓封侯有关系,李超然都不会打电话去麻烦赵国儒。

    “然哥……然哥啊——”

    背后传来江汉带有哭腔的喊声,李超然也无可奈何,只能充耳不闻。

    “超然,你没事吧?”

    见李超然出来了,陈小倩喜极而泣,上前上下端量李超然,紧张关切的好像李超然被关了很久很久似的。

    “没事。”李超然温柔的笑道,“小倩。”

    面对陈小倩情真意切的关心,李超然心里暖暖的,甜甜的,这要不是还有沈佳慧和丁悦在,他怕是忍不住真情爆发亲上去了,无奈,现在只能在心里歪歪一下,真正行动起来他还是怕被扇两个大耳光。

    陈小倩却是白眼一翻,故意嗔道:“又瞎喊!”

    “哟,这不是火警官吗?”这时候忽然传来丁悦阴阳怪气的揶揄声,“刚才火警官是不是说过不会放李总出来的啊?呵呵,火警官,你这算不算自食其言啊?”

    出来的火镰脸顿时红的发紫,咬牙狠道:“你敢再多说一个字的废话,信不信我马上给你关进去?!”

    丁悦被怼的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火警官,香港是很**制的地方,你以为凭你一句话,就可以胡作非为,随便限制他人的自由吗?”沈佳慧忽然没好气地叱道,“你以为你是香港的天吗?!”

    “佳慧,你怎么总帮着他们?!”火镰更加怒火中烧,痛心疾首,“我是你男朋友!”

    “你还知道你是我男朋友?那你就这样对待我的朋友?”沈佳慧冷冷的揶揄道。

    “我……”火镰特别想说“我是被逼的”,可是话到了嘴边,无奈只能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你什么?!”沈佳慧的表情满是嫌弃和憎恶。

    “没什么。”火镰长吁口气,苦叹道,“你快带你朋友走吧。”

    “我们当然要走,难不成还要留下来陪你吃顿宵夜不成?!”

    沈佳慧一顿挖苦,旋即和李超然等人离开。

    ……

    “扑街!”回了办公室,火镰越想越气,感觉胸腔有团火在烧似的超级郁闷,他也只能拿桌子椅子撒气,咣咣的好一顿踹。

    手机突然响了,火镰顺手接了,愤然喊道:“谁!?说话!”

    “我。”

    “邓……邓先生?”火镰的气焰顿时不见,唯唯诺诺。

    “这么大的火气,呵呵,觉得很不爽吗?”

    “没有……邓先生,我只是搞不懂,干嘛要我抓了李超然,又要我放了他呢?”火镰费解道。

    邓封侯高深莫测的笑道:“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另外,要和李超然合作的人,是你女朋友沈佳慧对吧?”

    “是。”

    “很好……”

    电话里邓封侯如此这般的交代了几句,火镰更费解了:“邓先生,我不明白,您这到底是……”

    “照我说的做就是了,用不着你明白,知道没?”邓爷说的每个字都带有浓浓的威严,绝对不容置疑。

    “好吧,我明白了。那我那笔钱……”

    “别跟我谈条件,因为,你没资格。”

    “可是……”

    火镰还想争取一下,可惜邓封侯压根不给面子,直接就给挂了。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火镰再次怒火中烧——太特么憋屈了!

    又冲着椅子桌子什么的发泄了一通,火镰坐下来喘了好一阵粗气,最后点上根烟狠狠的吸上两口,情绪总算是好了一些。

    他屏气凝神,若有所思了好一阵子,随后打开了电脑,在网上订购了不少东西。

    一切搞定,火镰长吁一口气,嘴角上翘,目露狡黠,自言自语道:“妈的,我这辈子都吃定你了,沈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