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火镰的身份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三十一章 火镰的身份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开什么玩笑?”火镰翻着白眼,“我可是警察,怎么会是谭旭的人?佳慧,你不要胡说八道好不好?!”

    “那你告诉我,你明明知道是辉仔行凶,为什么偏偏要抓李总,反而放着辉仔他们不抓?!”沈佳慧怒气冲冲的质问。

    “我已经解释了,你不要就一个问题反反复复的问好不好,真的好烦!”火镰完全失去了耐心的样子,瞥了眼一旁的陈小倩和丁悦,“肯定是这两个大陆人唆使你的吧?你快回去,千万不要被人利用了!”

    “你……”

    沈佳慧还要据理力争问个清楚,陈小晴忽然在背后拽了她一下,等她回过来头时,冲她轻轻的摇头,旋即说道:“火警官,我愿意相信你有你的办案准则和依据,我们无权干涉和过问,我想求你,看在佳慧的面子上,让我们见李超然一面,可以吗?”

    火镰异常不爽的瞥着陈小倩不语,

    “这么小的要求你也不肯答应是吧?”沈佳慧气鼓鼓道,“我怎么突然发现,我越来越不认识你了?”

    “你就只会让我为难!”火镰无奈的长吁口气,起身说道,“跟我来吧!”

    ……

    “我来香港好多年了。”

    临时监房里,江汉苦着脸,幽幽叹息:“我刚才说的,其实没骗你,当初我来香港,就是为了抓我媳妇和她那个小三儿的,可找到现在,也没找到人,哎!”

    得知李超然是老乡,江汉又一连三次偷袭没能得逞,自然而然也就打消了念头,还跟李超然聊了起来,谈起过往,不免忧愁。

    李超然拍拍江汉肩膀,语重心长道:“既然跑了,那就不是你的,既然不是你的,你又何必为了她在香港流浪呢?回去吧,甘丹现在发展的不错。”

    “我没脸回去啊。”江汉叹道,“不瞒你说然哥,早些年我在甘丹,那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赵氏集团的赵国儒赵先生你总该听过吧?我那时候就给他打工的,不是和你吹,赵先生那时候,很器重我,哎,可惜我辜负了他,那时候他不让我来,我非得来,还……还把工作给辞了。”

    “你认识赵先生?”李超然不可思议的很,横看竖看,江汉都不像是认识赵国儒的样子啊。

    不过说来也是,听江汉那意思,他在香港流浪好几年,什么都干过,混到现在都混成了混混似的人,兴许正是这种日子,才让他彻底变了个人似的吧。

    江汉一本正经说:“当然了,我要骗你,出门就让车怼死!嗯?然哥,听你这语气,难不成你也认识赵先生?”

    “嗯。”李超然点点头。

    “真的假的?”江汉一拍脑门,嘎嘎笑道,“我就说嘛,一看你就不是一般人!哈哈!”

    吱呀——

    外边的门忽然打开,旋即便传来火镰的声音:“时间不能太久,否则我不好做事。”

    “行了,烦人,你回去吧,一会儿我们就走!”

    沈佳慧?

    李超然心里不禁一动。

    旋即,便看见陈小倩、丁悦,还有沈佳慧进来。

    “超然!”看见李超然的瞬间,陈小倩压不住的哭了,上前隔着铁杆,紧紧抓住他的手,“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陈小倩情真意切的担忧,还有那晶莹剔透的眼泪,李超然看在眼里,暖在心头。

    “没事,他们倒是想为难我,也得有那个本事啊,别担心,我没事。”李超然温柔似水,轻轻抚去陈小倩的泪水。

    沈佳慧上前,十分愧疚的说道:“李总,对不起,我真不知道火镰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的!”

    “沈总,我不是冲你啊。”丁悦忍不住说道,“你交的男朋友,长的又难看,做事又不地道,我看你趁早还是跟他散了得了,不是我自吹自擂,我看他还不如我好呢!”

    沈佳慧被说的脸色发红,尴尬无比。

    陈小倩哽咽道:“佳慧,说真的,你男朋友会不会真是那个什么四爷的人啊?”

    “我……我真不知道。”沈佳慧苦道。

    李超然说道:“我刚才问过他,但是他的反应很不屑,我觉得不像是装出来的。”

    “那他干嘛要针对你?”陈小倩义愤填膺,又十分不解的说道。

    “我也觉得很奇怪。”沈佳慧满头雾水,“如果火镰不是四爷的人,那他根本没有理由针对你啊。”

    沈佳慧这时才发现,自己对男朋友竟然丝毫不了解。

    李超然正色道:“你们可别忘了,咱们还有个共同的敌人,这个敌人,我和小倩,都还没有见过。”

    陈小倩满目狐疑,丁悦也是一脸的费解。

    沈佳慧稍作思考,不禁杏眼圆瞪,惊道:“你是说……天下无双的邓封侯?!”

    “对。”李超然说道,“据我所知,在我们来之前,向天冲就已经到了香港,我能打探到他的行踪,那向天冲肯定也有能力打听到咱们的行踪。”

    陈小倩瞪大了眼:“你是说……火镰可能是邓……邓什么?他的人?”

    “我不能确定,这只是我的猜测。第一,咱们和火镰百分百没有仇怨,他根本没理由针对咱们。第二,刚才火镰对四爷表现的不屑不是装出来。第三,在香港,咱们唯一的对手,就是要和向天冲合作的邓封侯,所以除了他,我想不到别的原因。”

    顿了下,李超然又道:“这只是我的猜测,小倩,回去之后,你和丁悦要注意安全,千万别单独外出,我担心那个叫四爷的人也会对你们不利,何况还有向天冲。还有,佳慧,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看是不是向天冲联合邓封侯要针对我们?”

    沈佳慧义愤填膺道:“好,我一定想办法搞清楚。可是……李总,倘若真的是邓封侯,那咱们麻烦可就大了,他不光和四爷的交情很好,他和很多政要都有密切的来往。”

    “那又怎么了?”丁悦傲慢道,“我们前不久才刚把一个号称位高权重的家伙打下马!对吧然哥?我们没必要卵他!”

    “这里是香港,不是大陆,咱们对香港不够熟悉,所以干什么都必须往最坏的情况打算。”李超然正色道,“当然,同时也要往最好的方向努力。”

    沈佳慧水汪汪的眼睛闪着泪光,咬着嘴唇苦道:“对不起李总,是……是我连累的你们。”

    “别这么说,本身就是我们自己想要拓展香港市场的,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我们不找你合作,向天冲也肯定会联合邓封侯找我们的麻烦。”李超然说道。

    他越是这么说,沈佳慧心里反而越是内疚自责,眼泪啪嗒啪嗒便落了下来。

    “然哥,你说的邓封侯,该不会是‘天下无双’的老板,邓爷吧?”身后的江汉,忽然试探着问道。

    “然哥,这谁啊?”几个人这才注意到里面还有个人,看见江汉的样子,丁悦忍不住的差点笑出声来。

    “老乡,也是甘丹来的。”李超然旋即问江汉说,“就是天下无双的老板。”

    “你是因为得罪他才被火镰抓的?”江汉又问。

    “这……只是我的猜测,还不能确定。”李超然反问道:“怎么了?”

    江汉咧着嘴笑道:“要是邓封侯,那应该不难摆平,然哥,你直接找赵先生帮你说句话不就成了?”

    “赵先生?”陈小倩抢着问道,“你说哪个赵先生?”

    “赵国儒赵先生啊。”

    陈小倩顿时睁大了杏眼:“什么意思,赵先生在这也能帮上忙吗?!”